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第52章

第五十二章、大結局

當天上午九時許,江書蘭死了。

柏圖沒有參加她身後的所有儀式,他直接把周念森和周家的號碼都拉進了黑名單。

一周后的凌晨,梁璽忽然把他從床上叫醒,他半夢半醒的不知道什麼情況,梁璽把衣服給他穿好,然後拖著行李箱就出了門。

「去哪兒?」柏圖十分茫然。

梁璽沖他莞爾一笑:「去拜見岳父岳母大人啊。」

柏圖:「!!!」

半晌他才道:「簽證……」

梁璽笑道:「早就幫你辦好了,就是沒訂到頭等艙,商務艙行嗎?」

柏圖傻了幾秒,又道:「球球和愛麗絲……」

梁璽道:「我托給了小趙和Tomas,你放心,他倆有經驗。」

「可是……」柏圖還是有些接受不能,說道,「我媽根本就不想見我,我們這樣貿然過去……」

梁璽用空著的那隻手牽住他,認真道:「她不是不想見你,是氣你不愛自己,她一定也很想你的,信我啦。」

柏圖被他帶著下了樓,直到坐進車裡才猛地反應過來,驚訝道:「你是不是和我媽聯繫過了?!」

「不是我啊,」梁璽難掩得意道,「是你婆婆。」

柏圖:「……」

梁璽本來並沒想要這麼突然去見岳父岳母,就是為了哄柏圖高興才臨時做的決定,還特地回家求了梁斯苑先和柏圖的父母聯繫,擺明了他和柏圖是要認認真真攜手到老的態度。

他想哄柏圖高興,想讓柏圖把那些不高興的事兒忘掉,想讓他以後只向前看,前面的路還有很長,而他會一直和柏圖一起走下去。

兩人抵達歐洲,柏圖的爸媽在機場接機,柏母遠遠看到兒子便已經淚流滿面,柏圖也很快濕了眼眶,母子四目相對,幾年的僵持,只用了一個瞬間,便煙消雲散。

在他們到之前,柏母還有些擔心,怕柏圖又像從前那樣一根筋,特別是梁璽的出身又是那樣,兩人的關係里柏圖只怕還是要吃虧。

等真見到了梁璽,她很快徹底放下心來,畢竟梁璽那副離了柏圖就活不下去的勁頭,瞎子也能看得出來。

在歐洲待了半個多月,柏圖和家人在一起盡享天倫,還能每天都吃到母親精心烹調的美味菜肴,爸媽去上班,他就和梁璽到處逛一逛,享受著在國內十分難得的輕鬆悠閑。

等他們回去的時候,柏圖的壞心情已經一掃而空,籠罩在心頭的陰霾被驅散的無影無蹤,體重都比來時重了兩公斤。

他已經確定不會再和公司續約,而現在住的這套公寓是公司的配給,所以一回國,他就開始看樓盤,打算買套房子。

梁璽本來還想說從他爸公司開發的幾個位置好的小區里選一套,可看柏圖每天翻著樓盤廣告認認真真挑戶型朝向周邊環境,感覺媳婦兒這樣還挺萌的,就閉嘴什麼都沒說。

梁璽休息了一個多月,《奔跑吧星星》第二季開始錄製,還是每周兩天。柏圖卻因為合約的問題,一直到年底都不會再有新工作,他也不著急,在家裡喂喂狗,看看書,發發微博——他終於註冊了一個認證賬號。

他屬意朝陽那邊的一個現房樓盤,梁璽沒意見,反正什麼都聽他的,兩人去看了幾次,就簽了購房合同。

梁璽的2202室剛好付了一年租金,柏圖便把現在1902室退還給了公司,搬到樓上去暫住,等明年夏天新房也能裝修的差不多,甲醛也剛好散過味道,到時候就能搬進新家去了。

《星星》錄製起來比《爸爸》那節目要累的多,整整兩天一直都在東奔西跑,各種做任務,觀眾口味越來越重,節目組為了拼收視,想出來的內容也越來越難做。

每次錄完節目回來,梁璽要麼是被太陽暴晒的脫了層皮,要麼就是在泥潭裡打過滾頭髮里都是爛泥巴的味道,上個星期做蜂房任務,被蜜蜂蟄了腿,小腿腫的像饅頭似的,好幾天才下去。

做第一季的時候,梁璽還說要邀請柏圖來做嘉賓,這次他連提都沒提,他才捨不得讓媳婦兒去受這個苦。

梁璽去錄節目,今晚回來,柏圖下午沒事兒就出去逛了一圈,給球球和愛麗絲買了點零食,又去買了只甲魚回來,打算燉個湯給梁璽補一補。

買完東西回去的路上,他忽然覺得自己像養了兩隻中型犬和一隻大型犬一樣,想想都忍不住笑。

回到金壁小區,剛拐了彎到樓下,他臉上的笑容就變淡了。

周念森坐在單元門外的台階上,看樣子是在等他。

周念森聽到車聲,抬起頭看了看,起初並沒看出是他,等他把車停好,從車上下來,周念森才怔怔的站起來,猶疑道:「你買新車了?」

柏圖沒有買過車也沒有買過房,物質給不了他安全感,更何況在此之前,他一直都隨時準備著離開娛樂圈,到父母身邊去生活,國內的車和房他也帶不走……現在卻不一樣,他不但不走了,還打算好好的生活,有些必需品自然是一件一件的都要準備齊全。

柏圖沒理會他的問題,道:「你找我?有事兒嗎?」

「我打不通你的電話,」周念森想露出微笑,卻笑不太出來,低聲道,「知道你退了房子,還怕你不住這裡了,想等等看……還好你沒搬走。」

從江書蘭去世到現在,柏圖已經兩個多月沒見過他,和柏圖的春風滿面相比,他卻憔悴的有些可怕,整個人透著一股難言的灰敗。

范小雨被公司指派去做別的工作,給柏圖打過幾次電話,提起過周念森現在在公司的地位岌岌可危。

因為柏圖的代理人已經明確申明他不會續約,周念森手下的其他藝人還撐不起太大的檯面,公司其他經紀人們又都在隨時準備著推自己的藝人上位,偏偏在這時候,董事會收到匿名舉報信,信中說周念森在過去幾年利用職務潛規則公司的藝人,並且在商演活動中違反公司規定高額抽成。

潛規則那一點還勉強算是私生活,但經紀人違規抽成,是公司三令五申明令禁止的。周念森最近的日子很不好過。

范小雨十分八卦的透露給柏圖,寫匿名信的人很有可能是周念森之前那個力捧的叫韓林的偶像劇男星,有人見過他和周念森在公司里起了爭執,好像是周念森另結新歡要甩了他,他心生嫉恨才幹了這出事兒。

這些事情柏圖不太關心,范小雨一說他也就一聽,現在看到周念森這種前所未有的狼狽模樣,心頭反而升起一陣難言的悲哀。

這畢竟是他傾盡全副身心愛過的人。

他轉開了視線不看對方,說道:「我很忙沒有時間,如果你還是要談續約的事……」

「不,我不是要說那個,」周念森看他的眼神也有些複雜,道,「柏圖,我媽臨終前,都告訴我了……」

柏圖的瞳孔縮了縮。

周念森朝他走近了些,接著道:「她還是希望你能原諒她……我,也對不起你……」

柏圖深吸了口氣,冷聲道:「我已經聽煩這三個字了,我不會原諒她,你是對不起我,但那也是過去的事兒,我不想再提。」

周念森的眉頭緊緊皺在一起,低聲道:「我明白你不會原諒她,可我真的不知道這件事,如果我知道的話,絕不會讓你一直生活在痛苦裡,你為什麼不告訴我?」

「你說得對,你不知道,」柏圖面無表情,「所以我也從沒把那件事怪到你的頭上去,否則當初也不會和你在一起。那時我不告訴你,是不想讓你也受到傷害,不過後來我想,就算我告訴過你,恐怕也沒有什麼用,你會幫我報警,還是揭露你父親的罪行?你會嗎?」

周念森張了張嘴:「我……」

柏圖篤定道:「你不會,我已經知道了。」

周念森沉默下去,片刻后才艱難的問道:「那,你的病,是因為這個嗎?」

柏圖淡淡道:「已經不重要了。」

周念森對這個答案早已心知肚明,江書蘭去世那一天,柏圖和梁璽一起趕到醫院,他清楚的記得兩人之間的一些小動作,作為精於此道的成年人,周念森自然看得出他們剛剛做過什麼。

他的神情十分痛苦,幾乎是哀求道:「柏圖,你再給我一個機會,我都會補償你的……」

柏圖靜靜看了他幾秒,忽然道:「你還記得嗎?我們分手后不久,有一次晚上十二點我打電話給你。」

周念森忙用力點頭:「當然記得,後來我一直在後悔那天晚上沒有立刻到你身邊去。」

「是嗎?」柏圖有些譏誚的笑了笑,道,「那天晚上,我吃了幾十片安眠藥躺在床上等死,呼吸困難,整個世界都在天旋地轉,卻突然想要活下去,我手機里第一個號碼就是你,我打給你卻說不出話……你說你很後悔,你當時在幹什麼?」

周念森像被狠狠抽了耳光,那晚他接到柏圖的電話,聽到對面很輕的呼吸和啜泣聲,以為柏圖酒醉后在對他示弱,他卻只是聽了片刻,什麼都沒說就掛斷了,因為他當時忙於……

柏圖一字一頓道:「你在和別人上床。」

周念森面如死灰,眼角滴下淚來,呢喃道:「對不起……」

「不用說對不起,是我該說謝謝。」柏圖出奇的平靜,說道,「本來我對你的愛情只是半死不活,那天晚上才終於死透了。謝謝你讓我認清自己有多天真。」

周念森的眼淚止不住的向下流,不知是悔恨還是痛惜。

柏圖拉開車門拿了紙抽盒子出來遞給他,語氣平淡道:「你那麼愛面子,應該知道你現在這樣有多難看,何必呢?」

周念森接過盒子卻並沒有擦淚,哽咽道:「你所有受過的傷害,我都會補償給你,再給我一次機會。」

柏圖搖了下頭,認真道:「周念森,你家裡人給過我什麼傷害,我從來沒有算在你的頭上,你只是辜負了我對你的愛情。但我不需要你以及你的任何補償,因為我已經什麼都有了。對現在的我來說,你是多餘的。」

你是多餘的。

這五個字,對於渴求得到饒恕,想要重新獲得愛情的人來說,是最殘酷的宣判。

晚上樑璽回來,美|美的吃完柏圖做好的清燉甲魚,又拉著柏圖玩兒了幾隻河蟹,等完了以後整個人神清氣爽,一點沒有剛錄完節目回來時的疲憊樣兒。

柏圖也不像最初那幾次那麼不習慣,洗過澡回來還歪靠在床頭看了會兒梁璽的節目。

梁璽看他上下眼皮直打架,哄他睡覺道:「別看了,明天沒事兒在網上看唄。」

「不行,得看首播,」柏圖硬撐著又坐好,道,「不然微博上講你的東西我都看不懂了,上周熱門話題刷的那個『霸道組長愛上我』我就差點沒懂。」

梁璽無可奈何,坐在旁邊抹黑微博民眾:「別看微博上那麼多人在那兒又是哈哈哈又是狂點贊,都是假high。」

柏圖隨口道:「我也會假high啊。」

梁璽:「……」

他立刻按倒柏圖,翻來覆去又做了一次,在柏圖馬上就要到high點的時候,故意捏著小柏圖追問:「真的還是假的?」

柏圖被逼出淚花來:「真的……真的……」

柏圖也沒看成節目首播,第二天一大早也遛不了狗,梁璽興高采烈的去遛狗,回來做好早飯,柏圖還是爬不起來,看見梁璽就生氣,扭著身子不理他。

上午柏圖在家裡抱著筆記本看昨晚那一期的《星星》,手裡還拿著手機刷微博,梁璽厚著臉皮湊上去要一起看,被柏圖踹開好幾次,悻悻的縮在一旁。

柏圖忽然問他:「王超那組合怎麼了?最近一直沒活動?他們的粉絲在刷話題呼喚偶像歸來呢。」

「他啊,在家裡被關禁閉呢,」梁璽道,「要不咱倆去瞧瞧他?」

柏圖不想去,梁璽橫豎沒事兒,看看時間還有三個鐘頭才到午飯,就去看王超了。

王超被他哥抓到嫖鴨子,狠狠抽了一頓,關在家裡面壁思過,icedream的全部活動被迫中止。

梁璽進了王家大門,看見王超就忍不住狂笑,這小子鼻青臉腫慘兮兮的,居然在家裡練鋼琴。

見著梁璽總算遇到了知音一般,王超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講了講他到底有多冤枉。

自從知道周念森和柏圖的舊事以後,他專門約周念森去酒店裡玩了一把S.M,都沒玩到最後,也沒感覺出意思來,他畢竟不是個天生S,那以後對周念森也沒了興趣,後來再也沒找過他。

可他已經開了這方面的竅,剛巧泡吧的時候遇到個來搭訕的小男孩,看著乾乾淨淨像個學生,以為就是一次419就跑去開房了。

「誰他媽知道對方是個鴨啊!」王超十分委屈,道,「我大哥剛巧也在那酒店有事情,抓個正著,不由分說揍了我一頓就拖回了家,我二哥一聽說又揍了我一頓,這兩天他倆誰沒事兒閑著就都上樓打我,一天三頓,比吃飯都準時,偶爾還加個餐呢!這日子簡直不能過了!」

梁璽覺得他活該,嘲笑他一番道:「那你這是被你倆哥給揍的思覺失調了?居然在家練琴?」

王超揚著有點腫的下巴道:「等我一出去,就說我是去進修樂器了,得一鳴驚人啊,不然粉絲們就都跑光啦,我們組合可不能垮。」

「你也就是玩個票,」梁璽不甚在意道,「垮就垮了,早說你們這破組合長不了。」

王超義正言辭道:「少咒我們組合啊你,我們不但得長長久久的,還得一直紅下去呢。哎,哥,你去跟我大哥二哥求個情,我保證再也不幹這種事兒了,Tomas在外面沒通告沒演出的肯定得急死了。」

梁璽敏銳的聽出點什麼,古怪道:「你們組合好像有六個人,就只有Tomas會急死?」

王超兩手托著腫成豬頭的臉,嘆氣道:「哥,我算是知道你當年對著嫂子廣告牌擼管的心情了。」

梁璽抽了他腦袋一下,罵道:「你個渣也配跟我比?收起你那點花花腸子吧,Tomas是個好孩子,才看不上你!」

王超捂著頭憤憤道:「嫂子還喜歡過周念森呢!誰這輩子還不喜歡個把渣渣?」

梁璽高冷道:「我就沒有。」

王超:「……」服。

等王超過了倆月被他哥給放出來,已經到了年底。

《密戰》入圍了電影節數個獎項,柏圖也得到了最佳男主的提名,和他一起入圍的同行競爭力都不算太大,基本上沒什麼懸念。

柏圖對這個事兒也不是太在意,他當時接演這部片子,以為是自己的最後一部主演作品,所以想拿一個獎項才退出影壇,算是有個比較圓滿的句號。

但現在情況和當初已經不一樣,就算這次沒拿獎,他也還有下次。他本來對這個看的也淡。

眼下更重要的事,是他爸媽要回來過春節,並且已經和梁璽父母約好了兩家人一起正式見個面。

梁璽陪著柏圖等在機場,柏圖從他爸媽在歐洲登機開始就一直表現出十分緊張的情緒。他是不明白柏圖緊張什麼,勸道:「媳婦兒,家長見個面而已,有什麼好緊張的?」

柏圖抿著嘴唇不說話,他也知道他的緊張有些莫名其妙。

可在傳統觀念里,雙方家長一見面,他和梁璽的關係就會上升到一個新高度。

而這個高度,有點聖潔。

(正文完)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萬年青、caibaozi881、最愛小星星、多少襟懷言不盡、小星星分別打賞的地雷一發~感謝武步醬打賞的手榴彈一發~=3=

如你們所見,正文完結了。還會有幾個小番外,這幾天會陸續貼出來,感謝在這個炎熱的夏天一直陪伴我與此文的各位讀者,鞠躬。

暫時還沒有新坑計劃,先把隔壁舊文填平,ABO設定,機甲負責賣蠢,受君負責賣萌,攻君負責受君,有興趣就推門進去看看

預計這個月中旬可以平坑,請放心脫掉胖次蹲進去

順手收藏專欄:

戳兩下作者就會懷孕,咯咯噠生出好多新文來~(^_^)~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給柏拉圖獻花[娛樂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給柏拉圖獻花[娛樂圈]目錄 給柏拉圖獻花[娛樂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2章

8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