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見面

第118章 見面

劉炬登基兩年,別說沒有立后,身邊連個正經侍寢的女人都沒有。偌大的後宮空曠得猶如鬼蜮一般,全靠後宮嬤嬤還有女官們打理。就連選秀,按照宮規應該由後宮嬪妃來主持。奈何劉炬的後宮沒有嬪妃,最後也只能讓女官們主持。

女官們也算盡職盡責,並沒有刻意刁難大家。女官們心裡頭全都清楚,說不定未來的皇后就產生在這一屆秀女當中。就算沒人能做皇后,不過封個妃啊嬪的應該不算難事。趁著這會,大家先打好關係,將來也能互幫互助。

林月音作為大齡秀女,沒那麼出挑,卻也不算低調。因為大齡,大部分的人都沒將她當做競爭對手。說她不夠低調,那是因為林月音人緣不好,總給人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可是宮裡的嬤嬤和女官們全都縱著她,沒人出頭刁難。就連那些想要出頭刁難林月音的秀女,也被人私下裡警告過。這不得不讓人側目,紛紛猜測林月音的來歷。

林月音的來歷很快被人打聽出來,江南林氏,因為父母先後過世,所以才蹉跎了青春,成了一位老姑娘。如今被族人送入皇宮選秀,也是為了搏一個前程。

什麼嘛,父母雙亡的孤女有什麼可傲氣的。莫非是因為家中豪富,賄賂了嬤嬤和女官,所以才能得到縱容嗎?

不少人都在議論林月音,林月音對此全以冷笑面對。劉炬好膽,連她出身來歷都給篡改了。當然,這點事情對劉炬來說不過是小菜一碟。林月音煩惱的是,劉炬是打定了主意,要抹殺她過往的一切,讓世人都忘記曾經的林皇后林太后,甚至要讓世人都忘記曾經的長留侯府。

「姑娘別生氣了。其實想一想,姑娘有了新身份,以前的也就能遮掩過去。」芍藥小心翼翼的勸解著林月音。

林月音冷哼一聲,「芍藥,你真這麼想?」

芍藥不明白自己說錯了什麼,「如今沒人追究姑娘的真實來歷,這難道不好嗎?」

林月音嘲諷一笑,「傻丫頭,那個人處心積慮做了這一切,你以為僅僅只是替我遮掩嗎?你將事情想得太過簡單了。」

芍藥不懂。

林月音對前程並不看好,當初劉炬口口聲聲說要讓她後悔,她相信劉炬是說得出做得到的人,而且劉炬還是個小心眼愛記仇愛報復的人。劉炬花費了這麼多心思,不僅僅是要洗白她的身份,將她弄入皇宮,更關鍵的是他要報復,要讓她後悔。

林月音冷哼一聲,小心眼的男人,不是個東西。自始至終她還是低估了劉炬的無恥程度。

學了規矩后,接下來就是連著好幾輪的淘汰。林月音同芍藥一路順風順水的走到了最後。最後一輪,只剩下三十個人,將由泰定帝劉炬親自出面挑選。

一大早,三十名秀女就集中在大殿內,等待著最後的結果。一個個心情又是激動又是忐忑,偏生還要裝作低眉順眼的模樣,真是為難大家了。其中真正平靜的是林月音,她早已經打定了主意,既然暫時沒辦法反抗,那就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吧。劉炬花費了這麼多心思,總之不會一見面就將弄死。

「陛下駕到!」隨著內侍一聲唱喝,所有秀女都跪在了大殿內,恭迎泰定帝劉炬的到來。

大殿內安靜得落針可聞,只聽見一個腳步聲,由遠及近。不少人大著膽子偷看兩眼,也只看到明黃色一角。想來那便是主宰著她們命運的泰定帝劉炬。

大殿內包括宮女內侍在內,有這好幾十人。唯獨林月音一人,無所畏懼的抬起頭來,一臉冷漠的打量著站在最前方的劉炬。

劉炬眼神一掃,就朝林月音看了過來。劉炬的目光深邃如海,卻又冰冷森寒,不會比看一個陌生人強。林月音嘴角彎彎,笑了起來。然後乖乖的低下頭,不再挑釁劉炬的帝王威嚴。

從一開始,劉炬就沒有開口說話,全都由身邊的內侍總管杜安代勞。是的,杜安離開了林月音后,理所當然的做了劉炬身邊第一得用的人。

而劉炬坐在高位,冷漠的打量著下面的秀女。要是看中了誰,直接翻牌子,再提筆冊封位份。因為劉炬的沉默,這一場選秀,顯得格外的嚴肅凝重,所有人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因為她們無法判斷出劉炬的喜好,更不敢做過多的動作來吸引劉炬的注意力。可別到最後,人沒吸引到,反而將自己的小命給搭進去。

林月音排在了最後,同她一起的還有另外四個人。

這一次劉炬從座位上走了下來,他從秀女面前一一走過,最後停留在林月音面前。

此時此刻,二人頓成了世上最熟悉的陌生人。時隔兩年不見,一個平靜無波,一個威嚴天成。一個低眉順眼,一個隱含怒氣。一個低頭順從,一個高高在上。二人之間,明明只相距了兩步遠的距離,卻又彷彿隔著天塹一般,永遠都觸摸不到彼此。

劉炬反常的舉動,讓所有人驚疑。這是榮耀,還在災難。若是榮耀,林月音這人何德何能,怎麼就能夠得到泰定帝的青睞。若是災難,為何泰定帝遲遲不肯表態。

終於,劉炬不再沉默。他翻了三個人的牌子,開口說道:「才人!」

杜安偷偷的瞄了眼林月音,生怕被人看出不妥來,所以他不敢再有多餘的動作。低著頭,應聲道:「遵旨!」

劉炬哼了一聲,顯得有些不快。接著甩袖離去。他同林月音錯身而過,衣袖

12.16瀟湘粉絲大狂歡,約大神,搶豪禮!

林月音錯身而過,衣袖一角就甩在林月音的臉上。林月音不為所動。杜安急急忙忙的跟在劉炬身後,經過林月音身邊的時候,杜安一副有話要說的樣子,奈何場合不對,只得先行離去。

就此,這場選秀終於落下了帷幕。接下來就是安排各位得了位份的住處。其餘落選的秀女,則充實後宮,充當宮女或者女官。芍藥落選,依舊在林月音身邊伺候。

林月音被安排在明義殿內一處偏殿,據說這處偏殿是明義殿內最大的一處偏殿。很快,又安排了兩個老實本分的宮女來到偏殿內伺候。林月音將這些事情全交給芍藥。曾經身為清寧宮的大宮女,芍藥處理這些事情來,自然是駕輕就熟。不用任何人指教,她就將事情辦得妥妥噹噹的。連帶著還同內廷各衙門建立了聯繫。

今日見到劉炬,林月音的心情就不太好。本想趁機歇息一會,鬆散一下心頭的鬱氣。卻不料,偏殿外面卻鬧了起來。原來是杜安奉命查看後宮各處,看看新晉的各位主子們有沒有得到妥善的安置。之前,杜安已經去了高位份的嬪妃那裡,最後才輪到林月音這裡。

林月音嘆了一聲,做戲做全套,不得已只能起身去門口迎一迎。

當著外人的面,杜安自然要拿捏著態度,做足了一個內侍總管該有的姿態。查看了偏殿各處,杜安揮揮手,命所有人都退出去,他有些要緊的話要囑咐林才人。

等人退走,杜安瞬間換了個面目,恭恭敬敬的給林月音見禮,「奴才參見娘娘。娘娘這些日子委屈了。」

林月音輕聲一笑,「沒想到你還記得本宮。」

「娘娘這話真是折殺奴才了。奴才沒一日不想念娘娘,就怕娘娘在外面吃了苦。終於等到娘娘進宮,因身份限制,奴才不能親自去看望娘娘,只好命下面的人照顧著娘娘。讓娘娘受了委屈,是奴才沒將差事辦好,請娘娘責罰。」

林月音嗤笑一聲,「責罰你?如今你我身份不同於過往,我已經沒資格責罰你。再說了,你已經做得足夠好,我也沒理由責罰你。」

杜安眼巴巴的望著林月音,「娘娘心裡頭可是不痛快?娘娘罰我吧,只要娘娘高興了,一切都好說。」說罷,杜安就給林月音跪下了。

林月音沒有阻攔杜安,只是冷漠的說道:「如今你已是他身邊第一的用的人,就算要罰也應該由他來罰。你讓我來罰你,算什麼事?越俎代庖,我可沒那麼蠢,也不會自以為是。」

杜安一臉羞愧,不安,「奴才知道娘娘心裡頭不痛快。陛下他也過得不開心。陛下是想同娘娘修復關係的,娘娘進宮那一日,陛下很開心,真的很開心。可是陛下說過,未免後患,這一趟選秀,娘娘必須得受著。如此,才能堵住悠悠眾口。其實陛下好幾次都想去看望娘娘,可又怕引來猜忌,更擔心娘娘不樂意見面,所以陛下一直強忍著,一直等到今日。」

奈何,從見面到分開,林月音就沒給劉炬一個好臉色,使得劉炬大好的心情瞬間盪到了谷底。當然,這話杜安是不會說的。如今劉炬同林月音雙方都綳著,誰也不肯先妥協。身為最了解兩人之間關係的杜安,責無旁貸的承擔了傳話潤滑的作用。只盼著這兩位主子早日和好,他們做下人的才能有好日子過。

林月音哪裡管得了杜安有沒有好日子過。她如今的日子過的沒滋沒味,別人更別想有好日子過,尤其是劉炬還有劉炬身邊的一群走狗。林月音輕蔑一笑,「是他派你來的,也是他讓你同本宮說這些?」

「娘娘誤會了,陛下什麼都沒吩咐。但是奴才看得出來,陛下今日見到娘娘,真的很開心。」

「本宮可看不出來,他有一絲絲的開心。」林月音哼了一聲,「別說些冠冕堂皇的話,本宮問你,他打算如何折辱本宮?若是用身份欺壓,就想逼本宮就範,他是妄想。」

「娘娘誤會了,陛下從來沒有想過用身份欺壓娘娘,更沒想過用其他極端手段逼娘娘就範。」杜安一腦門子的虛汗,「娘娘實在是不了解陛下,陛下他不是那樣的人。」

「那他是哪樣的人?」林月音嗤笑一聲,分明是不屑,「他本就是個心胸狹窄,睚眥必報,不擇手段的無恥小人。如今又手握天下權柄。這樣的人,本宮要是指望他能發發善心,放過本宮,那本宮才是真正的蠢貨。」

杜安感受到強烈的無能為力,林月音對劉炬的成見真的是太深,深到杜安無力反駁的程度。

林月音端坐在高位上,笑道:「杜安,你回去告訴他。他讓本宮進宮,本宮沒反抗,可不代表本宮會繼續容忍下去。他要是想做一些多餘的事情,比如讓本宮承擔起一個後宮妃子的責任,那他是妄想。本宮能夠留在這後宮,已經是最大的讓步。他要是將本宮逼急了,大不了魚死網破,誰也別想有好日子過。」

杜安暗自嘆氣,現在已經沒有好日子過了,他也看透了,這二人一時半會是和解不了的。與其白費功夫,不如讓時間來消磨二人的鬥志。

所以杜安很痛快的妥協了,然後將林月音這番話如實轉告劉炬。

劉炬聽了后,不喜不怒,先是問道:「她真這麼說?」

「啟稟陛下,林才人的確是這麼說的。」

劉炬輕蔑一笑,「你去轉告她,朕若是想要女人,只需張張嘴,這天下的女人任由朕挑選。環肥燕

12.16瀟湘粉絲大狂歡,約大神,搶豪禮!

選。環肥燕瘦,各種姿態,不比她林月音差一絲半點。她未免太自以為是,還真以為朕非她不可嗎?哼,不知所謂的女人,朕就不該對她太仁慈。」

杜安嘴角抽了抽,心想劉炬說這話也只能欺騙一下那些不了解內情的人。要是劉炬真想要女人,何至於登基兩年了,後宮還是空空如也。為何林月音一進宮,劉炬就激動得半夜從床上爬起來,還想偷偷去儲秀宮偷窺。

反正杜安不認為林月音是自以為是,反倒是劉炬有些欲蓋彌彰,死鴨子嘴硬。奈何,死鴨子嘴硬的人位高權重,苦命的杜安只好再跑一趟明義殿,轉告劉炬的話。

林月音聽了后,哈哈大笑起來,「甚好,甚好。杜安,你是他身邊第一得用的人,記得提醒他翻後宮女人的牌子。這後宮空曠了兩年,如今好不容易有新人充實進來,可不能浪費了。」

杜安心道,他可沒這個膽子。尷尬一笑,「陛下勤於政事,於女色上頭並不講究。」

林月音輕蔑一笑,「這世上沒有不偷腥的貓。他沒開動,那是因為他還沒找到合胃口的。不過本宮相信,以後宮嬪妃的姿色,總有一二人能夠入他的眼。杜安,這件事情很重要,朝堂上下,甚至全天下可都盯著後宮動靜,你一定要盡職盡責,多多勸解他。只有後宮嬪妃生下子嗣,這天下才算真正安定下來。」

杜安頓覺壓力山大。他要是有這本事,後宮也不會空曠兩年之久。林月音也太看得起他。

林月音輕聲一笑,「杜安,你要相信有志者事竟成。這件事情算是對你的考驗,只要你完成了任務,你就是大周的功臣,是後宮嬪妃們的福星。你會被記載在史冊上。」

話說得很動聽,可是同小命比起來,杜安還是覺著小命更重要。所以他堅定的拒絕了林月音的煽動,狼狽逃竄,遠離林月音這個不按理出牌的女人。杜安回到劉炬身邊,沒敢同劉炬提起此事,更不敢說林月音巴不得劉炬去臨幸別的女人。

要是他透露了真相,劉炬非得氣死。連帶著劉炬身邊的人,統統都要跟著倒霉。

瞧著杜安一副遭受嚴重打擊的模樣,劉炬只當林月音說了什麼難聽的話,刺激到了杜安。對此,劉炬很滿意。林月音想要氣死他,他就先發制人,先說狠話氣死林月音。哼,他有的是時間,多的是耐心,他就和林月音扛上了。

杜安偷偷擦了把眼淚,心說陛下,這誤會真的大了,人家林才人可不稀罕你的青睞。

------題外話------

請假三天寫大結局

12.16瀟湘粉絲大狂歡,約大神,搶豪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毒妃重生之殺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毒妃重生之殺伐 毒妃重生之殺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8章 見面

9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