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番外6

第54章 番外6

看完射箭比賽,陸老氣呼呼,走出觀眾席又給了秦衍兩腳,揪著他的耳朵教育,「死小子,枉我養你這麼大,關鍵時刻掉鏈子!你居然胳膊肘往外拐!」

秦衍俯著身,偏著腦袋,「陸老爺您輕著點兒,耳朵被你拽爛了。」

陸老鬆開他的耳朵,又戳戳他的腦袋,「當個明星了不起?成天沒個正經,看看你的樣子?讓你給我們霜霜舉個橫幅,那是看得起你!你還胳膊肘往外拐,啊?」

秦衍揉著腦袋,表示不服:「我說陸老爺,霜霜還沒嫁陸懷瑾呢,您這麼偏心合適嗎?萬一他們分手了呢?」

這句話氣得陸老兩眼發紅,陸老一把掐在他腰部,疼得他「哎呦」一聲。陸老道:「有本事你也找個女朋友,啊?怎麼著,自己找不到女朋友,還詛咒懷瑾分手?你這個小沒良心的,當哥哥當成你這樣,真是氣死我了。」

秦衍在陸老面前永遠是個小孩模樣,看得劉峰憋著笑。

秦衍扯過劉峰,擋住陸老:「我說陸老爺,您還歧視上單身狗了?單身狗招你惹你了?」

陸老跺腳,眼睛瞪大:「單身狗你還驕傲上了?當個明星了不起是吧?信不信我去天涯爆你八卦!」

秦衍一聽他要報自己八卦,連忙抱住他的胳膊,求饒道:「陸老爺,小的錯了,求不八……」

陸老這才一翻白眼滿意,順了口氣,沖著秦衍劈頭蓋臉又是一陣罵。

陸老言出必行,前些年陸老勸秦衍退圈,秦衍不從,於是陸老暗戳戳放出秦衍童年穿裙子的照片,打算黑他一把。結果秦衍童年丑照一爆出去,不僅沒能給秦衍招黑,反倒給秦衍招來一大票腦殘粉。

陸老對粉絲的審美感到痛心疾首。

他一直不希望秦衍做什麼明星,希望秦衍回集團工作,再不濟自己做點小生意也是可行。秦衍手裡頭有集團股份,怎麼也是個小股東,即便不工作,也不會餓死。

偏偏他喜歡往娛樂圈鑽,累死累活拍戲,還找不到女朋友,真是苦了他一大把年紀,還替他的終生大事操心。

*

一連兩天比賽,林熙和顧霜霜成功打入韓國區總決賽。

林熙帶著顧霜霜投入高度緊張的訓練中,越相處越發現,顧霜霜這姑娘,有點意思。

原來霜霜這姑娘,一直生活在山村,沒見過什麼世面,林熙挺心疼這姑娘。

這天考完試,顧霜霜來學校找她,正好趕上中午,林熙邀她一起去食堂吃飯。顧霜霜拉著她的手,新奇地望著周圍的教學樓,走進食堂后止不住的東張西望,看著扎堆吃飯的學生們,她拽著林熙的衣角,興奮地無以復加,「熙熙,你們食堂可真好玩,可以一起吃飯。」

前面有個同學打完飯轉身,差點撞上顧霜霜,她順手拉了她一把,將她給拽進食堂窗口的隊伍里,然後才說,「好玩嗎?我平時吃飯都一個人。」

顧霜霜問她:「你不跟同學一起吃飯嗎?你看他們,吃飯的時候有說有笑,多好玩啊?」

林熙聳肩,無奈解釋道:「舍友有男友,偶爾陪我吃,大多時候我都是一個人,今天還好,有你陪我。」她伸手在她肩膀上拍拍,掏出飯卡在她眼前,「想吃什麼,今天姐請你!」

顧霜霜先是激動地跳了一下,然後給她一個白眼,一本正經說道:「熙熙,我比你年長,我才是姐姐。」

林熙「哼」一聲,比畫了一下兩人的身高,挑著眉頭調侃道:「我比你高啊。」

顧霜霜被她惹急,漲紅臉還想辯解,林熙拽了一下她的胳膊,「快,選菜。」

總算等到食物,顧霜霜立刻將「誰才是姐姐」的事給拋之腦後,她轉身對著窗口,用手指點著裡面的的菜,說:「師傅!我要這個!那個!還有那個、那個……最大那晚紅燒肘子也給我們吧。」

打菜師傅頓了一下,看著點菜的小姑娘,「這麼多?吃的完嗎?要多少飯?」

顧霜霜問道:「一般他們點多少飯啊?」

「女孩半斤,男孩平常就點一斤。」師傅回答。

顧霜霜想了一下,說道:「那就給我來六斤飯吧!我餓死了……」打菜師傅手一顫,提醒她:「小姑娘,可不能浪費糧食啊……」

「不會的師傅!我吃的完!」

然後從目瞪口呆的林熙手裡奪過飯卡,「嘀」一聲刷了卡。

一頓飯的金額98元,林熙已經傻眼。顧霜霜一個人點了十幾份菜,來回端了五次才端走。林熙默默地點了一份炒豆芽和半斤白米飯……

顧霜霜還挺有良心,給她夾了一隻雞腿和一塊肘子。等顧霜霜吃飽喝足,她摸著肚皮感嘆:「熙熙,你們學校的這個蝦真不錯,比我陸大哥做的好吃多了!」

林熙塞了一坨米飯進自己嘴裡,她兀自嘀咕了一句,「國民老公還會做飯呢……」然後抬起眼皮問她:「秦衍會做飯嗎?」

這個問題倒是讓顧霜霜頓住,她打了個飽嗝,嘟囔道:「他又不是我男朋友,我怎麼知道呀?」

說的是,她怎麼會知道呢?

林熙繼續低頭挑豆芽,剛吃兩口,對面坐下幾個男人。

林熙抬頭看著他們,臉色並不好看。顧霜霜掃了眼個子均在一米八以上的幾個男同學,扭過頭問林熙:「熙熙,這些是你同學啊?」

林熙低頭繼續扒拉米飯:「……不是。」

沈冬一拳砸在桌子上,發出「砰」一聲巨響,「林熙,把你那天拍的東西拿出來。」他被林熙和秦衍揍過之後進了醫院,今天剛出院。一回學校,實在咽不下這口氣,帶著系裡幾個兄弟趕來食堂堵林熙。

跟他一起來的幾個男同學也挺莫名其妙。搞啥呢?追個女人至於搞這麼大陣仗?

林熙抬頭,一臉茫然看著沈冬,「什麼照片啊……同學,你是?」

沈冬氣得青筋直暴,咬牙切齒,腮幫子一陣鼓動,用手指指著林熙,「你這個碧池,信不信我——」舉起拳頭就要落下去。

隨來的男同學一看這架勢不對,忙抓住他的手腕,問道:「沈冬,這啥情況啊?你這架勢什麼情況?要打女人啊?感情你叫哥兒幾個來,就是來給你撐場面打女人的?別丟人行不?」

沈冬回頭瞪了說話的男生一眼,順勢推了一把:「你管得著嗎?」

他看見林熙被憤怒沖昏了頭腦,同他一起來的男同學打量了他一眼,說了一句「有病」轉身就走。

顧霜霜看這架勢不對,放下筷子,顫顫巍巍問道:「這位……同學,你是想打我們熙熙嗎?」

沈冬瞪了她一眼:「滾開。」

顧霜霜坐定,抱住林熙的胳膊,「不滾!我們熙熙是好女孩,你不許欺負人!」然後一群人就聽她小聲嘀咕說:「看電視學校里都是女孩欺負女孩,怎麼男孩子也這麼不要臉,欺負女孩啦?」

這話被圍觀的一群大男生聽了去,都忍不住笑出聲。這姑娘說話,有點意思。

跟著沈冬一起來的幾個男生說:「是啊沈冬,追不上人家姑娘,也沒必要學人家搞什麼霸道野蠻的追求,現在是和諧社會,和諧社會。」

沈冬扭身就給說話的男生踹了一腳,兩個男人便大眼瞪小眼,氣氛莫名詭異起來。林熙也不想惹事,扔下筷子,趁著沈冬不注意,拉著顧霜霜默默地走出食堂。

當天晚上兩個女孩一起去逛小吃街。林熙帶著顧霜霜吃完整條街,從一家街拐角的臭豆腐店一出來,又碰上沈冬,兩人被堵在拐角處,身後不通路,死胡同。

這次沈冬帶來的人均不是學校的同學,看模樣打扮倒想是經常混於附近酒吧的社會青年。她跟顧霜霜人手兩串臭豆腐,慢悠悠地啃著,慢悠悠打量著眼前一群人。

顧霜霜咬了一口臭豆腐,偏著腦袋打量著對方最壯的一個青年。青年袖子挽至胳膊肘,左胳膊有青龍紋身,右胳膊有白虎紋身,她看呆,用胳膊肘子撞撞林熙,「熙熙,那人手上的紋身,好漂亮啊,真霸氣!」

林熙沒有理她,而是盯著沈冬,笑道:「你想報復?找我麻煩?沈冬,你是古惑仔看多了吧?」

她覺得像沈冬這種,絕對是被親人慣壞的二世祖,挺混蛋。

沈冬揉著耳後根,「照片拿出來,跪下給老子磕頭認錯!」

顧霜霜啃豆腐的動作一頓,巴巴打量著眼前的俊高少年,趁機教育:「看起來挺好的一男孩子,怎麼能這麼二缺暴力血腥呢?電影看多了吧?怎麼能欺負女孩子?」

林熙拉了顧霜霜一把,低聲對她說:「你先跑。」

結果顧霜霜大吼一聲:「我怎麼能先跑?那太沒義氣了!」

沈冬聽見,笑得很得意:「想跑?門都沒有!」走過去伸手抓住顧霜霜的小肩膀。

她一時沒反應過來,下意識拽著男人的手,給了對方一個過肩摔。恰好這一下將男人摔在身後的一堆磚頭上,疼得男人半晌起不來。

顧霜霜捂嘴,正想道歉,幾個社會青年舉起拳頭朝她們揍過來。林熙也不是吃素的,捏捏拳頭,幾拳上去,抬腿一踹,將人踹開老遠。

顧霜霜見這狀況不對頭,左右尋了一根木棍,不管三七二十一,見人就敲。臭豆腐店的老闆,看見店門口有人鬥毆忙打電話報警。

半個小時候,一群人被警車帶走。

一群人被帶到警局,沈冬壓根就沒來警局,直接被送進醫院。一群社會青年也逐一被人保釋出去,兩個女孩的一直等到凌晨一點,也沒人來領。

男警官掃了眼兩個女孩,打了個哈欠:「欸,我說你們父母到底來不來了?」

林熙抬眼看警察:「家裡不管我。」

男警官目光落在顧霜霜身上,「你呢?」

顧霜霜低頭玩手指,弱弱道:「我沒父母……」

男警官掃了眼兩女孩,一臉無奈:「你說你們兩女孩,什麼不學好,要學人家打架!打架很好玩嗎?我這就給你們校長打電話,讓你們的校長領你們回去!」

「……大叔,您當我們小學生哪?」林熙抬手扶額,有點無奈說,「警官你等等。」隨後拉著顧霜霜胳膊問,「霜霜,你看能不能讓陸懷瑾來領我們?」

顧霜霜漲紅臉:「當然不行,陸大哥會打死我的!」

林熙:「那你說現在怎麼辦?」

顧霜霜提議:「秦衍在家休假,不如你打個電話讓他過來……冒充你哥?」

林熙咬著嘴皮,瞪了她一眼:「你覺得警官不會認識秦衍?」

顧霜霜看了眼快五十的男警官,扭過頭,弱弱問他:「大叔,您認識秦衍啊?」

男警官挺意外小姑娘突然這麼問他,他倒覺得這名字耳熟,想了一下,沒印象,於是問她:「你爸爸?」

林熙:「……我男朋友。」

男警官咳嗽一聲,嚴肅起來:「這樣啊,那行,那就讓你男朋過來保釋你們!」他頓了頓,以教育的口吻說,「下不為例,打架可不是好玩的,何況兩個女孩子,少惹那些人,知道嗎?」

顧霜霜小雞叨米似的點頭,豎著兩根手指發誓,聲音清脆:「知道了警察叔叔,以後絕不會再犯!」

男警官看向林熙,問她:「你呢?」

林熙不想回答,男警官就那麼默默盯著她。還是顧霜霜用胳膊肘搗了她一下,她才不情願地說了聲「知道了」。

又過了四十分鐘,警察局已經沒什麼人。秦衍推門走進來,三人幾乎同一時間把目光掃射過去。男警官看著門口戴著口罩,金髮藍瞳、身姿修長的男人,感嘆:「你男朋友是外國人?」

林熙面不改色:「不,他是歪果仁。」

秦衍一進來,先跟男警官握手,緊接著飆出一串法語,嘰里咕嚕,男警官一個句沒聽懂,最後傻乎乎問林熙:「小姑娘,你男朋友這是在說什麼呢?」

林熙:「他在向你問好。」

男警官頭疼:「行行行,你告訴你男朋友,去走廊盡頭那個房間辦個手續,你就可以走了。」

顧霜霜指著自己鼻子問:「大叔,那我呢?」

男警官看著她:「這是人家男朋友,也是你男朋友嗎?」

林熙胡亂瞎謅道:「他們是兄妹……兄妹,關係比我親。」

「糊弄誰呢?」男警官嚴肅,「我是老,但可不瞎啊,你男朋友是外國人,金頭髮,藍眼睛,說的可是洋文。這姑娘可是黑頭髮黑眼睛,普通話里有股方言味兒,這兩人是兄妹,你逗我呢?」

顧霜霜窘迫,她拽了拽秦衍的袖子,又拽了拽林熙的衣角,「你們別扔下我一個人,別告訴陸大哥,他會揍我的。」

秦衍沖著顧霜霜說了句英文,她一個詞沒聽懂。說完轉身走出房間,替林熙辦手續去了。

顧霜霜問她:「熙熙,他說啥啊?」

林熙說:「哦,他說已經打電話給老孟了,馬上過來。」

顧霜霜鬆一口氣,叫老孟也比叫陸懷瑾的好啊,她嘀咕說:「我不想讓陸大哥操心,我惹的事情已經夠多了……」

林熙調侃她:「你很怕他啊?」

顧霜霜咧開嘴,笑得一臉驕傲:「不!我是喜歡他!」

林熙挑眉:「喜歡?喜歡他什麼?聽說他不是個好脾氣的人。」

「喜歡就是……」顧霜霜扭過頭看她,「熙熙,難道你不喜歡秦衍嗎?我喜歡陸大哥,我也說不上來喜歡他什麼,反正就是喜歡了!跟喜歡的人在一起不會有排斥情緒,處起來很舒服。再說了,跟我陸大哥混久了你就知道,他人其實很好的。」

這話倒讓林熙頓住,她的話猶如在她心上錘了一下。沒有排斥情緒,就是喜歡

她想了一下,其實跟秦衍在一起她也挺舒服,沒有排斥情緒,跟秦衍第一夜再到第二夜、第三夜……都是那麼的順其自然,這其中似有種神秘力量的牽引,將他們撮合在一起。

所以,這是喜歡嗎?

她也說不上來,反正兩人現在已經是情侶關係。

林熙跟著秦衍從警察局出來,一陣寒風迎面而來,冷得她直打顫。她搓搓手,跟他一起走在路邊,問他:「就這樣扔下霜霜一個人?」

「你放心,會有人來接她。」秦衍說。

恰好駛過一輛車,秦衍下意識將林熙撥到路裡邊護著,順勢拉住她的手,牽著她朝停車的地方走。

林熙慢吞吞跟在他後面,看著被他牽住的手,又打量著男人的脊背、後腦勺。她鄭重其事喊了他一聲:「秦衍。」

秦衍沒回頭,兀自拉著她,漫不經心「嗯」了一聲,示意自己在聽。

「給你打電話的時候,我以為你不回來。」接下來,林熙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她頓了頓,又說:「我以前跟舍友走路逛街,通常是我把她給撥到裡面,護著她走。沒想到今天,體驗了一把被人護。」

秦衍停住,回過身看她。

路燈落在男人的金髮上,折射出淡淡的金光,男人戴著口罩,唯有一雙深動的眼睛,讓她覺得眼前的人特別鮮活,凝視她的瞬間,讓她覺得有種無聲的炙熱。

兩人就這樣對視一分鐘。

這一分鐘內,林熙的心情有點奇妙。想躲過他認真的眼神,可又實在捨不得,就那麼靜靜地看,無聲間似乎產生了諸多微妙情緒,有一股熱浪在她心底翻滾奔騰,就在某種情緒快要噴涌而出的時候,她別過臉,假裝看周圍的環境。

然而四周杳無人影,環境昏暗。

秦衍捧住她的臉,將她的臉扭過來,讓她直視自己。隨後摘掉口罩,捧住她的臉,吻了下去。

這一吻,居然讓她整個人都獃滯,這個吻像是飽含著某種情緒,無形間給了她一份巨大衝擊。

這一吻淺嘗輒止,並沒有糾纏太久。

秦衍低頭看著已經木掉她,語氣很認真:「作為男朋友,無論什麼情況,只要你打電話,我一定趕過來。」

林熙看著他,見他說的這樣認真,自己倒是有幾分尷尬。她刻意笑出聲,說道:「開什麼玩笑,你要是在拍戲,也會趕過來?」

他幾乎毫不猶豫,斬釘截鐵道:「會。」

林熙顯然不信,在娛樂圈想要達到秦衍這種高度,除了靠顏值,還要對工作有顆百分九十九赤誠的心,她真的不相信,秦衍會因為她而耽擱劇組拍攝進程。她翻了個白眼:「哄人的話誰都會說。」

秦衍擰著眉頭,抓著她的胳膊問:「你認為我是在哄你?你不了解我。」

「抱歉,我還真不了解你。」林熙不以為然聳肩。

她這話顯然讓秦衍心裡不舒坦,他的語氣也明顯有情緒波動,「林熙,處到現在,我也不了解你,我甚至不知道你心裡想的是什麼,甚至不知道你到底拿我當什麼。真的是男朋友還是一件可有可無的物品?」

林熙幾乎沒有思考,便脫口而出道:「各取所需啊。」

聽到她這樣隨意的回答,秦衍心裡憋著口氣半晌出不來。他看了眼四周,拉著她往停車的方向走,等將她塞進車裡,他才扭過頭對她又說:「好,那我告訴你,我一旦對某件事認真,就會努力認真去做好,對感情也是如此。」

林熙看著他,嘴角的笑容有點僵硬:「不好意思啊大哥,我不看童話故事。童話里的那種愛情故事,套在我們身上也不合適啊。我們在一起只是各取所需,談什麼感情呢?難道你會跟我結婚嗎?你會娶我嗎?開什麼——」

秦衍打斷她,語氣堅定:「會。」

她這個回答出乎林熙預料。

林熙定定看著他,心裡如有小鹿亂撞,跳得厲害。也不知道是緊張,還是激動。她強做鎮定,表情已經很不自然,「開什麼玩笑,你可是堂堂大明星,跟你在一起,我壓力很大。」

秦衍說:「我出道的時候說過,找到心儀的姑娘結婚,會退出娛樂圈。所以,如果你願意跟我結婚,我願意為你退出娛樂圈。」

林熙整個手指都僵住,表情也變得僵硬:「為……為什麼?」

秦衍:「對你一見鍾情。」

林熙腦子有點亂,諸多語言組合成一句:「什麼時候開始?」

秦衍回答:「賽場上,你射出第一箭開始。」

林熙「哈哈」笑了兩聲,表情極不自然,「開什麼玩笑,我從來不相信一見鍾情。」

「事實證明我們還是有緣分的,不是嗎?」秦衍接著又說,「我為了你答應參加你們學校的講座,但我沒想到,講座結束後會遇見你。這不是緣分,是什麼?」

林熙頓住,神色語氣均變得緊張起來,「為……為了我?」

雖然她覺得秦衍這話百分之九十是為了哄她開心,可這句話從他嘴裡說出來,真的很具有衝擊力。一個國際影星,國民男神,當時跟她素不相識,卻為了一個普通的女學生,到自己學校講座?

真是她的腦殘粉?

林熙顯然一臉不信,秦衍也不想證明自己這句話的真實性,直接一句帶過:「信不信都好,反正已經過去了,不重要。」

他接著又說:「你和你的舍友被選為劇組群演,也是我跟導演提的。不為別的,就是為了多看你一眼。劉峰說的沒錯,我的確是你的『腦殘粉』,只是一直端著,不敢承認,是我慫。」

林熙巴巴看著他,覺得搞笑。

秦衍直勾勾盯著她的眼睛,語氣依然認真:「你在台上射出第一箭的時候,你的神情動作在大屏幕上停頓了三十秒。你眉宇間的英氣和你射箭時的那股韌勁兒,很吸引人。每個男人對未來的另一半都有過完美的幻想,而你恰恰就符合我的標準。」

林熙笑不出來了,一陣沉默,等他把話說完。

秦衍繼續又說:「嗯,說完這些你可能想揍我?你想揍的話,臉給你,隨便揍。」

林熙也正經起來,問他:「你不嫌棄我的性格?如果我真的是那種到處找男人的女人,你還會喜歡我?又或者說,我第一個男人不是你,而是其它男人?你還會?」

秦衍打斷她:「你這是假設,沒有任何參考性,偏偏就是這麼巧,我成功的勾引上了你,我是你的第一個男人。再者,學校里可是個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的地兒,如果你真是這樣的女人,你的名聲,在同學之間還存在嗎?這些我隨便找個人打探一下便清清楚楚。」

「你查我?」林熙蹙眉,有點不快。

秦衍:「我只是想了解我一見鍾情的女孩。」

林熙問他:「所以,你是想和我以結婚為前提交往嘍?」

秦衍:「如果可以,我們可以先領證,感情可慢慢培養。」

林熙老實說:「太快了,我還不了解你。」

秦衍:「夫妻之間未必要了解那麼多,我覺得生活上處著融洽這很重要。我們這段時間的相處,難道不好嗎?如果可以,結婚的事情你可以考慮一下。」

林熙:「你難道就不怕,我是個表裡不一壞女人?」

秦衍挑眉:「我可從沒覺得你是個善茬。」

好吧。林熙嘆氣,「行啊,等百步穿楊總決賽之後,我考慮跟你結婚,可是你的事業我支持,沒必要為了我放棄事業,我會過意不去。」

秦衍握住她的手,抓緊,說道:「我是為了我們以後的家庭,進入娛樂圈只是我的一個緩衝事業,我的事業當然不能滿足於此,這點你放心,即便不演戲,我也養得起你和孩子……」

林熙看著他,覺得這男人天馬行空,考慮的是否太長遠?

她不排斥跟秦衍結婚,反而覺得,如果跟秦衍這樣的男人在一起過日子,會相對比較舒服,這大概她一直所追求的情侶相處方式。

林熙顯然沒有秦衍對這段感情上心。

她一直以為,是自己成功勾引上秦衍,可今天秦衍攤牌,她才發現,原來是秦衍成功勾引了她。

男女之間的吸引方式,真是奇妙。她想。

*

林熙要趕在大年三十那天回貝南市。

離開那天,她在機場等候檢票,身後的人貼著她脊背一陣蹭。

受到騷擾,她蹙眉,轉身想給身後的人一拳教訓。

轉身才發現,身後的人居然是秦衍。

不得不說,秦衍喬裝的功夫有一套,口罩一戴,只能看見他一頭金髮和一雙藍眼睛,若不是早知道他這把戲,她當真會以為眼前這個是外國的小鮮肉。

她驚訝:「你怎麼來了?」

秦衍用標準的英文回答:「來送你。」

林熙看了眼前面,說道:「馬上就進檢票口了,你也送不了我多久。」

秦衍掏出去貝南市的機票,在她眼前晃了晃,「喏,送你回去,順便見見你的家長。」

林熙朝著他小腹給了一拳,低聲道:「有病啊?大過年你去見我父母?會被打死扔進水溝好嗎?」

秦衍揉著小腹:「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想娶媳婦兒必須先去拜訪岳父岳母。你看你男朋友也老大不小,就體諒一下老年人想早點結婚的心情?」

林熙瞪他:「可我才二十歲!」

秦衍:「哦,已經到了法定年齡。比賽之後去領證,等你畢業再補辦婚禮,這樣的安排不好嗎?」

林熙看著他,聳肩妥協,「隨你……」轉身過了檢票口。

等上了飛機,秦衍是頭等艙,林熙是普通艙,他用頭等艙跟林熙旁邊的男人換座。

林熙一臉無奈看著他,覺得他這麼做是多此一舉。

他也不說話,拍拍自己肩膀,示意她靠上來,休息會。她嘆息一聲,什麼話也沒說,趴在他雙膝上睡覺。

他們旁邊正好也坐了一對情侶。

男友對女孩說:「你要不要也趴在我腿上休息會?」

女孩說:「不要了,你腿會麻的。」

林熙心裡比了個中指。秀恩愛是嗎?了不起啊!

——繼續枕著秦衍的雙膝睡。

飛機飛上天空時,林熙很難受,耳膜似乎要破掉。

秦衍見她臉色難看,從兜里掏出一盒口香糖,剝開一顆,塞進她嘴裡。

秦衍突然往她嘴邊遞來一個東西,她想也沒想就張嘴吃掉。

——是口香糖。

她嘴裡嚼著口香糖,不停吞咽唾沫保持耳朵內外氣壓平衡。

秦衍見她臉色沒有緩和,用手指幫她堵住耳朵。男人的手掌堵在她耳朵里,掌根覆蓋在她腮下,男人掌心的炙熱讓她覺得很有安全感。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林熙真的感覺好受不少。

林熙醒來時已經飛機已經抵達貝南機場。

秦衍幫她拿著行李,一直將她送到家門口,才打車回酒店。接下來幾天是過年,林熙變得忙碌,跟著哥哥父母四處拜訪親戚,期間還跟父母去吃了兩頓喜酒,見證了兩場婚禮。

很奇怪。以前她也跟著父母見證過婚禮,可從來沒有像今年這般,看見兩對新人在台上擁抱,承諾一生一世的那一刻,居然隨大眾一起哭了。

難道是有了男朋友,嘗到了感情的甜頭,情緒就變得敏感?

大年初八,林媽媽開始帶著各種好友來家裡,給林熙相親。

本來林熙以為自己可以躲過相親遇奇葩的經歷,結果才恍然,都是幻覺……只要你不喜歡對方,聽對方說話都覺奇葩;若是喜歡對方,就算對方掏鼻孔,你也會覺得是件優雅的事兒。

連續幾天相親,林熙終於憋不住,開始在微信上跟秦衍吐槽。

秦衍:「那我也安排安排,明天跟你相親。」

林熙本來以為他是開玩笑,結果第二天晚上,秦衍帶著陸老,真的就坐在了自家客廳里。她在樓梯上杵著發獃,以為是自己產生幻覺。

母親招手喊她:「熙熙,快點下來招呼客人。」

她慢吞吞下樓,給秦衍和陸老倒茶。兩人都裝作不認識她,她也裝作不認識他們。

沒一會,林熙的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哥哥統統下樓,在客廳坐著,打量著秦衍和陸老。

林父打量著秦衍,轉臉問陸老:「陸老爺,這就是你們家大孫子秦衍啊?從前只在電視看過,沒想到能有機會見著真人。」

林家在貝南可是吉百年傳承的大家族,他們的箭館已經被國家列為非物質文化遺產。陸老人脈廣,界內的人都尊稱他一聲「陸老爺」。陸老跟林家交情不深,要不是秦衍連打九十九道電話,他才不會厚著臉皮過來。

來之前陸老已經交代清意圖。林家父母覺得女兒叛逆,不聽話,想早點給她定個親事,約束一下她,連續挑了幾家都不合適。

對方要麼嫌棄女兒玩射箭太暴力,要麼就嫌棄女兒個子太高,身材太瘦,不好生養。陸家孫子一般人可高攀不起,陸老有這個意思,林氏夫妻當然高興。

一番交談下來,林母對秦衍尚算滿意,林父不太滿意秦衍明星的身份。

林父說:「我們一家素來低調,攤上個明星女婿,以後新聞不得鋪天蓋地?閨女會不會被粉絲惡意抨擊?」

秦衍看了眼林熙,忙道:「伯父,這個您放心,我目前已經打算退出娛樂圈,等林熙畢業,我差不多已經全身而退。陸氏集團有我的股份,這些年我也做了許多副業,您大可把女兒交給我,哪怕她是個敗家女,我也能養得起她。」

他這話讓林家人都頓住。

可從來沒有男人,會想取一個敗家女的。雖說死相親,但未免也說得太快了吧?

秦衍也覺得自己這麼說太唐突,他補充一句:「我喜歡射箭,所以有關注百步穿楊,我很喜歡林熙,夢想娶她為妻,請你們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們可以嘗試著交往一下。」

然後一大家的人都看向林熙,等她表態。

林熙愣著不說話,爺爺奶奶推了她一把,她才反應過來,說道:「哦……其實……我很喜歡看秦衍的電視,我也很喜歡他,崇拜他……可以試著相處一下?」

聽她這麼說,一大家子的人都鬆了口氣。

——寶貝熙熙終於有人要了,男方條件還不錯!

相親愉快結束。第二天一早,林熙就被奶奶外婆從床上拽起來,梳妝打扮,「被迫」去跟秦衍出門約會,嘗試著戀愛。

兩人出門之前,很矜持。

一出門,脫離了家人視線,該牽手牽手,該擁抱擁抱,該接吻接吻……

兩人按照家長的規劃,去看電影,逛街。

看完電影出來,林熙帶著他去山上看煙火。按照貝南的習俗,初十前一晚會有煙花。結果林熙收到的消息錯誤,今年貝南市政府下通知,為了保護貝南市環境,不許放煙花。

林熙和秦衍坐在山上的石頭上,冷得直發抖,嘴唇凍得發紫,手凍得麻木。她很抱歉,「對不起啊,我不知道今年不能放煙火,讓你在我的地盤受苦了。」

秦衍抓住她的手,掀開自己的衣服,將她的手塞進自己衣服里,用體溫給她暖手。

男人腹部溫度讓林熙的雙手感到溫暖,她想縮回來,秦衍卻將她的手摁死,「不許縮回去。」

林熙問他:「你不冷嗎?」

秦衍:「心暖就好。」

林熙卷了卷手指,感動湧上鼻尖,酸酸地。

她一頭扎進秦衍懷裡,緊緊抱住他的腰,說:「秦衍,我想,我真的喜歡上了你。」

秦衍的聲音淡淡地:「我也是。」

她將腦袋埋進他的懷裡,更想將自己的心埋進他的心裡。她抱緊他,他摟進他,兩人之間無聲傳遞著彼此的情緒。山頂一片靜謐,耳畔傳來「沙沙」地風聲,寒風拂過枯葉,忽而臨近,倏而遠離。

面對山頂一片蕭條景色,動聽的歌調從秦衍的喉嚨輕輕地哼唱出來。動聽的歌調盤旋山頂,穿進林間深處。

枯木好似逢春,落葉下彷彿生出嫩綠的青草。

她靜靜地凝聽,好像,終於明白了,什麼是愛情。

——番外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有人治得了你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有人治得了你目錄 總有人治得了你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4章 番外6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