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07】發賣

【後記07】發賣

嘭!

是帘子被陡然放下的聲音。

水玲瓏、鍾媽媽和枝繁齊齊朝門口看去,未見人影,只有不停晃動的碎玉珠簾。水玲瓏和鍾媽媽交換了一個眼神,鍾媽媽舉步欲走,枝繁忽而站起身,笑著道:「葉茂做了雙鞋,叫我送給柳綠,我這就給她送去。」

枝繁摸著肚子走向柳綠的房間,發現柳綠不在,她確定剛剛甩下帘子的人是柳綠,但這會子柳綠又去了哪裡?

花廳內,喬英端坐於冒椅上,面無表情,一點兒也看不出上門提親的激動和喜悅。他只是喝著手裡的茶,但又好像沒喝進去,都老半天了,這杯茶仍沒見底。

柳綠氣呼呼地來到他跟前,居高臨下地看著他問道:「喬二爺你什麼意思?」

喬英彷彿並不意外她的出現,輕輕地放下茶杯,含了一絲淡淡笑意地看向她因發怒而微紅的臉,說道:「如你所知,提親,你好歹是世子妃的人,我娶你總得與她知會一聲。」

柳綠扶額,嘲諷地笑了:「提親?喬二爺你腦子沒進水吧?你是肅成侯府的嫡出公子,任太醫院院判,官拜二品,要長相有長相,要背景有背景,又向來潔身自好,風評極佳,你這樣的人,會向我這個連賤民都算不上的奴婢提親?」

喬英聞言卻是淡淡一笑,像一縷清風緩緩拂過山澗,愜意舒柔:「沒想到我在你心裡這麼好。」

柳綠跺了跺腳:「喬二爺,算我求你了,那次我打傷喬世子是我不對,我向你道歉!你別用這種法子來戲弄我!」

喬英微不可察地蹙了蹙眉:「我是認真的,娶你。」

對這個喬英,柳綠還是有所耳聞的,且不論在宮裡二人就打了幾回照面,單單是他的前任親事就傳得沸沸揚揚,結的是寧常侯府的親事。說起來,這寧常侯府與尚書府其實是有些淵源的,寧常侯府的月華郡主曾經看上了水二爺,水航歌和老太太一心攀高枝,便與月華郡主合謀企圖拆散水二爺與魏氏的大好姻緣,結果水二爺寧為玉碎不為瓦全,放棄大好前程,帶著魏氏去往邰州做了商人。

自那以後,月華郡主就和尚書府斷了來往。而大公主的生母吉太妃正好是月華郡主的庶妹,按理,大公主該喚月華郡主一聲姨母。月華郡主嫁過人,但沒過幾年丈夫便死了,她又帶著女兒們回了娘家居住。

五年前,大公主從中牽線搭橋,將月華郡主的長女與喬英湊了一對兒。只是萬萬沒想到的沈大小姐過門一年就因病去世了,留下一個兒子,如今正好四歲。肅成侯府有意為喬英續弦,喬英卻堅持替妻子守節三年。

這個故事被傳承佳話,便是姚欣都讚揚了他的重情重義。

但柳綠不管喬英到底是重情重義還是薄情寡性,她只想知道喬英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喬二爺你也別與我打馬虎眼了,天底下從來都沒有掉餡兒餅的好事,我柳綠有幾斤幾兩沒人比我更清楚,雖說我模樣出挑,可到底是奴婢出身,你們這種官老爺不過是圖個新鮮勁兒,等新鮮勁兒過了,我是病死還是橫死,誰又知道呢?」

喬英微偏過頭看向她,眯了眯眼,問道:「除了我,你還能找到更合適的對象嗎?」

柳綠冷冷一哼:「我要是想嫁人,早幾年就嫁了。我壓根兒……」

「壓根兒沒人敢上門提親。」喬英打斷她的話,曾經被王爺收用過,誰還敢娶?

柳綠心知他指的是什麼,越發惱怒,況且,她還沒自戀到認為一名前途無量的貴公子會喜歡上她這個小螻蟻,這求親的背後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陰謀!柳綠冷冷地道:「我這輩子就想逍遙自在地過!不想嫁人!」

喬英理了理袖子,淡道:「這可由不得你。」

柳綠的面色一凜:「什麼意思?」

喬英指了指門口,柳綠順勢看去,就見她爹娘遠遠地站在花叢后,笑著朝她揮手!

柳綠氣得血氣上涌,轉身欲要質問喬英,喬英卻已起身,在與她擦肩而過時,喬英停下腳步,淡淡地道:「我不喜歡茉莉香。」

柳綠握緊了茉莉花香囊,眼底閃過一絲怨憤!

枝繁來到花廳時,這裡除了柳綠已經看不見第二個人了,枝繁提起裙裾,輕手輕腳地行至怔忡出神的柳綠身旁,小聲道:「喂,柳綠,你怎麼了?」

柳綠霍然回神,摸了摸滿是冷汗的臉,說道:「哦,沒什麼,你怎麼來了?」看了看枝繁隆起的腹部,笑了,「五個月了吧?有胎動了沒?」

枝繁笑著道:「有了。」

柳綠從袖子里拿出一個荷包,遞到枝繁的手中:「這些銀子你拿著,算是我給孩子的一點心意。」

枝繁忙推卻道:「使不得!我怎麼能要你的錢?孩子尚未出世呢,等生下來辦洗三宴時你再來封紅包。」

柳綠拉過枝繁的手,強行將荷包放在了她掌心:「早點兒把欠下的銀子還了,安平也不至於那麼辛苦,你們小夫妻才能多團聚。」

枝繁卻是臉色一沉,將銀子塞回了她懷裡:「柳綠你現在攀高枝了,要做侯府嫡妻了,所以要來向我炫耀你的德厚流光了,是不是?」

柳綠的呼吸一頓,蹙眉道:「枝繁你又發的什麼瘋?這銀子,是你來的時候我就準備了,我根本不知道喬英會上門提親……」

這話不假,柳綠在枝繁談及葉茂丈夫成為村中首富的時候,想起枝繁和安平還背負著債務,這才動了心思幫枝繁一把,只不過她剛走到門口便聽到鍾媽媽說喬英來提親,她又驚又惱,於是頭也不回地走掉了。

枝繁掉下兩滴淚:「都『喬英』『喬英』地叫上了!我沒你漂亮,沒你命好,我認,不需要你可憐!」語畢,哭著離開了花廳。

另一邊,弘哥兒和湲姐兒在水玲瓏房裡睡午覺,水玲瓏替兩個孩子掖了掖被角,便坐在一旁看起了賬冊。

須臾,鍾媽媽打了帘子進來:「喲,清雅院鬧開了。」

東廂內,諸葛汐端坐於主位上,溫氏、楊梅和青果跪在她跟前,蕙姐兒站著,卻與她們三人一樣,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蓉姐兒依偎在諸葛汐懷裡,一抽一抽地哭,諸葛汐拿帕子擦掉她眼裡,說道:「好了好了,不是找到了嗎?」

蓉姐兒吸了吸鼻子,看向蕙姐兒,哽咽道:「姐姐想要我的東西就直說,但凡我能給的,我絕不吝嗇,何苦要偷?你知不知道,我為找這鮫人淚,急了好幾天!」

蕙姐兒咬了咬唇,淚珠子在眼眶裡打轉:「我沒偷東西。」

蓉姐兒粉唇嘟起,說道:「我原本沒打算怪姐姐的,緣何姐姐做錯了事仍不承認?我也說了會送姐姐的!哪怕姐姐偷它在先,但我現在依然願意把它送給姐姐,只是姐姐別不承認!父親送我時說了,這是泉州百年難遇的鮫人淚,天底下只此一顆,你倒是告訴我,如果你的鮫人淚不是偷的,又是打哪兒來的?」

蕙姐兒低頭不語。

何媽媽嘆道:「那天晚上蓉姑娘離開房間之前鮫人淚都在的,蓉姑娘不過是在娘親房裡過了一晚,第二天回去它就不翼而飛了。呃……這……」面向諸葛汐母女,「興許是青果這小丫頭自己起了貪念,未必與惠姑娘有關的。這也怨奴婢,唉!」

青果的身子一僵,不可置信地看向了何媽媽:「我沒偷東西!我把食盒放在桌上后就走掉了!那食盒還是你給我的呢,你叫我給蓉姑娘送東西!你怎麼不說你自己偷了鮫人淚,卻栽贓陷害給我?你這老貨,平日里吃酒賭錢,早不知搜颳了多少丫鬟的份例銀子,上次便是要與張媽媽吃酒才讓我送東西!這分明是個陷阱!」

何媽媽聞言拿出帕子就嚎哭了起來:「天地良心呀,我是蓉姑娘的乳母,最注重自己的德行,吃酒倒是有的,但我曉得分寸,至於她口中的賭博,哎喲,夫人!姑娘大了也犯不著吃我的奶了,您將我隨便送哪個莊子里得了,省得我在這兒給姑娘招禍端……我知道!有些人就是看不慣我刀子嘴豆腐心的性子,誰讓我做不來那種口蜜腹劍的小人啦?」

「我呸!」青果啐了她一口,「你這顛倒黑白的老貨!誰口蜜腹劍了?你把話說清楚?」

「夠了!」諸葛汐狠拍桌面,震得眾人俱是一愣,包括蓉姐兒在內齊齊低下了頭,諸葛汐冷聲道,「咱們府素來敬重乳母,別說蓉姐兒還是姚家的嫡主子,便是庶主子的乳母,也不是你們這些小丫鬟能詆毀的?背著自家主子行竊不說,還口出狂言,不敬長輩,來人!」

華容上前:「夫人。」

諸葛汐大袖一揮:「拖出去打十板子!若是沒打死,就賣進窯子里去!」

「啊——」青果嚇得花容失色,匍匐在地磕起頭來,「夫人饒命!夫人饒命啊!」

蕙姐兒撲通跪在地上,抱著諸葛汐的腿,泫然欲泣道:「母親!青果真的沒有偷東西!這顆鮫人淚不是妹妹的,是……」

「是奴婢在院子里撿到,覺著好看便拿回來放進蕙姑娘的首飾盒裡了,至於是誰弄丟的,奴婢不清楚。」溫氏打斷了蕙姐兒即將未講完的話。

蓉姐兒就哼道:「一定是青果偷走後,怕被人發現不敢藏在屋裡就藏在院子里了!好你個膽大妄為的奴婢,害我誤會了姐姐一場!該打!」

青果含淚搖頭,沒來得及說什麼就被粗使僕婦拖了出去。

蕙姐兒跪走上前,要抓住她,卻被溫氏強行抱住,溫氏歉意一笑:「對不住了夫人,姑娘這幾日舊疾發作,精神兒不大好,偶爾恍恍惚惚,有冒犯之處還請夫人和蓉姑娘諒解。」

諸葛汐淡淡地睨了滿臉淚水的蕙姐兒一眼,沒有接話!

倒是蓉姐兒關切地問出了聲:「姐姐又咳嗽了嗎?怎麼不與我們說?」不待蕙姐兒回答,又對何媽媽道,「媽媽,快把胡大夫請來!」

……

回房后,蕙姐兒伏在溫氏懷裡,哭得聲嘶力竭:「為什麼不許我說我的鮫人淚是父親送的?」鮫人淚原本有一對,父親送了她與蓉姐兒一人一顆,怕蓉姐兒心裡不舒坦,於是對蓉姐兒謊稱只有一顆,瞞下自己手裡這顆。

溫氏從楊梅手裡接過溫熱的帕子,看著楊梅拚命忍著淚水的模樣,說道:「院子里的衣裳幹了,你去收一下。」楊梅轉身離開,溫氏一邊擦著蕙姐兒的臉,一邊語重心長道,「說出真相又如何?單是公然斥責何媽媽這一項罪名就足以把青果發賣了,說與不說,青果的下場不會有絲毫改變,可若說了,大爺還想三不五時地與姑娘親熱一番,卻是不能夠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寵妻無度之腹黑世子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寵妻無度之腹黑世子妃 寵妻無度之腹黑世子妃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後記07】發賣

9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