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第245章

第八章

這個時代的男人,尤其是水滸中的男人,正經說來都不是什麼良善之輩,說是仗義英雄,可最終也不過是一群直接或間接觸犯了律法的在逃犯。本文由首發

朝.廷的人說梁山是一群烏合之眾,其實也沒有說錯。

有勇無謀者眾,有謀無德者也有。

就說林沖吧。

原著中說,身為太尉的高俅為了設計陷害林沖,事先將自己的寶刀賣給林沖,過個幾天再已想要看看神兵利器為由讓林沖將刀帶到太尉府。

期間帶路的人東拐西繞,欺負林沖入貴人府邸不敢抬頭四處張望,穿堂入巷將他帶入太尉府旁的白虎堂。

白虎堂乃大宋的軍機重地,林沖雖是八十萬禁軍教頭,可仍屬於低級軍官。不但沒資格進入,便是進入也是不許帶刀進入。等林沖仰頭看到『白虎節堂』四個大字時,方驚覺已晚,大勢已去......

林琳看書的時候就想不明白高俅為何陷害林沖?林沖雖是八十萬禁軍教頭,卻是個連白虎堂都沒資格進的位次,陷害他又能得到什麼好處?

若這林沖是統領八十萬禁軍的直屬頭子那還可以理解。可這林沖不過是那八十萬禁軍的槍棒教頭罷了,這麼做究竟有什麼意義。

林琳雖然沒有眾觀全書,可也知道高俅絕對不傻,不可能為了他的義子就去大動干戈陷害一個教頭。

當然了陷害林沖也不是什麼大動干戈的事情,可是有必要嗎?

白日里林琳之所以將高衙內的所有視線和精力都放到自己身上,就是為了看一看沒有和高衙內起衝突的林沖會不會還被高俅惦記上。

......

林琳還在為自己的疑惑做著小動作,而周侗則是出現了極度的糾結。

他知道她要幹什麼,他不想讓她看到別個男人的身體。可是他知道若是他攔下了她,估計,這性子不好,又沒什麼耐心的女人一定讓他沒資格再管。

想到她布置的那些陣法,周侗便覺得她想要躲開他,太過容易了些。

糾結了這件事後,周侗又開始糾結林琳的一些『小毛病』,他擔心她這樣的唯恐天下不亂的性子哪一天真的踢到鐵板。

周侗看著已經將高衙內扒得只剩一條底褲的林琳,嘆了口氣,認命地拿起了刀。準備聽從她的要求,做個合格的配菜師。

雖然周侗很不明白,為什麼將一個專門片肉的人叫做配菜師,不過還是認命的勒緊了縛在高衙內身上的漁網,一片一片認真的割了起來。

這女人說了,不割下一千片,今天晚上就不許自己抱她。

不過...這把匕.首倒是真不錯。

「注意安全。」周侗看著林琳抬腳出去,只能壓下擔心叮囑道。

林琳回眸一笑,滿是不在乎,「放心吧,除了慢慢老死,我不接受任何其他的死法。」林琳說完便走了出去。

沒有能力的時候,她用各種死法詮釋了死亡的多樣化。現在她都快將自己武裝到牙齒了,若是真的還會因為各種意味而死,她也不用再混了。

太尉府雖守衛森嚴,但此時已是深夜,守衛之人也是心有懈怠。

林琳按著之前從高衙內那裡得到的消息,一路運轉輕功去了高俅的房間。

一到門口,林琳就樂了。

果然不愧是父子嗎?

那邊高衙內設了鴻門宴,這邊高太尉還在玩雙.飛,如出一轍的愛好,志同道合的理想,怪不得是能成為父子呢。

林琳站在門外,不耐煩看高俅的表演,推門而入。緩步走了進去。及至床邊,三人也沒有發現林琳,林琳輕哼一聲,一個掌風便將三人弄暈了。

讀取高俅的記憶后,林琳才知道這人幹了不少的壞事,以及還在謀化更多的壞事。她雖沒有什麼大情操,可是對這樣的人,也絕不會待見。舉手之間的好事,林琳倒也會幹一些。直接將高俅弄成了半身不遂后,林琳才離開。

她這麼善良的人,如何看得了別人去死呢。好好的活著,才是對人最大的懲罰。

按著信息飛速的在高家移動,林琳將高家都搬空后,才回到之前與周侗呆過的房間。

「多少刀了?」

「241。」周侗割的很小心,就怕哪一下將人割死了。

不到一千刀就割死了,他怎麼向這姑娘交待。

最重要的是他已經養成了抱著她入睡的習慣。

林琳點點頭,「那就這樣吧,我們帶著他去城門口。」說完找出一個大大的塑料袋將高衙內整個裝了進去。

此時的高衙內早就因為流血過多暈了過去,被林琳裝包的時候,動都沒動一下。

林琳將高衙內裝在塑料袋裡讓周侗扛著,自己則是拽下一塊帘布,沾了沾地上的血跡,在城門上寫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賜高XX二百四十一刀,即刻領旨,不必謝恩。』

看著高衙內被掛在高高的城門樓上,林琳才打了個哈欠對周侗問道,「咱們今夜住哪呀?」

周侗:「...不跑?」

林琳不解看他,「跑什麼?高衙內都這樣了,高俅也廢了,咱還跑什麼?」

他就知道她剛剛單獨出去一定是沒幹好事。

周侗嘆了口氣,指著剛剛林琳謝在城牆上的大字,「假傳聖旨。」

這女人闖禍的能力真是越來越讓人無語了。

膽子也太大了些。

林琳笑呵呵地看著周侗,然後整個人委進他懷裡,「反正沒人抓到現行,問到我,我也不承認。」

周侗雙手攬著她,勾起了嘴角。

是夜,兩人又回了高家,在高家找了間客房美美地睡了一覺。

第二天天一亮高家就亂了套,林琳與周侗也趁亂離開了。

之後周侗領著林琳去見了林沖,在那裡小住了幾天,林琳每天夜裡都出去忙。這讓周侗想要抱心上人入睡的想法打了折扣。

第一天,林琳夜探皇宮。對現在的宋徽宗做了個手腳,於是第二天起床后的宋徽宗直接下了道聖旨,給宋江封了個官,讓他進京就職去。

反正宋江是官迷,一直想要當大官的。與其讓他帶著梁山一眾給朝.廷當打手,還不如讓他自己去當官呢。

至於之後宋江會不會站在朝.廷的立場勸他認識的那些人歸順朝.廷,林琳就不關心了。

其實要不是武松那個二百五竟然還跟宋江那人是什麼結拜兄弟,林琳恨不得直接將這人弄成公公送到宮裡去當官。

自己被人下.毒了,怕自家兄弟給自己報仇,便在死前毒死對他忠心不二的兄弟兼下屬。

這樣的思維,這樣的情操,林琳當真不敢恭維。

當然了,這個世界男人的思想,她一直也弄不明白。

被人毒.死了,那李逵竟然還一點怨恨都沒有,這也是奇葩了。

第二夜在解決了宋江的歷史遺留問題后,林琳又去了李園。

李師師現在剛剛打出名聲,老鴇待價而沽正在拿著她釣魚。

看著這麼個嬌滴滴的美人,林琳覺得配武松當真是可惜了。武松一缺心眼的武夫,識的字都不多,李師師因為樣貌的關係,自小便被人琴棋書畫當成花魁養大的。

對牛彈琴,牛嚼牡丹,鮮花與牛糞,美女與野獸......

林琳雖然覺得李師師估計會看不上武松,不過還是硬著頭皮撮合了一下,卻沒有想到李師師竟然是願意的。

這答案太過於清奇,林琳有些接受不能。

「為什麼?」李師師聽到林琳的問話,不禁苦笑,「雖是錦衣玉食,卻終非長久,以色侍人,能得幾時久。娘子說的那人,師師不曾見過,可是師師卻願意去嘗試一下娘子說的那樣生活。

師師也會女紅,學習琴棋書畫之餘,也曾背著媽媽做過針線,綉過花......師師想要的不過是一份平靜的生活。粗茶淡飯的日子,師師不是沒有經歷過,每每想起都盼著再過一回那樣的日子」。

其實說白了,李師師並沒有相中武松,他相中的只是林琳口中所說的世外桃源的生活,男耕女織的平淡日子。破瓜之日已經臨近,李師師知道這是自己最後的希望了。

若是在那之前不能離開,她這輩子就再也無法成為良民了。這世道對女人從來都是苛刻的,一日做了這娼妓,這輩子都不會有人尊重她。

林琳聞言,也不再說什麼。先將人帶回山寨,能不能成,就看武松自己的本事了,「那成,你收拾收拾,X天後我來接你。你若是有想要帶走的姐妹,也可以叫著一起走。」一個也是放,兩個也是牽,都是一輛馬車的事情。

反正她山上的單身狗多著呢。

想到這裡,林琳突然想到了什麼,拿出了幾十兩金子遞給李師師,「這李家的老鴇也是出了血汗錢培養你們,這些銀錢回頭你看著留下給她養老止損吧。」

李師師接過,又仔細打量了林琳渾身上下,發現林琳身上雖然沒有什麼首飾,可是只頭上的兩隻玉簪子便已經是價值連城的東西。

還有手上握著的玉蕭,耳上的明月鐺,材質也是罕見。

這般打扮想來真的不會是騙子吧?

幸好李師師沒有將疑問問出來,不然林琳一定要告訴她,她這樣的才最像是人口騙子。

拐了李師師跳槽后,林琳毫無愧疚地離開了李園。皇帝的外室,那也是外室,等到天下大亂,那皇帝都自顧不暇了,哪裡還顧得上李師師。到了那個時候,容貌氣質出眾的李師師還不知道要如何逃難呢。

若是讓人知道了她就是李師師,又是個皇帝的女人,那些男人的劣根性都能生吃了她。

此時選擇跟著林琳走,不管是林琳自己還是李師師都覺得是最明智的選擇。

因為二龍山上的陣法,因為林琳這個人,她可以在亂世之中保所有她想保的人一份平安。

白天的時候,林琳會躲開周侗一個人上街去,買上幾窯瓷器,或是再買些宋代的手工藝品,再或者是買些糧食和布匹當回散才童女。

她從高俅的府上收到了那麼多的金銀,這會又在京城,自然是要找機會花散出去,省得佔了她空間的地方呀。

她又不缺金銀,留著又有什麼用。

還不如買些東西將高家的金銀花出去,促進一下經濟發展。

第一天,第二天,一直到第五天,林琳每天白天出去,晚上也不消停,每次一出去便是一個晚上,這讓周侗的臉色越發的難看。

終於在第五天,周侗一把將林琳抱了起來,然後堵住嘴,壓到身.下,啃了下去。

於是第六天,兩人都沒有出房門。

一直到傍晚,林琳才扶著腰走了出來。

這男人一身的蠻勁,她都快被他弄散架了。

與林沖夫妻吃了頓晚膳,然後又簡單地說了幾句話,告訴林沖若是他出了什麼事情,便派人去二龍山送信。

他們或來接應他們,或是來善後。

林沖這個時候才知道前些日子江湖中傳出的二龍山易主的事情,竟然是自家師娘乾的。

而自家一向性子淡的師傅竟然還是幫凶,這讓林沖有些接受不能。

這事他回頭得告訴師兄去。

是夜回房休息,某個男人還是不消停。抱著林琳又是一夜的折騰。笠日一早,林琳狠狠地瞪了一眼一臉饜足,臉上終於有些開化的周侗,這才牽著寄養在林沖後院的馬車離開了。

周侗看著林琳離去的背景,淡淡地笑了。

他還是喜歡她眼中都是自己,意亂情迷的樣子。

到了李園,已是巳時。不過這個時候李師師的房間里正經有了不少人。

算上李師師,願意跟著李師師去冒險的竟然還有六個小姑娘。

林琳抽了抽嘴角,準備回頭就將馬車用空間擴展咒弄大一些。

這些姑娘可能也都知道要趕路,所以每個人都只簡單地收拾了一個包袱。林琳領著她們旁若無人的來到後門,然後又讓她們依次上了馬車,這才自己坐上車,趕著車去了城門處。

她出來前跟著周侗說過了,會直接去城外寄馬處。在那裡匯合后再一起回二龍山。

周侗牽著兩匹馬,站在城門外,遠遠地看著林琳駕著馬車往這邊趕。眼中是化不開的柔情暖意。

周侗長相英俊,一路行來,倒有幾個小姑娘芳心暗許,不過在林琳一腳踹斷比人腰還粗的大樹后,這份念頭便都散了。

夜母叉的男人搶不得,危險!

林琳與周侗帶著這些如花少女趕路,一路上自然不會太平。六個女人在見識了林琳的暴力值后,對於周侗的不作為也深感鄙視。

為啥這麼說呢?

路上凡是遇到打劫的,林琳都一馬當先地將人干翻,而周侗則是聽從『領導』的指示——站在一旁『韜光養晦』。

林琳好鬥的性子也不是一天兩天養成的,再加之她想要給這一小隊的娘子軍來個深刻的印象和教育,所以每一次打鬥都比較血腥和暴利。

只要有實力,女人也可以成為強者。

最開始的時候,幾個姑娘看林琳的眼神都有些怕怕的,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姑娘們看林琳那都是雙眼帶著金星的崇拜。

若是她們有了這等本事......

於是此消彼長,周侗就被這些女人看成了『小白臉』。

一路不緊不慢的回到了二龍山,小姑娘們又被山上的陣法弄得一頭霧水。

待進入山寨,看到所有人都是一副農民打扮的小姑娘們,都有些失望。

這裡真的一點也不像山寨,到像是個避世而居的小山村。

按著林琳走之前做的規劃,整個山寨分了好幾部分。林琳帶著這些小姑娘們去了她專門指出來給女眷住的方向後,就回了自己的院子。

周侗一點也沒有見外的跟了過去。

孫二娘早就準備了熱水,林琳正要洗漱,周侗一把從外面將人抱住,兩人一起跌進了浴盆里......

喘息,輕吟,緊緊相貼的身體以及大力的撞擊都讓這一盆的熱水沸騰......

一路行來兩人確實沒有機會親近,周侗喜歡看她一臉算計,滿臉壞笑的樣子,看她捉弄那些小姑娘,看她打的那些劫匪抱頭鼠竄,看她說著露骨的調戲著那個長得弱弱巴巴的小姑娘,看她一身紅裙立在風中吹著他從未聽過的蕭曲......

毫無抗拒地由她一天一天鑽進心底更深處。

當天晚上並沒有舉行什麼歡迎的宴會,因為某兩個主角一直沒有出房間。

第二天,林琳對著武松以及山寨里所有的單漢身宣布,想要娶她帶回來的姑娘必須要人家姑娘同意才行。

在這裡,實行自由戀愛。

眾人雖不知道啥是自由戀愛,但卻也知道想要娶媳婦,必須要姑娘自己同意才行。

武松看著自家嫂子,心底有點委屈。

不是說給他聘媳婦的嗎?為啥還要讓他自己討好姑娘才能娶進門。

武松知道,跟他嫂子是沒有道理可講的。而他也不敢跟他嫂子講道理。

因為他深刻地知道,嫂子就算是學富五車,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天下間的事物沒有不懂的,唯有這『道理』二字,他嫂子不認識。

山寨里將近三十號的單身漢,上崗競爭相當的激烈了。

竟然有人起了歪心思,雖然沒有得逞,可是林琳卻用他來了個殺雞警猴。

在山寨新建的廣場上,將那男人一刀一刀凌遲處死了,而執刀人便是林琳。

林琳每片下一塊肉,就丟到一旁給山寨里養的土狗,那一幕相當的血腥,相信凡是看到這一幕的都不敢再起歪心思強迫人了。

也不知道為什麼武松並不喜歡李師師,武松竟然喜歡這六人里長的最普通的姑娘。

不但武松如此,林琳帶回來的這六個姑娘,那個長相最不出眾,才藝最次的那個姑娘竟然吸引了百分之七十的小夥子獻殷勤。

這樣林琳非常的納悶不解。

難道水滸的世界所有男人的眼光都變異了嗎?

看著林琳不解的樣子,周侗發現他可能會了解一些,畢竟漂亮的姑娘都有刺,比如說他懷裡的這位。

而被林琳當成重頭戲的李師師雖然對於山寨里男人的眼光有些不解,不過還是鬆了一口氣。

後來上山的姑娘和人越來越多,李師師的個人問題竟然一直沒有辦法解決,一直到浪子燕青隨著公孫勝上了山,這姑娘才嫁了出去。

而她出嫁的時候,跟她一起上山的姑娘有的孩子都會打醬油了。

山上歲月易過,林琳上山沒兩個月的時候就出現了孕吐的反應。

孫二娘一見這情況,便知道林琳這是有了身子。可是看著周侗與林琳這般也不知道是不是要恭喜他們。

「我嫂子都有了身子,你們的婚事到底什麼時候辦?」這一日武松經過孫二娘的提點堵住了周侗,一上來就非常不客氣地直奔主題。

周侗捧著一盤剛剛摘下來的野果,語氣極是冰冷,「我也想知道。」

說完也不理武松,繞過他回了林琳的房間。

那女人就是不準備給他個名份,他忒么還著急呢。

......

林琳壓根就沒有想過要舉行婚禮,對於周侗的明示暗示理都沒理。他們是土匪,就應該有土匪的樣子,成親什麼的,那是土匪應該乾的嗎?

每天抱著一天比一天大一點的肚子,林琳直接忽視了周侗和其他人對婚事的想法,她過得很是悠閑。

山下的消息隨著孫二娘與張青兩人時不時地下山都時有傳上來。盛極一時的高家倒了,宋江入朝為官了,沒事就會給皇帝上個書,說誰誰冤枉了,說誰誰有不世之才了。

宋江籠絡人心的本事,就跟現代的傳.銷人員差不多,別說那些沒啥心眼的梁山漢子頂不住,就是宋帝也漸漸地傾向宋江了。

沒了一箭射死晁蓋的史文恭,沒了行者武松,沒了不得不上梁山的宋江,沒了被高俅冤枉家破人亡的林沖,沒了母夜叉孫二娘,沒有菜園子張青,更沒了有宋江和林沖做保的盧俊義,還有好多書中的梁山人都因為一點小小的蝴蝶而沒有上梁山。

到了後來,相較於原著而實力大減的梁山也成了跟二龍山附近的桃花山,白虎山一般無二的土匪山頭罷了。

被林琳趕走的曹正楊志等人也曾因為咽不下心中那口氣而帶人回來報仇,可因為不懂陣法,都沒有走到護山河便退了回去。

孫二娘和張青倆口子是唯一知道陣法如何走的人,所以日常下山的採買的事情就交給了他們倆口子。

不過林琳還是留了一個心眼。

護山河外的陣法每個時辰如何走,都是告訴了他們倆口子。可是護山河內進入山寨的陣法卻只告訴了她們兩個走法。

一個是早上出去的走法,一個是晚上回來的走法。若是回來晚了,便只能等到第二天的時辰到了再進山山寨了。

孫二娘夫婦按著林琳的安排,陸續帶回了一些手藝人,有男有女,一直將整個二龍山弄成了一個微型的自給自足的村落,林琳才讓他們停止收集。

二龍山上的日子過得一直很平靜,無論是匪亂,還是戰亂。林琳一直也沒有與周侗舉行什麼婚禮,兩人就那麼過著日子。

林琳每天都在掐指算著岳飛出生的年份,好到時候將岳飛接到身邊由她來教養。她相信以她的思想一定會教育出一名全新的岳飛。

那什麼莫須有,讓他見鬼去吧。

老娘不教育出個反社會的暴力份子就已經是發了一回大善心了。

——完——

作者有話要說:雖然每個上梁山的人都有著這樣那樣的苦衷,可是他們大多數人終究是觸犯了法律。

孫二娘與張青,開人肉包子鋪的。

武松,虐殺嫂子,西門慶的。

宋江,監守自盜放了劫匪,又殺死外室滅口的。

.

再說起宋江,其實作者本人是不喜歡他的,一是作者見識淺薄,心胸氣度不夠。二便是曾經看過的電視劇其人不夠高大偉岸,顏控的作者膚淺了。宋江一心要歸順朝.廷,帶著梁山好漢給朝.廷當打手,也不知道那些人死時是怎麼想的。

一百單八將最終結局(始自征方臘)

(一)戰死(共59)

(二)朝廷任用(共9位)

(三)病逝(共13位)

(四)返鄉、出海(共15位)

(五)毒斃(共3位)

(六)自縊(共2位)

(七)出家(共5位)

(八)抗金(共2位)

.

水滸的故事就到這裡了,下一個故事寫什麼,嗯~乃們猜?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不做炮灰[綜]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不做炮灰[綜]目錄 不做炮灰[綜]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5章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