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第50章

第五十章、都是死心眼

《密戰》的首映禮就在北京,梁璽主動跑去當嘉賓了,還故意穿了和柏圖同品牌同系列不同款的西裝,兩人身材相近,遠遠看著就是一對哥倆好。

電影的另一男主許家輝在香港時遇到過梁璽去看柏圖,早猜到他倆大約是這種關係,導演林業卻是直到現在才懂當時為什麼會忽然有大佬出來要罩著柏圖。

柏圖從始至終都對梁璽做過的這件事一無所知,梁璽也沒準備說出來,他就想悄悄的幫柏圖做好一切,這感覺簡直好極了。

電影上映一周,票房突破了七千萬,按這個趨勢來說,破億一定是沒問題了。在豆瓣和時光上的評分也偏中上等,合作片取得這樣的票房和口碑,是非常不錯的成績。

與此同時,梁璽的最新綜藝《爸爸?爸爸!》也全部錄製完成,電視平台的播出也只剩下最後兩期就要收官,收視率從一開播就節節攀升,五個小朋友也都已經有片約代言找上門來,其中梁璽的假兒子代陽陽因為呆萌聽話尤其受到喜愛。

而包括梁璽在內的五名男藝人更是成了觀眾熱追、廣告商青睞的當紅炸子雞。特別是梁璽在一年內參演的前後兩部綜藝真人秀都取得了巨大成功,內地真人秀一哥的地位完全被奠定了下來。《奔跑吧星星》第二季已經在緊鑼密鼓的籌備中,其他幾家衛視在做的真人秀企劃案也紛紛把梁璽放在優先考慮的合作人名單中。

在這樣皆大歡喜的氛圍里……梁璽的三十歲生日到了。

「這件怎麼樣?比剛才那件要正式一點。」柏圖拿著一件襯衣在身前比劃,目光有些殷切的看著梁璽。

梁璽一隻手撐著腦袋躺在床上,點頭道:「好看,哎,隨便哪件都好,反正你穿什麼都好看。」

柏圖把襯衣掛回去,一邊繼續挑別的,一邊說:「第一次見你爸媽,我覺得還是正式一點兒好,我見你媽那幾次,覺得她挺嚴肅的,肯定也喜歡規矩一點的打扮。」

梁璽咧嘴笑:「那是工作沒辦法,其實她特潮,滿柜子都是小姑娘的衣服,不上班的時候打扮的跟還沒出嫁一樣的大姑娘一樣……那件,對對,就這件,你穿這個特好看。」

柏圖轉過身對著鏡子把上衣脫了,把那件梁璽說好看的穿在身上,左右照了照,不確定道:「我覺得沒有剛才那件合適。」

梁璽從床上爬起來也走到穿衣鏡前,圈著柏圖的腰,撒嬌似的晃了晃,道:「醜媳婦兒都要見公婆呢,你還這麼好看,怕什麼呀。」

柏圖不理他,還對著鏡子看。

「好啦,」梁璽勸他,「別這麼緊張,從昨兒晚上你就翻來覆去的睡不著,我爸媽脾氣可好了,又不吃你,要吃也是我吃你……乖,換件別的衣服,中午還有個飯局呢,吃完飯回來再試。」

今天的安排滿滿當當,中午朋友們和他一起慶祝生日,晚上他帶媳婦兒回家去見爸媽。

柏圖和梁璽的朋友們見過幾次了,每次被叫嫂子都尷尬無比,後來梁璽私底下告訴他們當著他的面兒就別叫了,眾人才改了口叫柏圖名字,只有王超還是賤兮兮的非得那麼叫。

梁璽昨天打電話跟他約時間地點的時候,Tomas正好在他旁邊,梁璽還挺待見這個年輕人,就說讓他帶著Tomas一起來。

席間其樂融融,梁璽今天沒敢喝太多酒,怕耽誤晚上的正事兒。柏圖每次到了這種場合都不怎麼愛說話,梁璽就偏著頭和他小聲聊天,聲音和眼神都柔的要滴出水來,倆人坐的這地方生生的和桌上其他人分割成了兩個世界。

大家都看慣了見怪不怪,只有Tomas是頭一次親眼瞧見這倆人秀恩愛,十分不好意思。

正巧王超站起來要去洗手間,他就也跟著出去了。

剛出門到走廊拐角,迎面一男一女姿態親密的走過來。

王超還沒反應,Tomas卻變了臉色,女的就是他的前女友閆佳佳,被她挽著手臂的是個四十多歲已經開始謝頂的大肚子男人。

梁璽他們在包房裡聽到外面一陣吵鬧,有人出去看了看,回來說:「跟小超一起來的那小子和個女的吵起來了,小超勸開了,應該是沒事兒。」

又有個人說:「這小男孩兒是不是小超的那個啊?你們剛才看見沒,小超對人家那熱乎勁兒。」

先頭出去看的那人道:「不是吧,我聽他們吵架好像是說那女的是這小子的女票啊。」

柏圖眨眨眼,小聲問梁璽:「他不是和你那個姓趙的助理是一對兒嗎?」

梁璽早忘了自己給人家扣過這個屎盆子,還一臉驚詫道:「啊?真的?」

柏圖:「……」

Tomas沒想到閆佳佳居然開始幹這種事兒,和她大吵了一架,被王超硬拉走進了衛生間,他被氣的頭腦發暈,用涼水洗著臉,一邊還兇狠的罵著髒話。

他們進來的時候,衛生間里有一個年輕男人正在小解,看見他倆這樣,迅速拉好拉鏈走了,連手都沒洗。

王超撓撓後腦勺,道:「為個早就分了手的女的,生這種氣真不值當,我們早就說她不是什麼好東西,讓你一早別搭理不就得了,你看現在乾脆真當了婊|子了。」

「她以前不是這種人,」Tomas抹了把臉,說道,「剛來北京的時候,我們倆都沒錢,住地下室吃鹹菜,一個月倆人加起來才花四百塊……人怎麼能說變就變呢?」

他是真心愛過閆佳佳,現在說起這話來自然是句句錐心泣血。

王超也不懂那種生活要怎麼過,他也沒愛過誰,聽Tomas說這話,只覺得荒唐無比。可他一抬頭看見鏡子里Tomas發紅的眼睛,又覺得這種事兒雖然荒唐,可想想還是挺凄美的……主要是Tomas挺美的。

問題是人家既直又不隨便,這可怎麼搞?

下午柏圖搭配了半天衣服,又覺得帶的東西實在太少怕跌份,梁璽睡午覺的功夫,他專門出去又買了一大堆禮物。

梁璽一覺醒來,看見茶几上堆的像小山一樣的東西,哭笑不得道:「你又不是去慰問孤寡老人,買這麼多東西幹什麼?」

柏圖:「……」

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從前打過交道的長輩也就只有江書蘭和樓上李阿姨,像梁璽爸媽那樣肯定是什麼都不缺,問題是空手去也不像話。

梁璽翻了翻,道:「反正買都買了,都帶上去吧,這冬蟲夏草野山參啥的咱倆也吃不著啊。」

結果倆人出門的時候,後座和後備箱里都被禮品盒塞得滿滿的。

梁璽提前幾天就說了生日當天要帶柏圖回去,他媽特意等在家裡。

這是柏圖在工作以外第一次見到梁斯苑,腿肚子緊張的都要打轉。

梁媽媽和梁璽長得很像,分開看時並不覺得,坐在一起,一看就是母子。而且她出乎柏圖意料的十分和善,與工作時的樣子截然不同,待他也很溫和,說話時總是帶著恰到好處的微笑,不會讓柏圖覺得生疏,可也沒有過分親熱,讓人覺得很舒服。

梁璽他爸席石林有些事情沒辦完,梁斯苑也不等他吃晚飯,招呼柏圖一起入座,吩咐梁璽:「你去樓上把你爸的酒拿一瓶下來,我今天也喝一點。」

從進了家門,梁璽就寸步不離的守著柏圖,直到現在,他看柏圖也沒有剛才緊張,才放下心來蹬蹬蹬的跑上樓去了。

兒子一走開,梁斯苑的表情淡了幾分,柏圖被她看得頭皮發麻,手也不知道該放在哪裡。

「柏圖,」梁斯苑開口道,「梁璽是個死心眼,從小喜歡上什麼,就再也看不見別的了,我也管不了他。我就問你一個問題,你是打算和我這死心眼的兒子過一輩子呢?還是一陣子呢?」

柏圖的心跳極快,語氣卻十分篤定,說道:「阿姨,我也是個死心眼。」

梁璽拿了兩瓶酒下來,在樓梯上就見他媽沖著柏圖微微笑,他再了解她不過了,當下心花怒放,知道他媽肯定是對他媳婦兒滿意了。

吃飯的時候,梁斯苑問起一件事:「梁璽,我聽王錦他媽媽說,你上個月求他辦了件事兒,怎麼好好的想起來摻和醫療系統的事兒了?」

梁璽正給柏圖夾菜的筷子一頓,胡扯道:「是別人求我的,我連到底什麼事兒都不知道呢。」

柏圖模糊記得梁璽說過王超的二哥叫王錦,他也不知道這對母子在說什麼,只被梁璽當著梁斯苑的面兒給他不住的夾菜弄得臉通紅,也不好意思抬頭,低著頭小口吃飯。

梁璽沖他媽擠擠眼,暗示她別說了。

他背後搗鬼去整那個楊烽,這事兒他完全不想讓柏圖知道,他就想讓這輩子柏圖再也別聽見這個名字,再也別看見那個三角眼的醜惡嘴臉。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今天新鮮出爐的地雷玩家:熊貓也吃肉~╭(╯3╰)╮么么噠~

有雙更,時間在晚上,不確定幾點,周一加班的可能性特別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給柏拉圖獻花[娛樂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給柏拉圖獻花[娛樂圈]目錄 給柏拉圖獻花[娛樂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章

8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