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二章 白鹿洞書院

第六百六十二章 白鹿洞書院

陳靈兮和水心語說完,轉頭又問李尋:「李尋哥哥,薛老爺子和水姐姐說的一切都是真的么?」

李尋笑著點點頭:「當然是真的,我雖然不怎麼清楚,當年李白先輩曾作過多少關於白鹿的詩詞,但他確實是我李門旁支,也曾和白鹿有些交集。」

「哇,李門的前輩真是太厲害了,竟然出了這麼有名氣的詩人……」小妞兒忍不住讚歎。

別說小妞兒了,其他所有人同樣都是心中暗嘆。

身為四大家之首的李門,一直非常低調,他們默默地守護著華夏民族,低調到了以至於在歷史的長河中,似乎都從來沒有掀起過什麼的浪花。

卻根本沒料到,作為李門的旁支,曾出現過如李白這樣的偉大人物。

這才是人家李門真正的內蘊啊。

平時不顯山不露水,底蘊卻龐大得讓人忍不住為之嘆服。

如果不是薛奇真說起,誰能清楚詩仙李白和李門的真正關係?

他們根本就不會去聯想兩者的聯繫。

李尋伸手揉揉小妞兒的頭,「別光羨慕我李門的先祖,歷史上,你們陳家先祖其實也出過好多偉人,你爸沒教過你這些東西么?」

小妞兒驚喜地問:「真的么?他沒教過我耶。」

「當然是真的。」李尋鄭重其事地點頭。

「李尋哥哥,能說給我聽聽么?」

李尋見周圍一群人都豎起了耳朵,他笑著搖搖頭:「以後找時間再說吧,現在咱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對,我們現在是要說的是白鹿……」小妞兒呶呶嘴,又問:「李尋哥哥,那白鹿和詩仙李白之間,到底發生過什麼交集?我想,那肯定是很浪漫的一個故事。」

「具體的倒是不太清楚,畢竟歷史太過長遠了,連我李門正統的記載都有些遺失,別說是關於李門旁支的記載了。」

「哦。」小妞兒微微有些失落。

邊上,薛奇真又笑了起來:「靈兮啊,真要說起李門旁支和白鹿的故事,李白和白鹿之間固然是有故事的,但那只是詩人和鹿的故事,而在歷史上,還有另外一位李門旁支的先輩,曾留下過關於白鹿的另外一個神奇故事,他和白鹿的故事,從長遠上說,甚至可以說影響了整個華夏民族的歷史和文化。」

眾人再次驚了。

能影響整個華夏名族的歷史和文化?

這也太牛了吧!

薛老爺子,您確定您不是在吹牛?

小妞兒驚訝地問:「薛老爺子,那人是誰?」

「他就是李渤。」

李渤?

很多人面面相覷,不知李渤是誰。

王如意摸著頭,喃喃道:「李渤是誰?能有李白的名氣大么?」

但馬上又有人驚呼了起來:「哎呀,說起白鹿,我怎麼沒想起他!」

驚呼的是水心語。

一貫沉重冷靜的她,今天真是有些失態了。

或許是因為薛奇真說出的話太過於驚人了吧。

陳靈兮疑惑地問:「水姐姐,李渤是誰?」

「李渤也是唐代的一名詩人,號稱白鹿先生,不過他在詩詞方面名氣,很難和李白相提並論。」水心語看向薛奇真,「薛老爺子,你說的應該就是這位李渤吧?」

「對,就是這位李渤,當年,李渤和兄長李涉,曾在廬山五老峰隱居,和他們同居的有一頭白鹿,平時陪伴他們讀書,也能陪同他們遊山玩水,走親訪友,以至於這頭白鹿被人尊稱為『神鹿』,李渤也獲得了『白鹿先生』的美名。」

「哇,原來白鹿竟能被人馴養。」陳靈兮再次驚呼。

「那可絕對不是馴養,白鹿通靈,極有智慧,且又長壽,它根本不會被人馴養,它和李渤兄弟的關係,算是亦師亦友,當然,白鹿為師,李渤兄弟算是弟子,此後,李渤發跡,官至江州刺史,他為紀念當年和白鹿老師所處的一段時間,又回到廬山五老峰,大興土木,建造了『白鹿洞書院』。」

陳靈兮還是有些疑惑,「可是,你說李渤和白鹿老師的故事,影響了整個華夏的歷史和文化,又是怎麼回事?是因為這個『白鹿洞書院』么?」

「是的,此後到了南唐,李唐王朝在廬山辦了『廬山國學』,也被稱為『白鹿國學』,由此成了國學正統。」

薛奇真繼續娓娓道來:「而把白鹿洞書院發揚光大的,則是到了宋代,當時的理學大師朱熹重建白鹿洞書院,邀請大教育家李燔入主白鹿洞書院,開課講學,以至於當時的白鹿洞書院學者雲集……」

王如意打斷了薛奇真的話語:「薛老爺子,那什麼叫李燔的,該不會也是我們李門的旁支吧。」

「你說對了,他確實是李門旁支,只不過關係有些遠了。」

「我靠,我李門先輩中,竟然有這麼多偉大的人物!」王如意激動到聲音都有些發抖了。

他是因驕傲而激動。

王如意作為李門的弟子,李門先輩們有這麼多的光輝事迹,他與有榮焉!

薛奇真淡淡地笑了:「你以為,我們四大家的血脈力量,真的只是說說而已?雖然作為李門的旁支,他們並沒有真正激發血脈力量,不能成為獵人,但蘊含於他們骨子裡的血脈力量天賦,已足以讓他們成為各行各業的天才,領袖一時風雲。」

眾人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

原來李門旁支天才輩出,還是因為他們是李門的後人,身懷血脈力量的原因。

哪怕這血脈力量沒被激發!

這讓他們都是忍不住心生羨慕,再看看李尋的時候,目光就又有些不同了。

水心語喃喃道:「是了……朱熹被稱為理學大師,和孔子、孟子、王陽明,一起被尊稱為儒家四聖,他的學說對元朝、明朝、清朝三個朝代都有很大的影響,甚至被稱為官方哲學,而白鹿洞書院在此之後,也成為天下四大書院之一,所以說它對整個華夏的歷史和文化造成長遠的影響,這話也是不錯。」

薛奇真點頭:「對,如果不是白鹿洞書院,在元朝末年被毀於戰火,它肯定還會更加輝煌。」

王如意有些痛心疾首,「原來白鹿洞書院被毀了!真是太可惜了!」

薛奇真嘆息道:「是啊,雖然在此之後,明清時代曾多次重修白鹿洞書院,可惜這書院已不是最初的白鹿洞書院,白鹿洞書院的精髓已失。」

眾人聽了,一時吶吶無語。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都市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獵人 都市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六十二章 白鹿洞書院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