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陪她上玄武

第七章 陪她上玄武

魚水之歡匆匆而逝,今日的趙觀星興緻並不高,他合衣而起一步步走向窗柩處,信手一推窗戶自兩邊打開,便可見闖窗外殘陽如血,崇山峻岭連綿而去,視線的盡頭是那浩瀚無垠的繁華帝都!

床榻上的凝華真人見趙觀星眺望山外,輕輕攬了霞帔披在身上,步履輕盈走過來自身後將趙觀星攔腰抱住,額頭輕輕依偎在他的肩頭,低聲道:「遙哥,沒事的,都已經準備好了,萬無一失!」

趙觀星濃眉緊蹙長嘆一聲道:「想必這時候太子府和將軍府的人已經在路上了,咱們這邊你也要儘早安排,軒轅望一死,龍驤軍虎符握在我手中,我才能踏踏實實的睡一覺」。

凝華真人鬆開了趙觀星的身子,不悅道:「難道你還想我去陪那老色鬼不成,明日定要叫他死掉,到時候我們的兒子坐擁整個大夏江山,你我才能快活!」

趙觀星沉聲道:「也不知和左無邪討價還價我們有幾分勝算,只怕等博一登基,這老傢伙又妄想染指帝國」。

凝華道:「左無邪心大的很,只怕一個大夏皇朝他還不看在眼裡,等這邊一消停,盟威道的道統勢必席捲整個帝國,我看左無邪接下來就要對付西漠的和尚和南源的妖精了,你可別忘了,那五嶽封天陣法已經不堪一擊了,到時候只要中荒的妖魔出來,可夠他應付一陣子的」。

趙觀星若有所思道:「為今之計,也只有先迎合這老賊,再圖東土了」。

凝華道:「可不是嗎?渾水摸魚,坐山觀虎鬥可是我們遙哥最喜歡乾的事兒,有誰會相當東土燕國隱世不出的帝王此時正將這大好江山盡收眼底,燕國的老祖宗忙活了好幾輩子的事情,現在看來也抵不過遙哥兒十年的功夫」。

趙觀星神色一斂正色道:「若非我燕雲趙氏數十輩耕耘,也不會有我趙逍遙今日,如今燕祖那邊久久沒有消息傳來,多半與左無邪有關,事不宜遲,我們必須趕在左老兒回過神來,先將大夏皇朝收入囊中,成敗在此一舉,凝兒你不可大意,尤其是山上那個人一定要除掉」。

凝華一抿嘴唇道:「杜鵑出手,你還不放心嗎,他手底下可還沒有過活人呢」。

趙觀星道:「的確,杜鵑是一把利劍,可我近日心有不安,總覺得那人還活著,便有變數發生,你要知道嫣然和師尊可都敗在他的手裡」。

凝華道:「不錯,此事我會親自督查,逼不得已我會上山一趟,你也別太擔心,畢竟在山上我們也不是沒有辦法」。

趙觀星搖頭道:「不,今日軒轅望必須死,免得夜長夢多」。

「放心吧,我都準備好了,今日你我都在這正元道太陰峰上,誰又敢將太子府的襲殺與你我牽連在一處呢,況且今晚杜鵑也去了,遙哥兒你還不放心嗎?」

凝華說著嘴唇輕輕搭在趙觀星耳畔,胸前一雙雪兔飽滿起伏,言下已是*微微,渴望至極,香氣襲來,趙觀星由不得身子一挺,轉身將美人橫抱出去……

便在這斜陽落盡、夜幕西來之時,帝陽城東南太子府已燃起了熊熊大火,慘叫聲、廝殺聲連成一片,千年古殿倏然間化為塵煙燼土!

那倒在血泊里的孤膽老臣,忘記了傷痛,忘記了身後塌落傾覆的宮殿樓宇,目光死死地望向帝陽宮,含著血水低語道:「殿下,只要你活著,這大夏便還是軒轅的大夏!」

只是他不知道他此番設下奇謀,拚死護主,留著一個假的太子認人襲殺,那真的太子此時卻也無路可逃……

軒轅望像是發瘋了一般,在阡陌縱橫的大夏皇宮地道中倉皇奔走著,但無論他逃向哪裡,他都知道自己身後的那人如影隨形,他是逃不掉的,可是他不想死。

「你是誰?你要什麼?我都給你,我是太子,將來大夏的皇帝,你不能殺我……」

軒轅望披頭散髮發瘋似地嚎叫著,回頭望去,漆黑如墨的甬道里空空如也,可他清楚地聽到似有在耳邊說,我要你的人頭!

「你背後要殺我的人是誰?你叫他來,我和他說,我什麼都能給他?榮華富貴、仙丹妙藥,什麼都可以……」

忽的他不跑了,他猛地回過頭去,在他眼前的路口出現了一抹水藍色的流光,那流光漸漸熾盛起來,映出一道人影,一把長劍!

剎那!他瞳孔睜大到了極點,他認出了那把劍,那把他做夢都想擁有,那把曾放在大夏皇朝寶庫最高層中五一無二的劍,那把傲視天下的神兵,那把人皇祖爺爺手中飲血千里、伏屍百萬的神兵,那把藍凌、帝尊!

「不!這不可能!」軒轅望的嘴唇在滲血、在顫抖,最近他聽到了這把劍的消息或者說關於那個人的傳說,他叫六劍劍魔,他的第六把劍便是軒轅人皇曾經的佩劍藍凌帝尊,他與妖王桑陌在崑崙大雪山決戰,拿出了這把劍,用的是人皇的殺伐大術,凌天決!

軒轅望看不清那人的身影,只是眼前的水藍色的流光愈發熾盛,他驚恐的吼叫起來:「六劍劍魔,我知道你!你不能殺我!別人能給你的,我一樣能給你!」

恍然間,他清晰地看到了那人冷峻的臉龐,那白皙的如畫一般的冷酷臉龐,還有最後那一抹水藍色擦過脖頸的流光!

「你錯了。我不是六劍劍魔,我叫杜鵑,你的護衛不錯,逼我用了五把劍,我有個習慣,殺人時用過的劍從不用第二次,你有幸見到了它」,杜鵑說話的時候,軒轅望自頭顱處分成了兩半。

杜鵑很巧妙地接住了墜落地頭顱,一眨眼消失不見,他輕輕的離開,仿若來時一樣。

接下來他要去的地方叫玄武山,他熟悉那裡的一草一木,而現在,他要去殺個人,那人叫荊葉,聽說很難纏,當然還有兩個人他不想再見。

無月夜,雲淡風輕,星辰萬盞,玄武山的山道透著沁人心脾的涼意,剛好可以洗去他身上的血腥氣。

他像是羽毛一般輕盈,黑色長衣好似張開的翅膀一般,幾個縱躍之間已將一段段山道甩在身後,玄武山十萬里天道,於他不過只在舉步之間,不過今夜他走得可一點也不快,因為他知道接下來他必須要見到那兩人了,那兩個曾對她無比關愛呵護的人,那兩個亦師亦友的人,他不想與他們刀劍相見,所以有些猶豫,不急著上山。

思緒很久遠,像是眼前的飛瀑,他蹲在崖畔下意識地洗著他的六把劍,一邊下意識的盤算著與他們動手自己用那把劍才好,思索間他抬起頭向著山上望了望,忍不住自語道:「鴦,你手中的劍可曾放下,你曾說一個劍客若是有一日丟掉手中的劍,便與死屍沒什麼區別,那麼你呢?鴛,你的七香奪命針是否也在山上,若是你敢淬毒,那說不得我要用第五劍無痕了,不過這一次你們也休想見到帝尊」。

杜鵑狠狠說著,頗有些孩子氣,與他冷峻白皙的臉龐格格不入,忽的他的目光落在了山道上,像是發現了什麼,而後低聲念了一句:「是她?」

兩字還未落地,他的人已出現在了目光所及的山道上,長風如舞,風冷似刀劍剔骨,那一襲纖弱的身影踉踉蹌蹌的似乎就要倒在那裡。

他回頭向著山下望去,粗略一算,這三萬里天道,那女子已然過半!

只是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杜鵑有些心慌。

眼見著那人就要跌倒,素來冷血的他不知為何下意識的便沖了上去,那纖弱的幾乎奄奄一息的身影就這般憑空落到了他的懷裡。

他的心愈發慌了,有些手足無措,然後他木訥的扯下自己的外袍裹在她身上,雙指併攏便向著她輸送元氣。

那女子倒在他懷裡,倒不曾昏厥過去,反倒眼眸瞪得大大地望向他先是一陣驚喜,忽而又有些落寞,欲言又止,最後便只剩下三個字:「你是誰?」

杜鵑微微一愣,下意識的答道:「是我,你忘了我了,我們見過的」。

「見過的?」那女子若有所思,卻怎麼也想不起自己與眼前這個長得和妖帝雲主一般男子會有過交集。

杜鵑猛地搖了搖頭,跟著道:「那時候,你還小」,說完這句,又補充道:「我也小,在大夏的皇宮裡,我殺了人,你照看過我的」。

「我照看過你?」身上真正暖意傳來,軒轅若雙頓時恢復了幾分生機,忽地像是想起了什麼,便道:「你是說,你是那個小太監?」

杜鵑連連點頭,忽而又搖了搖頭,詳裝鎮定道:「我不是太監」。

說這話的時候,他白皙的臉龐微微泛出紅暈,好像這件事很令他高興來著。

軒轅若雙還躺在他的懷裡,暖暖的,跟著道:「你都長這麼大了,還是個小白臉,生的可真好看」。

杜鵑不知如何搭話,他本來就不擅長說話,只有面對他的劍,他才有千言萬語。

漫漫山道,偶然遇到了一位熟人,軒轅若雙一下子來了神氣,追問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問完這句,她豁然開朗,微微一笑道:「哈,我知道了,你是來尋寶的對不對,一定是聽多了那些牛鼻子的話,我告訴你,山上可沒有寶貝,只有一群無聊的人,還有一位……」

說到此處,軒轅若雙神色透出些許落寞,話鋒一轉道:「小太監,你可別聽信了謠言,這山路危險的很,你上不去的,快快下山去,還能好活幾十年」。

杜鵑一怔,隨即道:「我不怕」。跟著又道:「走,我背你上去」

軒轅若雙微微一呆,被已被杜鵑背在了身上,一步十丈,直上玄武。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黎天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黎天記目錄 黎天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章 陪她上玄武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