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一章說出實情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說出實情

那一劍刺向了錢霸天的胸口。

錢霸天躲閃不及,自己的心口就被那把劍給刺中了。

像柳天雄這樣的人,武功在江湖中,能夠勝過他的人已經不多了,能夠躲過鐵骨鑽心的人自然也是寥寥無幾,所以,錢霸天被柳天雄的一劍刺中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可是奇怪的並不是這些,奇怪的是,柳天雄的劍非但沒有刺進錢霸天的胸口,那把劍竟然被錢霸天的內力給折斷了。

柳天雄因為用力過猛,自己不能及時收手,他的右手抓著劍柄也到了錢霸天的胸口。

錢霸天伸出右手,抓向了柳天雄的右手。

如果讓錢霸天抓住了柳天雄的右手,那麼接下來,錢霸天就會用左手對著柳天雄的胸口打出一拳。

以錢霸天的武功,那一拳定然能夠將柳天雄的肋骨給打斷了。

柳天雄想借力返回,可是已經來不及了,他想用左手去擋錢霸天的拳頭,但是那把拳頭已經打到了柳天雄的胸口。

突然柳天雄的就從錢霸天的面前一閃就不見了。

錢霸天的右手抓空了,就連他的拳頭也打空了,為此錢霸天的身子還向前走了三步,那樣子看上去非常的狼狽。

錢霸天吃驚的看著那名手拿扇子的公子,道:「是你把他給救走的?」

「你的判斷非常準確。」

錢霸天吃驚的看著宋瑞龍道:「能夠將人從我的手中救出的人,並不多。」

宋瑞龍道:「能夠把在下的朋友的軟劍給震斷的人,也不多。」

錢霸天咆哮著向宋瑞龍沖了過去,他的拳頭帶著一陣強烈的風,打向了宋瑞龍的胸口。

宋瑞龍竟然站在那裡手都沒有還,等待著錢霸天去打他的胸口。

崔成激動的說道:「被神拳無敵打中的人,不死也是殘廢。」

崔成的話剛說完,錢霸天的身子就好像是紙做的一般,「嗖」一下,就從崔成的頭頂飛了過去,撞在了崔成身後的牆上。

錢霸天把那面牆撞出了一個人形的洞,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血,然後他的眼睛一瞪就翻了白眼。

錢霸天死了。

錢霸天號稱神拳無敵,被打中的人,非死即傷,可是如今,他自己竟然死在了自己的神拳之下,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崔成道:「你殺死了錢霸天?」

宋瑞龍拍打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道:「你可曾見過在下出手?」

柳天雄道:「是錢霸天打了他一拳,錢霸天被自己的那一拳反彈了回去,所以他自己不服氣,就被氣死了。」

神劍無招唐玉走上前去道:「在下神劍無招唐玉領教閣下高招!」

「請!」

唐玉看著宋瑞龍的眼睛,當宋瑞龍的眼睛閃爍一下的時候,他突然拔劍,對著宋瑞龍的咽喉就是一招橫掃千軍。

不過這一招是用劍氣打出來的,劍氣的唯一好處就是,他可以殺死在長劍以外的人。

那道白色的劍氣煞是兇險毒辣,準確,快捷,這一招已經非常的精妙了,能夠躲過這一招的人,在江湖中也沒有幾個人。可是,這一招要對付的人是宋瑞龍。

宋瑞龍的武功究竟有多高,現在只怕沒有人知道。

不過唐玉很快就知道了。

唐玉的那一劍的劍氣竟然被宋瑞龍的真氣給完全的化成了一道白色的青煙,慢慢的升到了房頂。

那道凝練如鋼鐵的劍氣,竟然變成了一股青煙,讓在場的很多人都目瞪口呆了。

唐玉沒有殺死宋瑞龍,他竟然把劍抹向了自己的脖子。

宋瑞龍沒有想到唐玉會自殺。

像這麼好的用劍高手,如果自殺了,那真的是非常的可惜。

宋瑞龍伸手抓住了唐玉手中的劍,道:「你……」

唐玉道:「兵不厭詐!你以為,我真的會自殺?我沒有那麼傻!我們唐家有兩種絕學,一種是神劍無招,另一種就是袖劍奪魂。知道我們唐家神劍無招的人有很多,可是知道我們唐家袖劍奪魂的人,卻沒有幾個。」

唐玉是用左手袖子裡面的短劍刺中宋瑞龍的心臟的。

宋瑞龍抓著短劍退到柳天雄的身邊,緩緩的坐在了地上。

柳天雄憤怒的看著唐玉,道:「你可真夠卑鄙的,你已經輸了,你在自殺的時候,是誰救了你的命?」

唐玉道:「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你說他救了我的命也對,因為,我是真的自殺,他如果不出手的話,就是我死,如果他出手就是他死。」

宋瑞龍道:「他說的沒錯,如果他不是真的自殺,我也不會去救他的。」

「哈哈哈……聽說你們打敗了那兩個人,本刺史前來看看。」

崔成激動的走到崔沖的面前,道:「爹,你來的正好,孩兒已經把那個最厲害的爪牙給拔了,現在只用孩兒一聲令下,就能夠將他們一起抓回去了。」

崔沖點頭道:「成兒,辦的不錯。剛剛有下人回報,說有個人特別厲害,神拳無敵錢霸天在打了那個人以後,自己就氣絕身亡了,一絕喇嘛當時聽了這話,就非要來看看這位武功卓絕的人究竟是何方神聖,沒想到他竟然被唐玉給打敗了,實在是可惜,可惜呀!」

崔沖走到宋瑞龍的面前,道:「閣下叫什麼名字?」

「宋龍!」

崔成道:「本刺史想問問你,為什麼要救楊吉澤?」

宋瑞龍面色蒼白,說話有點吃力,道:「因為他是冤枉的,在下想為他申冤!」

崔成道:「那現在呢?你還想為他申冤嗎?」

宋瑞龍搖搖頭道:「不想!」

崔沖道:「你果然識時務。本刺史覺得你也算是英雄好漢,就告訴你實情。實情是楊吉澤的確是冤枉的。」

「願聽其詳!」

崔沖道:「本來,本刺史與這楊秀才之間也沒有什麼恩怨,那天,本刺史請楊吉澤到府上寫一副對聯,可是楊吉澤竟然偷聽本刺史和禮部侍郎董海光的談話。董海光在二十年前寫了一封信給周懷山,要他陷害忠義侯王暢順,周懷山果然照辦了,可是後來,周懷山竟然將那一封信留在了自己的身邊,這讓董侍郎心中非常不安。董侍郎為了得到那封密信,派出了自己的心腹之人魏曉萍,可是結果,魏曉萍潛伏在周懷山的身邊兩年竟然都沒有得手,於是董侍郎找到了本刺史,要本刺史派出駐紮在潁川縣鐵樹鎮的副將孫士揚去協助魏曉萍完成這個任務。不巧,這件事被楊吉澤聽到了。本來楊吉澤也知道的不多,可是為了以絕後患,於是本刺史決定除掉楊吉澤。」

楊吉澤憤怒的瞪著崔沖道:「可是那一次,我什麼也沒有聽到,就算我聽到了,我也不敢去揭發你。你竟然為了這個秘密想殺死我?」

(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斷宋瑞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神斷宋瑞龍目錄 神斷宋瑞龍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說出實情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