第1851章 舉世伐蠻

第1851章 舉世伐蠻

大秦帝都。

咸陽!

秦皇大殿內外,一片伏屍。

所有侍奉之人,皆在迸發氣息之下,當場斃命。

七竅流血,腥臭刺鼻!

身為大秦之主,他雖只執掌中荒,卻是整個荒域世界,實際意義上的執掌者。

因而,當秦皇被玄衣大巫召喚,意念降臨時,他便感知到了,秦宇身上的氣息。

也就確認了,秦宇真正的身份!

蠻皇!

放眼天下,億萬蠻族的共主。

這出乎秦皇預料,讓他心神震蕩,難以自持。因為秦宇已經有了,踏入香火大道的資格,而一旦他成功……

緊閉殿內打開,國師進入大殿,「陛下。」

他恭敬行禮,神色沉重。

無數年了,這上前是第一次,國師見到陛下如此失態,足可知事情嚴重到何種地步。

「國師,朕突然有種直覺,這萬萬里江山大秦,真的會被取而代之。」

「你說,以朕的身份、地位,生出這種念頭,是不是一種預兆?」

國師沉聲道:「陛下修為通天,無敵於當世,沒有人可以打敗您,自然也就不能取代我大秦。」

「您不要受影響,只需保持平靜,自然就可應對八方來鳳,鎮壓我大秦氣運不散!」

秦皇面無表情,「朕,的確無敵於世間,可若這天讓朕死,朕又有什麼辦法呢?」他起身,走下皇位,「秦宇真正的身份,居然是當今蠻皇,有蠻族的支持,他必將踏入香火大道。」

國師臉色大變,咬牙,「那就在他真正,走出香火大道前,殺死他!」

秦皇沉默不語。

他抬頭看天。

「在此之前,朕欲一問上天,是否真的想要,毀掉朕的大秦。」

語落,秦皇一步邁出。

轟——

蒼穹之上驟然破碎,無數條恐怖裂縫,瘋狂蔓延向四面八方。

秦皇從中走出,狂風掀動他身上帝袍,恐怖威壓降臨,如浩蕩深淵。可這對秦皇而言,根本毫無作用,他抬頭直面,眼眸深處浮現淺淺金色。

「朕為大秦之主,與天地相安至今,然秦宇出現,欲壞我大秦江山,毀朕修行大道。」

「今日,朕一問上天,可願助朕之大秦!」

一張局面大面孔,出現在天空中,睜開雙眼,「殺秦宇。」

低沉聲音,自口中傳出。

秦皇大笑,聲浪震九霄,「好!」

當日咸陽帝宮中,傳出秦皇詔令,簡單概括如下:開天劍宗秦宇,為蠻族新皇,召集荒域世界各國,共同征伐蠻族,殺死秦宇!

詔令一出天下震動,各大荒域國度,紛紛響應。

荒人與蠻人之間的戰爭、廝殺,自無數年前開始,一直延續至今。雙方之間,早就血仇似海,不可化解。

蠻族新皇出現,意味著什麼,在過往蠻、荒兩族大戰中,已經得到證明。

征伐蠻族,鎮殺蠻皇!

否則,便是荒域各國的災難。

很快,舉世伐蠻局勢已成,一觸即發!

燕然山。

開天劍宗山門,已被重兵包圍,大秦鐵騎之下,沒有任何一方勢力,有資格與之抗衡。

整座燕然山,都在鐵騎踐踏之下震蕩、顫抖。

這一日,劍修之劍不鳴!

「開天劍宗秦宇,實是蠻人新皇,居心叵測潛入我大秦疆域,今日鎮壓開天劍宗,膽敢反抗者殺無赦!」

巨獸之上,一名秦軍大將咆哮。

可他並未注意到,身後軍中最強利劍——劍修陣營,如今眾人臉上浮現猶豫之意。

因為,無論秦宇是不是蠻皇,他都是當今天下,唯一的真皇境劍修。是所有劍修心中正統,執劍道之牛耳者!

胡志明大聲咆哮,「放下劍,都放下劍!奶奶的,你們不想活了啊?」

他臉色蒼白,滿頭大汗。

大秦鐵騎面前,從無堅固堡壘,便是四宗四姓都不敢,與之對抗。

更何況,是他們開天劍宗。

「張下山!鐵林!你們聽好了,我們今日投降,只是不做無謂的死傷。」

胡志明看著眾人,咬牙道:「宗主還安然無恙,只要宗主活著,我們就有翻身的機會。」

天牛域。

天牛城。

牛鼎天滿頭大汗,眼眸震動。

蠻皇!

秦宇竟是蠻皇。

擦了擦額頭,他苦笑一聲,發現自己居然從來,都沒能真正看清楚,秦宇是怎樣的人。

他隱藏的,未免太深了!

如果讓人知道,當今蠻皇的妹妹,就養在他們牛家,結果會如何?以牛鼎天的修為,也不寒而慄,恐怕整個牛家,都要被撕成粉碎。

他第一個念頭是,秦七七絕對不能,再繼續留下來。可起身走了兩步,又停下,牛鼎天臉上陰晴不定。

第一,送秦七七走,牛豆豆那小姑奶奶,肯定第一個不答應。現在,她們兩個好的跟一個人似的,幾乎形影不離。

第二,一旦這麼做了,就等於跟秦宇割裂,雙方之前的良好關係,將蕩然無存。

甚至於,反目成仇!

而秦宇,是那位選中的人——肉肉!

牛鼎天咬牙,他必須得承認,自己內心深處,對於深不可測的肉肉,始終敬畏無比。

哪怕,舉世伐蠻的局勢下,蠻族大敗秦宇被鎮殺,可肉肉呢?牛鼎天很清楚,哪怕肉肉如今狀態,出了一些問題,也沒人能夠真正殺死她。

即便是秦皇!

而只要肉肉不死,那所有殺死秦宇的人,就都要迎來,她殘酷無比的報復。

牛鼎天深吸口氣,突然發現牛家現在,前進或是後退,都有可能迎來毀滅結局。

「唉!」

長嘆一聲,頹然落座。

老牛決定啥都不做,保持原狀。

秦七七的身份,只要不暴露,牛家就能沒事。

而且,若萬一秦宇贏了呢……

雖然概率很小,可一旦如此,秦七七就是牛家,給自己留的一條後路。哪怕頭頂換了天日,牛家也能巋然不動,甚至更進一步!

而此時,蠻族祖庭。

一場前所未有的大遷徙,正在進行之中。

秦宇要捨棄掉,這座蠻族亘古以來,就確立為根基的小世界,將祖庭遷入星海洞天。

哪怕,以蠻皇身份下令,這也不是一件,可以輕易就能辦到的事情。

祖庭之中所有蠻族都行動起來,一邊心神振奮,一邊懷揣對未知的慌亂,做著遷徙前的準備。

秦宇坐在祖庭中,手持權杖,他微微閉眼,整個祖庭內所有一切,都在他感知中。

與此同時,秦宇心神世界,一條大道衝天而起,九道曲折蜿蜒直抵蒼穹,盡顯出波瀾壯闊。

如今,正有無數光點,不斷注入其中,那是香火之力在融入。大道吸收到,足夠多的香火,便可以燃起,蛻變成為香火大道,幫助秦宇達到,跟秦皇相媲美的層次。

而如今,融入過來的光點,正變得越來越多,就像是下了一場迷濛春雨。

大道沐浴其中!

蒙山大巫進入祖庭,躬身行禮,「拜見陛下。」

秦宇睜開眼,這一刻他眼眸深處,隱約有大道虛影浮現,無形威壓釋放開來。

蒙山大巫肩頭一沉,旋即露出喜意,「恭喜陛下!」

秦宇越強,則蠻族越強。

當今局勢下,自然是最好的消息。

「何事?」

蒙山大巫道:「四方蠻部傳回消息,秦國點破陛下身份,發布征討令,如今四方荒域紛紛響應,舉世伐蠻局勢已成!」

語氣沉重。

可以說,這是蠻族有史以來,面臨的最危險的局勢。

因為,之前的戰爭,秦國都是旁觀者。

高高在上,俯視著蠻族,不曾親自動手。但這一次,很顯然秦國,才是這場戰爭的真正推動者!

因為,「亂秦者,秦也」這句話,因為秦皇對秦宇的追殺,已經在荒域世界流傳。

秦國加入,之前面對荒人各國進攻,都落入下風的蠻人,局勢將更加不容樂觀。

秦宇眼神微凝,可他臉色依舊平靜,因為降臨祖庭之前,他就已經預料到今日——蠻皇身份暴露,秦皇為了阻止,他踏入香火大道,勢必要鎮壓蠻族!

「朕知道了。」

蒙山大巫道:「陛下,蠻人並不畏懼死亡,縱然對抗荒人八國,也敢放手一戰!」

他眼神堅定,「請陛下一定保重自己,只要陛下無事,蠻人就有翻身的一日。」

舉世伐蠻,而秦宇身為蠻族新皇,若他與蠻人站在一起,插手這場戰爭,便無法再隱藏自身。

秦皇,一定正在找機會,完成對秦宇的一擊必殺!

秦宇沉默。

他知道,蒙山大巫的提醒是好意。

但……他既身為蠻族新皇,又豈能眼睜睜,看著蠻人部族遭遇浩劫,自己卻置身事外。

當然,秦宇很清楚,秦皇正在拚命的找他,將他扼殺在可控階段。頭腦發熱之下,直接不管不顧硬碰硬,這樣的事情,他是不會做的。

但這並不意味著,秦宇就什麼都不能做。

相反,在進入蠻族祖庭之前,他就已經著手布局。

白菲菲現在,應該已經離開十三樓。

秦宇眼中,閃過一道精芒,哪怕他是蠻皇,但只要樓主想要,蛻變成為長生種,那他就將天然站在秦皇對面。

雖然敵人的敵人,未必就是朋友,但一時間的合作及相互利用,卻並不是太難。

「蒙山,祖庭準備如何?」

蒙山大巫道:「回稟陛下,最多再過三日,便可開始遷徙。」

「好,那就定在三日後,重建蠻人祖庭!」

「是,陛下。」

很快,三日時間過去。

祖庭之中,所有蠻人都瞪大眼,望向最高的山峰。

那裡,有他們的陛下,整個蠻族的未來跟希望。而今天,新皇將帶領他們,完成對祖庭的遷徙。

「爺爺,祖庭是我蠻族根基,輕易遷徙,會不會有些草率?」一名年輕蠻人憂心忡忡。

他的話,得到一些回應,周邊蠻人的眼神,向這裡匯聚過來。

年老的蠻人,早已鬚髮皆白,聞言一瞪眼,怒喝道:「糊塗!陛下的決定,自然對的,你們要記住,陛下是我蠻族之皇,便是天下蠻人共主,意志絕不容質疑!」

「我族新皇歸來,遷徙蠻人祖庭,將要帶領我們,開啟蠻族新的歷史!」他眼神激動,臉上漲紅,「兒郎們,瞪大你們的眼睛,我們蠻族丟掉的榮耀,必將在陛下帶領下,重新照耀這個世界!」

「蠻人,才是它的主人!」

下一刻。

轟隆隆——

整個祖庭突然震蕩,它拔地而起,就像是一座承載山河的大船,沖向頭頂天空。

加速,不斷加速!

祖庭越來越快,最終撞上了,洞天小世界的邊緣,空間劇烈震蕩中,從中擠了出去。

祖庭中,秦宇手持權杖,神情肅然。

遷徙祖庭,絕非簡單之事,掀起動靜極大。

而一旦,被世間任何一位真皇察覺,秦皇都一定會降臨。

所以,必須在最短世間內,完成遷徙一事。

舉起權杖,秦宇低喝,「山河劍!」

嗡——

山河劍出現,落在祖庭之外,它猛地揚起,向前重重斬落!

轟隆隆——

驚天動地巨響,整個世界都在顫抖,眼前的天空在破碎、坍塌,形成一道近乎貫穿蒼穹的裂縫。

加速的蠻族祖庭,沒有半點猶豫,直接撞入其中。

下一刻,隨著劇烈的震蕩,一顆顆巨大星辰,出現在眾多蠻人眼前,他們已經進入到,星海洞天小世界。

「啊,這就是星海洞天?」

「好遼闊的疆域,居然分割了一片星海,有諸多星辰分佈其中!」

「這哪裡是一處洞天世界,分明就是,整個天地的一角,等於與一界之地!」

「我蠻族祖庭,若能紮根於此,縱然荒人發動舉世伐蠻又如何?我蠻族依舊可以傳承下去!」

祖庭中,無數蠻人激動無比。

可如今,秦宇的臉色,卻並不輕鬆。他回頭,看向身後裂縫,它正在快速消弭、癒合。

只需要幾個呼吸時間,就能徹底消失,斬斷蠻人祖庭的氣息。可恰恰,就是這幾個呼吸,反而是最危險的時候。

因為,動靜實在太大,即便他已經將過程,盡量壓縮到最快,可秦皇還是有可能,在下一刻就降臨!

左手持權杖,右手緊握山河劍,秦宇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準備。

再度直面秦皇!

以他修為,的確扛不住秦皇一擊,但權杖在手,便等於整個蠻人祖地都在他身後。

借祖地之力,才是秦宇冒險的底氣!

遷徙勢在必行,他決不能冒險——因為,玄衣一脈雖然死絕,但隱患依舊存在。

裂縫越來越小,可就在這時,秦宇心臟驀地收縮。

轟——

裂縫外的天空,破碎了。

恐怖氣息降臨,哪怕隔了很遠,秦宇依舊感受到了,屬於秦皇的霸道絕倫。

他終歸還是來了!

深吸口氣,秦宇一步邁出,手中山河劍震鳴。

就在他將出劍時,即將降臨的秦皇,突然發出怒吼,「樓主,你敢與我大秦為敵!」

轟隆隆——

天空徹底破碎!

秦皇降臨而來,可他慢了一步,空間裂縫消失,屬於蠻人祖庭的氣息被星海洞天小世界隔絕。

「啊!」

秦皇憤怒咆哮,一拳重重打出,山河破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祭煉山河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祭煉山河目錄 祭煉山河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51章 舉世伐蠻

99.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