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陽光正好,明媚如初

【204】陽光正好,明媚如初

兩個人這一睡到了中午,起床洗漱吃飯,似乎樓蘭發生天大的事情都跟他們無關。

蘇小舞穿上了幾位老嬤嬤們親手縫製的衣服,穿上格外的自在。

下午一點鐘,夫妻倆在十幾個人的陪同下,一起來到了蘇家的墳地。

墳地周圍清掃的十分乾淨,沒有雜草沒有臟物,看的出來這裡經常有人清掃。

「這裡我們輪流守在這裡,這麼多年了,沒有一日停止過。」

蘇小舞很感動,這種奴僕上下級的關係,如此明朗。

老婦們紛紛將供物擺好,一百多口人,如此擺好也要十分鐘的時間。

下跪磕頭的時候,蘇小舞身邊響起一陣痛哭之聲,她眼眶泛酸,面容不禁潸然淚下。

喬西律也跟著動容,眼睛紅了,跟著誠心誠意的磕頭。

老婦絮絮叨叨的說著昨晚發生的事情,告慰蘇家人的在天之靈。

一番訴說之後,十幾個人便自動的告退,只剩下了喬西律和蘇小舞兩個人。

她這才開口,「我是姣姣,爸,媽,爺爺奶奶,外婆,哥哥姐姐,小侄子侄女,各位蘇家的前輩後輩,勿怪姣姣現在才來看你們,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下,他,是我的老公,喬西律,是西貢喬家的人。」

喬西律重新磕了一個頭,說道,「你們放心,我會對她好的,疼愛她,照顧她,永不辜負她。」

不知道為什麼,蘇小舞覺得他們能聽到,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絮絮叨叨的說了好一會兒才起身,蘇小舞站起來的那一瞬間,差點重新跪下。

挽著他的胳膊,兩個人離開。

「我想回家了。」

「好。」

剛剛回來便要走,這裡的人自然不捨得,但蘇小舞再三的說等孩子大了些便來這裡長住,這才算走掉。

在返回的途中,蘇小舞拿著今早的報紙,看著新聞的頭條,對旁邊漠不關心的男人說,「我都沒好好問你,你到底殺了多少人,去那麼久。」

「將所有對你們家動手的都殺了,確認最後沒有了才回來,我也沒數到底有多少,樓蘭這下要大亂了。」他突然肆意一笑,「是不是覺得我也是個狠角色?」

「如果你是個軟蛋,那你坐在喬氏總裁的位置上早下來了。」她實話實說,「我從來都覺得你是個有能力又有膽識的男人。」

「多謝誇獎,其實,有幾張照片我沒給你看,真的很趕巧。」他將手機的相冊打開,遞給她看。

蘇小舞以為是什麼,接過來一看臉頓時紅了,「你怎麼……怎麼能拍人家正在……」

雖然這麼說,她卻看完了,之後將手機遞給他,「怎麼好意思拍的?」

「怎麼不好意思,看新聞說龍躍很得金薇薇的器重,看起來是真的,都器重到床上去了。」喬西律兩手伸了個懶腰,「許是他也看明白了,男人有權比有錢重要的多吧。」

蘇小舞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上,「不管他們,每個人有每個人的選擇,我似乎能看到張小花的結局,恐怕已經被龍躍弄死了,只是曾經跟龍躍一起的那兩個年輕孩子死的太可惜了,從小被培訓特工殺手,一直被當做工具,還未戀愛結婚就沒了。」

「他們死了有什麼了不起,當時我的黑衣人還死了三個呢,更何況又不是我的黑衣人去殺他們的,在我看來,死不足惜,他們年輕,我的人就不年輕么。」喬西律說道,「自古以來,殺人總是有殺人的理由,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宿命,你的宿命就是回去給我好好備孕,爭取明年再抱一個娃,這樣就齊全了。」

她把玩著他的手指問,「要還是女兒怎麼辦。」

「你要願意可以繼續追生,你要是不願意就倆女兒,我不介意。」

「這可是你說的。」

「對,我說的。」

「……」

***

方母被抓了,方玉墨的公司一夜之間,所有正在跟貴公司合作的商家即使違約也要終止合作,給了他措手不及。

焦頭爛額的到處去接洽生意,卻去一家公司吃一次閉門羹,莫名其妙被所有人這麼對待,不是正常事。

卻又找不到源頭出在哪裡。

急的他團團轉,一連數日整個人從積極找方案求爺爺告奶奶到破罐子破摔,整日爛醉如泥。

喬貝貝看見他這幅模樣,也不再理會他,主動跟其斷絕了P友關係,但這無疑更是雪上加霜。

方氏本身就是小公司,再加上他這麼搞,一眼就能看得出前景。

照此以往,不出數日便垮了。

老婆離婚了,老媽蹲局子去了,找了個P友也告吹了,公司也這般模樣了,他的人生已經處於灰暗色彩,曾經意氣風發的他已經不復存在,等待他的,只是渾渾噩噩的日子,和說不清的感嘆。

跟他打算這輩子如此混下去的還有喬貝貝,跟他告吹之後,接二連三的換男人,反正不用上班,有錢花,天天吃喝玩樂,喬父喬母即便憂愁也隨她去了,也已經做好了養她一輩子的準備。

***

去年八月二十六延紹庭和麥苗一起去萬鶴山算命,當時沒有說算的如何,延紹庭和麥苗重新去了一趟。

這次卻大門都沒進去,半天一個小和尚遞過來一張紙條,「這是我師父給你們的。」

延紹庭接過,只見上面只有幾個字:命好,福薄,定成良緣。

麥苗伸頭看去,頓時眉開眼笑。

「還讓我們一年後再來,我還以為是什麼不好的結果呢,原來是這個。」延紹庭一把摟住她的腰嗎「可以安心了,走,不是還要去見小舞么,走吧。」

「小舞這二胎都有了,我什麼時候才能有一胎?」

「我媽今早給我下死命令了,讓我跟我大哥二哥一起結婚!說不然還要舉行三次,怪麻煩的,這到底是有多省事啊。」他問她,「你說我們要不要等他們結婚之後再說婚禮的事兒?」

「你不想結婚你就直說,就好像我多想嫁給你一樣。」麥苗甩開他的手。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不是想著我們的婚禮要單獨舉行嗎?幹什麼要跟他們一起舉辦。」他追上去,「沒有不想跟你結婚。」

「你家三個兒子一起舉行婚禮,婚禮肯定很盛大,難道你還覺得委屈,多好啊,很喜慶,你少說違心的話了,你就是不想結婚。」麥苗本來很愉悅的心情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喬西律不比你牛叉,結婚生子兩不誤,就你有偶像包袱?我看喬西律的名聲比你大多了,延紹庭,我告訴你,愛結不結,別浪費老娘的青春!」

延紹庭看她怒了,立馬說,「麥苗,我真不是那意思啊,我對天發誓,我沒有不想跟你結婚,真的,結婚就結婚,不去紫東小區了,咱現在就回去準備,還不行么,小姑奶奶!」

她這才又怒轉喜,「這還差不多,山路太難走了,你背我下去。」

他當即蹲下,「行,上來。」

「想起那次林小娜讓你抱她上去,我就生氣,這是我的專利……」

***

接到麥苗要籌備婚禮不來的電話,蘇小舞心情大悅,旁邊是嬰兒車,裡面坐著幾個月的喬愛蘇,現如今,經過喬西律的不懈努力,肚子里又有了一個。

1+1原本等於3,現在變了,成4了。

一切的事情漸漸的恢復成原本的模樣,她的心經過千瘡百孔的洗禮之後,越來越具有成熟女人的味道,雖然她今年也不過25歲。

靠在院內的沙發上,蘇小舞有些昏昏欲睡,眼皮子有些合上。

突然愛蘇啊啊啊叫了起來,她睜開眼便見喬西律將愛蘇從嬰兒車裡抱了出來。

坐在她身旁,動手將孩子下巴濕掉的圍襯給換掉,樂死不疲的在逗孩子,每天都是如此。

「今天我在想孩子出生要叫什麼,你說叫什麼好。」

喬西律似乎想都未想便說,「不管男寶女寶,都叫喬惜蘇。」

「……」蘇小舞覺得有些不妥,「若是男孩喊這個名字太女性化了。」

「我喜歡這個名字,若是男孩,他對他爹對他起的這個名字表示抗議可以直接對我講,反正戶口本上我也不會給他改。」

「要是這樣,孩子估計要被你氣死了。」

「無所謂。」喬西律咧嘴一笑,「他長大以後可以這樣對待他自己的孩子,我沒有意見。」

蘇小舞忍俊不禁,心田上如盛開了花朵一般,有這樣一個霸道起來要人命的老公,她後半輩子只能這樣度過了。

也好,她栽在了他手裡,他亦然,他們是一對妖孽,只能禍害彼此對方。

陽光正好,明媚如初。

***

來年三月。

一則神秘的視頻遍及全世界各國最有名的網站。

是樓蘭現任君主的視頻,視頻經過特殊處理,只有他自己坦誠自己如何指揮滅蘇家的陳詞,怎麼精心策劃了當年的滅門慘案,視頻引起無數人震驚,雖然他已死,大家卻認為他理所應當,沒有人認為是喬西律和蘇小舞做的,在世人的眼中,喬西律再是一個集團的總裁,也沒有能力毫不費力去皇室血洗,這件事就這麼翻篇了。

當月,蘇小舞產下一子,取名,喬惜蘇。

***

這本書到這裡就結束了,原本我計劃寫很長一篇的,但這篇成績不理想,加上作者身體抱恙,就這樣吧,新書呢,還會開的,等我身體調養好,再寫不一樣不一樣不一樣的故事!開新書我會在微信公共平台和新浪微博說的,敬請關注。

微信公共平台搜安姿莜,新浪微博昵稱安姿莜Sharon。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感謝感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全球追愛小萌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全球追愛小萌妻 全球追愛小萌妻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204】陽光正好,明媚如初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