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第七十四章

「這火藥果真有如此威力嗎?」劉敏君扶著肚子道,這幾天她大著肚子也有些辛苦,心裡也有些提心弔膽的。聽到馮貞說有這樣一種武器,心中也有些好奇。

馮貞也扶著肚子在房間里走來走去,鍛煉身體,「我也不知道,不過我想著炮竹那麼小,點燃了都能炸的那麼響亮,如果把炮竹放大了,裡面的成分改動一下,威力會不會更加強大。或者可以炸傷人,會不會聲如驚雷。即便不能炸到人,也能驚到馬,嚇到人啊。這武器也是有備無患。反正現在軍械坊這邊閑著也是閑著,不如試著做做。」

劉敏君道,「若是果真能做出來,那就再好不過了。也不知道將軍他們如何了。宿州形式混亂,我一想就放心下來。」

馮貞道,「夫人就放心吧,現在雖然形式不明,可是將軍到底是大將軍的親骨肉,且大敵當前,不會有事情的。這次又是有備之戰,一定能打勝的。」事實上馮貞自己也有些擔心。不過對劉敏君這邊自然是要安撫為主的。

兩人說著話,蘇星笑著從外面走進來,「夫人,軍械坊那邊似乎有些眉目了。」

「這麼快。」馮貞聞言一喜,扶著肚子,對著劉敏君道,「夫人,那我就先過去看看了。」

劉敏君有些擔心,「危不危險,要不就不要去了。」

馮貞笑道,「沒事,我站著遠遠的看著效果就行了。」軍械廠就算製造出火藥來了,估計效果也不是很好的。能夠把地上炸出一個坑,嚇唬人就算很不錯了。

軍工作坊的這些大師們確實沒研究出什麼大威力的武器,扔到人的身上,頂多是炸傷罷了,完全沒有馮貞所說的炸平一個小山丘那麼大的威力。說起來,也就是放大了的炮竹罷了。有些像後世的春節時候的娛樂品春雷。

可即便如此,工匠們對於這種可以發出巨大聲響,如同驚雷一般的武器產生了深深的敬畏。

並且給這個武器取了一個很威風都沒名字——雷公怒。

這一下子炸下去,不就像雷公發怒一般嗎。

馮貞遠遠的看著動靜后,心裡還是有些失望的。這武器的殺傷力太小了,用在戰場上最多嚇唬人。

不過這種事情也急不來。歷史上這種熱武器可是經歷了近千年呢。自己提出那些構思,工匠們能夠在這樣資源缺乏的時候弄出這些東西來,已經很不錯了。不過馮貞還是讓工匠們如果有眉目了,繼續提高這種武器的殺傷力。不過這種雷公怒也能弄點出來,有備無患。

此時宿州這邊也即將經歷一場大戰。

張定南的大軍到了宿州之後,並沒有入城,而是立馬進入了備戰狀態。兵不卸甲,整日都在擦拭兵器,準備戰鬥。

張定南則進了宿州城裡見到了自己母親張夫人。

知道張夫人從河套回來之後,就被大將軍軟禁在後院之後,更是紅了眼睛。

「母親,孩兒不孝,這次你就陪著我去河套吧。」

張夫人一身素色,卻依然很精神。

「這裡挺好的,去河套那邊,還得整日里為你擔心。我在這裡眼不見心不煩。再說了,你身邊有了敏君照顧,我也不擔心。馮貞也是個能幹的,生意上的事情交給她打理就行了。」

張定南道,「敏君和馮娘子現在都有了身孕了。」

聽到這話,張夫人一喜,「什麼時候的事情,怎麼都沒消息傳回來。」

「好幾個月了。」張定南道,「因著擔心出變故,所以沒敢往外傳消息。」

有時候他想著自己這千防萬防還得防著親爹,心裡就覺得憋屈。

張夫人知道他擔心什麼,笑道,「放心吧,他就是再糊塗,也不能幹出傷害自己孫子的事情。不過敏君那邊你得照顧好,早點給我添個孫子,我這心裡就舒坦了。」

馬上要做祖母了,張夫人心情就更加好了。

如今她心裡已經想開了,對於張濟世沒了從前那份心思,所以全身輕鬆,身體倒是比以前更加硬朗了。

張濟世以為她在這後院關著,早晚要自己孤獨老死,簡直在做夢,她這每天過的不知道多滋潤。光是看著他那兒子的後院熱鬧,就跟看戲似的。

母子兩又說了一會兒話,張定南就準備去書房那邊找大將軍張濟世,商量作戰安排的事情。

才出了後院,穿過迴廊,迎面就碰上一個年輕婦人領著幾個丫鬟婆子走過來。

張定南心裡自然猜測估摸著是劉敏君的那位長姐,自己的大嫂了。

便也避嫌的退開,低著頭看也不看這迎面過來的劉敏淑。

劉敏淑見他竟然低著頭,都不看自己,頓時心裡生怒。

剛剛她就是聽到了張定南來了府上了,所以特地出來見上一面的。她就是想看看這個張定南到底和自己夢境中的有何不同。

沒想到迎面一看,竟然是一個銀袍小將,身姿挺拔,面容俊美,比起張承宗來,一點也不差。

倒是比記憶中的迷人幾分。

劉敏淑自然不知道,上輩子張定南夫妻生活不協調,一心只能撲在事業上,所以便缺少了幾分親和力。如今有妻有子,事業有成,整個人也顯得自信飛揚起來。

不過此時她看著這樣的張定南,心中倒是冒出一股酸味了。這個人,原本應該是他的丈夫的,現在卻便宜了劉敏君了。早知道當初就不該讓劉敏君出閣了,讓她隨便配個人,也好過讓她嫁給張定南了。

不過此時已經晚了,她心裡不勝懊惱。

「這位是?」

她故作不知的看著張定南。

張定南低著頭道,「定南見過大嫂。」

「原來是小叔啊。早就聽相公說你回來了。你低著頭幹什麼啊,咱們叔嫂之間不用這麼見外。」她今日特意盛裝打扮了一番,自然不能讓張定南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了。

張定南卻依然低著頭,「禮不可廢。大嫂若是沒事,我就先去見父親大人了。還有戰事要商議呢。」

劉敏淑按耐住心中的不快,冷著臉道,「也沒什麼事情,只是我那妹子去了河套,也不知道近況如何,這次怎麼沒一起過來。」

張定南聽她提起敏君的事情,臉上一笑,語氣也溫和了許多,「這次畢竟是征戰,不好帶她出來。且她如今身懷有孕,不宜舟車勞頓,日後有機會了,我會帶她回來拜見大嫂的。」

聽到劉敏君懷孕的消息,劉敏淑頓時滿臉驚訝。腦袋裡也怔住了。

「她懷孕了?」

「是的。」張定南道。又覺得這時候站在這裡和一個女人說話有些浪費時間,便道,「我還要去見父親大人,便想告辭了。」

說完對著劉敏淑點點頭,便直接走了。只留下劉敏淑站在原地,差點撕碎了帕子。

旁邊的奶媽子見她神色外露,趕緊道,「小姐,咱們還是先回屋裡吧。」

劉敏淑這才恨恨的轉身朝著自己的院子走去。

一進門,她就氣的摔碎了門口的大花瓶,「劉敏君怎麼這麼快就有孕了,這才多久,我都沒懷上,她竟然就有孕了。」

想起夢境中,自己和張定南聚少離多,一直到後面出事之後,她都沒懷上孩子。可劉敏君嫁給張定南之後,這麼快就有孩子了。說明張定南和劉敏君的感情甚好。

憑什麼,自己沒得到張定南的心,劉敏君卻這麼輕而易舉的得到了。這些憑什麼。明明她才是劉家的嫡長女,上輩子沒成為太子妃,這輩子成為太子妃,卻又沒有懷上孩子。而張承宗也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對她也越發的冷淡。

「小姐,你發脾氣也沒用,咱們現在要努力懷上啊。眼看著大公子現在和那個外族女子走的越發近了,這隻怕過不了多久,就要引進門了。聽說這些外族女子命賤,都好生養,回頭又搶在前頭了。」

劉敏淑氣道,「怕什麼,再能生,也是外族的野種,難不成以後家業還給個野種不成?」

「這可說不準,這有孩子的,總是多謝保障。總不能等其他孩子長大了,咱們小少爺才出來,那可就吃虧了。」

劉敏淑聞言,臉上變了變。想起自己一直沒懷上,張承宗似乎對她的容貌也不再迷戀了,來她房裡的時間也不多,想懷上也更困難了。現在又多了個狐媚子要進門。再想想夢境中,張定南一直只娶了她一個,後院都沒人,相比之下,心中隱隱約約有些後悔了。

如果當初自己嫁給了張定南,憑藉自己的先知的能力,說不得就能幫張定南奪取太子之位了,倒是和張定南自然要敬著她了,也好過現在被張承宗這麼薄待。

不過,她隱隱約約想起了一件事情,似乎就是在這次發生的。

倒是一點也不再羨慕劉敏君了。

這次,不就是懷孕了嗎,這次倒是看她有沒有命生下來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軍戶家的小嬌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戶家的小嬌妻目錄 軍戶家的小嬌妻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四章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