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完結)

第88章 (完結)

攝影展一周,項西每天都去轉一轉,看到有人停留在他的那張看見光前面,他就會盯著人家的臉看半天。

喜歡么?

是不是很有感覺?

是不是特牛!

是不是覺得這個拍照片的人不一般!

我在這裡!

看我!

就是我拍的……

最後一天的時候項西還拿著相機去了一趟,但沒好意思舉著相機進去,就在門口拍了幾張,然後跟做賊似的進去對著自己的照片和「作品」拍了兩張,就趕緊把相機塞回包里了。

一轉身準備出去的時候,有人在旁邊叫了他一聲:「項西。」

「嗯。」他轉過頭。

看到許主任和程伯伯時,他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趕緊鞠了個躬:「阿姨,伯伯。」

「是這張嗎?」程伯伯笑著指了指照片。

「……是,」項西本來一直盼著有人在這照片前停留,現在突然被程伯伯這麼一問,突然又有些不好意思了,「隨便拍的,跟人家那些攝影師的不能比。」

「挺好的,」許主任走近照片,「我從來沒怎麼注意過這些,這麼平常的場景也會這麼漂亮。」

項西覺得臉都燒起來了,拿了瓶水貼在臉上滾了滾,過了一會兒才想起來把水遞給許主任:「阿姨喝水。」

「謝謝,」許主任接過水笑了笑,「剛進來的時候喝了咖啡,正好覺得嘴裡有點兒不清爽。」

「項西,」程伯伯拍拍他的肩,「厲害啊,加油。」

項西嘿嘿笑了兩聲,沒說話。

本來他覺得自己都沒地兒可顯擺,這下許主任和程伯伯都看過了,他突然覺得也沒什麼可顯擺的了,差不多也滿足了。

影展結束之後,方寅把錢打到了他拿著的那張程博衍的卡上,項西查錢的時候發現方寅多打了一千。

「你是不是算錯數了?」項西給方寅打了個電話。

「沒有,多的那個是我私人給的,」方寅笑笑,「算是鼓勵吧,本來想口頭鼓勵你一下,但覺得你這財迷可能這樣更有幹勁?」

「大哥你真會做人,」項西表揚了一下方寅,「謝謝,真的。」

「想學攝影的話,就過來找我,我不收費,就當是交流了。」方寅說。

「好!」項西點點頭。

影展過後,日子回到了之前的狀態,去雲水泡茶,沒事兒就待家裡按程潔癖的要求收拾屋子,買菜,跟程博衍搶著做飯……

他跟程博衍在做飯這件事上的爭鬥始終沒有個高低之分,他拿著,感覺必需弄個一招制敵的殺手鐧才能把程博衍給收服了。

看著里胡海的名字,他按下了撥號。

「項西?」胡海接了電話。

「哥,」項西很嚴肅地開口,「有事兒想求你。」

「跪下吧。」胡海說。

項西樂了半天:「真的,正經事。」

「說來聽聽。」胡海笑笑。

「教我幾個菜吧,兩個三個都成,一個也行,」項西說,「要那種簡單好做,又省事兒還能一吃就能吃出大廚味兒的。」

「……你這都什麼要求啊?」胡海聽愣了,「是要給程大夫露一手?」

「不是露一手,是徹底把他給打趴下。」項西惡狠狠地說。

胡海笑了起來,過了一會兒才說:「行吧,你有空過來,我教你做個宮爆雞丁吧,再來個手撕包菜,一葷一素齊了。」

跟胡海學做菜的事兒他沒跟程博衍說,打算學成之後啪一聲項大廚金光閃閃橫空出世,嚇程博衍一跟頭。

雲水的活兒他現在挺熟了,經常去的客人見了他都會叫他小西師父,讓他在得意之外有種出家了的錯覺。

正式幹了一個月之後,工資發了,他當初用的是程博衍的那張卡,錢都打到了那張卡里。

項西有些興奮地跑了趟銀行,在櫃員機上查了查錢。

卡里的錢一下變多了不少,要不是後面還有人在排隊,項西盯著上面對數字都不想挪窩了。

後面的人咳嗽了一聲之後,他猶豫了一下,留了兩千,把剩下的錢都取了出來,然後轉身進了銀行。

「我要辦張卡,」他找了個保安打聽,「要怎麼弄?」

「取個號,這邊填張單子就行。」保安幫他取了號,又給他拿了張申請辦卡的單子過來。

項西一看上面的字就頭大,又要寫字?

「謝謝啊。」他拿著單子,對著桌上的一個示範的單子開始填,項西,身份證,身份證號,女……

費勁寫了兩行還沒寫完,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對保安說:「大哥,能再給我一張嗎?我性別給寫成女了……」

保安笑著又給他拿了一張:「你對著寫,別照抄啊。」

項西就想辦張卡,以前他偷著存錢的時候就一直想有張屬於自己的銀行卡辦起來還挺快的,項西最後又按櫃員的要求在單子上籤了個名,這名字也就是沒辦法了他才硬著頭皮簽的,有一陣兒沒寫字了,好容易練成方塊兒的字又退回到了螞蚱形態。

櫃員把卡給他遞出來的時候,他很小心地接過來看了半天才站起來走開了,然後又抓過保安讓人家教他怎麼用櫃員機往卡里存錢。

把之前取出來的錢都存進去之後,他才抱著包走出了銀行。

現在這個包太值錢了,太重要了,他的錢,他的身份證,都在裡頭,還有宋一的相機,這必須得抱著。

他抱著包上了公車,抱著包下車,再抱著包進了程博衍他們醫院旁邊的商場,那天看手錶的那個商場。

「給我拿那個深藍色的看看。」項西直接到了專櫃,也沒再多看別的,目標明確地指了指那天看過的那款。

「想好要深藍色的了?」專櫃的小姑娘笑著給他把那塊表拿了出來。

「嗯?」項西愣了愣,抬眼瞅了瞅她,「你還記得我?」

「記得啊,」小姑娘說,「我們記人都很厲害的,特別記帥哥。」

項西笑了笑沒說話。

表其實也沒什麼可挑的了,那天都已經翻過來倒過去的看夠了,他摸了摸錶帶,手感還挺好的:「就這個吧,給我拿個漂亮盒子裝,再系個花,我送人的,行嗎?」

「可以的,」小姑娘說,「給你配個藍色的花。」

項西拿著單子去交費,收銀問了一句:「現金還是刷卡?」

「刷卡。」項西很瀟洒地拿出程博衍的那張卡遞過去。

這卡里的錢去掉手錶的,還能剩點兒,他平時零用。

「麻煩簽個名。」收銀把打出來的單子給了他。

「什麼?又簽名?」項西頓時感覺頭髮都要炸起來了,臉上噼里啪啦地一陣發癢。

簽自己的名也就算了,這卡是程博衍的,要寫程博衍的名字簡直要命了!

他硬著頭皮拿過筆,程博衍的名字他練過無數遍,但寫的時候還是想了半天,一筆一劃本來就寫得費勁,再加上收銀一直用一種奇怪的眼光看著他,他寫得更慢了,還忍不住老要用力,感覺筆頭都讓他按粗了。

程博衍今天很難得地不算忙,也沒碰上特別難處理的病人,就有一個頸椎變形比較嚴重的大叔,來的時候沒事兒,看片子的時候程博衍說了一句:「您看,正常頸椎這裡是有一個弧度的,您這裡沒有。」

結果大叔一聽,就覺得自己要死了,沒彎兒了要死了,要死了,走出醫院大門兒就要死了。

程博衍給他解釋了能有二十分鐘,嗓子都快說啞了,大叔才終於相信了這個彎兒沒了不會要了他的命。

程博衍換好衣服下班的時候,感覺嗓子今天估計是緩不過來了,估計是有點兒要上火。

出診室的時候碰上劉大夫,他上前一步給攔住了:「給我顆喉糖。」

劉大夫自打上回身體出了點兒問題之後就變成了一個移動藥箱,雖然沒什麼大礙,但開始特別注意,什麼維生素之類的擱了一抽屜,還有各種類似喉糖的小驚喜。

「晚上去我家吃飯?」劉大夫給了他一顆喉糖,「感覺咱倆好久沒聊了,你嫂子前兩天還念叨你來著。」

「哎,」程博衍笑了起來,「你可別嚇我。」

「你小子一下班就沒正經。」劉大夫瞅了他一眼。

「我上班也沒多正經,」程博衍笑笑,「今兒不去了,過幾天等我休息吧,現在下了班就想化做一片爛泥攤地上不起來了。」

剛出醫院大門,程博衍就覺得自己今天衣服大概是穿少了,太陽一落山,刮到身上的風就有些透心涼。

他拉了拉衣領,快步小跑著進了停車場。

走到車邊剛想上車的時候,突然看到車尾靠牆那邊有個黑影。

他愣了愣,再看過去的時候看到了地上有一隻手。

「誰?」他頓時汗毛都立起來了。

那邊沒動靜。

他猶豫了一下,走了過去。

車后的地上坐著個人,靠在車上,低著頭。

這人他不用細看,掃一眼就能認出來,這是他寶貝兒子項西。

但現在項西以這種方式出現在車后,他受到了嚴重驚嚇,來不及琢磨這似曾相識的場面,趕緊撲了過去。

「項西?」他一把抓住項西的胳膊,「你怎麼了?」

兩秒鐘之後項西抬起頭,看著他笑了起來:「你今兒下班還挺早啊。」

「你這什麼意思?」程博衍一聽他說話的聲音就知道這小子沒事兒,站起身就把他從地上拎了起來,「玩哪出呢!」

「懷念一下,」項西抱住他,下巴在他肩上磕了磕,嘿嘿笑著,「沒嚇著你吧?」

「還成,沒太嚇著,」程博衍摟著他拍了拍,看著他身後在燈光下騰起的灰嘆了口氣,「臟著我了。」

項西笑著鬆開他,跑開十來米之後在自己衣服褲子上一通拍,然後又跑了回來:「乾淨了。」

「等我下班?怎麼不去醫院裡,也不給我打個電話。」程博衍摸摸他鼻尖。

「說了要懷念一下,」項西笑著從包里摸出了一個紙袋,「來,送你的。」

「送我的?這不年不節的……」程博衍愣了愣,接過袋子,看到了袋子上的商標,「手錶?」

「嗯,」項西晃了晃手腕,「跟我這個一個牌子的,不過要貴一些。」

「你送我個表幹嘛?」程博衍吃驚地拿出了裡面的小盒子,上面還有一朵藍色的緞花,很漂亮。

「你不說了么,要送你塊表,要一千往上的……」項西往車上一靠,笑著說。

「別往車上靠,都是土!」程博衍打斷他的話。

「哎!」項西站直了,「要一千往上的,低於一千的不要,你說的。」

「……我逗你的啊,」程博衍摟過他,「你還當真了?」

「我知道你逗我的,我就是想送你,」項西笑笑,「打開看看,看喜不喜歡?」

程博衍打開了盒子,裡面是塊深藍色的手錶,挺漂亮的,跟項西那塊青少年手錶比起來,應該算是青壯年手錶了。

「喜歡,你還挺會挑的,幫我戴上吧,」程博衍把手遞給他,「為什麼挑個藍色?」

「你不說喜歡深藍色嗎?我靠你不會不喜歡這色兒吧?」項西突然就緊張了,「你要不喜歡我就去換一塊,還有黑的白的紅的明黃的還有……粉藍的,你要粉藍的嗎?」

「……幫我戴上,」程博衍無奈地伸了伸手,「我沒說不喜歡這個藍啊。」

「哦,嚇我好幾跳,」項西低頭把表替他戴上了,又扯著他胳膊來回看了看,「還挺襯的呢,好看!」

「嗯,」程博衍在他腦門兒上親了一口,「這個表我太喜歡了。」

項西讓他舉著胳膊轉了兩圈,退後上前的各個角度都瞅了一遍,這才拍拍他:「好了。」

「看夠了啊?」程博衍笑著拉開車門,「上車。」

「這不是第一次正式送你禮物嘛,必須得完美點兒。」項西跳上車。

「你送我的棒棒糖還在冰箱里呢。」程博衍說。

「你不是吧!」項西很驚訝地看著他,「都多久了啊?壞了吧?長毛了吧?哎喲你不潔癖么,不是特講究衛生么,怎麼一個糖能留這麼久……」

「我拿保鮮膜包起來放冷凍了,還沒壞呢,壞了再說吧。」程博衍笑著說。

「是不是還會拿出來舔一舔再包好放回去?」項西笑著說,「我小時候就那麼吃糖,打開,舔一舔嘗個味兒,然後包好放兜里,一顆糖能吃好幾天,深層次地認真體會做糖的人灌注在這顆糖里的誠意。」

「神經病,」程博衍笑了半天,「多臟啊。」

「平叔難得給我買點兒零食,從小就沒得吃,後來自己能弄來錢了才踏實了,所以說錢就是這麼美好,」項西說了一半突然拍了拍腿,「對了,說到錢我想起來了,還有東西要給你。」

「還有什麼東西?」程博衍剛要發動車子,一聽這話又停了手,「你今兒是不是撿錢了啊?錢多了給我唄,瞎花。」

「嗯,」項西低頭在包里翻了半天,從最下面掏出了一張卡,手指一夾,遞到他眼前,還挑著晃了晃,「就是給你呢,拿著吧小程,每天開車辛苦了。」

「這是什麼?」程博衍一眼沒看清,項西拿著這卡都快杵他眼睛上了,他不得不往後仰了仰頭才看清,「銀行aa卡?」

「是的。」項西點點頭。

「你辦了張卡?」程博衍剛想接過來,項西又把手一收,他看著項西,「怎麼?不讓看?」

「讓看啊,何止讓看,直接給你啊,」項西夾著卡又晃了晃,「我就過過癮,手一揮,給自己男朋友一張卡的感覺。」

「感覺怎麼樣?」程博衍還舉著手,「給我幫你存錢嗎?」

「不,」項西抓過他的手,把卡按在了他手心裡,「這是給你的,以後我的錢都存在這裡面,給你的。」

程博衍看著手裡的卡,好一會兒才問了一句:「為什麼?」

「不為什麼,我拿著你的卡,你拿著我的卡,」項西說,「舒服。」

「寶貝兒,我給你的卡是我平時不用的那張,」程博衍摟過他,跟他腦門兒對腦門兒地頂著,「你傻么?」

「我不傻,我就覺得,」項西笑了笑,「想做點兒什麼,你說,你這也不缺,那也不缺,什麼都不缺還有我這麼帥的男朋友……但我總得有點兒什麼標記在你身上才行,所以就給你這個,我自己留了零花錢的。」

「知道了,」程博衍親了親他,「我會收好的。」

「等一下我還有句話沒說,」項西推開他,把鞋脫了,曲起一條腿踩到車座上,胳膊往膝蓋上一架,衝程博抬了抬下巴,「卡拿好,想吃什麼,想買什麼,看上了什麼,就刷。」

程博衍看著他笑了起來,然後點點頭:「明白了老闆。」

「錢沒了就……就跟我說。」項西繼續。

「沒了怎麼辦啊?」程博衍問。

「沒了啊,沒了……沒了就等著唄,」項西說一半樂了,「哎沒了等我發工資。」

「好,」程博衍捏著嗓子,「哎喲我也是有人包養的人了,好興奮。」

「開車。」項西一揮手。

「遵命,」程博發動了車子,「一會兒路過超市先去買點兒菜,晚上想吃什麼?」

「……肉。」項西說。

「牛肉?那給你炒個青椒牛肉吧。」程博衍說。

「買點兒排骨吧,我做個糖醋……我們出去吃吧。」項西說。

「再來個西蘭花,這個也可以放肉炒。」

「茶餐廳。」

「家裡還有包紫菜,可以煮個紫菜湯,你要是還饞,可以再做個涼拌海帶絲……」

「程博衍你等著吧,我早晚收拾了你。」

「拍點兒大蒜。」

「你等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格格不入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格格不入目錄 格格不入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8章 (完結)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