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8章 門主胡刑天

第1888章 門主胡刑天

萬梅園,品梅會,還有一個不知道是誰的他,回去之後偷偷問爹爹去。

斷山門,營帳之中。

胡不群和凝露陪在下首,誠惶誠恐,大氣也不敢出,上首處坐著一個中年男子,紫膛白面,面蓄三髯,雙目狹長,開合之際似有紫電環繞,極具威勢。

「爹,杜酌那邊境況如何?」胡不群小心翼翼的問道。

中年男子正是斷山門門主胡刑天,也是胡不群的生父,素來威嚴,不苟言笑,就算是在自己的親生兒子面前也很少顯露笑容,胡不群從小就戰戰兢兢,生怕惹得父親發怒,一旦胡刑天動怒,簡直可以說是六親不認,想起年少時吃的那些苦頭,胡不群就心裡發涼,背心一股股的冒冷汗。

胡刑天嗯了一聲,沒有回答,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緩緩問道:「三分樓是怎麼回事?」

胡不群一顫,連忙說道:「爹,孩兒無能,眼下還不知道三分樓的來歷,不過他們中有一個人是凝露舊識,凝露回來的時候在路上遇見的,好意相邀做客,沒想到成了今天這個局面。」

胡刑天漠然無語,胡不群心中更是忐忑,舔了舔發乾的嘴唇,額頭冷汗瞬間滲了出來。

「他們如果有意,凝露邀或是不邀他們都會來。」

胡不群心頭大石落地,鬆了一口氣,問道:「爹可有聽說過這個三分樓么?」

胡刑天搖了搖頭:「我也是頭次聽說卓城有個三分樓,對了,你說他們中有人是凝露舊識,是誰?」

凝露輕聲細語的答道:「回稟爹爹,她是凝露以前在卓城時的一位姐姐,叫柔月。」

「柔月?當年的月船花魁?」

「就是她。」

「自從月下春江花魁更迭之後,就很少再聽到她的消息了,她怎麼會在這裡?」

「這……凝露問過她,她說是出門遊歷山水,不過凝露覺得應該不是實話。」

「遊歷山水?哼,什麼時候一個芳華漸去的花魁身邊也有這麼多絕頂高手了。」

凝露聽罷,心中一傷,原來在旁人眼中,一個容顏漸老的月下春江的花魁什麼也不算,那自己是否也是如此,等到年華逝去之時,便是一捧黃土埋身的時候。

凝露的傷感自然逃不過胡刑天的眼睛,不過胡刑天並未放在心上,淡淡問道:「當年之後,你可知道她的下落去處?」

「凝露走的早,走之前聽姐姐說起過,她好像打算要在卓城開一間酒樓,之後的事凝露就不知道了。」

「卓城有消息傳回來嗎?」

「還沒有,不過應該快了,就這幾天吧。」

「好,這幾日莫要打草驚蛇,如今看來這個三分樓深不可測,切莫招惹,順其自然吧,怎麼說他們和凝露還有點香火緣分,不必太過殷勤,也別露出什麼馬腳。」

「孩兒記下了,對了,爹,半分樓的人到了。」

「哼,韓公瑾這個老狐狸,沒出息,只知道搬救兵,靠著半分樓和走苦幫,一向不把我們斷山門放在眼裡,日後定要讓他們知道我們斷山門也不是好惹的。」胡刑天面露怒意,含恨喝道。

胡不群自然知道長春府才是斷山門的心腹大地,日思夜想有朝一日能將長春府踩在腳下。想著想著,胡不群便想起了韓瑜,那個姿色不遜於凝露的絕美女子,若有一日能讓她在自己腳下婉啼奉迎,何其快哉。

胡不群心中一熱,不自覺的咽了一口唾沫,這幅醜態落在胡刑天眼中,胡刑天眼中一冷,只覺一陣心煩,梟雄一世,怎麼生出這麼個廢物。胡刑天一陣厭煩,揮了揮手,喝道:「出去吧,沒什麼事莫來煩我。」

胡不群趕忙說道:「爹一路辛苦,早些歇息,孩兒告退。」說罷,見凝露似是也想走,瞪了凝露一眼,低喝道,「爹一路風塵,你留下來侍奉。」

凝露心中一顫,垂首輕輕應了一聲。胡不群離帳之後,胡刑天一言不發,凝露惶恐不安,像只受驚了的兔子。

胡刑天慢條斯理的放下茶杯,平聲說道:「你在害怕?」

凝露一驚,忙道:「沒有,凝露不敢。」

「是沒有,還是不敢?」

凝露花容失色,疾聲說道:「沒有!」

「你怕什麼?」

凝露嬌軀輕顫,雙目泛紅,楚楚可憐也難形容其萬一。

「過來替我斟茶。」

凝露連忙輕移蓮步,快步走到胡刑天身旁,小心翼翼的捧起茶壺斟茶。胡刑天盯著凝露捧著茶壺的一雙玉手,沉吟數息,淡淡說道:「你有私心?」

凝露一驚,茶壺脫手掉了下去,胡刑天探手一抓,將茶壺接在手中,似笑非笑的看著凝露。凝露惶急,眼淚都要掉出來了,跪倒在胡刑天膝旁,惶恐回道:「門主,凝露絕無私心,日月可鑒。」

胡刑天伸手輕輕揉捏著凝露秀髮,一言不發。凝露後頸的寒毛根根倒豎了起來,此刻的胡刑天好似逗弄著一隻家養的貓兒,但誰能斷言他不會在下一刻就扭斷這隻貓兒的脖子。

「說吧。」

凝露強忍著秀氣白皙的脖子上傳來的陣陣涼氣,帶著七分驚懼,三分委屈的說道:「凝露那姐姐相貌出眾,當年在卓城的時候艷色就要勝過凝露一籌,凝露原想著帶她來府里,能得門主寵幸,一同侍奉門主,哪知道她身邊竟然有這些江湖高手,反而給咱們斷山門惹來麻煩,凝露該死,請門主降罪,但凝露真的沒有私心,請門主明鑒。」

「是么?」

凝露抬眼看著胡刑天,眼含霧氣,兩滴清淚我見猶憐的滑落下來,沿著如玉似雪的肌膚一路滴進了蔥白玉頸中。胡刑天神色漠然,忽地笑了笑,探手擦去了凝露臉上的淚痕,托起凝露下巴,緩緩說道:「如此說來,你倒是費心了。」

「凝露不敢,是凝露該做的。」凝露微微眯著眼睛,似是很享受胡刑天的撫摸,不過心裡怎麼想,卻從微微發抖的嬌軀上可窺一二。

「這次就算了,下一次可別再自作主張,聽到了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少年大將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少年大將軍目錄 少年大將軍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88章 門主胡刑天

9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