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章 114:3月1日的婚禮(4)

第584章 114:3月1日的婚禮(4)

婚禮進行完了。晚上,還有萬眾矚目的篝火晚宴。

地點就選在了半山別墅區內的露天園景區高爾夫球場上。

今晚的夜,彎月當空,繁星璀璨,一盞盞孔明燈如萬家燈火徐徐飛起。帶著所有人的祝福以及心愿飛向天空。韓夜軒從身後擁著時妃萱,光潔的下顎窩在她的肩窩處,陪她一起看這場浪漫的燈雨。

「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韓夜軒勾唇,溫熱的氣息噴吐在她的耳廓,讓她渾身不由自主的顫慄,面頰倏地染上了點點緋紅。

聞言,眸色微冷,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有熊雲的手段,你沒見過。她逃不出去的。」

「哦?」韓大少挑眉,表示好奇。

時妃萱嘆氣,嬌嗔的轉身看著他「管那麼多幹嘛,左右不過一個螻蟻而已。」

「是螻蟻不錯,可是給我們的婚禮添堵,可就不是那麼好商量的了。」韓夜軒眼底也閃過了一抹寒意。

「喏。說曹操曹操到。」

時妃萱忽然朝著一個角落努努嘴。

韓夜軒順勢看了過去。頓時勾起了唇角「我們去聽聽?」

搖搖頭,這男人怎麼突然變得好奇心這麼強了?

「他會過來的。」

說著,兩人便看到有熊雲一席酷帥有型的西裝禮服,步伐剛健的走了過來。

「大小姐,姑爺。」打完招呼,有熊雲這才開口道「衣服已經安全的送回燕山古堡了。至於顧紫玉。目前在被關在老地方。」

「這麼順利?」時妃萱好奇的眨眨眼。

有熊雲嘴角抽搐了一下。抿唇「就那女人的智商。還真不用費工夫。」

好吧……時妃萱無奈。這廝說話要不要這麼直接?!

「那我們要不要去看看她?」她壞壞的笑著眨眨眼,朝著韓夜軒看了過去。

韓夜軒挑眉。分外不滿的睨著她吊著一雙鷹眸「你覺得今晚的良宵是浪費在那種螻蟻身上的時候嗎?!」

呃……

時妃萱一時語塞。

有熊雲見狀好笑的沖著二人曖昧的眨眨眼,轉身麻溜兒的跑了。

兩人見狀,紛紛笑了起來。回頭,看著宴會場上,觥籌交錯,熱絡不已的一群老頭子。時妃萱忽然嘆了口氣。

韓夜軒不由蹙眉,低頭,認真的看著她「怎麼了?」

時妃萱表情有些古怪「今晚這麼和諧友好。明日也許就是一場刀光劍影,腥風血雨。哪有什麼風平浪靜風和日麗。軒轅族和國外各大古老貴族之間的戰爭可從未停止過。此前,我的所作所為,亦不過……」

「攘外先安內?!」韓夜軒抿唇,突然開口道。

點點頭,時妃萱的鳳眸深邃中凝聚著一抹寡淡的凝重「從古至今,華夏一直都是各國想要探索和侵略的神秘古國。軒轅族不能腹背受敵。」

「所以,你打算拔出顧家了?」韓夜軒忽然道。心中微微一動,也許顧紫玉的行為都是她放縱的結果。不過是斬草除根的理由。

搖搖頭,時妃萱眸色暗沉。看著不遠處的顧雲海「他算是一個可造之材。索性還沒有長歪。顧家如何,就看他的選擇了。但是顧老爺子,必須徹底隱退。」

至於隱退的方式,不言而喻。除了重病在床,還有什麼光明正大的方式能夠將這位在華夏舉足輕重的人物給圈禁起來呢。韓夜軒沉默了一瞬,方才不動聲色道「你放手做吧。」

「謝謝。」

「啊——」時妃萱突然猛地退後一步,氣惱的瞪眼「你咬我幹嘛?!」

韓夜軒猿臂一撈,將人再次帶入懷中,懲罰性的捏捏她的鼻子「你是我老婆。老公怎麼用都是你的權利。再這麼客氣。懲罰就翻1000倍。」

額……

時妃萱倏地腦門子黑線。1000倍。看似不黃不暴力。可特么算完,瞬間整個人就不好了。惱的俏臉飛霞。狠狠地一腳跺在某人鋥亮的皮鞋上。旋即做了個鬼臉跑開。

瞧著這妮子去的方向。

韓夜軒也並沒有多想。順著莫修遠咋咋呼呼的召喚,便過去應酬了。畢竟,主角都跑了一個,他再走,真的就有些不合適了。

「大嫂這是怎麼了?」莫修遠笑容古怪的打量著某人那禁慾感十足的正派范兒,心底鄙夷著。裝!

韓夜軒聞言,冷淡的面容忽然柔和了一瞬,凌厲的鷹眸微微彎了彎「害羞跑了。」

額……

莫修遠嘴角一抽。瞬間怎麼有種他被老大涮了的趕腳。

時妃萱回到自己的別墅,這才舒坦的將自己摔進了沙發里。這一天折騰下來,累死了。

不多時,時妃萱便覺得自己眼皮子開始沉重起來。揉了揉眉心。暗道:果然,酒這東西,不能多喝……想著,呼吸漸漸地勻稱了起來……

整個別墅里寂靜的讓人心慌。忽然,一個人影從窗戶處摸索了一陣兒后便進了這棟別墅。

看著裡邊奢華無比的裝飾,眼底閃過一抹貪婪。隨即想到那個人說的話,便悄悄地開始在別墅里摸索尋找。當看到如誤落人間的天使一般酣睡的時妃萱時,眼神倏地亮了。

他小心翼翼的靠近,發覺她似乎真的是睡著了。不由得勾起唇角「今夜,還是讓哥哥來當你的新郎吧……」猥瑣的笑了笑,他便關掉了客廳的燈,朝著沙發走去……

只是他沒有注意到這件別墅里的古怪之處。

燕山古堡信息指揮中心,一群人抱著薯片零食,十分八卦的盯著屏幕「咱們打賭,賭這廝怎麼死。」

一群歡騰的貨,絲毫不擔心他們家大小姐的安危,不得不說,不靠譜的主子背後必定會帶出一群不靠譜的兵來。

「我賭摔死!」

「我覺得分筋錯骨幾率比較大。」

「挫骨揚灰也不錯。」

「抽筋扒皮吧。」

「喂野獸!」

……

這討論的,熱火朝天,口水飛濺。死刑方式分分鐘就不下一千條。簡直能嚇死個人。

正在他們激動無比的討論的時候。忽然發現了某女的不對勁。

「這貨都開始上下其手了。咱們大小姐怎麼還沒反應?」一個二貨嘟囔著。

「壞了!出大事了!」另一個頓時面色一變。立即連線「燕山總部呼叫大少!」

公孫羽正在和人聊天,突然面色微變,走向角落「說。」

「大小姐在她別墅出事了。有人意圖對小姐不軌,快!」燕山古堡指揮中心此時簡直靜的連呼吸都快停止了。這其中萬一出點兒什麼岔子。把他們挫骨揚灰了怕都無法補救。頓時一個個冷汗涔涔,就期盼著大少速度再快點兒。

眼看著那結構超級複雜的錦衣就要被扒開了。燕山信息中心的一個個娃兒們腦門子豆大的冷汗都沒空去擦,目光死死地盯著屏幕。暗暗鼓勁:大少,快點兒,快點兒……再快點兒……

突然,別墅的燈亮了。信息中心的一群差點兒嚇破膽的娃兒們瞬間心放在了肚子里。不過,當看到端著一盤子義大利面吃的正香,還靠在牆角看的津津有味的程二,一個個瞬間拳頭握的嘎巴響:程二,你最好保證你不回來燕山古堡!

這邊兒,程二可不知道燕山古堡正有一群快發瘋的戰友們正熱情期待他的回歸。

端著盤子,程二樂不可支的笑道「採花採到了這裡。你真有眼光!」

突然亮起的燈光,讓正在奮力扒衣的這個男人頓時心中咯噔一響,猛地抬頭看了過去。

「真丑!」程二嫌棄的看了他一眼,低頭再看看自己的餐盤。瞬間擺出一副哭喪的晚娘臉「真是讓人食不下咽。」

「你是誰?!」這個採花賊警惕的看著他,心中暗罵,怎麼屋裡居然還有人?!什麼時候出現的?

程二嘖嘖的搖搖頭,憐憫的看著他「你還敢問我是什麼人,你動手的時候怎麼沒用你那已經萎縮的快看不到的腦子想想你眼前這位主兒到底是什麼人,你都敢動。嘖嘖,連小爺都不得不佩服你的膽魄。這小姑奶奶爺都得跪著伺候的主兒,國家領導人都得讓主位的主兒,你一個臭蟲居然敢肖想。嘖嘖……爺都已經為你往後的日子開始擔憂惶恐了……」

說著,這二貨端起面又吸溜了一口。后才道「四少。麻溜兒的收拾了送給韓大少處置。畢竟差點兒代替太子爺入洞房,這不是鄙視太子爺的能力嗎?!」

這個採花賊還沒看清,只覺得身旁寒氣突然凝重了一瞬。忽然脖頸一涼。他僵硬的低頭,只看到一把寒光閃閃的匕首。而他的身旁,一個如死神般的冷酷娃娃臉少年模樣的男人正沖他漏出一抹死氣及其濃重的目光。

頓時嚇得他冷汗直流。那個女人可沒說這女人身邊還有這麼恐怖的人物啊……他不過就是個服務生,不過就是欠了點兒賭債被追的無路可逃才走了這一步。可是,誰特么告訴他,這裡怎麼比國家領導人身邊的防護還恐怖。這男人是從地獄里爬回來的吧……尼瑪,這眼神兒太嚇人了有木有……

想著,那冷汗,那青白的臉色,那顫抖的雙腿,妥妥的就一慫貨。

而此時跟著公孫羽進門的韓夜軒只需看一眼,變瞬間瞭然於胸。周身的氣息倏地變得空無起來。但是這樣的氣息卻生生比平日里那暴怒時的冷氣四溢更為懾人。

他大步走了過來,越過姬血和那個螻蟻般的臭蟲。站在沙發前,蹲下身,仔細的為她整理好衣衫。摸了摸她的額頭。略微檢查之後,大約知道時藥物導致的昏睡,睡一覺就好。旋即想到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差點兒讓自己心愛的丫頭出事,韓夜軒的雙拳便緊緊的握在了一起。一雙凌厲的鷹眸瞬間風起雲湧。

『砰——』

一聲巨響,在場眾人無一不眼皮子猛地一跳。旋即憐憫的看著如死狗一般的那小子。暗道:膽魄與實力不匹配的結局……

「來人!」

「爺」門外忽然走進兩人。如兩個冰雕似得,面無表情,目不斜視。

「帶去邪眼。削成人棍,給我好好地養著,若是死了……爺拿你們試問!」

「是!」

「不……不……我知道錯了,這位爺,我真的知道錯了。我不是故意的,是有人,對,是有人指使我這麼乾的。求你……求你放過我……啊……」一瞬間,失音。

韓夜軒抱起時妃萱環視在場的幾人,冷峻的薄唇抿了抿,良久,極為僵硬的吐出兩個字「謝謝。」

艾瑪……天下紅雨!程二腳下一個趔趄,差點兒摔了手中的盤子。

姬血手裡匕首一偏,將手指割破了一道不小的口子,他精緻的眉頭微蹙。抿唇,目光更冷了……

燕山古堡兩人的卧室里。時妃萱恍恍惚惚中醒來,感覺自己被溫熱包裹著。突然一怔,猛地偏頭「你怎麼在這裡?」

「難道你想別的人在這裡?」韓夜軒的俊臉倏地黑了。

時妃萱嘴角一抽,無奈「我是說我怎麼突然在這裡?」說著,忍不住眉頭輕皺。

韓夜軒勾唇,淺笑「誰叫你這小饞貓貪杯。」說著,壞笑著眨眨眼「你都耽誤爺半個洞房花燭夜了,打算怎麼賠償?」

時妃萱還糾結著自己怎麼就睡得這麼死的時候。某人突然邪肆的壞笑起來。她微微一怔,還未開口。櫻唇便被堵住「唔……」

「小妮子,別想逃!」頓時被翻紅浪,曖昧的喘息聲跌宕起伏……直至天明仍舊不歇……

古堡樓頂,幾道修長的人影。百無聊賴的晃悠著雙腿。

「一天一夜。」公孫羽壞笑道。

有熊雲搖搖頭,不同意「看韓大少那體魄,跟爺差不多。最起碼兩天兩夜。」

帝鴻風無奈嘆氣「你們真是閑的慌。」

「那你怎麼看?」難得的,公孫羽和有熊雲異口同聲的問道。

帝鴻風揉揉腦門「估計一夜半天吧。」

「切,怎麼可能,狼吃肉還能不吃夠!」公孫羽無良的翻著白眼。

姬血一個人站在一旁一言不發。關於這個狼吃肉的問題,到時候就見分曉了。沒什麼可爭的。

正當那邊兒三人討論的熱切的時候。突然樓下傳來某女狂躁的咆哮聲「韓夜軒,你個禽獸!」

「肉在口,不吃禽獸不如!」某爺理所當人的回到。

頂樓幾人面面相覷,看來他們的繼承人有望了……

一年後,兩個粉雕玉琢的小奶包哭的震天響。

公孫羽抱著一個粉嫩嫩的小包子,咬牙切齒的怒罵道「這兩個混蛋,是親爹親媽么?!」

帝鴻風也是滿頭大汗,懷裡這小包子肉呼呼軟趴趴的,一不小心都能給捏碎了。此時什麼溫潤公子的風度全沒了。妥妥一男保姆奶爸形象「要罵也先把尿布給換了。」

『額……』

看著帝鴻風強忍著腦門的青筋,兩指捏著一塊沾著『黃金』的尿不濕。兩人內心是崩潰的。

而兩個小奶包的親爹親媽?誰特么也不知道跑哪兒『觀光旅遊』了。總之,目前處於失聯狀態……

而此時,站在秦嶺山深處某熟悉的老地方的二人。正輕車熟路的命人搬運著一車一車的珍寶。這可都是國寶級的古董啊……

時妃萱一雙美眸亮晶晶的「發財啦……」

「你啊,我怎麼才發現我的老婆是個財迷呢?!」

「哼哼,現在知道也不晚!」某女傲嬌的揚著小腦袋。

「都是孩子他媽了。能矜持點兒嗎?」韓夜軒無奈。

「這才一年,你就嫌棄我了?嗚嗚……」頓時,一通乾嚎。乾打雷不下雨。

某人頭疼的扶額,無奈「我回家就跪搓衣板。」

「乖!」

某男嘴角一抽……他至今想不通,這女人到底為什麼對搓衣板兒那麼情有獨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生之豪門貴族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重生之豪門貴族妻 重生之豪門貴族妻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84章 114:3月1日的婚禮(4)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