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交代遺言(1)

第1章 交代遺言(1)

南州知府衙門後院。

宋安然伺候在蔣氏的床前。明明是盛夏,她卻覺著渾身發冷,好似三九寒天。望著蔣氏蒼白消瘦的面容,心裡頭又難過又著急。只恨自己上輩子沒有學醫,不能幫蔣氏治病,更不能救命。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蔣氏一日日衰弱,卻又無能為力。

蔣氏的手動了動,宋安然頓時緊張起來,小心翼翼地觀察蔣氏的反應。見蔣氏睜開眼睛,宋安然當即笑了,「娘,你醒了。」

蔣氏恍惚了一下,這才轉頭看向宋安然。她很努力的露出一個笑容,「是安然啊!其他人呢?」

宋安然瞧了眼站在門口的劉嬤嬤,這才輕聲說道:「怕她們吵著娘,都被我打發了出去。不過劉嬤嬤就在門外,可要叫她進來?」

蔣氏抬手摸了摸宋安然的臉頰,點點頭。得了許可,劉嬤嬤急忙進來,伺候在床前。

蔣氏看著二人,又拉著宋安然的手,「難為你了。」都怪她的身體不爭氣,以至於她的安然不過十來歲的年紀,就要承擔這麼多重擔。

蔣氏神色黯然,最後還是平靜的問道:「這一次娘昏睡了多久?」

宋安然眼瞼微垂,聲音低不可聞,「娘這一次昏睡了兩日兩夜。」話音一落,便覺一陣淚意湧來。宋安然抿著唇,強忍著淚意,不肯在蔣氏面前落下一滴眼淚,更不願意露出絲毫的軟弱。就怕蔣氏在病中還要替她擔心。

蔣氏一聲長嘆,「兩日兩夜啊,看來為娘這一次是好不了了。」

「不會的。父親已經派人四下尋訪名醫,娘一定會好起來的。」宋安然急切的說道。

蔣氏搖搖頭,她的身體她最清楚,她快不行了。她不怕死,可是她卻放心不下一雙兒女,尤其是兩個孩子的婚事。蔣氏長嘆一聲,她不甘心啊,可是不甘心又有什麼用。

蔣氏示意劉嬤嬤,劉嬤嬤急忙擦乾眼淚,走到立櫃前,從柜子里取出一個紫檀木匣子。匣子上著鎖,蔣氏從懷裡掏出一把鑰匙來,緩緩打開。只見匣子里一疊的銀票。

宋安然見了,微蹙眉頭。心知蔣氏這是要交代後事,連忙伸手阻攔,「娘,這些事情不急。你好好養身體,會好起來的。」

蔣氏搖頭,「好不起來了。我的身體我最清楚,我時日無多,只想在臨死前,將所有的事情安排好。安然,你自小懂事,不要讓娘留下遺憾。」

宋安然抿著唇,一臉嚴肅。終於到了最後時刻嗎?她握緊雙拳,微微點頭,「好,女兒聽娘的。」

蔣氏先是拿出匣子的那一大疊銀票,說道:「這裡有兩萬兩。等我死後,你拿其中的一千兩將我身邊的人都打發了。其餘的都留給你和安傑。至於你父親那裡不差這點銀錢,所以無需咱們操心。」

「嗯,女兒記下了。」宋安然悲從中來。

蔣氏繼續說道:「這裡是房契,地契,其中一多半都是娘的陪嫁,剩下的也是這些年陸陸續續置辦的。這張是娘當年的陪嫁單子,你收好了。將來說不定會用上。另外這些都是府中下人的賣身契,若是有不明白的,你就問劉嬤嬤。她是娘身邊的老人,娘的事情她都清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一品嫡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一品嫡妃 一品嫡妃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交代遺言(1)

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