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第59章

番外·金主多半有病(六)[謝竹星X王超]

王超被關在家裡閉門思過,他們家只有他媽心軟會心疼他,可他爸媽現在都回了東北養老,家裡只有兩個心狠手辣的哥哥,先後抽了他一頓不說,他要解釋事情的原委,這倆哥也不聽,認為他是犟嘴狡辯,平白無故又多挨了兩頓打。

他氣得不得了,可又完全沒辦法,也不敢偷偷跑掉,被抓回來打的只會更慘。

他二哥還好,他大哥王齊下手尤其沒輕重,以前專業學過散打,雖然後來改了行,可國家二級運動員的頭銜不是白得的,結婚好幾年也沒孩子,王超覺得他大嫂是不敢生,怕生出來稍不聽話就被他大哥打死了。

這想法他也只敢憋在肚子里想想,要是說出來,一準兒又是一巴掌。

在家裡被關了不到三天,他開始坐不住,本來他就耍脾氣好一陣子不參加活動,現在又被關在家裡,想參加也不行了,D.K這次真要上吊,他有點兒過意不去,主動給D.K打了電話,含糊的解釋他家裡有事兒,話只說了一半,D.K就說:「我知道,icedream的活動全都暫停,我今天剛也接了個新組合來帶,你放心吧。」

放心?這怎麼能放心?!王超急眼了:「暫停是什麼意思?我又不是不回去了!你先帶著他們幾個活動啊,過幾天……過幾天我就能回去。」

D.K語氣有些為難:「Leo,你還不知道?你大哥直接給公司高層打了招呼,明白說不讓你玩兒這個了,你體諒體諒公司,也體諒體諒我,我們可開罪不起你大哥。」

掛了電話,王超像被霜打過的茄子一樣蔫了,他知道王齊這是罰他呢,那時候他管王齊要這筆錢出來說要進軍娛樂圈,王齊就明白說過,給錢可以,他必須得聽話——王齊字典里的「聽話」,如果一字一句白紙黑字的寫出來,就是一本《高中生日常行為規範》。

他現在找王齊上訴肯定也沒用,一個弄不好惹著王齊不高興又得挨一頓打。

可他們那幾個成員……尤其是Tomas,北漂了好幾年,好不容易出道也有了人氣,icedream的活動被中止,肯定得急死。

他這會兒早不記得前幾天「老子要封殺Tomas」的想法,只顧著替人家擔心前途了。

他還惦記那個桃桃,這倆人是不是真好上了?Tomas又直回去了?那和他這算怎麼回事兒?稀里糊塗就分了?這麼久他都被白操了?

腦子裡轉來轉去想得他腦袋疼,傭人送了晚飯來給他吃,他吃了沒兩口突然把勺子一扔,嗖一下從椅子上彈了起來。

不對啊?!為啥他想來想去都是繞著Tomas啊?!不想被白操直接反攻回去不就得了?!他為啥還覺得以後應該繼續被|操下去啊?!

卧了個大槽!他是不是有病啊!!!

王齊睡前來轉了一圈,驚訝的發現王超盤著腿坐在沙發上發獃。

發獃既然是人類的表情之一,那就不能算是一件怪事,可這表情出現在王超臉上,簡直怪的令人毛骨悚然。

王齊端詳了端詳他弟弟淤腫的臉,忍不住懷疑,是不是他下手太重打得太厲害?把弟弟打傻了?

「哥,」王超目光詭譎的看著他,說道,「我好像彎了。」

王齊:「……」毫不留情甩過去一巴掌,都嫖過鴨了還敢說這個?真是欠抽。

王超這兩天被打麻木了,偏了偏臉也沒什麼反應,又轉回來繼續道:「哥!我不是開玩笑,你認真一點好不好啊?」

王齊:「……」換邊又甩了一巴掌過去,堂堂大處女座向來很認真,不能忍受只有一邊臉上有巴掌印。

王超被抽的臉頰紅撲撲,抿著嘴十分委屈,感覺和他哥溝通不了,說道:「最後一個問題……」

王齊板著臉道:「沒愛過。」

王超囧囧有神,過了會兒才小聲道:「哥,我好像是個零。」

王齊一愣,很快發怒了,氣的都要背過去,恨聲道:「那你還去嫖……所以才不給錢?」

王超:「……」大哥理解的好像不太對啊。

然後他又被揍了一頓。

第二天,梁璽來圍觀他,被他鼻青臉腫坐在鋼琴邊練琴的樣子結結實實嚇了一跳,還以為他中邪了。

王超長這麼大,頭一回有自己的心事兒,這感覺又酸又甜又苦又辣的,睡了一晚上,把思路理的差不多。

他讓梁璽去幫他說情,梁璽和他大哥年紀差不多,這倆人才是實打實的發小,長大以後才漸漸不往一塊兒湊,王齊做生意又整天和席石林打交道,梁璽去說項,王齊得賣幾分薄面給他,起碼別讓公司真就解散了icedream。

他們組合不能垮,王超以前學過琴,現在好好練一練,等他哥放他出去,就對媒體和粉絲說是去進修樂器,能挽回一點兒是一點兒。

他不是光想挽回組合,還想試試能不能挽回點兒別的。

他嘲笑了梁璽好多年,到現在才覺得梁璽比他好太多,起碼人家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Tomas說他是個傻逼,他也覺得自己是真挺傻逼的,被壓了那麼多回都從來沒想過,他能忍著沒去砍死姓謝的全家,這他媽早就是真愛了呀。

王齊還是關著他不讓出門,他試著給Tomas打過幾次電話,不是不接就是關機。

王超挺傷心的,可一想他倆最後一次見面,就是他帶著那隻鴨離開酒吧去開房,Tomas這種潔癖男不想理他也在情理之中。

Tomas不理他,他就給其他成員打電話打聽,他們幾個人都不住一起,有些事兒也不太清楚,過了兩三天,才有個成員告訴他:「Tomas說訂了這周末的機票,打算回老家。」

王超詫異道:「這節骨眼兒回老家幹嘛?指不定哪天突然有通告啊。」

「哪有通告……」對方改口八卦道,「我聽說,桃桃也跟她們經紀人請了假說要去外地,搞不好人家倆回去見家長呢,Tomas一直都挺想早點結婚的。」

王超:「……」

他知道Tomas想早點結婚的事,以前和那個閆佳佳談戀愛,閆佳佳懷過孕,那時候Tomas就想直接結婚,閆佳佳卻背著他把孩子流掉了,倆人後來分手除了閆佳佳一心想向上爬,也有這個原因在裡面。

Tomas很喜歡小孩兒,他們做活動的時候每次遇到小朋友,他對那些小豆丁們總會格外的溫柔,梁璽那時候做《爸爸?爸爸!》,Tomas還說過這節目挺好玩,有機會自己也想試試。

又想結婚,又喜歡小孩,這可不就是個正常直男?

王超沒進過同志圈,接觸過的GAY統共就只有梁璽、柏圖還有賤人周,他自己開始和男人搞的時候,也從沒把自己當成GAY,頂多覺得自己有點雙的傾向,也從來沒人告訴過他一彎終身彎、根本沒可能再直回去的客觀事實。

他就傻不拉幾的想著,Tomas要直回去了要跟女的結婚了他好不容易想談個戀愛還沒開始就完球了,越想越悲傷,晚上做夢都是這個事兒,大半夜都能咬著被角兒哭醒好幾回。

以前他想起Tomas,每次都是下半身,現在他想起Tomas,每次都是下半生。

終於在這周五的晚上,情竇初開的小種馬冒著有可能被他哥打死和有可能被Tomas拒絕的雙重打擊,孤注一擲的翻牆頭跑掉了。

一出門,他就直奔Tomas的住處,按了半天門鈴,裡面的人才拖拉著過來開門,他聽著門鎖被打開的聲音,緊張的都快尿出來……難怪梁璽以前總說一見柏圖就腿抽筋,原來是真的。

門被打開,露出一張睡眼惺忪的臉,卻不是Tomas,而是梁璽的助理小趙。

小趙歪著腦袋打量了王超半天,問:「你誰啊?找誰啊?走錯門兒了吧?」

王超憤然道:「趙正義,才幾天沒見,你連我也不認識啦?」

小趙揉了揉眼睛,古怪且詫異道:「Leo?」

王超推著門就進去了,客廳里沒人,Tomas房間的燈亮著,房門虛掩著還露著一條縫兒,他胃裡猛冒酸水,這人分明就是在家,聽見他來了居然都裝沒聽見。

「Tomas在呢,」小趙跟在後面,一頭霧水道,「Leo,你這化的什麼妝啊?」

王超只聽見他前半句,丟下他徑直過去推開那扇房門就進去了。

小趙撓撓後腦勺,不明所以的回了自己的房間繼續睡覺。

王超進去就看見Tomas枕著兩手閉目躺在床上,腦袋上戴了個魔聲耳機,好像是在聽音樂,旁邊靠牆並排放著一大一小兩個行李箱。

他站在那不知道該怎麼辦,來時想好的話一句也說不出。他這幾天燒毛的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再看Tomas這悠然自得的樣子,估計人家根本就沒怎麼惦記他,就他自己剃頭挑子一頭熱。

他走過去踹了一腳床尾,Tomas睜開眼睛,奇怪且茫然的摘掉耳機坐起來,過了足有半分鐘才像剛認出他來,訝然道:「你臉怎麼了?」

王超鼻青臉腫了好幾天,根本沒想到會和平時差別有多大,被他一問,又想起剛才小趙那句「化的什麼妝」,一下囧了,跑到旁邊照了下鏡子,險些被自己丑哭,頂著這張臉,別說來告白,就算來約炮都不可能成功啊卧槽!

白天下過雨溫度有點低,他出來時穿了件連帽外套,這會兒立刻戴好帽子又把拉鏈拉到最高,鼻子以下都躲進領口裡。

Tomas一臉無語,問道:「你到底怎麼弄成這樣兒的?」

王超悶聲悶氣道:「我哥打的。」

Tomas:「……」

王超道:「因為我*沒給錢。」

Tomas:「……」

王超道:「是個誤會,我剛好沒帶現金,也沒嫖那個娘炮,本來就不該給他錢。」

Tomas已經完全不想理他了。

王超卻非得解釋的清清楚楚:「被我哥逮個正著,挨了一頓打,那是舊傷。後來回了家,我告訴他我彎了還是個零號,他嫌我丟人,又打了我一頓,喏,臉就成這樣兒了。」

雖然他也覺得現在這副鬼樣子很不適合表白,可來都來了,已經跑不了回家得被王齊再狠抽一頓,總得干點什麼。

Tomas瞥他一眼,道:「你來找我幹什麼?」

「你沒聽見我說啊?」王超咬牙道,「我彎了,還是零號。」

Tomas沒懂,片刻后才道:「所以你來找我幹什麼?」

王超覺得Tomas是故意裝不懂,有點氣急敗壞道:「你說找你幹嘛?老子好好一個直男,被你操成個零號,你還裝什麼蒜?!」

Tomas:「……」

王超等了會兒,沒等著回應,更加生氣:「你是不是直回去了?你想結婚?是不是跟那個桃桃?」

Tomas:「……啊?」

王超幾步走到床邊,一把推倒他,雙膝跪上去,整個人就跟騎在Tomas大腿上一樣,抓著Tomas的衣領,怒氣沖沖道:「謝竹星!你把老子掰彎了,自己還想跟女人結婚,做你的春秋大夢!你上過老子幾回,躺平讓老子上回來,咱倆就當扯平!」

Tomas一怔:「我把你掰彎了?」

王超兇狠道:「少岔開話題!你是不是想和桃桃結婚?」

Tomas這會兒才摸到點兒頭緒,表情比剛開始柔和了許多倍,隱約還有點兒笑意,說道:「我和桃桃結什麼婚?你從哪兒聽來的八卦?」

王超抬手指著那倆行李箱:「你不是要帶她回老家見家長嗎!」

「見什麼家長?」Tomas無奈道,「我爸動了個小手術,我趁著這幾天沒工作,要回去看看他。」

王超不信:「那你和桃桃在公司樓梯間又摟又親的,你倆是不是在搞對象?」

Tomas眨眨眼道:「她跟我表白來著,可是既沒摟也沒親,公司里那幫人最喜歡亂傳八卦,什麼事兒都能傳的跟真的一樣。」

王超一聽表白這倆字兒,彷彿兜頭被澆了盆冷水,連表白都被別人捷足先登!

「你答應跟她好了?」他心有惴惴的問。

Tomas被他騎著,一點沒不自在,說道:「沒,我拒絕了,我有喜歡的人。」

王超一皺眉:「誰?你還想著那個閆佳佳?」

這名字讓Tomas微微一怔,王超以為他猜對了,掐著Tomas的脖子狠狠道:「你怎麼那麼賤!喜歡誰不好非喜歡個……喜歡個……」

他以前提起閆佳佳都罵她是婊|子,罵一次Tomas就翻臉一次,這回他對這女人的討厭到了巔峰,可卻怎麼也說不出那兩個字來。

他掐了一會兒就鬆開手,也沒捨得用大力氣,Tomas的臉還是一樣的好看,就連喉結都很漂亮。

他居高臨下的俯視著那張臉,只覺得眼眶發酸,再好看有個屁用,又不喜歡他。

「你說的也對,」Tomas盯著他的眼睛,說道,「我喜歡誰不好,非喜歡一個蠢貨。」

王超沒談過戀愛,可聽過的情話可不少,尤其過去幾年裡梁璽一喝多就對著空氣念叨想說給柏圖聽的話,Tomas這句的語氣和梁璽那時的語氣太相像。

他酸溜溜的想,閆佳佳那麼扯淡一個女的,也能瞎貓碰上死耗子被Tomas一直喜歡這麼多年,怎麼他就那麼倒霉,被個直男生生操彎了不說,好不容易想談個戀愛,連別人剩下的都撿不著。

他越想越覺得自己真是凄慘,被他哥翻來覆去揍了好幾天硬憋著沒掉的眼淚,這會兒倒啪嗒啪嗒往下掉,幾秒鐘就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Tomas十分無語:「……還真是個蠢貨。」

王超抬手在他臉上呼了一巴掌,罵道:「滾犢子!老子是蠢貨,你就是傻逼,眼瞎啊你!老子哪兒不比那女的好?」

Tomas被扇的有點疼,可又忍不住笑:「又不會接吻,一操就哭,下床就翻臉不認人,到處勾三搭四,還*不給錢,你哪兒就好了?」

王超:「……」

一想到這人說的都是對的,他果然一無是處,頓時哭的更厲害了。

Tomas道:「嘖嘖,本來也就一張臉還能看看,現在還被打成這樣,一哭更是丑的不忍直視。」

其實王超的大半張臉都被擋在衣服裡面根本看不到,可他一聽這話被氣得抽噎了兩下,打起了嗝,還止也止不住,羞怒之下,憋得臉蛋和眼睛都是通紅通紅的。

Tomas用手肘撐著床墊坐起來,王超覺得騎在他身上十分丟人,一邊打嗝一邊要下去,后腰卻被Tomas一隻手按住,另一隻手去拉他上衣的拉鏈,道:「治打嗝有個絕招,你要不要試試?」

王超淤腫的臉露出來,幾乎都看不出本來的清秀模樣,他也知道現在這樣挺難看,有點兒破罐子破摔似的,橫豎Tomas是不喜歡他了,丑不醜又有什麼關係。

Tomas彎了彎眼睛,說道:「憋氣能治打嗝的,憋的久一點,效果很好。」

王超還沒來得及開始試,Tomas就直接親了過來。

他是不會接吻,以前當種馬啃兩下就當是親過了,和Tomas搞到一起之後,每次光是接吻,就能被Tomas親的大腦缺氧半昏過去。

Tomas一邊親他,一邊扒掉了他的褲子,只拉開自己的拉鏈,就著現成的騎乘位頂了進去。

王少爺開始犯糊塗,Tomas是什麼意思呢?是打算當個雙?一邊和女的搞對象,一邊還和他繼續當床伴?

這倒不是不行,反正他的節操從生出來就丟掉了……可他覺得很不舒服,他終於搞明白以前他不明白的潔癖到底是什麼感覺。

喜歡總是伴隨著獨佔,能夠拿來分享的喜歡,還是因為喜歡的太膚淺。

Tomas在接下來的性|事里表現出了前所未有的溫柔,他並不是不會照顧受方的感受,從前那麼粗暴搞不好全是故意的。

王超的打嗝一早停了下來,被頂弄的全身毛孔彷彿都舒張開來,特別小聲的吟叫,沒像以前那麼放浪形骸。

他很舒服,但他舒服的有點不情願。

Tomas最後射在他身體裡面,兩人還是維持著騎乘的姿勢,王超兩手環著Tomas的脖頸,四目對視片刻,王超又有點想哭,Tomas眼睛里倒映出的那張臉,太他媽丑了。

他搞不懂Tomas,對著這張臉都能硬起來,還做這麼久,結束了都還不拔|出來,到底誰才是種馬?

Tomas看了他一會兒,忽而說道:「王超,你說我掰彎了你,其實並不是,是你先掰彎我的。」

王超蠢蠢的發愣:「啊?」

Tomas伸出雙臂摟住他的腰,動作和語氣都十足親密,道:「你一直對我特別照顧,還整天沒事兒就偷偷看著我流口水,我早知道你在打我的主意。」

王超早就覬覦Tomas的美色,還自以為做的很秘密,根本沒想過被人家發現,現在一聽這個,瞪圓了眼睛,一副「卧槽怎麼可能」的蠢相。

Tomas笑了笑,說道:「剛開始我挺煩你的,又傻又懶,沒臉沒皮,還動不動就愛耍少爺脾氣,要不是因為你是金主,早就揍你了。」

王超:「……」他壓根就不知道很多人都這麼看他,一直還自我感覺很良好。

「就知道你什麼都不知道,」Tomas道,「你這又蠢又二的勁兒,真不知道我是腦子抽什麼風,居然還真就看上你了。」

王超:「!!!」

他伸手抓住Tomas的衣領,不敢相信的質問道:「你說你看上誰了?啊?看上我了?我?」

看Tomas點頭,他又像被雷劈中一樣,傻乎乎的問:「你看上我什麼了?操起來比較爽?」

Tomas:「……」

王超擰著眉道:「不對啊,你不是直男?」

Tomas苦笑道:「我直得好好的,稀里糊塗就被你勾引得彎了,等後來真跟你搞到一起去,才知道你根本就沒想掰彎我。」

王超眨了幾下眼睛,茫然道:「不是啊,我想過,可我沒好意思下手……也不是,我那時候都還沒彎呢,拿什麼掰彎你啊?」

Tomas:「……」

兩個直男互相掰彎了對方,這劇情果真大丈夫?

王超才不管這些,喜笑顏開的捧著Tomas的臉,道:「原來你早就看上我啦?為什麼不早點兒說?害的我吃不下睡不著……」

「說了有用?」Tomas道,「你想包養我給你暖床,還問過我是按月結算還是以後砸錢捧我,不記得了?」

王超不甘示弱道:「你還打我了呢!次次都要操哭我!你說!你是不是故意的?」

Tomas微笑道:「我就是故意的。」

王超:「……」

Tomas親了他一下,道:「你整天一出門就招蜂引蝶,我不平衡得很,明明就是你先來勾引我的,最後好像變成我去倒貼你,操哭你算什麼大事兒,我那時候就想把你操|死在我的床上,看你還能出去發|浪。」

王超舔舔嘴唇,得意道:「說是這麼說,你挺喜歡我這浪勁兒的吧?」

Tomas笑了笑,毫無預兆的挺腰頂了數下,王超被頂得哼哼唧唧,剛才做的時候一直憋著的不痛快現在也沒了,心花怒放的同時菊花也開的合不攏。

Tomas把他托抱起來轉了個身,壓著他仰面躺在床上,自己站在床邊,酣暢淋漓的又來了一次。

王超覺得少了點什麼,一邊叫|床一邊追問:「謝竹星!你還沒說是不是喜歡我呢?」

Tomas腰胯的動作不停,輕笑著答道:「我喜歡你,非常喜歡你。」

王超被|操的眼前直冒金星,耳邊聽著這句最想聽到的情話,整個人醉的透透的。

他從小就被父母慣著,就連時不時動手揍他的王齊和王錦,也幾乎都是他要什麼就給他什麼。

他活了二十餘年,什麼都不缺,就是有點兒缺心眼,種馬多年,可到了好不容易談個戀愛,都比別人反應要慢十幾拍。

萬幸的是,慢的剛剛好。

番外·金主多半有菠完

作者有話要說:

全文完結,還會有一個短小的番外,到時會直接替換被鎖的49章,看到有更新提示的話不要誤會以為是偽更啊,看那一章就行。

新文下周開坑,歡迎收藏先,現代架空,忠犬X病嬌,兩攻相遇,誰大誰上

感謝毛毛毛四七、武步醬、bluefish分別打賞的地雷一發~含笑打賞的地雷一發和手榴彈一發~=3=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給柏拉圖獻花[娛樂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給柏拉圖獻花[娛樂圈]目錄 給柏拉圖獻花[娛樂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9章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