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小樓夜談

第二百九十九章 小樓夜談

東方碩將一通邪火全都發泄到了薛貴身上,這個一直為大皇子籌謀划策,但卻始終不得重用的人。

隱隱之間,薛貴的眼神之中多出了一點不一樣的東西,只可惜,正在摔杯子踢板凳的大皇子對此絲毫不知。

直至罵了半個時辰,罵累了的東方碩直接擺了擺手,一臉不耐煩的將薛貴哄了出去。

「妖潮爆發之前,我已是勸阻,不可大意行事,但是你卻絲毫不予理會,一意孤行,直至釀成這般後果;到現在竟然對我這般責罵。我雖是你的謀士,但亦是一個人,一個漢子!想想當初你對我三顧茅廬,我真是瞎了眼才跟了你這麼個主子!」

薛貴一邊退走,一邊暗自想著,只是臉上從未表現出一點異樣之色。他身居皇宮之中,對於各種各樣的陰謀算計也是見了不少,若是自己不小心一點,一旦露出什麼異常,以大皇子多疑的性格,將自己打入冷宮算是好的。

此時的薛貴,心已經冰冷。

道不同不相為謀,從大皇子逐漸掌權以來,薛貴覺得自己與大皇子之間越來越遠,彷彿是有著一種溝壑一般,兩人的追求不一樣。

「該為自己找一條後路了,再這麼走下去,怕是活不了多長時間了。」

伴隨著一聲嘆息,薛貴如同行屍走肉般,慢慢回到了自己的院落,一方樸素的院落。

東明鎮,這裡依然是徹夜的狂歡著。

依然是那處茶樓,只不過何百遷已經離開了這裡,回到烏雲鎮處理事務了。

「小羽,不知道你突破成為靈君之後,有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釋信默默飲下一杯茶,雙手晃蕩之間,說出了一句讓蒼羽有些莫名其妙的話。

「修鍊之路不是應該按部就班的走下去的么?就那麼一直修鍊,就會一直突破,知道修鍊值巔峰么?」蒼羽一臉的愕然,完全不知道釋信為什麼這麼問。

「咳,咳咳··」釋信原本一臉淡然的樣子,頓時就有些掛不住了。

他也沒想到蒼羽能夠修鍊的這麼快,這麼短的時間裡就能后修鍊到靈君境界。

要知道士使師將帥,君王皇帝尊。這一步一步之間看似簡單,僅僅是相差一個境界,但是每一個境界都需要機遇。

天賦的確是可以充當這種機遇,特別是在修鍊的前期,天賦高的,基本上都會修鍊的飛快,但是等到了後期,就會明顯的慢下來,而這時候就會凸顯機遇的重要性了。

「小羽,你可知,士使師將帥,修鍊皆可易,君王皇帝尊,一步一天梯這句話么?前五個境界,對於真正的修鍊著來說,不過是用來過度的,就彷彿是小孩子練習走路,而後面五個境界,才是修鍊者真正開始強大的地方。」

「靈君境界,開始初步的掌控神識,這時候就能夠通過神識之力來掌控靈力,達到更好的攻擊與防禦,更快的調用靈力,而且--神識有著各種各樣的用途,煉器、刻畫符篆等等等等太多,你釋放一股靈力我看看,現在的你,對於靈力能夠掌控到什麼程度了。」

釋信說完,就睜眼看著蒼羽,眼神之中也是有著一絲期待。

像是那些藉助于丹葯才能突破的『劣等修鍊者』,他們突破靈君之後,靈力的掌控程度只有巔峰靈君的一成,雖然這種掌控度能夠在之後的時間裡慢慢提高,但是也不會提高到完全正常的程度;至於那些不需要藉助丹藥來突破的,情況就好多了,至少是三成,有些天賦卓絕的,能夠達到七八成,而釋信就屬於後者。

之間蒼羽手指一搓,一個靈力光團就出現在了他的手掌之中,散發著淡淡的光芒,上面不時閃著點點雷光。

看見這雷光的瞬間,釋信眉頭不禁一皺。

「你--藉助丹藥突破的?」釋信有些不相信的問道,他不覺得以蒼羽的天賦,會需要藉助丹藥之力才能夠突破成為靈君。以釋信的眼光看來,就算是憑藉自身,蒼羽至少能夠修鍊到靈皇境,但是看見蒼羽手中靈力光球之中混雜的那些雷光,怎麼看怎麼像是那些『劣等修鍊者』才會出現的那種混雜的靈力。

「喏,沒有啊,只是消耗了大量的靈石,沒有用什麼丹藥。再說了,你不是不讓我用么。」蒼羽也是皺了皺眉頭,察覺到了釋信語氣之中的那種失落,聲音之中多了一種不知所措。他們師兄弟幾個修鍊的功法各不相同,毫無借鑒之處,所以這些年來,全是蒼羽自己摸索著修鍊,如果出個什麼差錯的話,實在是再正常不過了。

「說說你怎麼突破的吧。」釋信一眨不眨地盯著蒼羽手中的靈力光球,神色之中多了一絲慎重。

「功法上說,靈力與神識融合,才是突破到靈君的契機;我嘗試了好長時間,發現這兩種東西根本就不會融合,於是就讓神識跟靈力同步運行,最後--識海跟氣海就融合到一起了。」蒼羽慢慢說著,過程一點不落的跟釋信說著。

「什麼?」釋信大驚失色,伸手就貼在了蒼羽的頭頂,身上頓時就散發出了一種蒙蒙金光,一股柔和的神識之力便順接蒼羽的額頂蔓延至全身。

原本氣海跟識海兩處應該獨立分開的,但此時完全變了不養,這兩處地方完全融合成了一處,釋信的神識只是遠遠地看著,不敢過於靠近。

在古書中,將氣海跟識海具象化為與修鍊者相連接的兩處異空間,而且是獨立的異空間,一個只能由修鍊者本人打開的異空間。這兩處異空間里,分別蘊藏著修鍊者本人的靈力跟神識,而修鍊者本身只是有一部分靈力跟神識在本人身上罷了,其他的絕大部分都是在那處異空間內。

這種情況越是到了後期,越是明顯。

而蒼羽,卻是將這兩處空間融合成了一處空間!

釋信懵逼的同時,彷彿是想起了什麼,神識慢慢退出了蒼羽的經脈。

「小羽,你身上發生的這種變化,我也說不清楚。但是我知道絕對不會是壞事,我猜測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還是由於你功法的問題。」

「要知道,天源大陸的功法分為一階到十階,而我從一本古書之中得知,再十階之後還有天地玄黃四階,所以總共是十四階功法。我跟你幾個師兄修鍊的都是十階功法,而你修鍊的,怕是不止十階。」釋信一臉嚴肅的對著蒼羽說道,而他的雙手在擺動之間布下了一道道靈陣,將他們兩人於外界相隔絕開來。

至於茶樓之中的店小二,看向兩人的時候依然是之前的那種場景,兩人依然在那裡聊天喝茶,彷彿不曾發生過什麼一般。

「那我這靈力--」

「靈王境界,會將自身屬性淬鍊到極致,達到同化的程度!」釋信說完,手中靈力迸發,一道金色的光華直接蔓延到整個茶杯,然後狠狠的摔向了地面。小萌萌歪著腦袋望了過去,不明白這個光頭大漢為什麼會將好端端的杯子摔出去。

想象之中的碎裂聲並沒有發出,倒是發出了一種悶哼之聲。之間之前那瓷器杯子,完全變成了金色,就連硬度都達到了金屬的程度,自然不會碎裂,倒是將地面砸出一個凹坑。

這就是同化的力量。

「我若是沒有看錯的話,現在的你,應該已經開始接觸到這種只有靈王才會接觸到的力量了,我們稱之為靈力淬鍊,將修鍊出來的靈力,完全淬鍊成自身屬性的靈力!而你這團靈力光球之中閃爍著的這些雷光,應該就是淬鍊之後的靈力了。」

「一般靈君的靈力,就彷彿是擰出的麻繩一般,靈力跟神識是相互包繞的,想要調動多少靈力,就要調動多少神識,這根麻繩或許會有粗細,但是麻繩就是麻繩。而到了靈王,麻繩就會被淬鍊成鋼絲一般,靈力與神識可以完全融合!」

釋信說完,蒼羽恍然大悟。

蒼羽用了近四年的時間,硬生生的從初階的靈士成長為靈帥,然後又花了近半年的時間,慢慢積累自身的靈力,淬鍊這些靈力,最終在前幾天突破成為靈君。

這種成長速度在外人看來簡直就是神速,但是對於一些世家子弟來說,只能說得上是不慢而已。

那些世家子弟之中擁有高絕天賦之人並不在少數,畢竟那些世家的血脈本身就是人族之中比較優秀的,不然也不會存在那麼長時間而不倒,出幾個有天賦的肯定不在話下。

而且經過長時間的積累,他們對於如何修鍊更有心得,如何教育后一輩更是得心應手,再加上各種天材地寶的使用,相信那些世家之人中,修鍊速度比蒼羽快的不在少數。

只是蒼羽在誤打誤撞之下,竟然提前將識海與氣海打通,雖然釋信也沒有說出個所以然,但畢竟是已經成為這樣子了,而且到目前看來並沒有什麼意外的事情發生。

「接下來的修鍊,我們幾個師兄也幫不了你多少了--你還是按照你家傳的那部功法修鍊吧,看你現在這個樣子,恐怕那不是什麼簡單的功法。」

「知道了,大師兄。」蒼羽恭敬地說道。

能夠在靈君境界就開始接觸靈王才能接觸到的東西,這無疑是一種極為厲害的功法,而對於釋信來說,現在的蒼羽對他根本就構不成什麼威脅,若是想爭奪這部功法的話,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是釋信卻並沒有這麼做。

蒼羽也明白這點。

懷璧其罪,當是如此。

「師兄也是看著你長大的,你能取得現在的成就,與天賦以及你自己的勤奮都是分不開的;但是修鍊一路,漫漫無邊,越是到了高階,越是困難無比。我們幾個師兄在以後的日子裡怕是幫不上你什麼了,而且修鍊一途本該如此,真正的強者都是經歷了萬般磨礪之後才出現的。」

「以後要注意,多給自己留點後手,不要張揚。」

釋信像是託付後事一般在那裡說著,蒼羽心裡泛起了漣漪。

「大師兄!」

釋信擺擺手,示意蒼羽不要說話,「我也得到處歷練一番了,我可不希望三年後,咱們師兄弟幾個會死掉那麼一兩個。這些人裡面,最讓我擔心的就是你了,年紀最小,修為最低。」

「知道了,大師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無上至尊錄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無上至尊錄 無上至尊錄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九十九章 小樓夜談

9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