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見(修)

第一章 初見(修)

太陽落山,月亮還沒有爬上天空。

熙熙攘攘的街頭,路人來來往往,這樣的人流中想要直直向前走幾乎是不可能的,走路的時候總會需要小小的讓一下步以免撞到別人,馬路上車水馬龍川流不息。白天的時候,工作的工作,上學的上學,街上的人反而沒有夜晚多,黑夜逐漸到來,街上也越來越熱鬧,有更多的人結束一整天的忙碌,或自己一人出來走走,或和朋友一起逛街壓馬路。

從魔法界來到這個島國的聖光魔法師站在高高的大廈廣告牌上俯視城市,腳下是來來往往如同蟲子一樣渺小的人流,冷颼颼的風從下往上吹,這高度,這危險的位置,只要一個不小心就會摔落,當場斃命,就算沒有恐高症也會被嚇得腳軟。

現代城市特有的喧嘩浮躁令她覺得不快,不論是烏煙瘴氣的空氣質量,還是完全陌生的環境,一切都讓習慣了環境優美的魔法界的聖光魔法師感到焦慮不安和不適應。

被麻瓜界的破環境搞得心情特鬱悶。

腳上加持魔咒,輕輕一躍跳得老高,從這幢樓頂跳到那幢樓頂,居高臨下俯視街道的感覺就是不一樣。夜晚還沒有正式來臨,但路燈已經開始亮了。

從一幢極高的大樓平台邊緣跳下,風呼呼吹過,長發飛揚裙擺搖曳,這幢樓和旁邊樓房高度有較大差距,有種滑翔的感覺,跳的也比較遠,直接落到了靠近另外一幢樓房的那個平台邊緣。落地的瞬間腳底不知道踩到什麼東西滑了一下,正要起跳的身體瞬間失去平衡衝下面栽倒。

魔法的效果沒有消失,並不是直直的直落,還向前面漂浮了一下。失衡摔倒,慌亂中下意識抬手抓住什麼東西,腳被什麼東西勾住,頓時變成了一副尷尬的境地。兩手抓著前面突出的建築部分,腳被自己跌倒的大樓上什麼東西勾住,跨越兩幢樓房中間狹窄的小巷子,掛在上面。

臉朝下,對上一雙紫羅蘭色的眸子,迎接他眼底的驚愕駭然。

「你這個傢伙,身上肯定帶了不少錢吧?全部都交出來!」不良少年惡狠狠的聲音。

「快交出來!」

有著一雙紫羅蘭色大眼睛的男孩被一個不良少年粗暴的揪住衣襟往上一提,旁邊還有一個造型殺馬特的不良少年堵著小巷子的入口,同樣一臉不善。男孩被這樣抓著很難受,臉下意識朝上,看見了從平台邊緣跌倒橫在兩幢樓房之間的女孩。

聽見兩個不良少年的敲詐,滿臉怯懦軟弱,看她的眼神卻露出擔憂驚慌的神色。

「沒……沒有錢!比起這個,快點!」男孩害怕慌亂的蹬了蹬懸空幾乎懸空只有腳尖碰觸地面的腳,看著姿勢危險幾乎要掉下去的少女滿臉惶恐驚懼。「快叫人來救那個女孩子!」

「什麼?」頭上染了一撮綠毛的不良少年愣住,下意識沿著他的視線看去。

頭髮染的五顏六色還吹了個蓬鬆爆炸頭髮型的不良少年看過去,咻的吹了一聲口哨,流里流氣說:「做什麼呢小妹妹,離家出走嗎?」

娜娜莉鄙夷的瞥一眼染髮的兩個不良少年,努力回頭看,到底是什麼東西勾住了她的腳。

小巷子里的光線比較暗,外邊街道的路燈難以照亮這裡,只有一點光線,看不太清楚,只能勉強分辨貌似是線狀的東西,還在腳踝處纏了纏。

「危險,這樣會掉下去的!」男孩驚慌的喊道。

這個姿勢本來就危險,隨時都可能掉下去,做什麼都感覺搖搖欲墜,危急萬分。

「才不會掉下去,你在小瞧我嗎。」聽見他的話娜娜莉不高興了,精通飛行魔法的魔法師怎麼會犯這種錯誤,這種姿勢只是湊巧,要不是不小心腳底滑了一下才不會這樣。

感覺自己被麻瓜小瞧了,皺著眉頭就要抽出被線纏繞住的腳,下一秒被彷彿他才是掛在這裡的顫抖聲喝止,嚇一跳,視線投到他身上,眼神古怪。

雖然覺得麻瓜真是大驚小怪,心裡並沒有感到不滿,有點無語。

「別、別亂動!你勾住的是電線!」男孩膽顫心驚的想要喝止她,比橫在兩幢樓房之間的當事人還要害怕。

「喂,矮子,你時不時忽略我們了?」一把揪著他的綠毛不良少年使勁提了提,滿意的看到他痛苦的臉色。

「這種時候還要心情擔心別人啊!」殺馬特的少年諷刺道,囂張的隨手扇了他一記耳光,很不滿都被他們這樣堵著威脅竟然還敢關注其他事。

看的娜娜莉驟起眉頭,露出不快神色。動了動被線纏住的腳,突然電花閃爍了下,在這陰暗的小巷子里尤其明顯,腳往下滑了滑,勾住腳的線斷了一根,看起來越發危險,纖細的手臂抓著前方建築物突出的部分,似乎也堅持不了多久的樣子。

剩下的線也不能堅持多久,到底不是漂浮咒,而是輕身效果。

她知道自己不會有事,但別人不知道。

男孩痛哼一聲,看到那閃爍的電花,女孩子處境越發危險,害怕的瑟縮一下,但還是鼓起勇氣,劇烈掙扎,一邊叫:「快放我下去,那個女孩子要掉下去了,這個高一定會受重傷,腳上勾著的電線如果突然漏電電到她……」

「把錢交出來就放開你!」頭上有一撮綠毛的不良少年不耐煩的搖晃了下他,「要不然,讓你看著她掉下去怎麼樣,反正也不是我們把她掛在那裡的,就算警察問起來也不關我們的事。」

「就是。」殺馬特仰頭看了看娜娜莉,轉頭狐疑的看著男孩,「你這麼緊張,難道是認識的人?」

霹靂吧啦——

一根電線似斷非斷,電花閃爍個不停,娜娜莉皺眉回頭,好像是和煉金首飾的保護壁發生劇烈反應了,人體會導電,絕緣體裂開的位置貼著腳踝的皮膚。

「她看起來好像快要掉了,我們還是走吧。」綠毛不良少年被閃爍的電花嚇了一下,猶豫起來。作為附近的混混他也算是在警局掛過名的,要是她掉下來,警察以為是他們做的抓起來,名聲不好辯解都沒用啊。

「就這樣走啊?」殺馬特少年不甘心道,恨恨的瞪了被揪著衣襟的男孩一眼,「他身上一定有錢帶著,不肯交出來我們自己搜好了。」

怕沾上麻煩,他們不再多逗留,粗暴的抓著男孩搜身,只找出幾枚遊戲幣,這是他在遊戲廳里換來還沒用完的,聊勝於無,啐一口,威脅不許說出去,丟下他,勾肩搭背的向遊戲廳走去,壓根沒有任何救人的意思。

以往遇到這種倒霉的事情就算交出錢也難免被打一頓,這些唯恐天下不亂的不良少年精力旺盛就想惹點事,若不是前幾日剛從拘留所里出來,暫時不想這麼快又進去,少不了又是一頓揍。

「咳咳……」

一直被提著衣襟,脖子很不舒服,呼吸有點困難,男孩跌坐在地上咳嗽幾聲,仰頭看著上方,眼底都是焦慮情緒,怕的還在隱隱顫抖,卻努力安慰她,「你等一下,我馬上叫人來救你!」

紫羅蘭色的大眼睛還驚魂未定就想著擔心別人,發軟的腿站起來,伸手想要扶著牆壁走出小巷子卻笨手笨腳的滑了一下,一頭撞到牆壁上,眼冒金星。

「嗚……」

男孩痛苦的蹲下捂住腦袋。

跟電線較勁了半天突然想起自己可以飛起來的嘛,被男孩緊張兮兮的樣子影響了,都忘記了這簡單粗暴的方法。娜娜莉給自己加持了一個漂浮咒,腳一使勁,將纏住腳踝的電線都掙斷,然後一個恢復如初修復好。

無聲無杖魔法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也沒有人看到。

「你還真笨手笨腳的,這樣都會撞到。」

娜娜莉的聲音從男孩背後傳過來,驚得他差點跳起來,猛然轉頭,視線里一張放大的臉,嚇得往後仰,跌坐在地上,滿臉驚愕。

「你……!」怎麼下來的???

「一副軟呼呼的樣子,看起來很好欺負,難怪會想敲詐你。」娜娜莉蹲在地上看著他,一手托著下巴,興緻勃勃的看著他,悠閑愜意的完全不像是剛才還陷入摔死摔傷危機,大大的琥珀色眼睛熠熠生輝,精神明亮。

男孩長得十分可愛,軟軟的,稚氣未脫,皮膚白嫩,大大的紫羅蘭色眼睛眼神靦腆內向,顯然不是一個善於交際的人,或許還經常被人欺負,怯懦的神態令他看起來就像是傳說中的軟柿子,誰都能捏一捏。

「為什麼不叫救命,他們是在犯罪吧?」

紫羅蘭色的大眼睛暗淡了一下,囁嚅道:「……不會有人上來阻止的。」

「你該不會不是第一次被他們敲詐了吧?」得到這種回答,娜娜莉睜大眼睛,露出詫異的表情。

「只是偶爾而已,知道他們經常來這裡以後我就不常來了。」他弱弱的說,迎上她彷彿看白痴的表情,縮了縮脖子,更加弱氣了,「這個遊戲廳的遊戲是最齊全的,也經常引進各種新遊戲,其他地方還沒有,這裡就有了,忍不住想搶先玩,體驗一下,所以就……」

「你跟我解釋什麼,根本不用解釋。」娜娜莉一臉莫名其妙,果然是個軟柿子。

男孩臉色黯然的低下頭,失落,「對不起……」

一定是被討厭了吧。

雖然不知道她是誰,但一看穿著打扮就知道一定是有錢人家的孩子。精心打理的亞麻色長發蓬鬆柔軟,俏麗可愛的臉蛋皮膚光潔細嫩,琥珀色的眼睛神采奕奕,充滿勃勃生機,看起來十分活潑,似乎蘊含神奇的魔法,看到這雙眼睛就感覺陰霾一掃而空心情不可思議的好起來,充滿感染力,路燈的光照進她的眼中,熠熠生輝,彷彿寶石一樣明亮剔透。一身洋裝透出某種說不出來的奢華感覺,款式簡單但非常突出,腰上掛著一個毛茸茸的兔子掛飾。光看衣服就已經十分不合群,和滿街熙熙攘攘的人群格格不入,就像盛裝打扮參加宴會中途跑出來一樣。

「你沒有做錯事,為什麼要道歉?」娜娜莉盯著他被不良少年打過的臉頰,猶豫一下,伸出手,輕輕碰了碰,看起來有點腫。

「這個嗎?」臉頰被小心翼翼碰了碰的男孩抬頭,眼底閃過一絲欣喜羞澀,「不是很疼,明天應該就會消了。」

指尖碰觸間放出小型的治療魔法,用在這種連皮肉傷都算不上的小紅腫完全是殺雞用牛刀,效果自然立竿見影。

他沒有注意到臉頰上的刺痛消失不見,臉蛋紅紅的,不知所措局促羞澀,這是第一次有女孩子摸他的臉,不自在的下意識往後退了退,磕磕巴巴的說,「那個,女孩子還是不要一個人在外面晃的好,你的打扮…有點招搖張揚……」

如果剛才那兩個不良少年看清她身上戴的首飾,一定不會這麼輕易走掉,說不定還會想辦法把她弄下來,把這些東西都搶走。這麼近他看的清清楚楚,女孩帶著耳飾項鏈還有手鏈,應該都是真的黃金寶石,如果是假的,和她貴氣十足的衣服就不搭配了。

「沒有關係,區區麻瓜而已,若是被那種傢伙打劫,我還不如回魔法學校重修算了。」娜娜莉完全沒放心上。

「……」男孩嘴角抽了抽,小心翼翼的偷看她一眼,沒料到會撞見她的目光,臉變得更紅,慌張低下頭。

這個動漫發達的島國盛產某一種思維直通外星球與眾不同的生物,他們的思維與現實脫節,總是幻想自己擁有某些特殊的能力,可以與某些普通人看不到的存在溝通,幻想自己擁有非同一般的身份,肩負神聖的使命,打敗大魔王拯救世界——他們就是,中二病。

中二病的世界正常人不懂。

「倒是你,小弟弟,放學就趕緊回家,在路上亂晃,還老是跑來有不良少年盤踞的地方才一而再被打劫,喜歡玩遊戲也要有個限度。」娜娜莉語重心長的告誡他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可取。

男孩聽了整個人都陰鬱了,沮喪低落的不行,悲憤道:「我才不是什麼小弟弟,我已經16歲了,是高中生!」

好欺負的軟柿子即使是表達不滿看起來也一點威懾力都沒有。

「呃…16歲……」她呆愣住,睜大眼睛看著面前比自己還矮半個頭的男生。

早產兒先天不足,身體發育很慢,細胳膊細腿的小小一隻,在一群標準西方人的高個子里簡直就是豆芽菜,幾乎找不出比她更矮的同齡人,矮子的心酸不足為外人道,總是被俯視。

突然看到一個比自己還要矮的同齡人,不要太有成就感,心情指數上漲,心花怒放啊有木有,看他的目光都溫柔了好多倍,咋看咋順眼。

咕嚕嚕嚕——

娜娜莉的肚子突然響了起來。

大眼瞪小眼,一陣尷尬。

「我叫娜娜莉·密斯特羅斯,今年16歲,你呢?」她開口打破詭異的安靜。

「我叫武藤遊戲,今年也是16歲。」聽見對方自我介紹,男孩…不,少年眼睛一亮,紫羅蘭色的眼睛流露出一種希冀的光芒,小心翼翼的。

「我覺得我們可以成為好朋友!」娜娜莉琥珀色的大眼睛熠熠生輝,莫名的衝動下脫口道,其實說完后她自己都愣了一下。

「真的!?」武藤遊戲紫羅蘭色的眼睛瞬間綻放出無限光彩。

他十分渴望交到朋友,但因為性格的原因,到現在只有青梅竹馬的杏子跟他一起,對於眼前這個主動向他釋放善意的人,他真的非常非常高興,幸福來的太突然簡直不敢置信。

對方這麼捧場,娜娜莉高興了,覺得他很有眼光,徹底拋開心底少許的憂慮遲疑。

「雖然有點多管閑事的嫌疑,不過我還是應該對你道謝。

「所以特別恩准你成為我的朋友。」

「勇敢的少年,因為你的勇氣和善良,從現在起,你得到了神聖的光之魔法師的友誼,對你出手就是對我不敬!」娜娜莉鄭重其事的宣布。

跟他站一起不但沒有身高壓力還倍兒有成就感鹹魚翻身的感覺不要太美好,這種理由她才不會說。

被宣布的人只有一臉囧囧有神。

………雖然有點奇怪,但感覺好高興。

「為了慶祝,特別允許你和我共進晚餐。」

「唉,那個不用,還是我請吧!」武藤遊戲趕緊說,很高興,忽略了她的措辭似乎有點奇怪。

娜娜莉強勢將他拉走。

等到他們兩個人站在市內最豪華的大酒店門口,武藤遊戲抬頭仰望,深刻清晰的認識到一個事實:娜娜莉果然是有錢人家的孩子!

#他的朋友是個土豪#

***

本世紀最年輕的魔葯大師斯內普先生改良出榴槤口味的血液淀劑,這種最新的魔葯比起以往的烤肉口味效果更加持久,只需要一點點就能持續一個月的效果。製作成麻瓜的藥片外形,一瓶有一百片,攜帶方便,不容易灑掉。

各位在魔法界定居的血族朋友又有了新的選擇,相信不久以後就能在魔藥店上架正式銷售。

血液淀劑是在籍血族必須購買的魔葯,抑制吸血衝動,滿足血族攝取某種血液中才有的微量元素的需求,有了它,血族才能和魔法師和平共處。

感謝斯內普大師發明血液淀劑,為和平事業做出偉大貢獻。

——摘自《預言家日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魔法師的願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魔法師的願望 [綜]魔法師的願望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 初見(修)

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