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交易

第1章 交易

「啪!」

一聲清脆的耳光響起,林月音只覺臉上火辣辣的痛。放肆,誰敢對本宮動手,是想找死嗎?剛要出口的話卻又在瞬間咽了下去。她微微抬起頭,那位居高臨下,滿臉怒容,一身華貴裝扮膽敢動手打她的女人,她根本就不認識。再看周圍的環境,根本就不是她所熟悉的皇宮大內。

「賤人,你那是什麼眼神?」漢王妃陳氏怒斥林月音。

林月音當即低下頭,心中又驚又亂,無數念頭從腦中迅速閃過,是皇帝要除掉她還是哪個賤人在陷害她。不過很快林月音就發現她所做的猜測都不及眼前的萬分之一。瞧瞧自己的一雙手,白皙修長,青春飽滿。縱然她保養得宜,可是畢竟是三十好幾的年齡,無論如何也無法同二八青春少女相比。這不是她的雙手,可是明明又長在她的身上,林月音的心頭瞬間閃過一個荒唐的念頭,讓她徹底獃滯。

一個婢女急匆匆的小跑進來,「啟稟王妃,王爺來了。」

王爺?王妃?林月音嘴角閃過一絲譏諷笑意,這可真是有趣。沒想到換了個身子,還進入了王府。想她當年在後宮中叱吒風雲,橫行無忌,被世人稱之為妖妃,區區王府,對她來說自然不在話下。只是可惜,區區一個王府,戰場未免太過狹小,實在是有些委屈了她。

王妃陳氏一聽王爺來了,頓時微蹙眉頭,顯得有些心煩意亂。林月音自然沒有錯過王妃陳氏的這個表情,心中有了猜測,當即露出泫然欲泣,猶如備受欺辱的小媳婦模樣。

漢王劉炙如同一陣風似的走了進來,掃了一眼屋中的情況,笑問王妃陳氏,「這是怎麼回事?一大早的就喊打喊殺,王妃不覺晦氣嗎?」

王妃陳氏對漢王福了福身,笑道:「王爺說的是,都是妾身沒能控制住脾氣,還請王爺責罰。」

漢王劉炙揮手,大度說道:「王妃操勞內務,著實辛苦,偶爾控制不住脾氣也是有的,本王又怎麼會為了這點小事責罰於你。至於這個……」

「林月音!」有機靈的婢女趕緊提醒漢王。

漢王不動聲色的說道:「至於林氏,衝撞了王妃,就罰你閉門思過。趕緊退下吧。」

林月因緩緩的站起來,只是一個簡單的動作,卻處處充滿了成熟魅惑的風情。她始終低著頭,恰好露出細長白皙的脖頸,柔弱得彷彿一掐就會斷掉。一縷頭髮垂下,拂過耳垂,落在臉頰旁,帶著一股少見的好聞體香,輕飄飄的就從漢王的身邊滑過,卻又留下絲絲縷縷的糾纏。

漢王劉炙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就落在了林月音身上,直到王妃陳氏看不過眼,輕咳一聲,漢王劉炙才哈哈一笑收回了目光。

林月音出了房門,無聲一笑,隨著婢女回房閉門思過。

林月音安靜的坐在窗前,從早到晚不曾說過一句話。她表情時而嚴肅,時而迷惑,時而恍然大悟,時而緊鎖眉頭,時而又會發出一聲清脆的笑聲。婢女們守在門口,瞧著猶如陷入魔怔一樣的林月音,心情都起伏不定,甚至懷疑林月音是不是瘋了,畢竟沒有幾個人能夠承受被家人送到王府為妾的事實。尤其是林月音的出身不低,長留侯次女,雖然是繼室所生,那也是嫡出。雖說長留侯府已經敗落,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林月音好歹也是侯府小姐,自小錦衣玉食。誰知竟然被親生父親送到王府為妾,才不過兩天時間,眼睛都快哭瞎了,一大早又被王妃斥責大罵,這樣的遭遇放在任何人身上,只怕一時間都難以接受。

林月音掃了眼門口的婢女,全是王府的家生子,都是不可信任的。她來到王府,身無長物,連個貼身婢女都沒有。嗤笑一聲,心道自己的前身混得可真夠失敗的,長留侯也著實心狠,這哪裡是打發閨女,分明是打發仇人。不過送給年輕俊俏的漢王為妾,總比送給老頭子做妾要強一點。

弄清楚了自身的遭遇,確定自己重生在陌生的異世,林月音一掃一開始的慌亂,整個人都鎮定了下來,看上去不動如山,給人極為沉穩可靠的感覺。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廚房還不曾送來飯食,林月音也沒讓人去催促。院門口傳來動靜,緊接著林月音就聽到陌生又熟悉的腳步聲。

「參見王爺!」婢女們在院子里迎接漢王劉炙的到來,不少人都在揣測,林月音這是要得寵了嗎?才進王府兩天就能被漢王臨幸,這在以往可是極為少見的。

林月音起身,就在門口迎接漢王劉炙。她飛快的掃了眼朝她走來的漢王劉炙,從漢王的眼神中,她看不到絲毫的情慾。林月音心中嘀咕,漢王這個模樣,可不像是來寵幸她的。林月音心頭有了計較,低眉順眼的給漢王劉炙請安:「參見王爺!」聲音柔柔的,像是要將人的骨頭酥麻掉。

漢王劉炙不動聲色的打量林月音,冷靜的說道:「免禮。抬起頭來讓本王仔細看看。」

林月音緩緩的抬起頭,露出姣好的面容。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帶著點點淚意,似是要將人心融化。

漢王劉炙暗自點點頭,繼續問道:「有何才藝?」

林月音挑眉一笑,眉眼間皆是風情,帶著不加掩飾魅惑之意,完全不像是一個年方二八的少女,更像是一個妖女。林月音輕聲問道:「王爺是想問,我有什麼本事能夠吸引男人的注意?我說的對嗎?」

漢王劉炙哈哈大笑起來,「果然是個聰明人。長留侯莫非是眼瞎,竟然看不出你有這等本事?」

「家父不過是人老眼花罷了。」林月音不甚在意的說道。

漢王劉炙輕笑一聲,說道:「本王著實好奇,你究竟有何等本事?」

林月音站了起來,她身著一身牙白暗紋錦緞百褶裙,將全身包裹得嚴嚴實實的,面容嚴肅,不帶絲毫情慾的朝漢王劉炙一步步的走去。漢王劉炙心頭一驚,這女人好強的氣勢,瞬間就能改變整個人的氣質,由柔弱小百花變成高貴雍容的牡丹,這可不是一般女人能夠做到的。

在離著漢王劉炙兩步遠的距離,林月音停下了腳步。她的身體緩緩前傾,鼻息間噴出的溫熱氣息噴洒在漢王劉炙的臉頰上。她的手緩緩的搭上漢王劉炙的腰間,「王爺想要哪一種伺候?」

明明是一句很平常的問話,漢王劉炙卻莫名的心頭一顫,不由自主的輕聲說道:「本王想要最好的伺候。」

林月音咯咯咯的笑了起來,一隻手攬著漢王劉炙的腰間,一隻手緩緩的朝上撫摸,滑過漢王劉炙的胸口,滑過他的喉結,滑過他的下頜,滑過他的嘴唇,輕觸一下,噓了一聲,輕聲說道:「王爺根本就不想要我的伺候,為何卻又玩弄於我?」

漢王劉炙猛地抓住林月音的手,「既然明知本王在玩弄你,為何還要乖乖配合。」

林月音嗤笑一聲,「王爺何必明知故問。至少目前,王爺還是月音的衣食父母,月音豈敢不從。」

漢王劉炙哈哈大笑起來,挑起林月音的下巴,玩味的說道:「長留侯果然是人老眼花。不過他將你送給本王,卻是本王的福氣。本王問你,你可想要榮華富貴,可想要做人上人?」

林月音挑眉一笑,「世人誰不想要榮華富貴,誰不想做人上人?」

「好!」漢王劉炙一副志得意滿的模樣,「本王成全你,不僅能讓你享有榮華富貴,還能讓你掌握無上權柄。不過前提是你得聽從本王的吩咐,一心一意替本王辦事,你可做得到?』

林月音退後一步,鄭重拜謝漢王劉炙,「多謝王爺成全,月音願意。」嘴角一翹,等她脫離了王府,屆時誰受誰的控制,可就難說了。

「很好!」漢王劉炙哈哈一笑,「這些日子你好生調養身子,過段時間本王就將你送入宮中。屆時該怎麼做,不用本王來教你吧。」

林月音緩緩的笑了,王府廟小,果然容不下她。還是皇宮那樣的戰場,更適合她。正所謂從皇宮來,回皇宮去,也算是一個圓滿。林月音鄭重說道:「王爺放心,月音定不會辜負王爺所託。不過月音有個要求,還請王爺成全。」

「你說!只要不是過分的要求,本王自然會成全你。」漢王劉炙大方的說道。

林月音帶著淺淺笑容,說道:「多謝王爺。還請王爺將宮中情勢一一告知,尤其是在陛下身邊伺候的那幾位,最好能夠事無巨細,就連衣衫鞋襪尺碼都不要漏掉。」

漢王劉炙深深的看了眼林月音,「你似乎一點都不抗拒進宮?」

「為何要抗拒?」林月音一臉無辜的望著漢王劉炙。皇宮才是她的戰場,她屬於皇宮自然要回到皇宮。

漢王大笑出聲,他果然是庸人自擾。不是每個女人都能抗拒宮中的榮華富貴和權勢。尤其是林月音這種被家人拋棄的女人,更是渴望權勢和富貴。漢王自認為掌握了真相,瞭然的點點頭,「好,本王會派人告知你關於宮中的一切。」

「多謝王爺!恭送王爺!」林月音低眉順眼的,又變成了柔弱的小百花。

漢王劉炙有心打趣,「不留本王?你怎可如此狠心?」

林月音挑眉冷笑,「月音哪敢耽誤王爺的大事。」

「哈哈……果然是個知情知趣的。希望你不會讓本王失望。」

------題外話------

開新文,美妞們多多收藏,多多點擊,元寶感謝大家的支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毒妃重生之殺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毒妃重生之殺伐 毒妃重生之殺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交易

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