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章 37

第37章 章 37

藍焰說是要睡,其實根本睡不著。

他已經失眠二十天。

被損害的神經系統,修復非常緩慢,所以他的頑固性失眠還將持續很長一段時間。

尹小刀很自覺地在坐到藍焰的身邊,給他按摩穴位。

藍焰回憶起暗門那端的情景。

在房間遇到的人,身份不明。藍焰當時不想惹麻煩,所以讓對方跑掉。如今想起來,對方的身手,他似乎在哪兒見過。

「刀侍衛。」藍焰閉著眼睛,享受著尹小刀的推拿手法。

「嗯?」

「晚上和你交手的那個人,實力如何?」

「很好。」

「我應該看過那套拳法,但想不起來。」藍焰打了個哈欠,「現在記性太差,很多事都忘了。」

說起這個,尹小刀想起一件事,「我們出來時,遇到一個服務生。」

「什麼服務生?」藍焰忍不住抱怨,「迷路的時候一個服務生都沒有,什麼爛酒店。」

「那個服務生是警察。」尹小刀記得很清楚,就在一個月前,她還格外留意過這個警察。

聞言,藍焰睜開眼,倏地坐起來。

他怎麼會忘了呢。那個人直、擺、勾、扭的動作,刻著深深的部隊烙印。而且,藍彧說過,蒼城來了一群緝毒警察。一個月前,陳孝貴的聚會中斷,就是因為警察。

「四郎?」尹小刀不懂他怎麼不睡了。

「警察啊。」藍焰突然笑了起來,話中有話道,「來的好啊。」

藍焰可以肯定,今天晚上那個外表斯文的中年男子,和毒品有關係。因為,他一下子就道出了那根煙的價格。

海/洛因的價格浮動很大。一般情況下,一級毒販進貨后,會製成成品。加工后,他們轉給二級毒販,二級毒販再轉給次毒販,次毒販再轉給小毒販。每經一道,毒販都會往裡摻些雜物。到達吸毒者手裡的東西,價格高三倍左右。如果摻假少的貨色,價格能翻六倍。

藍焰吸食的,是陳孝貴提供的,純度大概在65%左右。算是好貨。燙吸浪費極大,所以中年男子說那根煙上萬塊,一點都不誇張。

一個販毒的,在藍氏酒店的會所,光明正大。一個星級酒店,另闢暗門,干著見不得人的勾當。

果然是一群衣冠禽獸。

藍焰眯起眼,「真期待警察叔叔的行動啊。」

「四郎。」尹小刀看著他,眼裡有著關切,「你怕警察嗎?」

「不怕。」他的回答難得的認真,「那兩包東西,被你倒進馬桶了,我不構成非法持有毒品罪。況且,國家鼓勵自願戒毒。」

她安心下來,「你努力戒毒,以後我就可以喜歡你了。」

藍焰自動把她說的「喜歡」理解成炒飯,也懶得和她理論,直接說正事,「刀侍衛,我們明天一早回鑫城。」

雖然老董事長說過讓藍焰回公司,但是人事通知沒下來,藍焰就當沒這回事。留在蒼城戒毒,太冒險。而且,未來一個月,是藍彧和藍叔矛盾的尖銳期。藍焰不想淌渾水,躲到鑫城最好不過。

「好的。」尹小刀體諒他戒毒的辛苦,問道,「四郎,你喜歡吃什麼?我都給你買。」

他鄙夷,「你以為我是誰,光知道吃吃吃。」

「那我給你好好煲葯。」

「對了,明天開始我會很痛苦。我無法預料我會幹出什麼事。」未來的一段時間裡,他都會在戒毒的痛症中失去人性。「到時候,別對我心軟。如果我威脅到你的性命,你就殺了我。」

尹小刀搖搖頭,「你打不過我。」

「蠢貨。」藍焰輕輕點了點她的額頭,「別以為自己工功夫好,就天下無敵了。」

他實在放心不下她,於是下床,寫了滿滿兩張紙的注意事項。

尹小刀望著他書寫的背影,一下子想到了在寺廟求的簽文。

她堅信,四郎一定會戒毒的。

----

藍焰和尹小刀在第二天早上七點搭車回鑫城。

藍焰計算了時間,他是昨天下午五點半抽的半根煙。根據前二十天的經驗,這半根煙后16~18小時,會產生戒斷綜合症。

所以,他必須趕在毒癮發作前回到出租屋。

大巴上,藍焰望著外面閃過的景色,突然想起個問題。他轉頭問,「刀侍衛,你家是做保鏢生意的嗎?」

「是武館。」尹小刀坐得直直的,「有時候做保鏢。」

「為什麼要來當我的保鏢?」看她這傻樣,不像是貪圖錢財的。

於是,她簡略說明橫館那塊地的事情。

聽完后,藍焰問,「你家附近的住戶同意拆遷了嗎?」

「大多同意。」尹小刀回想了下街頭巷尾的話,補充說,「他們說,會賠很多錢。」

他挑眉,「你們不要很多錢嗎?」

尹小刀搖頭,「我們要屋子。這個屋子在太/祖爺爺很小的時候就有了。我們很喜歡。」

「藍氏集團答應你們什麼條件?」

「他們說,會去找鎮上的領導,讓他們不拆橫館。」

「就這樣?」

「是的。」

「那換了下任鎮領導呢?」

尹小刀仔細想了下合同的內容,「這個沒說。」

藍焰沉吟半晌,說道,「刀侍衛,過段時間,我幫你把這事徹底解決。」

尹小刀好奇,「四郎,你有辦法嗎?」

「嗯,不過現在還不行。」

她很誠懇,「好的。四郎,謝謝你。」

他很敷衍,「不客氣。誰讓我喜歡你呢。」

這段對話后,藍焰靠著窗,閉上了眼。

尹小刀則在仔細閱讀他昨夜寫下的注意事項。

其實她這陣子看了這麼多的書,已經了解毒癮發作時的痛苦。

他老說沒信心,可是他踏出戒毒這一步,就已經是莫大的勇氣。有許多吸毒人員,哪怕親朋好友跪地哀求,都無動於衷。

藍焰只聽了她寥寥幾句,就答應戒毒。因此,她一直不放棄他。

尹小刀是個黑白分明的人。獨獨藍焰,是她的認知中的一個例外。初見他時,是個紈絝糜爛的公子哥,後來,是粗俗暴躁的魯少年,再後來,是技藝精湛的大廚神。

他似乎有許多面。然而,不管論哪一面,她都明白,他很善良。

即使他用著各種粗俗的行為舉止來掩飾他的善良。

她不清楚他以前經歷過什麼,只是知道,他對藍氏很不屑,甚至可以說厭惡。

尹小刀望著藍焰羅列的一行行事項。

中藥草對戒斷初期的治療很微弱,不過能夠促進機體的康復。她之前根據他的情況,換過幾個方子。所以前二十天的治療,還是有作用的。

藍焰在注意事項中提醒,完全停毒后,戒斷綜合症會在32~72小時后達到高峰。也就意味著,在那兩三天,他最是痛苦不堪。

他還提及,在此期間,別理他。如果他控制不住,大小便失禁,都別理他。

尹小刀看到這裡,問道,「四郎,如果你失禁,我要幫你換衣服和床單嗎?」

藍焰並沒睡著,聽到這問題,哽了下。他睜開眼望著她,「我發作的時候別管我。」高峰期的癥狀會達到什麼程度,現在他都還沒準。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會非常具有攻擊性。

「那很臭怎麼辦?」

她應該是唯一一個可以這麼平靜地和他聊失禁的女人,反而是他略有些尷尬,「別管我。」

尹小刀想了想,說道,「好的。我等你醒后再給你清理。」

「嗯。」

沒一會兒,她又想到一個問題,「四郎,那你還要不要勞作?」

「……」藍焰一口氣提不上來,「我前面的二十天有勞作嗎?」

「沒有。」她記得他說過,那是為了身心健康發展。可是戒毒以來,他都不關門勞作了。

「知道就好。」

藍焰都不想理她了。

勞作個屁啊,他現在哪有那份心思。而且,他所謂的勞作,只是勉強而為之。

會刺激性/欲的是冰/毒,而非海/洛因。

海/洛因的吸食者,在還未形成依賴前,性/欲會出奇旺盛。成癮后,則大大減弱,直至沒有。

藍焰日日看片,其實真的就是個看。就算有真的美女脫光站到他的面前,他也只是看看。

因為,他沒有這方面的欲/望。

他家老二,很久沒有起來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扶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扶藍目錄 扶藍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章 章 37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