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司徒少爺要欠人情了

第118章 司徒少爺要欠人情了

第118章司徒少爺要欠人情了安錦歌身子一僵,低頭瞅瞅他,不是很客氣的說:「先生,借酒裝瘋是很不道德的行為。」

身上的人,沒有反應。

借酒裝瘋?

誰?

他貌似醉得很厲害,也不管她瘦弱的身子能不能扛得住自己,硬是將重量都交給她。只有扛得重了壓得痛了,記憶才會更加深刻。

而他想要,可不僅僅只是她記中的過客。

唇角的一側,微微上揚。

安錦歌扶著他,十分吃力,站在路邊想要打車,可司機看一眼醉得那麼厲害的男人,都怕他會吐到車上,於是漫天要價。

安錦歌來得匆忙,身上帶的錢不多,無奈之下只好將手探入他的口袋裡,想要掏出錢夾。可手才上觸上,就被捉了住。

她一怔,抬起頭,立時對上了他迷迷瞪瞪的視線。

「你以為我醉了……想要趁機行竊……呵呵……告訴你!沒門!我司徒嘯白可不是那麼好偷的!」

他身子不穩,說著醉話,握著她的手卻鐵鉗似的。

安錦歌沒遇到過這種情況,多少有點頭疼了。那時候林斐彥不管應酬到多晚,都不會這個樣子回來,所以,她拿這個男人著實沒轍了。

「我身上錢不夠回去。」她耐著性子說。

司徒嘯白只是一個勁的笑,眼睛直勾勾的,突然,他俯低身子,臉頰挨得她很近,帶著醉人的酒息。

「你是在勾引我?」他赤果果的問。

安錦歌臉騰地就紅了,瞪著他,「司徒嘯白,你再亂說我就把你丟在這裡了!」

隨便他是被人劫財還是劫色,她保證眼皮都不帶眨一下!

「呵呵……」他又笑了,嗓音磁性的性感。

他不說話,只是這麼望著她,怎麼也望不夠似的。

這種類似於深情的目光,在安錦歌看來,只能得出一個結論:這傢伙的確是醉了。

否則,他深情給誰看?她又不是他的那位初戀。

壓抑住心底莫名竄起的一絲浮躁情緒,安錦歌掏出手機來,打電話給方楠,讓她開車來接。講了大概又報上地址,這才吃力的扶著司徒嘯白,坐在了路邊的花壇上。

司徒嘯白累了,頭倚在她的肩上,頎長的身子,將她襯得更加嬌小了。

她皺眉,用手推了推他。

真的當她是鐵打的?

司徒嘯白不悅的拍掉她的手,繼續蹭著她的肩頭,很像在……求安撫。

安錦歌想笑,司徒嘯白曾幾何時會求她的安撫?若不是醉了,恐怕都不會給她機會見識他的更多面。

她倏爾一震,胸口「咚咚」地跳著,又是那種熟悉的震撼感。

僵硬的低下頭,視線落在他的大手上,它悄然握住了她的手。不似那般強勢,而是輕輕的,如同第一次牽手的戀人那樣……珍惜。

安錦歌下意識的就要抽出手,可它不許,即使沒有施力,也還是將她牢牢的握在掌心裡。

他依舊抵著她的肩頭,醉著。

安錦歌全身都變得不自在了,不同於被他突然吻上的感覺,這樣子的珍惜,會令她亂了陣腳,手足無措!

她和他不該是這樣的,他有一個畢生最愛的初戀,而她也才剛剛結束了一段婚姻,無論如何,都是不該產生這種交集的兩個人!

可是,偏偏就發生了。

她慌了,眼神遊移,也不管他是不是真的醉,她力持鎮定的開口,「司徒嘯白,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要做什麼!你就這麼突兀的出現在我生活里,讓我不由得按你的步調來行走,你可有想過我的體會?」

就像現在,他輕輕一個動作,就撩撥了她平靜已久的心,她會厭惡這樣的自己!

男人沒有反應,只用他的拇指在一下一下撓著她的掌心,像在祈求她的原諒似的,有點……小心翼翼。

安錦歌咬了下唇,硬是甩開了他的手。

在沒有確定安全的情況下,她是不可能再次將自己置於萬劫不復的。

兩人對面的街道上,傳來「叭叭」的喇叭聲。

安錦歌抬頭,對上方楠似笑非笑的目光,臉一下子又紅了。

哀怨的看一眼旁邊的男人,都怪他。

方楠走過來,幫著她一塊扶起司徒嘯白,朝自己的車走過去,曖昧的朝安錦歌擠下眸子,「什麼情況啊?你們兩這也沒按劇本走啊!不是應該女主角醉得不省人事,男主角馬上來一個公主抱,然後就回家啪啪啪……」

「停!」

安錦歌臉紅得不像話,又是氣又是急,「我也是接到他弟弟打來的電話,說他喝多了才會過來。」

方楠笑了,「喲,堂堂司徒少爺的交際圈,怎麼能是我們這種小人物能融得進去的啊?貴弟旁人不找,怎麼就偏偏找了你呢?」

說話的時候,她的眼神是瞥向居中的男人的。

像似在說:「你們這點小伎倆,也就騙騙單純的小錦歌吧!」

「我哪知道啊!」一向好脾氣的安錦歌,也出現了暴走的前兆。

司徒嘯白的身子貌似更重了,而且,多半的重量這會都壓向了方楠那則,可他的頭卻始終靠向安錦歌,害的她不得不使勁朝旁邊歪著腦袋,才不至於貼上他的臉頰,貼上他漂亮的唇……

好不容易將他扶到車裡,方楠氣喘吁吁,手背輕拭下額上香汗,不緊不慢的說:「看來,司徒少爺要欠我一個天大的人情了。呵呵,我倒是不急啊,有的是時間可以慢慢討回來。而且,我相信,後續合作也一定會非常愉快的。」

安錦歌正繞到另一側上車,沒在意她說什麼。

可是,車內的男人,卻緩緩抬起手,朝車外的方楠,比了個「ok」的手續。

方楠笑了。

聰明人就是上道!

上了車,方楠調整下車鏡,正好對著後座兩人,「喂,要送他去哪啊?」

「他家。」安錦歌想都不想的回答。

「好,那他家在哪呢?」

安錦歌的聲音沉了幾分,「……蓮水小區。」

「我沒聽錯吧?」方楠扭過頭,吃驚的問:「你和林斐彥原來不是就住那兒嗎?」

安錦歌不說話了。

這事的確很難解釋,說是巧合?

誰會信。

方楠眯起眸子,敏銳發問:「我記得你提過,你們家旁邊的那套房子,一直都是空著的。該不會就是……」

她從安錦歌的表情里,已然讀懂一切。

頓時,方楠由衷的挑起了拇指。

高!實在是高!

方楠家都是做生意的,個個猴精似的,她也不例外!她只需稍稍轉轉腦子就猜到了個大概!

天底下最不靠譜的,就是他媽的巧合!

如果說追一個女人,用心到這種程度,連房子都早早預謀買到一處!這個叫司徒嘯白的男人,還真不是一般的可怕啊!

既然,司徒先生都這麼給力了,她也不能袖手旁觀啊!

於是,她一臉認真道:「我看不妥吧。」

安錦歌揚眉,「怎麼?」

「你看,現在都幾點了?你送一個男人回家,旁邊還住著你前夫和踐人妹妹一家,這要是讓他們看到了,保不齊會說出升級版的難聽話呢!」

安錦歌倒不在乎:「反正已經見過了,隨便他們怎麼說,何必要去聽?」

「話可不能這麼說啊!你現在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自然是不在意。可人家司徒少爺不行啊!好歹也是十里八村有頭有臉的人物,這要是讓有人心稍加利用了,你還讓人家怎麼出去見人啊?」

這話倒是戳到了安錦歌的心裡,司徒嘯白跟著她,已經背上了一些污名,他不在乎可不代表她能心安理得。

見她猶豫了,方楠當機立斷,「去你家吧!」

「我家?」安錦歌驚呼,「這怎麼行……」

「怎麼不行啊?」方楠一邊發動車子,一邊說:「嚴格說起來,這房子是人家司徒少爺的,也算是他的家吧?回自己家有什麼不對的嗎?況且,你那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就算住上一窩男人都不會被發現!」

安錦歌撫著眉心,方楠這傢伙,真是越說越過火了,可她確實說得在理,安錦歌也的確是無法反駁。

旁邊,男人的唇角又微微揚了起……

來到安錦歌的小公寓樓前,方楠停下車子,又幫著將人扶下來,「那什麼……我就不送你們上樓了……」

她拍了拍手,指指手錶,「我們小區有門禁,凌晨三點后就不讓進了,我得趕回去。」

安錦歌一愣,「什麼時候有這個規定了?」

貌似,很奇葩。

方楠回得理直氣壯,「剛有的。」

安錦歌無奈,「那你先幫我扶一下,我先去刷門卡。」

「沒問題!」

趁著安錦歌離開時,方楠趕緊掏出一張名片塞進司徒嘯白手裡,笑米米的,「我們雜誌社下個月的封面就拜託司徒少爺了。」

司徒嘯白沒說話,卻慢騰騰的將那張名片揣進了褲子口袋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一婚到底,狂少的頭號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一婚到底,狂少的頭號妻目錄 一婚到底,狂少的頭號妻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8章 司徒少爺要欠人情了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