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番外有關於學霸婚後日常

第66章 番外有關於學霸婚後日常

許攸寧從回國后就開始在翻譯司打起小工,基層做起,她是整個辦公室里最小的了,最小的可不是最得寵的,什麼活累都是她干。即使是這樣,她的工資也就這回事兒,現在看上去男主內,女主外的狀態,經濟大權卻掌握在沈嘉言手裡,沈嘉言身在小窩心在股票大市,多年積攢的和投資回籠的,沈嘉言實在是隱藏版的土豪,他有錢,現在老婆想完成自己的夢想,沈嘉言覺得,必須支持。老婆開心就好,不得不說,當年在外面,他看著許攸寧的時候還有些不好意思,因為當時他就是落魄的男人,靠許攸寧養,還常常人都瞧不見,虧得許攸寧心大才沒和他提讓他害怕的兩個字。

但許攸寧不是一般女人,他是一般男人啊,他知道一個有男朋友卻像養了個不回家的兒子著實不好受。當初他有多沒本事現在就得多寵他的小寶貝。

於是,給許攸寧花錢是眼睛不帶一眨的。

許攸寧去上班了,她和沈嘉言商量上班的時候就把孩子給爸媽吧,沈嘉言擺擺手,他這段時間不忙,想帶帶孩子。

帶孩子說起來不容易,做起來更加難。

沈澤寧在人前人後完全是兩副面孔,和他爹特別不對付。許攸寧在的時候,一雙像足了許攸寧的水汪汪大眼睛,撲閃撲閃地朝許攸寧賣萌,雙臂張開想要抱抱,許攸寧心都化了,她家兒子太可愛了吧,忍不住親了又親,抱在懷裡東摸摸西捏捏的,黏糊勁不得了。

等許攸寧上班去了。

沈嘉言不敢置信,這個扔玩具,嫌棄他,並且被他一抱就哭的小寶寶是一個小時前小天使一樣的兒子。

總之,同性相斥,沈澤寧在沈嘉言面前就是搗蛋精。晚上在床上插一腳就算了,沈嘉言忍,現在一點點變成要把他趕下床了,沈嘉言怒了,這潑猴知不知道他貴的要命的玩具奶粉好吃的好玩的是誰供著呢!現在許攸寧休假結束了上班去了,這潑猴竟然還給他臉色看,心酸,委實心酸。養了頭白眼狼呢,黏自家老婆黏得倒是緊。

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沈嘉言幽幽地想到婚禮當天,笑得一派和氣(虛偽)的大哥,再看看自家腿邊自顧自玩不帶他的兒子,又幽幽地嘆了口氣。

沈嘉言平時在家裡上班,公司里,易揚劉彥君有什麼緊急的事情就電話說,視頻說,所以常常一個視頻過來的時候,沈崽崽在他爸懷裡也直瞪瞪地盯著電腦里兩個大男人。

易揚劉彥君都感到好玩,當初那個胖球終於長成了個挺好看的小寶寶,實在令人欣慰,

然又回頭想想,大家都是一樣的年紀,說好的鑽石王老五黃金單身漢,玩的時候都在嘲笑沈嘉言那麼早就被套牢,現在……怎麼就那麼羨慕這個抱著娃娃脖子里還帶著個圍裙的男人。

只要有人在,沈澤寧都是個乖孩子。

沈崽崽不甘寂寞地咿咿呀呀,沈嘉言仨說正事的時候,乖巧得不得了,小腦袋煞有介事一點一點的,易揚說,這隨誰啊?

沈嘉言瞥了一眼自己兒子,沈澤寧也一本正經抬頭看,嘴巴抿成一條線,然後好像沒啥興趣似的扭回頭,懶洋洋繼續玩沈嘉言手上的袖子。

沈嘉言直覺頭上三條黑線,

「隨他媽媽吧,這傢伙不怕我,看到他媽媽就慫了。」

說著去抓沈崽崽的胖爪子,沈嘉言抓了兩下沒抓到,被沈澤寧的腳丫子還踹了一下不大好的地方,頓時沈嘉言面色就好看了,「沈澤寧!」沈崽崽不知道他踹到了好地方,一張沒什麼表情的臉,難得倒是笑了一下,沈嘉言感覺是更氣了。

「臭小子是來氣我的。」

說著,沈嘉言又開始絮絮叨叨,託了托眼鏡,手點著下巴,擺出一副風流倜儻的樣子,眼尾含笑,

「你說我年紀那麼輕,怎麼就被套牢了?」

劉彥君嘲笑他:「我從頭到尾看到的都是你拚命往許攸寧身邊靠,人家可不見得稀罕套住你。」

「怎麼說的你!」沈嘉言一聽到許攸寧不稀罕他的話,立馬火氣上來了,他家許攸寧對他特別好的時候劉彥君還是個鬱郁不得志的黑客呢,他把他拔上來了有底氣的有本事了有錢了,怎麼就開始埋汰他了?

「一點同甘共苦的情誼都沒有,就知道埋汰我,老光棍。」

沈嘉言抱著自家寶寶,低頭問,「寶寶你說是不是啊?」

劉彥君被氣笑了,「你和你家寶寶說什麼,他又不懂。

易揚瞧這父子的互動,越看越覺得有趣,他也想有個喜歡的人給自己生個娃娃。玩得再厲害,心裡也還是想要個家啊。

沈崽崽從沈嘉言膝蓋上掙扎著要下來,沈嘉言說:「我家崽子要吃飯了,沒啥事不說了,你們看著辦吧,我休假呢。」

沈嘉言說著就把視頻關了,把胖乎乎白花花的肉糰子往軟綿綿的大床鋪上一扔,今天老婆說,要給兒子弄點雞湯糊糊吃。妻奴沈嘉言哼著歌,把大床旁邊的杆子給圍起來,防止小崽子玩著玩著掉下來,

「沈澤寧,乖一點,爸爸給你弄好吃的。」

一開始吧,小年輕奮鬥的年紀,許攸寧沈嘉言沒準備自己帶孩子。

不是婆媳問題,許攸寧和一般媳婦兒也沒什麼差別寄人籬下總歸不舒服,但自己外公和人家爺爺感情好,他媽就是我媽的狀態,許攸寧完全不擔心婆媳問題。

家裡住很好,從各方面來說,她婆婆公公熱衷於疼她這個半個閨女。

所以沒人給她臉色看,還給她早飯晚飯給做好嘍,午飯還要打包帶過去。節省成本成這樣,許攸寧回國后往外公家住了會兒,就隨時準備往對面的婆婆公公家去了。

本來吧,沈奶奶沈爺爺都把房間準備好了,熱烈歡迎這一家三口入住,可到了家沒幾天,沈嘉言不滿意了。

隔了一代奶奶爺爺祖父外祖父的,一群老頭老太中年夫婦把一家裡最小的娃娃寵上了天,要什麼給什麼,哭了就抱,開心了拿新玩具哄,不開心了,拿兩個新玩具哄,沈嘉言非常不是滋味,一半吃醋一半心頭苦惱,這孩子是越長越嬌氣,一點男人味都沒有。

這就算了,在許攸寧面前還偏偏乖巧黏人得厲害,沈嘉言有點挫敗。

「寧寧啊,孩子還是我們自己帶吧,你外公和我爺奶都太寵著小孩子了,我今天看臭小子都會扔筷子了。」

一番*過後,沈嘉言抱著小貓一樣在懷裡蹭的許攸寧提出了心中的擔憂,第四代,寵得沒邊了,他爺爺還常小時候常打他呢,從小做規矩,怎麼碰到他兒子,含在嘴裡怕化了,拿在手上怕掉了,沈嘉言覺得這樣不好。

許攸寧被沈嘉言摸著腦袋,舒服得直哼哼,說啥都點頭,反正帶孩子嗎,誰帶不是帶呢,都是愛孩子的家長,各有各的好處嘛。

沈嘉言被許攸寧蹭得不行,摸著懷抱里小貓一樣的老婆,摸到一陣柔軟心又顫抖了,「寶寶,我沒見你花大功夫養顏護膚的,怎麼那麼嫩啊,」像水一樣的,柔柔軟軟,這下子剛經歷過大戰的小嘉言又迫不及待了,

困了的許攸寧哼哼唧唧,被愛撫得困眼朦朧的,似嗔似愛地瞅了一眼抱著自己緊緊的男人,沈嘉言被這小眼神電得不行,愛得不行,忍不住親著親著,啃著啃著,又像頭獅子一樣翻身覆了上去,直把小寶貝累得大汗淋漓。

於是,沈嘉言和許攸寧搬出去了,不遠,就隔壁小區複式高層。

許攸寧不慣著自己孩子,偏偏沈澤寧喜歡黏許攸寧。

許攸寧每天固定時間看書,到那個時間點了,沈澤寧小大人似的,跟著進到書房,偏要坐在自己媽媽懷裡,許攸寧低頭摸摸一身奶香味的軟坨坨問:「看得懂哦?」

沈澤寧看著實是看不懂的,但耐性是一等一的好,許攸寧看書做筆記,沈澤寧也跟著看,不哭不鬧的,沒有叫媽媽陪著玩,往往坐半個小時就要睡著了,許攸寧想把他抱到小床上去,沈澤寧咿咿呀呀地表示不要,沒辦法,這就養成了大的抱著小的看書的習慣,

沈嘉言看著一大一小啃書的樣子,忍俊不禁,他不喜歡坐在硬邦邦的實木椅子上,旁邊有個小沙發,沈嘉言就在這個時候打打電腦,玩玩遊戲。有正經事了,就看看新聞,或者做點許攸寧看不懂的模型。

這種充滿學術氣息的知識分子家庭,也是少有。

沈澤寧這孩子完全沒有繼承到他父母不說則已,語出驚人的特點。他是壓根不說話,到兩歲了還不吐字可把兩個家族的老爺爺老太太們愁壞了,這哪家孩子聰明點的,不是一歲多就開口了,再聰明點!一歲不到就丫丫開始亂吐字了。

照理來說,爹媽都是高知識分子,一個現在還是翻譯司做的,另一個也是一張嘴唬得別人把錢交了。怎麼這孩子……

沈澤寧完全無法理解老人們的擔憂,一切行動靠眼神說話。

許攸寧在沈澤寧眼神中看出了濡慕和依賴,沈嘉言在沈澤寧眼中看出了不耐煩和離我媽遠一點,會走路的沈澤寧再也不會被沈嘉言輕而易舉抱下床了,雷打不動睡在兩人中間直到睡著。

沈嘉言越發覺得命苦,偏偏餘光還瞥到許攸寧眼中一片淡然,嘴角卻忍不住上翹,頓時一大一小把沈嘉言氣得不輕,把沈澤寧往老人家裡一丟,一把抱起軟綿綿的許攸寧就往卧室里走。

沒有什麼氣是愛情的床單上滾一滾不能解決的。

夜深人靜,沈嘉言原是將許攸寧埋在胸口,漸漸的,卻變成沈嘉言側卧抱著許攸寧的腰,鼾聲輕微,抱得緊緊,許攸寧將臉頰貼在沈嘉言的頭髮上,不禁彎了嘴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穿書]女配是學霸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穿書]女配是學霸目錄 [穿書]女配是學霸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章 番外有關於學霸婚後日常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