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28

32|6.28

每一組的主駕駛自動成為該組臨時組長,若不滿意,那下次可以進行組內協調。通常來說,只要磨合沒太大問題,這樣的分組一直會持續很久,這也就意味著,庄玉軒他們所在的五組將會一直缺少兩人。

庄玉軒之前玩過類似的訓練遊戲,不過有一點不同的是,靜態模擬訓練艙是實物,跟真實的星艦駕駛艙沒什麼兩樣,雖然一切操作都不會讓靜態模擬訓練艙動彈,但操作產生的數據會被智腦收集,然後反饋到光屏上,很大程度能反映駕駛員的水準。而訓練遊戲一切都是虛擬,一樣效果不錯,比起實物操作,到底略有不足。

五人配備的駕駛組,主駕駛就不說了,副駕駛和輔助駕駛都分為一號位和二號位,當主駕駛出狀況時,一號副駕駛頂上,以此類推,直到二號輔助駕駛擔綱為止。當然,這種情況很少發生,星艦中至少有三個駕駛組,一組人員出問題,艦長會根據情況決定是否讓其他兩組駕駛員頂上。

五組因不滿員,另兩個位置由智腦替代,只負責提供基本輔助,一點額外的操作都不會有。

庄玉軒可不想本就缺兩人的隊伍還鬧分歧,立即表明自己的態度:「這次我做主駕駛,下兩次就輪到你們,每三次為一輪,主駕駛、副駕駛、輔助駕駛一人一次,有意見就說。」

「沒有。」周茗聽了挺高興,她還在想是不是以後都要專職輔助駕駛一萬年,哪裡知道事情即刻就有了轉機。

「沒意見。」王少華瓮聲瓮氣地說道,剛才不滿的意味倒是散去不少。

調節好組內氣氛,庄玉軒便認真觀摩起前面四組人的操作。

駕駛星艦時要求注意力集中,反應要快,在場大多數人估計都是第一次正式駕駛,以前最多玩過虛擬遊戲,一時間都有些熱血上頭,心情很難瞬間平復,操作起來難免有些手忙腳亂。

第一次進行模擬訓練,陳老師沒有設定高難度太空環境,直接就選擇了一段普通航道,設置了一兩個障礙物。就算這樣,也有一組險險和太空垃圾擦肩而過,差點就艦毀人亡,那組駕駛員額頭都開始冒汗,圍觀之人也就罷了,他們可是身臨其境。

庄玉軒深有體會,至今一想起來仍有餘悸。

平心而論,學員初次上手就能達到這個水平,已經非常不錯,果然有當星艦駕駛員的潛質。

很快就輪到五組,陳老師看了三人一眼,沒有多說什麼,每年學員人數湊不齊整的時候,總有一組人員會像現在這樣。他倒沒有看輕他們的意思,這樣的小組要麼墊底,要麼成績很是靠前,中庸的反而極少出現,不知道今年這屆會是什麼情況。

庄玉軒沒有實際操作過,和在場大多數人一樣,不過他曾經玩了半天的訓練遊戲,背景可是死亡小行星帶,就算是最低的難度,也比普通航道難度係數大上不少。他反應很快,可惜業務不大熟練,和之前幾組沒太大差別。

陳老師一邊看現場學員的操作,一邊做著錄像分析,等到第五組結束,他將五個小組的操作挨個總結了一遍,對第一堂最簡單的模擬訓練課還算滿意。

這只是第一步,等學生熟練基本操作之後,就會進入動態模擬駕駛艙,駕駛艙不再固定,會根據操作給出相應的反應。那時,考驗的不僅僅是駕駛技術,還有身體素質。

雖說,尋常航行用不到這些如同雜技表演般的操作,但真正遇到危險,會這些技巧,就能大大提高生還率。

耀文聯邦星航局統計的數據表明,駕駛員水平越高,乘客的生命安全係數也越高。

課後,庄玉軒和王少陽周茗相互交換了通訊號,方便課外需要集體行動時找人。

分組之後,各個小組很自然走在一起,庄玉軒三人也相伴而行,前往食堂用餐。

幾人剛下公共飛車,就被一伙人擋住了去路。

「大哥。」

為首之人一聲清脆的招呼,把庄玉軒叫的一愣,認真看了對面那人一眼,才反應過來,明知故問道:「你是父親的繼子?」

『繼子』兩字,把來人說的愣住,隨即委屈地看著他。

「喂,你這人怎麼說話呢,鳳軒把你當兄弟那是你的榮幸,也不看看自己現在什麼身份!」見到庄鳳軒被人當面打臉,立刻有人站出來討伐庄玉軒。

「哦,是嗎,我爸就我一個兒子,我跟莊家也沒了來往,既然他那麼高貴,以後就不要出現在我面前,我可高攀不起。」

庄玉軒甩下這麼一句話,就跨過幾人揚長而去,獨留一眾人傻獃獃地戳在那,臨了還得到王少華一個鄙視的眼神,以及周茗憐憫的目光。

旁觀的人感到好生無趣,好生生的一場大戲,竟然這麼倉促收尾。八卦人士不無感慨,怎麼最近碰到的都是這種興匆匆而來,蔫答答回去的戲碼,太令人掃興,就不能來一場酣暢淋漓的年度大戲?

「你知道剛才兩方都是誰嗎?」

「誰?」

「莊家庄行歌前後任繼承人,喏,那個看起來長身玉立,被人挑釁的就是前任繼承人庄大少,一臉委屈的那個就是私生子上位的庄二少。」

「是嗎?這都敢上前挑事了,為什麼不再手段激烈點?你看庄大少都沒將他那個便宜弟弟看在眼裡,理都不理他們,庄二少居然沒有進一步行動,有點讓人琢磨不透。」

「你也不看看這是哪裡,要找事也不能由他起頭不是?」

「嗯,你說的有理,好戲剛開鑼就散場,忒沒勁。走吧,趕緊吃飯去。」

旁人的議論,庄玉軒沒聽到,庄鳳軒這邊就有人偶爾聽到那麼一嘴,臉色盡皆不渝,一個個為庄鳳軒叫屈。

「好了,咱們也走,不要理他們,中午這頓我請客。」庄鳳軒揚著得體的笑容,帶著一幫人轉戰另一個食堂。

庄玉軒沒想到他那個便宜二弟是這麼個形象,看來他以前的日子過得不太好,不然養不成這樣的性子。

三人來到炒菜窗口,一人點了一個家常小炒。

「剛才那個是你弟弟?」王少陽得到庄玉軒肯定答覆后,一臉嫌棄的樣子,「跟個弱雞崽似的,你父親腦子靠譜?」

周茗聽了,趕緊埋頭吃飯,假裝她不存在。

「哦,還行啊,長得不錯,你看他周圍捧他場的可不少。至於他的行為,我不予置評,我和他出身擺在那,想要和平共處不大可能,就看他怎麼選擇。」庄玉軒挺想得開,口舌之爭純屬浪費時間,有本事就手底下見真章,他現在可不比從前,沒必要犯慫。

「我看好你,唧唧歪歪有何鳥用,還不如打一場。」

王少陽一看就是打架好手,估計平時沒少動拳腳,看他一副躍躍欲試,只差沒掄胳膊親自上陣的樣子,估計這事他沒少干。

庄玉軒上下掃了他一眼,笑著說道:「下次打架一定找你。」

「看在你還不算礙眼的份上,我就幫你一次。」王少陽臉上就差寫著我幫你那是看得起你。

庄玉軒趕緊受寵若驚的應下,還點了份湯算是答謝他。

邊上做小透明狀的周茗偷偷瞄了兩人一眼,又繼續當著擺設,只是頭埋得更低了,肩膀還在微微抖動。

庄玉軒目光掠過,周茗強行控制住身體的顫動,我忍,一定得忍住了,王少陽太好忽悠,庄玉軒才是那個搖著尾巴的boss。

三人第一次共餐就這麼愉快地過去,庄玉軒對此很是滿意,餐前的小插曲,於他而言,連佐餐都不算。

晚飯後,宿舍內。

「玉軒,聽說你和異能一班的庄鳳軒對上了?」張振在異能五班,他也是最近才知道兩人的關係。

「嗯,沒什麼,就說了兩句話。」

「是嗎,在異能學院,你的名聲可不大好。」

「我的名聲什麼時候好過?之前是異能廢柴,和閔臻成婚後,就變成高攀,靠顏上位。這還算好的,不少人在背後說我定是走了歪門邪道,也不想想八階強者有幾家敢逼迫他們。」

方勁寒聽了庄玉軒的自嘲,神色也有些莫名。儘管庄玉軒說的有道理,他也不信沒有別的因素摻雜在裡面。首先,兩人沒有交集,不是機緣巧合之下,估計連認識都有一定難度。喜歡一個人是全方位的,若庄玉軒真像之前流傳的那樣一無是處,閔臻看上他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既然兩人能夠結合,那庄玉軒必然有吸引閔臻的閃光點,是什麼呢?方勁寒很好奇。

「庄鳳軒在異能學院混得還不錯,投靠他的人有不少。」張振難得不再嘻嘻哈哈,神色嚴肅。

「你呢?」

張振才繃住的臉,立馬又變得陽光燦爛,他撓了撓頭,臉上有紅色浮起:「我啊,啊,我也還湊合,比不上庄鳳軒,哈哈,我也就結交了幾個兄弟。」

「大家都有異能,還單獨設立異能學院,都學些什麼?」庄玉軒有些好奇,他查過資料,並沒有哪裡特殊的地方。

「啊,這個啊,異能學院主要教授異能的運用方式以及提供更加高級的異能修鍊方法,技巧運用可以外傳,修鍊方法卻是不能。對了,除了軍隊就只有探險者協會能提供,異能學院的修鍊方法就出自探險者協會。」

「哦,我在星網上只找到一些異能運用的大眾技巧,高級技巧可是一個沒見,看來說是能外傳,其實大家都留了一手。」庄玉軒只是說說而已,對此並沒有感到不滿,很多道理都是通用的,不管是在地球還是耀文聯邦,哪裡都一樣。

「我們上課也是,老師教的只比星網廣泛流傳的高深一點,真正的壓箱底技巧,壓根就不教。」張振說起這個也頗為遺憾,不過他也能理解,換成是他,他也未必就會這麼大方,把保命技巧毫無保留教給他人。

「五年一次的高校賽事即將開啟,你們參加嗎?」方勁寒笑看著兩人。

「不是要到下學期嗎,這麼快就開始準備了?」張振臉上寫滿了驚訝。

庄玉軒也知道這個比賽,耀文聯邦大學都是五年制,五年一期的賽事正好能讓所有人都有一次機會參加。那些專業能力強到跳級甚至提前畢業的學生,除非沒有參賽意願,否則都會掛著學籍,參加完賽事才會正式結業。

這個賽事涵蓋現有大學所有專業,比方說方勁寒就讀的商學院,應用系則大都直接給人定一個啟動金額,然後用這筆錢做生意,報哪個項目的比賽,就要做和比賽規定相符合的生意,在規定時間內,誰賺的錢最多,誰就獲勝。理論系可以和應用系合作,也可以研究純理論,誰的理論更有說服力誰勝。

而異能學院則分為人與人的對戰和狩獵兩項,有單人賽,人數不等的團隊賽。

庄玉軒就讀的星艦駕駛專業就簡單多了,只看誰的駕駛能力更加高超。

三人專業差別甚巨,看似毫不相干,其實硬要扯在一起也不是不可能,賽事中還有不少跨專業比賽項目,挑一挑,沒準就有需要多方面合作,正好能將三人所學盡數包含在內的比賽項目。

「是要到下學期,不過比賽項目已經出來了,這次有幾項比較繁瑣,允許提前準備。」

有方勁寒這麼個消息靈通之士存在,庄玉軒感覺特別省心。閔臻那邊消息也不閉塞,問題是他忙得很,時常不見人影不說,很多時候連人都沒法聯繫上。倒不是又碰到莫名危險,而是執行任務中,常常不允許對外聯繫。

方勁寒姓方,耀文聯邦恰好有個超級世家也是方姓,他不欲多說,庄玉軒和張振就很默契的沒問。只是種種跡象都表明,方勁寒就算不是方家家主一脈,也多少有點關係。

大家都是聰明人,只要注意不越界,相處起來並不難。

方勁寒對自己兩個室友挺滿意,看兩人還想聽下文,便多說了幾句:「過幾天文件大概就會下來,報名將提前開放,直至下學期開學為止。」

有了方勁寒提前爆料,庄玉軒開始關注賽事情況。果然不出方勁寒所料,沒讓他們等多久,賽事項目和賽程就傳達到各高校。

庄玉軒本身對比賽不怎麼感興趣,想也知道,以他大一新生的駕駛水準,能參加的比賽極其有限,比不得學長學姐可以多點開花。

庄玉軒翻閱自己能參賽的所有項目,和舍友能合作的項目確實有,不過他沒放在心上,那樣的比賽勢必都跟戰鬥相關,他暫時還沒有冒險的打算。

說這些為時過早,他還是老老實實學他的星艦駕駛去。到目前為止,庄玉軒還沒真正駕駛過星艦,連比賽的邊都摸不到,他著哪門子急。

其他學生可沒這種想法,比賽的消息一放出,可說是在高校生中掀起了軒然大波。想要出頭,想要名要利的紛紛呼朋喚友,開始商量怎麼報備比賽項目才有可能引起觀眾的注目。

庄玉軒並不擔心開賽后,他們專業還沒進入實戰階段這樣的窘況出現,不然,他都要懷疑籌備方腦子夠不夠用。

庄玉軒一踏進自己的班級,就發現氣氛與往日不同,大家正三三兩兩聚在一起,間或高談闊論,時而竊竊私語,他凝神一聽,才後知後覺,原來大家都在討論賽事的問題。

庄玉軒不由莞兒,這實在是早了一點,離正式比賽可還有半個多學期。

也許是剛得知明確消息,這一堂課大家都有些心不在焉。

這樣的情形持續幾日後,因即將到來的賽事而引起的轟動開始降溫,該幹嘛幹嘛。特別是大一某些專業學生,還沒學會走就想要飛,想法不錯,奈何事實有些傷人,不得不投入課堂的懷抱,想要成績就努力學吧。

一不留神,時間悄然從手中溜走。

馬上就到學期末,這期間,庄玉軒再沒碰到讓他膈應的事。庄鳳軒像是知道他的身份有些尷尬,自那之後兩人就沒見過面,只從張振那得知,偶爾會有中傷他的言論從異能學院傳出,不過流傳範圍不廣,至今沒讓他當面聽到。

專業相關文化課考試已經結束,現在進行的是實操考核。

星艦駕駛員需求量很大,清源綜合大學每一屆招生都不少,除了庄玉軒所在班級之外,還有十幾個班級,每個班級都不滿二十五人,標誌著有十幾個小組不滿員。

一學期下來,星艦駕駛專業的大一新生,再不是當初的菜鳥學員,不說駕駛技術多高,至少在普通無意外航行中出錯的幾率已經極低,只要和其他駕駛員配合默契,可以當個實習駕駛登上星艦。

事實卻非如此,星艦駕駛員駕照可沒這麼好考,要這麼容易學有所成,星艦駕駛這個專業也沒必要辦成五年制。

星艦駕駛員擔負的責任重大,在星際航行中,不出意外還好說,一出意外牽連的人命可是以百起算的,沒有誰敢掉以輕心。星艦駕駛員只要學有所成,不愁找工作。就算是清源綜合大學這樣在整個耀文聯邦都排得上號的大學,每年畢業生中,都有少部分人考不出駕照,需要繼續努力,其他學校就更不用說了。

庄玉軒他們組的考核被安排在下午,地點就安排在為星艦相關專業所開闢出的空間中。

學員都還沒出師,每一個駕駛小組都有授課老師坐鎮,所以每個班級五個小組都是穿□□行,不然,負責的老師會進入疲勞駕駛狀態,違反規定的事,學院不會幹。

下午,庄玉軒所在五組即將登艦,臨上艦前,三人才開始猜拳選擇分配駕駛位。王少陽贏了,理所當然挑了主駕駛,雄赳赳氣昂昂地走在兩人前面。庄玉軒選了副駕,周茗沒的選擇,誰讓她猜拳猜輸了。

因是短途駕駛,這一段航道又有人時時維護,除了學院設置的障礙外,沒有其他危險,學員考核的星艦上只有和星艦駕駛配套的相關專業考生,並未配備其他人員。

王少陽坐進主駕駛位置,一臉得瑟的左看看右看看,庄玉軒和周茗都已經習慣了,並沒什麼反應,邊上一起參加考核的其他專業學生可不是,不免多看了他幾眼,這讓庄玉軒和周茗都有捂臉的衝動。

好在考核很快就開始,王少陽迅速進入狀態,總算讓兩人脫離略有些尷尬的境地。真是當事人不自覺,朋友反遭連累的絕佳案例。

隨著艦長一聲令下,星艦從空港上升起。

因為是考核,就沒有配備自動駕駛,全程都需要手動操作,庄玉軒三人沒誰敢分心。

偶爾面對星空,也許會讓人感到震撼,若要在幾乎一成不變的星空中長期生活,這滋味可就不好說了。特別是星艦駕駛員,在工作的三四小時中,必須直面讓人快看吐的星空,能堅持下來的,一個個都意志力強悍堅韌。

庄玉軒作為副駕駛,需要的操作不太多,更多時候是為主駕駛提供航線情況以及做一些航速和方向的微調。

考核單線航行時間大概是一個半小時,來回一趟就要花去三個小時。

整個清源星所有星艦相關專業學生都定在這段時間使用這片星空,空間有些緊張,航道安排的比較密實,這讓庄玉軒有種在地面行駛的錯覺。

看著這組不滿員的學生開著星艦順利飛了將近半程,陳老師很滿意,果然,這樣的小組就很少出中庸之人。

庄玉軒也挺高興,這份成績可有他一份功勞,雖然半數都要歸在王少陽身上,那也不能打消他的好興緻。正要掉頭返航,庄玉軒眼皮子撲稜稜地跳,空間也在向他傳遞警示。

「少陽,全速返航,全速。」

王少陽有些不明所以,看著庄玉軒神色凝重不像是在開玩笑,鬼使神差就按照他的話做了。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星際廢品回收大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星際廢品回收大師目錄 星際廢品回收大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32|6.28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