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第52章

番外·養子(一)

「我媽說太小的咱們倆照顧不好,太大又會少了很多養孩子的樂趣,她說一歲半的最好。」柏圖抬頭看看梁璽,問,「你說呢?」

梁璽沖他笑道:「聽你的。」

柏圖彎了彎眼睛,在年齡欄里填了「1.5」,又問:「男孩還是女孩?也聽我的?」

他喜歡兒子,梁璽卻很喜歡女兒。

梁璽從旁邊蹭過來,下巴擱在他的肩上,商量道:「要不就別選了,全看緣分……就當是你懷孕生孩子,生出什麼咱們就要什麼。」

柏圖:「……」

最後還是聽了梁璽的,沒有選性別。

梁璽坐好,認認真真看了一遍填好的表格,道:「哎,媳婦兒,填完這個,還要辦什麼別的手續嗎?」

「這是最後一項,」柏圖道,「之後就等他們把孩子送來就行了。」

兩人不約而同的向後一仰,靠在沙發背上齊齊鬆了口氣。

他倆在三年前辦好移民,領了結婚證,之後遞交了很多次領養申請,但次次都被駁回,理由五花八門,外來移民、同性婚姻、結婚時間太短、工作不在本國……一直到這次,他們的申請才終於被蓋上了獲准簽章。

等兩人興沖沖的拋下工作趕過來,又是十分繁瑣的二次複審、體檢、面談、三次複審……折騰了半個月,終於把流程走完,到了最後一步。

把最終申請表遞交以後,很快得到了回復:R國首都兩家福利機構都沒有適齡兒童,需要從另外一個城市的福利機構把孩子送過來,因為也要經過體檢等必要手續,他們在周六才能見到孩子。

柏圖還能等一等,劇組可以先拍別人的戲份梁璽的節目卻等不了,他和電視台說有急事,暫停了兩次節目錄製,之前錄好的那幾期馬上就要播完,傳統綜藝還能搞個特輯回放,真人秀就只能停播。節目組總導演一天打了十七通電話給梁璽,就差漂洋過海親自來請他了。

最後梁璽只能先回國錄節目,留柏圖一個人等著接孩子。

因為有時差,北京時間周六凌晨,梁璽定好鬧鐘把自己叫起來,打電話給柏圖。

「媳婦兒,」他十分期待的問,「你生了個男球還是女球啊?」

柏圖:「……男的。」

梁璽想要個女兒的希望落了空,不過還是很高興:「那咱們兒子胖不胖?可愛不可愛?是混血還是華裔?」他倆遞交申請的時候說明了希望孩子能夠有華裔或亞裔血統。

柏圖的聲音壓的很低:「是混血,媽媽是中國人。」

梁璽很滿意,又有點奇怪道:「他睡了?你怕吵醒他?哎,快拍張寶寶的照片傳給我看看咱們兒子啊。」

柏圖沉默了數秒,道:「梁璽,領養中心搞錯了,送來的這個孩子……」

梁璽頓時著急了:「不健康?是什麼問題?嚴重嗎?」

「不是,他很健康,」柏圖為難道,「領養中心搞錯了一個小數點,送來的這個孩子不是一歲半……是十五歲。」

梁璽:「……」

領養中心接洽柏圖的負責人不精通英語,而柏圖不會講R國語,他的翻譯是在當地找的一個中國留學生,和政府機構打起交道來十分露怯,交涉了半天也沒有結果。

柏圖聽著負責人嘰里咕嚕不知道說什麼,頭痛的不得了。回頭一看,那十五歲的混血男孩低著頭坐在旁邊,兩隻手的食指絞在一起,臉上滿是隱忍。

柏圖心裡咯噔了一聲,他只急著解決掉這個錯誤,忽略了這個男孩的心思。年齡較大的孤兒很難被領養家庭接受,這個男孩很有可能不是第一次遭遇被領養家庭退回來這種情況。

等梁璽火燒火燎的再次趕過來,剛進酒店房間,柏圖便告訴他:「領養中心堅持不是他們的錯誤,但可以給我們一個機會重新遞交申請,但在申請被複核之前,我們得暫時做Ian的爸爸。」

梁璽:「……」

Ian就是那個陰差陽錯被送來的混血孤兒,他坐在沙發上,抬起頭看看梁璽。

梁璽覺得,他的眼神不太像個十五歲的孩子。

「他的父親是R國人,母親是中國人,」柏圖拉著梁璽到旁邊,低聲解釋道,「父母在三年前雙雙死於空難,他就在福利機構生活了三年,一直沒等到被領養的機會。」

梁璽皺眉道:「領養中心搞不好是故意弄掉那個小數點,就為了把這老大難送錯給咱們倆。」他十分生氣,恨恨的罵了句髒話。

Ian向這邊張望了一眼,臉上沒什麼表情。

「你小聲一點,」柏圖急道,「他會講中文,聽得懂你在說什麼。」

梁璽比他還著急:「那怎麼辦?領養中心那尿性咱們都領教過了,申請了一次又一次,等這次申請再批回來,這小子說不定都成年了。」

柏圖也很糾結,但他也很不想傷害那個無辜的混血少年。

梁璽還想說什麼,柏圖嫌他聲音太大,推著他進了套房的卧室,低聲道:「你先別著急,聽我說,我覺得不如這樣……」

梁璽立刻貼過去吻他,還把舌頭也伸了進去。

良久之後兩人分開,柏圖被親的有點發軟,也把剛才想說的給忘了,翻著眼睛瞪梁璽,就是軟綿綿的也沒什麼威懾力。

梁璽在他腰側掐了一下,道:「你還瞪我?我知道你又同情心泛濫了,想留下他是不是?我不同意!」

兩天後,梁璽和柏圖回國,還帶了個名叫Ian的小尾巴。

梁璽很憋屈,當初追柏圖的時候指天誓日說什麼事兒都得聽柏圖的,現在真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柏圖倒也並不是真就接受了這麼大的兒子,只不過就如梁璽所說,等申請再被批下來,Ian說不定就真的成年了,R國法律里十六歲就是成年人。他們現在留下Ian,橫豎也就只有這一年的相處,就全當是做社會福利。

Ian很敏感,也很敏銳,他對柏圖有著顯而易見的討好和親近,對不想要他的梁璽卻不假辭色,甚至表現出了敵意。

這導致梁璽更討厭他了。

在飛機上,柏圖要了杯鮮榨橙汁,剛喝了兩口,Ian眼巴巴的在旁邊看著,柏圖就把自己的橙汁換了他的可樂。

不知道是不是梁璽多心,他總覺得Ian喝橙汁的時候,故意把杯子轉到了柏圖剛才喝過的唇印那裡,十分滿足的抿著橙汁,不像喝飲料……像是故意要和柏圖間接接吻。

梁璽氣炸了,十五歲!毛長齊了嗎!

回國以後,柏圖基本沒時間在家裡停留,交代梁璽一些事,就立刻趕回了劇組。

新鮮出爐的養子和梁璽單獨留在了家裡。

哦,不是單獨,還有球球和愛麗絲。

球球是個人來熟的蠢狗,沒一會兒就和Ian熟絡起來,還好愛麗絲把持住了一貫高冷,不然梁璽妥妥得被氣死。

之前精心準備好的一大堆嬰兒用品現在全都沒什麼用,他草草整理了一番都塞進了雜物室。

Ian也不主動和他說話,到了吃飯時間,Ian自己到廚房去搗鼓了一通,端出兩碗意式肉醬面來,一聲不吭的自己吃了一碗,就躲進房間里去了。

梁璽偷偷嘗了一口,這小子手藝居然還不錯……不,一定是因為柏圖買的肉醬太好了。

第二天,梁璽按著柏圖交代的,帶了Ian去國際學校辦理入校手續,學校是寄宿制,沒什麼事兒一整個學期不回家都沒問題。

梁璽覺得解脫了,辦完手續就開心的回了家。

半個多月後,柏圖結束了電影拍攝,一身疲憊的歸來。

空虛寂寞冷的梁璽如蒙大赦,各種狗腿各種伺候。

球球和愛麗絲已經掌握了適當時候裝盲的特殊技能,窩在狗床上全當沒看見。

柏圖被折騰得軟成一灘泥,梁璽卻吃飽饜足,還黏糊糊的摟著媳婦兒到處舔,柏圖忽然問:「你去學校看過Ian嗎?他習慣不習慣?」

梁璽都快把這人忘乾淨了,被柏圖一提,有點心虛。

柏圖看他這樣也知道怎麼回事兒,懶得說他什麼,道:「算了,明天我去看看他。」

梁璽不樂意,一想便道:「我也去。」

「你去幹嘛?」柏圖道,「你又不喜歡他。」

梁璽心想,就是不喜歡才得專門去看著他。

隔天去了學校,Ian見到他倆眼睛一亮,歡喜的跑過來,用變聲期少年的特殊嗓音叫道:「柏圖哥哥。」

梁璽立刻怒髮衝冠,哥哥你媽逼啊,不是該叫爹嗎?!

柏圖不以為意,Ian要是真叫他爸他估計還真接受不了,十分溫和的問了些在學校習慣不習慣課程難不難之類的。

Ian和柏圖相處的時候,既乖巧又聽話,和對著梁璽時有些早熟又略帶陰冷的樣子是完全不同的。

梁璽覺得柏圖被蒙蔽了,更加討厭這個臭小子,他兇巴巴的狠瞪Ian,充滿了警告意味。

Ian眯了眯眼睛,突然笑著說:「柏圖哥哥,我這周末能回家嗎?」

梁璽:「……」

柏圖自然不可能拒絕,他覺得既然已經陰差陽錯領養了這個少年,那在Ian成年之前,他和梁璽當然應該盡到監護人的責任。

離開學校,梁璽憋著一肚子氣開車,柏圖還沒明白,以為他還是對Ian被分錯給他們的事耿耿於懷,軟聲軟語的哄了他一路。

到家以後,柏圖解開安全帶要下車,車門卻被鎖上了。

幽暗的車庫裡,梁璽的兩隻眼睛直放光:「媳婦兒,來車震吧?」

昨天做了太多次,柏圖不是太想搞,被梁璽撩撥了半天才慢慢起了興緻。

情熱之際,梁璽破天荒的頭一次一邊磨他的敏感點一邊要挾道:「想不想要?想要就叫我梁璽哥哥!快叫!」

作者有話要說:

這個梗的靈感來自瑞典同志電影《養子十五歲》,有興趣的親可以去搜來看看,很溫情,雷點是攻很渣。

感謝Toshya、快樂的小二貨、阿蘇、萬年青、如花、Yoyo分別打賞的地雷一發,感謝沒一把順手刷子導致萌點特別歪和武步醬分別打賞的手榴彈一發~=3=么么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給柏拉圖獻花[娛樂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給柏拉圖獻花[娛樂圈]目錄 給柏拉圖獻花[娛樂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2章

8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