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176

176|176

南青試探性的給卡耐送口信,說自己想回帝都星,卡耐起初堅決不同意,直到與他視頻過後才改了主意。

「你把自己整成了這樣?」他表情驚訝,卻也有些耐人尋味,「我不是告訴過你要整得與原來毫不相似嗎?」

「我受不了醜陋的面孔。哥哥,我想回家,我想跟奧爾在一起,離開他之後我才發現自己多麼愛他。原來的南青死了,現在的南璃還有機會。我知道奧爾喜歡什麼類型的人,我一定能再度獲得他的真心。哥哥,現在的塞拉揚家族需要亞賽家族的支持,你讓我回來,我幫你拉攏奧爾。」南青不是笨蛋,自然知道兄長現在需要的是什麼。

「好吧,我派人接你回來。」卡耐考慮片刻后答應了。自家兄弟雖然在體質上是個廢物,但勾搭人的手段卻非常高超,曾經還是南青的時候就幫他牽線搭橋,拓展人脈,委實幫了大忙,現在換了一張俊美無雙的面孔,又與之前的南青有三分相似,以奧爾對弟弟的深情,肯定會第一時間提起關注。

他私下裡給奧爾寫了一封信,解釋自己是由於心情悲憤才買通罪犯教訓他,並非想置他於死地。奧爾不知道南青沒遇害,心裡肯定存在愧疚的情緒,有可能會因此放過塞拉揚家族。果然,信件發出去沒幾天,奧爾就停止了打壓塞拉揚家族的行為,這讓卡耐鬆了一口氣的同時越發覺得奧爾沒變,他依然單純正直,依然對弟弟情根深種。這樣的人其實非常好掌控,如果弟弟還在,他有百分百的把握讓奧爾對塞拉揚家族言聽計從。

現在弟弟換了一張更精緻漂亮的臉蛋,他自然很歡迎他歸來。南青以塞拉揚家族遠房表親的身份回到帝都星,改了名字叫南璃。塞拉揚夫人姓南,他又與塞拉揚夫人長得非常相似,故而連家裡的老僕人也沒發現不妥,還以為真是來自偏遠小行星的表少爺。

「哥哥,再次看見你真是太好了!」南青激動萬分的與兄長擁抱,環顧金碧輝煌的大廳,終於找到一些歸屬感。他還是喜歡都市的繁華與喧囂,受不了冷清寂寞的生活。原本以為自己能成為聯邦第一強者的配~偶,但美夢只做了兩周就醒了。早知如此,當初他何苦設計奧爾?就像一個人在旅途中尋尋覓覓,直到最後才發現自己想要得到的寶藏一開始就在身後的背包里,而自己卻覺得背包太過沉重,率先將它丟棄。

「我要跟奧爾結婚。」他必須把自己的寶藏找回來。

「現在的他根本就不認識你。」卡耐直白的陳述,「當初我讓你跟他訂婚,你覺得他性格軟弱配不上你,現在後悔是不是晚了?」

「不晚,只要他還愛著南青,我就有把握讓他繼續愛上南璃。你只要把我介紹給他認識就好,我有辦法引起他的注意。對了,我要以南璃的身份出道,你幫我鋪路。奧爾喜歡光芒萬丈的人,我要讓他無論走到哪兒都能看見我的臉。」南青顯然對自己的新容貌很滿意,伸出手輕撫片刻,狀似不經意的問道,「對了哥哥,之前那個案子怎麼樣了?」

「軍部偽造了幾個證據,把奧爾撈出來了。」卡耐冷笑,忍不住嘲諷道,「你的死連個水花都沒激起,現在大家早就忘了南青是誰,連南青的個人網站都被官方取締,因為他是奧爾的污點,不應該存在。」

南青臉色陰沉,打開電腦在網上搜索與自己相關的信息。他最討厭的事就是被人遺忘,但現在,最糟糕的情況已經發生,他搜索不到哪怕任何一點訊息,鍵入「南青」兩個字,得到的結果唯有空白,偶爾看見幾個網友的討論,對南青的評價都是極其負面的。傑拉姆母子指控奧爾因為愛而不得才殺了南青,但奧爾的強大擺在那裡,別說他只是看上一個小明星,就是看上皇室公主,對方也照樣配不上他。愛而不得這個借口放在奧爾身上簡直是赤露露的謊言,太過諷刺!

帝國民眾對奧爾的崇拜已經達到了盲目的程度,他們覺得只要奧爾勾勾手指,南青就必須跪舔臣服,他有什麼資格拒絕奧爾?根據傑拉姆母子的供述,他還一連拒絕了很多次,這真是全星際最大的笑話!一定是南青單方面糾纏奧爾,想給他下~葯以達到目的,卻沒想到外面的桃花債沒處理乾淨,讓對方跟蹤到奧爾家,趁奧爾中藥昏迷的時候殺死了南青。南青就是個婊~子、盪~婦,咎由自取!

根據軍部和警視廳提供的幾個證據,帝國民眾把案件的始末腦補的非常詳盡,更把南青徹底妖魔化。看完網民的討論和爆料,南青氣得渾身發抖,本打算髮一個帖子為自己叫屈,卻被卡耐阻止了。

「不要再提南青,民眾對這兩個字非常反感。你做好你的南璃,當南青這個人已經死了。」

「好的,哥哥。」客廳里一片靜默,兄弟兩都在為曾經的作為感到後悔。如果一早就掌控住奧爾,現在何必如此費力?

軍部派人二十四小時監視卡耐,南青剛到家,他們就給奧爾將軍遞了消息,詢問他何時抓捕。

「告訴他們不要動,該抓捕的時候我會通知他們。」周允晟擺手。

趙玄把心上人的指示告訴軍部,掛掉通訊器后問道,「為什麼現在不抓?」

「我想把他捧得高高的,再把他一腳踹下去,這樣比較好玩。」周允晟抿嘴壞笑。

南青以南璃的身份再次出道,他原本以為自己就算是死了,在娛樂圈肯定還具有強大的號召力,只需把南璃塑造成南青的接班人,躥紅的速度必定飛快。但殘酷的現實告訴他,南青非但沒有一點號召力,還是人人都不敢碰觸的雷區,只要談起南青,所有經紀人都搖頭,露出厭惡的情緒。他的死連累了奧爾將軍的名譽,他自個兒私生活不檢點也就算了,還非得把髒水潑到奧爾將軍身上,真是不可原諒。

「你想出道就必須換一個藝名,什麼南璃,一聽就跟南青是一卦的,粉絲不會買賬。」金牌經紀人冷著臉交代。

「那您覺得我換什麼名字比較好?」南青咬牙忍耐。經過奧爾的幾輪打擊,現在的塞拉揚家族早就淪落為三流家族,還有人為了討好奧爾,對他們各種落井下石。卡耐能為他聯絡到這位經紀人已經盡了全力,他根本沒有資格擺譜。

「就叫安琪爾吧。」

「安琪爾,這是女人的名字。」

「你這張臉蛋就該叫安琪爾,粉絲會喜歡的。」經紀人摸了摸南青完美無瑕的臉蛋。

南青心氣兒順了,欣然接受了對方的安排。金牌經紀人果然不是吹的,很快就幫他接了幾個廣告和幾部片約,還接了一個軍部的宣傳片。由於星網被女皇掌控,許多人的靈魂被吞噬,人類對網路安全存在很大懷疑,目前並不敢登陸,也不敢使用個人終端,幾百年前淘汰掉的台式電腦和筆記本現在重新開始流行,感應頭盔和感應艙則被扔在角落棄之不用。

然而要讓帝國儘快恢復高效有序的運作模式,就必須讓人們重新啟用星網。周允晟緊趕慢趕,終於在三個月之內完成了星網重建,並指明讓安琪爾擔任宣傳大使。他還親自動筆撰寫了一個劇本,讓軍部拿去拍攝成宣傳片。南青知道這是一個絕好的機會,因此表現的非常賣力。他天使一般的臉蛋在柔白色燈光的照耀下美得彷如一場夢境,觀眾們一看見他眼珠子就忘了轉動,把宣傳片倒來倒去反覆觀賞。

漸漸的,登陸星網的人多起來,由星網管控的龐大生*系得以正常運作,而南青則借著這股東風火得一塌糊塗。也不知是誰,放言說安琪爾是人類顏值進化的巔峰,世界上再也找不出比安琪爾更完美的人,他與奧爾將軍是絕配,然後把兩人的p圖放出來。

柔美的安琪爾和剛硬的奧爾依偎在一起,畫面果然非常和諧。網民看了照片反應不一,有的不屑,有的反感,還有的驚為天人,他們形成一群狂熱的cp粉,天天叫囂著讓兩人組真人cp,還說顏值巔峰跟實力巔峰就應該在一起,這樣才能培育出最優秀的後代。

這一切自然都是南青在背後推動。他混慣了娛樂圈,明白該怎麼做才能讓自己以最快的速度脫穎而出。與奧爾的緋聞炒了兩個月不到,他就躋身為帝國一線巨星,發展勢頭非常迅猛。但他一直按捺著內心的渴望,並未讓兄長把自己帶到奧爾面前。他想讓他先注意自己,等興趣積累到一定程度再給他一個最美的初印象。

奧爾果然給卡耐發來信息,言辭間流露出想結識安琪爾的意思。

「火候到了,你可以出場了。明天是他的授勛儀式,我準備帶你去,等會兒讓管家幫你準備一套禮服。」卡耐盯著個人終端上的信息,笑容玩味。

南青摸了摸腮側,由衷感謝替自己動手術的醫生。這張臉蛋真是太棒了,有了它,好運氣總是不斷。

-----------

為了鼓勵更多的人使用星網,軍部決定在網上全程直播奧爾·亞賽的授勛儀式。網民們只要登錄,就能以旁觀者的身份出現在會場內,全程參與這歷史性的時刻。消息一出,星網的登陸人數立即暴增,畫面傳送到每個人的終端,意味著每個人都有一個席位,並同時屏蔽掉別人的存在,場面一點兒也不會顯得擁擠,而現實中的授勛儀式也能正常進行。帝國民眾們不約而同的穿上自己最得體的一套禮服進入星網。他們知道自己是四維合成的虛擬人物,所以只是靜靜的站在角落等待,看見傳說中的大人物出現才湊上去,端著紅酒杯,似模似樣的與他們攀談,哪怕他們壓根看不見自己,也不會回應。

這種直面帝國巨擘的酸爽感足夠他們回味大半年。

老實說,安琪爾大概是會場里最微不足道的人物,要不是借著塞拉揚家族遠房親戚的身份,他根本沒有資格跨入門檻。那些大人物自然不會將他放在眼裡,但民眾卻對他頗為喜愛,紛紛在公共頻道上發表感言:「天啊,我看見安琪爾了,他竟然有資格出席今晚的儀式!」

「據說他是卡耐的表弟,跟南青有血緣關係。難怪我覺得他們長得有點像。」

「他不會真是奧爾將軍的cp吧?他穿著純白色的禮服,看上去美得像天使一樣。」有網民發來了自己與安琪爾的合影。

南青走到角落,用個人終端查看網民們的評論。他知道星網正在實時播放授勛儀式,只要自己能與奧爾說上幾句話,更甚者跳一支舞,明天的頭條新聞絕對屬於自己。奧爾不是很想認識安琪爾嗎?來吧,快來到我身邊,這次我一定好好對待你。不知想到什麼,他唇角上揚,顯得非常高興。

恰在這時,元帥與四位大將陪同奧爾走入會場。不止網民,連出席宴會的貴族們都忍不住議論紛紛,只因奧爾身旁還站著一名身穿銀灰色西裝的少年。他看上去只有十七八歲年紀,容貌略顯稚~嫩,但一雙點綴著橘紅日輪的茶金色眼眸卻比天上的太陽還要耀眼,只需輕輕一瞥,瞬間就能勾走旁人的神魂。他走得很慢,也很優雅,奧爾為了配合他也放慢了步伐,上台階的時候還伸展手臂摟住他勁瘦的腰,之後便未曾放下,呵護備至的態度溢於言表。

老元帥與少年關係熟稔,一面走一面低聲與他交談,也不知說了什麼,少年啟唇朗笑,本就熠熠生輝的眼眸越發美得絢爛。他或許沒有安琪爾那樣毫無瑕疵的精緻面容,卻擁有一雙奪魂攝魄的眼睛,高貴優雅淡定從容的氣質使他即便站在奧爾身邊,也不會被掩蓋掉一絲一毫的風采。他是那樣獨特而又醒目,幾乎在出現的瞬間就奪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人們都在猜測他與奧爾將軍的關係。因為當他笑起來的時候,總是冷著臉的奧爾將軍也會忍不住微笑,冰冷無機質的黑色眼瞳融化成了脈脈柔情。他半摟著少年,但凡他稍微靠近誰一點,就會強硬的將他拽回去,毫不掩飾自己的佔有慾。

網民們非常好奇,紛紛在公共頻道詢問少年的真實身份。

「不知道,但肯定來頭不小,看見元帥和四位大將對待他的態度了嗎?慎重、溫和,有點平輩相交的意思。」

「我覺得他一定是奧爾將軍的真愛,你們仔細觀察將軍的眼神,他只看得見他一個人。」

這話一出,大家才發現奧爾果然沒有看別人,只一心注意少年。他領著少年在既定的位置坐下,見他手臂微微一抬,馬上提他倒了一杯果汁,還從口袋裡取出一塊潔白的手帕,隨時準備替他擦嘴角。期間卡耐幾次揚手與他打招呼,都被徹底忽略,這讓安琪爾差點端不住溫柔的假面。

網民們看得直樂,紛紛嘲諷安琪爾倒貼炒作的行為。

元帥知道今天的主角不是自己,簡單發表了幾句感言就拿出帝國最高勳章,讓奧爾上台領獎。趙玄有點不耐煩,他更願意花費一整晚的時間跟心上人膩在一起,無論是激烈的床~上運動,還是安安靜靜的看一場電影,亦或者手牽手在星空下漫步,都是絕無僅有的幸福體驗。他面無表情的走上去,目光定格在朝自己微笑招手的少年身上,滿心的不耐頃刻間消散。

他回憶起被女皇囚禁在異度空間中的歲月。女皇無法殺死他,就用無盡的輪迴消磨他的能量和意志,當他以為自己下一刻就要奔潰時,少年忽然闖入了他的世界,帶領他打破了命運的桎梏。當龐大的能量注入他越來越孱弱的意識體中,他頭一次有了心跳的感覺。他開始憑本能追逐少年,就像追逐生命中唯一的光亮。他原本以為自己註定沒有實體,沒有未來,沒有歸處,但當少年坐在台下,用愛意流轉的目光凝視他時,他有了心跳,有了喜怒哀樂,更有了實體、未來和歸處。他為他而存在。

他從不覺得保衛帝國是自己的責任,但因為帝國有他,也就成了他的責任。他接過勳章認真端詳了片刻,然後徐徐開口,「其實我並沒有你們想象的那樣偉大,因為我只為一個人而戰。」他舉起左手,深情親吻無名指上的鑽戒,笑道,「寶貝兒,我的所有功勛都屬於你,我也同樣屬於你!」

會場內一片嘩然,眾人絕沒有想到奧爾這樣鐵骨錚錚的英雄,竟然也有如此柔腸百結的時刻。只為一個人而戰,聽上去很狹隘,但仔細回味卻又格外讓人艷羨。大家都想知道這位幸運兒究竟是誰,又具備怎樣無與倫比的魅力,竟把奧爾迷的神魂顛倒。他親吻鑽戒的表情好像喝了幾壇烈酒,沉醉,絢爛,幸福洋溢。

周允晟沒有迴避,大大方方的親吻同款鑽戒,用口型無聲說道,「我也愛你!」

趙玄朗聲笑了,走下台把帝國最高勳章別在少年衣襟上,然後抱住他熱烈親吻。會場里安靜了片刻,直到元帥率先鼓掌,大家才陸續回神,把雷鳴般的掌聲送給兩人作為祝福。軍部的人知道少年底細,看見卡耐和安琪爾露出難堪的表情,莫不在心裡嘲諷:顏值巔峰與實力巔峰?什麼玩意兒?這兩位可是最強戰力和最強大腦的聯合,其實力足以帶領帝國走出亞薩星際,進入更高的文明。這才叫名副其實的天生一對兒。

一吻結束,趙玄在心上人耳邊又啄吻幾下,這才心滿意足的牽著他離開會場,接下來的晚宴純粹是浪費時間,還不如帶寶貝兒回去享受二人世界。兩人面上泛著□□,互相對視時眼睛里有熱~辣~辣的火花閃現,大家都知道他們急著離開想幹什麼,紛紛露出調侃的微笑,並沒有誰不識趣的走過去搭訕。唯獨卡耐急忙把人攔在門口,介紹道,「奧爾,你不是想認識安琪爾嗎?今天我把他帶來了。」

南青立即露出純真的微笑,清澈的眼眸乾淨得像是一片湖水。

網民們能通過四維合成影像看見會場內所有人的舉動,注意到站在一起的幾人,連忙圍過去湊熱鬧。奧爾很想認識安琪兒?天啊,這究竟是什麼意思?難道奧爾吃著碗里看著鍋里?不會那麼渣吧?那剛才感動全星際的告白是怎麼回事兒?

「對,我很想認識安琪兒。」趙玄不等南青露出欣喜的笑容,就沖等候在一旁的警察招手,「好了,你們可以抓捕他了。」

「為什麼抓我?你們想幹什麼?」南青慌亂的掙扎,卡耐也被幾名特種人士兵控制。

「別裝了南青。我們知道你沒死,死得那個是你的克~隆體。」周允晟冷笑,擺手讓警察把人帶下去。場內眾人驚愕萬分的看著這一幕,好半天沒法回神,網民們也目瞪口呆,不敢置信。但軍部和警視廳很快就召開新聞發布會,澄清了一切真~相。

南青果然是個婊~子,但他的行為比人們想象中的更狠毒無數倍,為了誣陷奧爾,讓他不名譽的死在監獄,他們竟然設下那樣一個險惡的局。奧爾的繼母和弟弟也參與其中,還買通囚犯和監獄官試圖殺死奧爾,手段堪稱喪心病狂!案子一審理完畢,這幾個人就被移交給法庭,均以最高量刑判處,想來這輩子都要在監獄中度過。

安琪爾如今有多紅,承受的謾罵和譴責就有多嚴重,大家只要一想到他的臉是根據奧爾將軍合法配偶的臉整出來的,就覺得萬分噁心,發誓這輩子都不想再看見他。塞拉揚家族最後兩位繼承人均鋃鐺入獄,他們旗下見不得檯面的生意也隨之曝光,在帝國引起了一場軒然大~波。

但這些都與趙玄和周允晟無關,當公眾的視線聚焦在案件和醜聞上時,他們已經離開帝都星,前往偏遠的獸人星球度蜜月。趙玄臨走時把亞賽家族的全部產業捐贈給國家,希望他們用來安置戰後遺孤,如果奧爾還在,他一定也會贊同這個決定。原本還擔心奧爾無法掌控的老元帥徹底放心了,覺得奧爾雖然氣質變得冷冽,但骨子裡還是那個忠於國家忠於人民的軍人,將帝國交給他,他終於可以安心享受退休生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快穿之打臉狂魔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快穿之打臉狂魔目錄 快穿之打臉狂魔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176|176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