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64

chapter64

洛寧珂一直到上了車,整個人還處於發懵的狀態。她不知道為什麼警察會從天而降,那幫人都上了船了,警察究竟是從什麼地方上去的?

還有秋梓熙和段韓修,她只看見他們兩人中了槍,他們,他們死了嗎?還是都活著?

外面的大雨還在瓢潑而下,狂風卷著海浪,發出的怒濤之聲,放佛是世界末日才能聽到的聲音。洛寧珂身上裹著雨衣,整個人在瑟瑟發抖,實在是太冷了,就算現在是夏天,可外面這麼狂風亂作,她連牙齒都在打顫。

盛瑭看著她實在冷地厲害,便說道:「把雨衣脫了,把頭髮擦一擦。」

他們此時坐在警車上,她和盛瑭坐在一邊的椅子上,而對面是兩個警察。其中一個年紀稍長的,趕緊在車上翻了翻,找來找去就只有一件警服,他笑了下,問道:「要是不介意,先披上?」

盛瑭點了點頭,輕聲說了聲謝謝,便將他手裡的警服接了過來,給洛寧珂披在身上。他將洛寧珂抱在,他雖然也淋了雨,但沒洛寧珂那麼冷,這會兩人抱在一塊,倒是暖和了不少。

「能送我們先去醫院嗎?我太太需要去檢查身體,」盛瑭看著他們問道。

年紀稍小的警察看了旁邊一眼,沒說話,倒是年長的警察點了點頭,肯定地說道:「那是自然的,咱們先送洛小姐去醫院,身體要緊,先檢查檢查身體。」

盛瑭這次露出點笑意,又將她抱地更緊。

洛寧珂礙於對面有人在,想要和盛瑭說話,卻又不知怎麼開口。倒是盛瑭低頭看著她,輕盛安慰:「你先閉著眼睛休息一會,等到了醫院,我叫你。」

她沒說話,但牙齒一直在打顫,車外雨水拍打車體的聲音,一直傳進來。可是此時再聽外面那樣猛烈的雨聲,反而有一種奇異的安心。她有好多話,想問盛瑭,也有好多想和他說。

可是想著想著,意識卻一下模糊了,只有耳邊傳來模糊而又遙遠的喊聲。

「不許動,再動我就打死她,」還是秋梓熙,洛寧珂無助地看著對面,可是盛瑭卻還是向前邁出了一步,她想大喊讓他不要動,讓他退後。可不管她怎麼想開口,聲音就是出不來。

不要,千萬不要,求求你,不要。

猛然,她睜開了眼睛,周圍是一片雪白,而她則是躺在床榻之上。是醫院啊,她已經被救了,已經安全了。她安心地舒了一口氣,而此時趴在她床榻旁邊的人,也因為她的動靜睜開了眼睛。

盛唐見她醒了,立即高興地笑了起來,臉上帶著安心,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你醒了?醫生還說你可能要昏睡一陣子呢,還是有點發燒。」

被他這麼一說,洛寧珂才感覺到她渾身發熱,臉頰兩側更是滾燙,而她突然覺得奇怪,低頭看了一眼,這才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經換成了病服。她整個人被裹在厚實的被子裡面,身體不斷散發著熱氣,偏偏又揮散不出去,這會全捂著,這才醒了一會,她就覺得熱地受不了,想要把手臂伸出來透透氣。

「不行,醫生說你現在在發熱,而且你懷孕了,醫生也不能給你用藥,只能讓你這麼捂著,」盛瑭擔憂地說著,又伸手給她拉了拉被角。

洛寧珂呼了一口氣,撇嘴看著他。盛瑭見她這樣的表情,不由覺得好笑,還是耐心地哄道:「你稍微忍耐一點,要不我讓倒點熱水給你喝,補充點水分。」

「現在幾點了,」洛寧珂轉頭看了一眼外面,窗外天光已經大亮,看起來似乎過去了很久。

「才不到七點,」盛瑭回她。

洛寧珂不知道自己昨晚什麼時候睡去的,但如今算來也睡了六七個小時了。她想了想,還是問:「最後怎麼樣了?」

「嗯,」此時盛瑭正在倒水,站在對面的柜子邊上,除恩了一聲之外,便只剩下嘩嘩的水聲。等他倒了點熱水,端過來放在床頭,這才又重新坐下。

「昨天究竟是怎麼回事?」洛寧珂問他。

好在她只是昏迷,並不是失憶,對於昨天的事情,記得還是極清楚的。對於她來說,之前的兩天就像是做噩夢一樣,那個簡陋的屋子裡,充斥著外賣食物和各種汗液混合的噁心味道,而最後秋梓熙抵在她腦袋上的冰冷槍口,就像是夢境一樣。

「段韓修死了,他被警方當場擊斃,而秋梓熙被段韓修打傷了手臂,現在也在醫院裡面,」盛瑭簡單地說道。

洛寧珂只記得兩聲槍響之後,局勢一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只是她沒想到的是,最後會是這樣的結果。對於段韓修,她這會似乎連怨恨都算不上。而秋梓熙,她只覺得她是個瘋子,明明她擁有那麼多,可偏偏卻讓自己越發越偏執,如今走上這條路,也算是自作自受吧。

她突然笑了下,自嘲地說道:「看來,這段時間我們是別想清靜了。」

盛瑭見她這麼看地開,這才稍稍放下心來,但他還是提醒道:「警方還需要幫你錄一份口供,你不要害怕,只要照常說就行。」

洛寧珂點了點頭,她突然覺得好累啊。她無意被卷進這樣的紛爭之中,可最後以這樣的一死一傷結果,她竟是不知要說些什麼。不過她作為受害者,就算什麼都不說,也應該能被理解吧。

「我好想洛繹,」雖然只有兩天沒有見到兒子,可是經歷了這樣的生死劫難,她突然好想見到兒子。

盛瑭伸手握住她的手掌,她的手掌溫度依舊很高,整個人看起來也疲倦異常,聲音依舊嘶啞。他點頭,安慰她:「你再閉上眼睛休息會,等天亮了,洛繹就會來了。」

明明知道他說的意思,但洛寧珂還是笑了下,說:「現在已經天亮了。」

「淘氣,」盛瑭搖頭,不過嘴角噙著笑,儘管屋子裡面還是有點暗,但他眨眼時,洛寧珂還是瞧見他翹動的眼睫。

「你高興嗎?」她將他的手貼在臉上,他的手掌有些涼,但貼在她的臉頰上卻讓她舒服地哼了一聲。

雖然是沒頭沒腦地一句話,但盛瑭卻還是聽懂了。他將身體壓了下來,眼睛靠近她,四目相對,他銀灰色的眸子再不見以往的冰冷淡漠,而是藏著溫柔和繾倦。

對於這個突如其來的生命,在最初的驚慌失措之後,餘下的全是驚喜和歡樂。如果說洛繹讓他成為父親,而現在這個小生命卻又有另外一個不同地意義,他將親眼看著這個小傢伙一點點地長大,直到出生,直到成長……

「謝謝你,」似乎在這個時候,所有的言語都失去了華麗,再華麗的辭藻都無法宣明他心中的驚喜。在經歷了最初的驚慌之後,現在只剩下迎接新生命的喜悅。

洛寧珂笑著看著他,慢慢地閉上眼睛,這一切可真美啊。

就在朦朧之中,她恍惚聽到旁人有人在喊自己,但是她想睜開眼睛,卻又那麼地費力。旁邊的聲音似乎又弱了點,是誰在叫她嗎?直到那個稚嫩的聲音再一次地想起,洛寧珂這才慢慢地睜開眼睛。

眼前雖然還有初醒的模樣,但小小的人兒卻近在咫尺。他帶著驚喜喊道:「媽媽,你醒了嗎?」

洛寧珂睜開眼睛,視線定格了許久,這才徹底清楚過來。她眨了眨眼睛,嘴角輕扯了下:「媽媽醒了。」

小傢伙見媽媽跟自己說話,立即便驚喜地往外面喊道:「爸爸,媽媽醒了?」

此時病房門被推開,盛瑭的聲音出現在門口,洛寧珂順著看了過去,就看見外面還有穿著警服的人,似乎是警察。盛瑭快步走了過來,先是低頭沖著她笑了下,又不悅地對洛繹說道:「爸爸不是說,不能叫醒媽媽的?」

洛繹被教訓了,只好可憐巴巴地轉頭看著她,而洛寧珂則是立即給兒子解圍:「你別教訓他,是我自己要醒了,跟他沒關係。」

盛瑭表情有些嚴肅,這會才稍稍緩和了些,他低頭輕聲道:「家裡阿姨給你準備了些粥,待會讓她給你盛點。」

說話間,出去的陳阿姨從外面回來,她見洛寧珂在醒了,立即便驚喜道:「洛小姐醒了。」

她將洗好的水果放在盤子里,招呼洛繹過去吃,又趕緊從拿起桌子上的保溫盒子,打開之後,離地遠遠的,洛寧珂就聞到粥的清香味。雖說這幾天被綁架,她自己是一口沒少吃,但是吧,那些食物頂多只是果腹,真論起來好吃來,可離地實在是太遠了。

所以陳阿姨立即拿了小碗,給她盛了一小碗,端了過來。

盛瑭又叮囑了兩句,便出去了。洛寧珂轉頭見洛繹眼巴巴地瞧著自己,便問道:「洛繹,想要吃嗎?」

洛繹沒說話,倒是陳阿姨立即笑了,趕緊說道:「洛繹要是想吃,我給你也盛一碗,這粥還多著呢。」

於是母子兩人,一人捧著一個小碗,倒是吃地極香。洛寧珂很給面子,一口氣吃了兩碗,這才稍稍緩過神來。陳阿姨替她將碗放到一遍,又給她倒了一杯水。這時,洛繹也吃完了,洛寧珂招呼他過來。

「媽媽,你這兩天都去哪兒了啊?」洛繹好奇地問。

他們母子兩人幾乎就沒分開過,所以洛繹還以為她是去玩,沒帶自己,心裡還有一點點小小的怨念。洛寧珂自然不會和兒子說實話,所以只能岔開話題,問他:「那洛繹這兩天有沒有乖乖聽爸爸的話?」

「當然有,」洛繹點頭,不過又想起什麼,獻寶一樣地和洛寧珂說道:「媽媽,這幾天爺爺家裡來了好多好多警察叔叔。」

洛寧珂自然不知道自己被綁架之後,盛家的事情。但她聽兒子這麼一說,還有些奇怪地問:「你怎麼是警察叔叔啊?」

「我聽到他們說話了,」洛繹理所當然地說道。

洛寧珂看著他一派天真模樣,就知道他大概也只是聽到了皮毛,應該是還不知道自己被綁架的事情,要不然小傢伙該被嚇壞了。而一旁的陳阿姨聽他說這個,雖然之前盛家的其他人都被瞞著了,但這會也是差不多都知道了。

所以陳阿姨趕緊說道:「洛繹,你讓媽媽休息一會,你吃點水果。」

洛繹眨了眨眼睛,卻還是乖巧地點了點頭。他坐在旁邊的沙發上,看著桌子上水晶果盤,還不忘轉頭問洛寧珂:「媽媽,你要吃嗎?」

「媽媽不吃了,你自己吃吧,」洛寧珂笑著搖了搖頭。

等過了一會,盛瑭又進來了,他坐在旁邊的椅子上,低聲說道:「現在警方想要給你錄一份口供,你可以嗎?」

提到這個,她心裡不由有些沉重。說實話,她睡了一覺,看見兒子,看見這麼安寧的病房,對於前兩天的記憶反而是不想再提及。原以為她能堅強地面對這一切,可現在心裡沉甸甸的,反而什麼都不想說。

盛瑭見她臉上露出的表情,便立即低聲說道:「若是你不願意,我這就去讓他們先回去,我們明天再說好不好?」

洛繹手上拿著銀叉,戳了一塊甜瓜,看著旁邊的爸爸媽媽,臉上露出好奇的表情。

洛寧珂此時已經坐了起來,她靠在床頭,看著旁邊的兒子,不由輕聲一笑。她低了下頭,輕聲說道:「算了,還是讓他們進來吧,反正早晚的事情。」

盛瑭見她垂著頭,長發披散在肩膀上,臉頰依舊蒼白,連嘴唇的顏色都淺淡地可怕,便立即心疼地說道:「要不,還是明天。」

「我沒事,你讓陳阿姨帶洛繹出去玩一會吧,」洛寧珂抓著他的手,柔聲說道。

等洛繹被領出去之後,警察就進來了。兩個警察都是昨天洛寧珂見過的。兩人進來后,臉上都掛著不好意思的笑容。盛瑭客氣地請他們在沙發上坐著,兩人趕緊說了聲不好意思。

「洛小姐,你身體不好,按理說我們不應該這麼快過來打擾你,只是這個案子市裡面領導都十分重視,而且兩個要犯身份都有點特殊,所以咱們得跟你立即來錄口供,」其中年紀稍微長的警察輕聲說道。

洛寧珂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接著她就開始將那天的事情,從頭到尾都說了一遍,中間警察不時穿插著問幾個問題。大概問了半個小時,才總算是結束了。警察站起來,走到床邊,沖洛寧珂伸了伸手,說道:「洛小姐,感謝你配合我們的工作。」

洛寧珂笑了下,伸手握住他的手,真摯地說道:「應該是我說謝謝才是,如果這次沒有警察在,只怕我根本不能活著回來。」

「保護市民是我們應盡的責任,」警察又說了一句,隨後他朝旁邊望了一眼,說道:「既然是這樣,那我們就先走了,如果還有什麼需要的話,到時候還是要麻煩你。」

洛寧珂點頭:「我會配合你們的工作。」

等警察走了之後,盛瑭坐在她的身邊,表情有些嚴肅地說:「等你身體好了,我們去英國吧?」

洛寧珂愣了下,顯然是沒想到他會突然提這個問題。可是盛瑭卻是十分認真地解釋:「如今你身邊也沒有什麼親人,我帶你和洛繹回英國,你還沒見過我的外祖父吧。」

說到這裡,他自己便先笑了一下,他說:「我母親是個很開明的人,所以你不用擔心有婆媳問題。」

洛寧珂笑了下,有點不好意思起來,「其實只要和你,還有洛繹在一起,不管在哪,我都不在乎。」

顯然這件事引起的軒然大波,遠遠超過了洛寧珂的想象。秋梓熙算是當紅女星,卻突然陷入綁架案之中,簡直是讓所有的媒體和粉絲錯愕。一時之間,粉絲無法接受,在她的微博留了無數條評論,幾乎快打破吉尼斯記錄。

而媒體更是像嗅到肉腥味的狗一般,死死地咬住不放。這一次,就連秋梓熙的家世都被翻了出來。即便秋家竭力想要壓下這個新聞,可這件事實在是太轟動了。

而秋梓熙在醫院醒來之後,卻聲稱自己也是被段韓修威脅的,她有照片和視頻落在了段韓修的手上,所以自己被脅迫的。

洛寧珂在醫院的最後一天,秋瑾來看她了。她帶著口罩和帽子,一副全副武裝,不想露出真容的模樣。等進了病房,洛繹先是歡快地叫了一聲乾媽媽。這個時候,也只有這小傢伙最不受影響了。

秋瑾坐在她病床邊上,看著她,帶著苦笑說道:「一直想來看你,可是又覺得有點沒臉。」

洛寧珂知道現在秋家正在全力救秋梓熙,畢竟她如果真的出事,對秋家的聲望打擊太大。這件事讓盛瑭十分惱火,他和秋梓熙也算是好友,只是他從未想過秋梓熙會這麼瘋狂。

「你是你,她是她,你們不一樣的,」洛寧珂安慰她。

秋瑾笑了笑,她問了洛寧珂身體狀況,兩人雖然只是幾天沒見面,可是感覺卻生疏了許多。而到後面,洛寧珂見她神色有些古怪,便笑著說道:「你是不是有什麼話想要和我說?」

誰知她說了這麼一句,秋瑾卻突然站了起來,她伸手捂了下自己的臉,卻很快放心,語速極快地說道:「寧珂,我原本是想過幾天再來看你的,你知道我們家現在的情況。我小姑姑天天在家裡跪著求爺爺,而姑父……」她頓了一下,似乎很難以啟齒,可偏偏又不得不說:「我姑父也求我過來給你帶句話,他說想來看看你。」

「洛森嗎?」洛寧珂聽到她的話,平靜地問道。

秋瑾見她這麼平淡提及洛森的名字,臉上立即露出驚詫的表情,她想了想,最後帶著一絲無奈問道:「你是不是已經知道他是我姑父了?」

「以前不知道,我在香港的時候見到了他,回來的飛機上碰見他和你姑姑帶著他們的兒子,」對於洛寧珂來說,現在的洛森對於她已經是一個陌生到不能更陌生的人了,她的喜怒哀樂再也和這個沒有了關係。

她再也不是從前那個渴望得到父愛的小女孩了,她也再也不需要父親了。

「對不起,寧珂,」秋瑾羞愧地都要哭了,她低下頭似乎不知說什麼好。

「秋瑾,你對我的好,我一直都知道,我們之間沒有什麼對不起,」洛寧珂看著她的表情,聲音微微顫抖。

如果可以,她不想把話掀開,或許對於她和秋瑾來說,那層窗戶紙是對她們最好的保護。當初她沒有錢的時候,是秋瑾幫了她,就連洛繹的戶口都是她幫忙解決的。這麼多年來,她和洛繹不知道受過她多少幫助。

「其實我沒你想的那麼好,如果當初不是姑父讓我幫你,我根本不會幫你的,」秋瑾再也忍不住眼眶中的淚水,她說:「寧珂,每次看見你說我怎麼怎麼對你好,我就特別的羞愧。其實我是有私心的,我當初只是想順手幫姑父一個忙而已。」

洛寧珂見她哭了,心裡也不好受,但她還是強顏歡笑地問:「那你的意思是,如果沒有洛森,你就不把我當朋友了?」

秋瑾震驚地抬頭,立即連連搖頭,開口解釋:「不是的,我後來是真心把你當朋友的,我也是真心喜歡洛繹的。」

「那不就行了,」洛寧珂笑了下。

最終,洛寧珂還是決定見洛森一次。因為現在媒體整天在盯著秋家人,所以最後他們只能選在家裡見面。她出院第二天,便約好上午十點在家中見面。

一大清早,洛繹便開始在客廳裡面玩玩具,他很喜歡汽車,所以現在幾乎有一整箱的汽車玩具。這一次,盛瑭更是誇張地給他買了一個火車,擺在客廳里佔了不少的位置。小火車在車軌上慢慢地前進著,旁邊的景緻做地也很逼真。她昨天一回來,洛繹就非拉著她一塊玩。

所以這會她叫洛繹吃早餐,小傢伙都還坐在車子旁邊不願意離開呢。

盛瑭吃過早餐便去了公司,而洛寧珂則是簡單地收拾了一下家裡。又把洛繹叫進房間,給他換了一身新衣裳。洛繹見媽媽給他換衣服,還奇怪地問:「媽媽,我們待會要去哪裡嗎?」

「不是去哪兒,是待會要有客人來家裡,」洛寧珂給他穿了短袖小襯衫,脖子還帶了個小蝴蝶結,洋氣又好看。

洛繹抬頭看她,乖乖地配合著穿好了衣服。

九點多鐘的時候,洛寧珂一直看著手上的手機,旁邊的洛繹一直在玩小火車,轟隆轟隆的聲音,讓她不由有些煩躁。就在此時,突然門口響起了鈴聲,洛繹一下子就蹦了起來,大喊道:「媽媽,來人了。」

他立即跑了過去,洛寧珂跟著站了起來。而她走過去時,洛繹已經將大門打開了,只聽他歡快地喊了一句:「爸爸。」

明明知道他是在叫盛瑭,可洛寧珂的心還是咯噔一下。當她看見洛森出現在門口的時候,她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表情,不過應該很難看吧。

洛森進來,看著面前的洛繹,伸手摸了摸他的頭,溫和地問:「你就是洛繹?」

洛繹看著他,似乎有點害羞,但還是很有禮貌地開口喊道:「伯伯好。」

洛森聽到這個稱呼,笑了下,糾正道:「我不是伯伯,我是外公。」

洛繹先是抬頭看了一眼面前的爸爸,隨後又回頭看了一眼洛寧珂,還是盛瑭拍了拍他的頭,輕聲說道:「洛繹,叫外公。」

「外公,」洛繹叫完,就偷偷地看了一眼洛森。他當然知道外公是誰,外公是媽媽的爸爸,只是他以前從來沒有見過他。怎麼他現在又突然出現了呢?

盛瑭客氣地請洛森進去坐著,洛寧珂給他倒了一杯水,洛森見她走來走去的,連忙說道:「寧珂,你坐著,陪爸爸聊會天吧。」

洛寧珂看著面前的人,突然覺得陌生地可怕,明明是這世間最親密的血緣,可卻再也找不到意思親昵的感覺了。都說血緣割捨不斷,可如今子洛寧珂才發現,就算是再強大的血緣,都抵擋不過怨恨和時間。

她怨恨洛森那麼多年,即便如今放下,可依舊還是猶如一個疙瘩一般,立在她的心裡。

「我聽盛瑭說,你們打算婚後去英國?」洛森見洛寧珂沉默,忍不住開口。

洛寧珂沒想到盛瑭會和洛森提及這個,所以沉默了一會後,點了點頭,「有這個打算。」

盛瑭一直在英國生活,這一次回來也是因為工作原因。而經歷了秋梓熙的事情,不僅他嚇了一跳,就連吉拉維芙都給他們打了好些電話,要不是盛瑭攔著,她就立即坐飛機飛過來了。而她那天出院,媒體在醫院等了好幾久,要不是盛瑭安排妥當,只怕這幫記者會跟到他們家裡來。

一旦真的開庭,只怕連這最後的安寧都會失去了。所以暫時去英國待一段時間,也是她和盛瑭經過深思熟慮的。

此時盛瑭領著洛繹在旁邊坐下,洛森看了他一眼,又轉頭看著洛寧珂,語重心長地說:「我知道,我沒什麼資格對你說教,如今洛繹已經這麼大,你們兩個既然還有緣分重新走到一起,便要好好珍惜。」

洛寧珂這一次沒有說話。

反倒是他轉頭看了眼盛瑭,沉思了一會:「我這個做爸爸的當初沒有好好保護女兒,讓她受了這麼多年的罪。所以我希望你以後能好好待她,畢竟她一個人帶著洛繹這麼久,真的很辛苦。」

「你今天來見我,究竟是想說什麼?」洛寧珂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

洛森看著她,突然搖搖頭,輕聲說道:「我知道你心裡想什麼,你放心,我就是再不是東西,也不會這樣求你的。」

洛寧珂聽到他的聲音,不知為什麼突然覺得嗓子像是被堵住了一般,眼眶一下濕潤。她垂著頭,不敢看洛森。

洛森又把洛繹叫了過去,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紅包,遞給他,洛繹早就被教育過,不能輕易要別人給的紅包,所以朝父母看了看,只是洛寧珂正低頭看著地上,而盛瑭則是笑著點了點頭。

洛繹這才接過紅包,小聲說道:「謝謝外公。」

大概又過了半個小時,洛森便起身準備離開。盛瑭見狀,立即笑著說道:「要不你在家裡吃過飯再走吧?」

洛森沒有立即拒絕,而是看了一眼洛寧珂。此時洛寧珂也站了起來,輕聲說:「在家裡吃過飯再走吧。」

最後洛森還是在家裡吃了午飯,洛寧珂親自下廚,盛瑭在旁邊打下手。而洛森則陪著洛繹在客廳裡面玩玩具,小火車的聲音在客廳響起,慢慢傳到廚房裡。

廚房的油煙機已經打開,可洛寧珂聽到客廳的聲音,突然眼淚就流了下來。她站在流里台前,手裡還拿著刀,眼淚卻一顆一顆地滴落在手背上。

盛瑭正在洗菜,他將蔬菜放在盤子,轉身問:「寧珂,這個……」

只是他轉過身時,就看見她的眼淚猶如斷了線的珠子,流了下來,她低著頭,纖細的脖頸微微彎曲,看起來柔軟又無力。他走過去輕輕抱著她,洛寧珂將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帶著哭腔說:「盛瑭,不管以後怎麼樣,我們都要當一對好的父母,好不好?」

「以後我會保護你,會保護洛繹,會保護你們的,」盛瑭緊緊抱著她,堅定地說道。

外面陽光炙熱,照向她心底的陰霾,那些曾經灰暗的、痛苦的、糾纏的、折磨的記憶,似乎在這樣的溫暖下,漸漸蒸發。

****

洛寧珂最後一次從警察局出來時,是嚴森親自送她出來的。盛瑭的車子在外面等著他們,嚴森送她上車,順便和盛瑭打了招呼。他看了一眼盛瑭車子後面跟著的兩輛車,輕笑道:「盛先生,你好。」

「你好,嚴隊長,」盛瑭笑了一聲。

嚴森笑了下,伸手握住盛瑭的手掌,說道:「還沒來得及謝謝你上次提供的線索,如果不是你提供那個走私船的消息,只怕我們還不能瓮中捉鱉呢。」

盛瑭擺擺手,謙虛地說道:「主要還是警方行動得力,況且你們救的是我太太,是我應該謝謝你們。」

最後嚴森目送著盛瑭的車子離開,他身邊的年輕人,不由有些奇怪地問:「隊長,既然你懷疑他的消息來源,那怎麼不問問他啊?」

「問什麼,人家都比咱們先得到消息,我問了,豈不是打自己的臉,」嚴森瞪了他一眼。

嚴森看著遠去的車子,這一次他們之所以能在船上抓著那幫綁匪,是因為盛瑭的人及時給了他們走私船的消息。在他們得知是誰偷渡段韓修他們離開,便直接去抓人,緊接著便讓警察偽裝成船夫。再加上那天晚上下著大雨,能見度極低,那幫人只顧著上船,卻不知道開船的人已經變了。

他們幾乎是一上船,就被警察抓住。

而現在警察已經將所有的證據收集好,如今只等著提交檢察院,準備開庭就行。

洛寧珂坐車子,看著前面,不由有些奇怪,這不是回家的路。她轉頭看著盛瑭,而他似乎知道自己在看他,只低聲說了一句:「到了你就知道了。」

等她站在民政局門口的時候,才知道盛瑭竟是打著這個主意。

她不僅張開嘴巴,吃驚道:「我們到這來幹嘛?」

「領證啊,」盛瑭牽著她的手,便往裡面走。

等到了裡面,盛瑭問了一下,便取了號排隊。今天來□□的人不少,大家坐在椅子上,似乎都在等待著。洛寧珂不僅抵了抵他的手臂,輕聲問:「你可是英國國籍,可以在民政局領結婚證嗎?」

「誰告訴你,我是英國國籍的?」盛瑭奇怪地看著她。

隨後他對著旁邊的陸青勾了勾手指,陸青立即從包里拿出一個牛皮紙袋,盛瑭接過後,從裡面拿出兩本戶口本,打開其中一本,給她看,還驕矜地說道:「你看清楚,我可是長子。」

洛寧珂低頭看了一眼,果然是盛家的戶口本,而盛瑭確實在戶口本上。

「你從哪兒找到我的戶口本的?」洛寧珂搖了搖頭,無奈地問。

盛瑭神秘一笑,而旁邊的洛繹已經出賣了自己:「是我告訴爸爸的。」

洛寧珂無奈搖頭。

大概等了一個小時,才輪到他們。工作人員看了他們一眼,問道:「辦什麼?」

「結婚,」盛瑭此時心情很好,將證件遞了過去。而洛繹則很好奇,指著桌子上的東西問:「爸爸,那是個什麼?」

工作人員奇怪地看了他們一眼,畢竟這三個人一看就像是一家三口啊,可這會又來辦結婚證。不過好在工作人員在這裡,早就見過各類奇葩的事情,所以帶著來孩子來領證,對她來說都不是事兒。

洛寧珂怕他淘氣,將他拉到自己身邊,說道:「洛繹乖,站在媽媽身邊來。」

等工作人員在兩本結婚證上蓋上鋼印時,洛寧珂還有點發懵,直到人家把兩本新鮮出爐的證件遞給他們:「恭喜兩位。」

「謝謝,」盛瑭客氣地伸出一隻手,工作人員愣了一下,但還是伸出手。

而最後一個環節,則是他們拿著結婚證拍照。洛寧珂和盛瑭肩並肩站在一起,兩人傻乎乎地將結婚證舉在面前,對面拍照的人,還喊了一聲:「來,新郎把結婚證再舉高一點。」

盛瑭又往上面舉了舉,就聽到對面相機響起。

而最後洛繹也不甘寂寞地喊道:「我也要拍,我也要爸爸媽媽拍。」

盛瑭將他抱在懷中,另一手攔著洛寧珂,三個人一齊對著鏡頭。

咔嚓,快門聲響起,他們的笑臉也被徹底定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時光搶不走的你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時光搶不走的你 時光搶不走的你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chapter64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