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0章 番外攜手白頭(4)

第970章 番外攜手白頭(4)

羅隱重重點頭。他沒有追究羅敏在宮中那麼多年,為什麼沒有查到真相。或許羅敏早就知道了真相,卻一直瞞著他。羅隱的心情很沉重,次日一早他就進了宮,私下裡同軒轅齋表明了態度。

軒轅齋哈哈大笑起來,他很高興羅隱會收下他的這份誠意,同時也提醒羅隱別忘了一月之約。

數天後,在眾人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軒轅齋力排眾議,下旨對杜家抄家,確定杜家罪名后,就即刻流放邊疆充軍。此事因發生在西涼使團來到京城的當口,所以並沒有掀起太大的波瀾。

西涼使團抵京,軒轅齋舉行了宮宴招呼西涼使團。並且將李愚放了出來,李愚也在人前表明了身份。並且在宮宴時,遞交了和親國書,希望能夠娶定國公的嫡長女為正妃。

軒轅齋心頭大怒,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面上卻哈哈大笑,直說西涼誠意十足,和親之事是為兩國未來著想,自然要慎重對待。心頭一邊又在後悔,不該一把火將所有皇女都給燒了。要是留下一兩個,這會倒是能派上用場。

宮宴上,一陣暗流涌動,不知情的人還以為軒轅齋同李愚一見如故。

宮宴結束后,軒轅齋在思政殿發了一通脾氣,然後就命人如此一番。轉眼兩三天,京城街頭就流傳出有關於西涼太子的身世,生父為西涼王,生母卻是大周人士,出身豪門。雖是庶女,雖是二嫁,卻深得西涼王的寵愛。總之,是替李愚的父母編排了一個凄美的愛情故事。李愚得知真相,想要反駁,都無從反駁起。總不能站出來否認,說父母不相愛,說父母相愛相殺吧。李愚搖頭苦笑,心道軒轅齋果然還是老脾氣,從來不知道何為妥協。如今做了大周陛下,更是變本加厲。

緊接著,李愚的身世進一步被人扒皮,原來李愚的生母竟然出身謝家,曾嫁給軒轅端為側妃,后隨同玉雅公主到了西涼,做了西涼王的寵妾。因當年西涼發生宮變,又千里迢迢逃回了大周,在大周生下了李愚。數十年後,西涼王派人找到李愚,將他接回西涼,悉心教養,終於登上太子之位。

李愚的過去,被人扒了個徹底。李愚沒辦法站出來反駁,反倒是將謝家引了過來。

軒轅齋在朝堂上哈哈大笑,感慨一番親人見面的不易。又說既然李愚誠心求娶大周的女子,不如就將謝家女嫁給李愚為正妃,親上加親,以示兩國永世交好。說著說著,軒轅齋就想當場下旨賜婚,將此事做成既成事實。

李愚無法再沉默下去,當即站出來表示和親之事需要再議,暫時無需軒轅齋來操心。

軒轅齋似笑非笑的盯著李愚,「太子當真?莫非是不喜謝家女?謝家女姿容出眾,賢良淑德,堪為良配,不知太子有何不滿。」

李愚大笑一聲,「多謝大周陛下替孤操心婚事,不過此事還需再議。」

軒轅齋一臉遺憾的說道,「好吧。朕從不做勉強人的事情,尤其事關個人姻緣。若是太子有別的想法,可以私下裡同朕說明,朕會盡量滿足太子的需求。」話說的極為客氣,可是眼神卻充滿了深深的惡意。不用懷疑,李愚若是再敢繼續肖想湘兒,軒轅齋一定會採取強硬手段,說不定會派人在半路上截殺李愚。反正他連弒父殺兄都做得出來,殺一個鄰國太子,更是不在話下。大不了就兩國開戰,反正大周同西涼遲早會有一戰,軒轅齋不介意將戰爭的時間提前。

李愚很清楚,現在的局勢對他極為不利。軒轅齋無論如何也不會讓湘兒嫁給他,而且看國公府的態度一直沉默,想來也是不同意他的求娶。不過,李愚還是不甘心。沒能親自問湘兒一句,總之他是不會放棄的。

於是在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李愚做了一回梁上君子,偷偷翻牆進入了國公府。只是還沒走到二門,就被守株待兔的羅朝羅望兩兄弟給攔了下來。

三人對峙,羅望一臉興奮,羅朝最為沉穩,李愚有些急怒攻心。李愚對羅家兩兄弟說道:「我沒有惡意,我只想親口問湘兒一句。」

「問她什麼?」羅望輕蔑一笑,「問湘兒願不願意嫁給你嗎?答案都已經是明擺著的,你還在糾纏個不休,是什麼意思?李愚,你別忘了,當年究竟是誰將你養大,是誰教養了你,難道你就是這樣回報的嗎?」

「閉嘴。」羅朝呵斥羅望,然後才對李愚說道:「國公府的態度已經很明確,你請回吧。」

「國公府是國公府,湘兒是湘兒。我要親耳聽到湘兒拒絕,才肯罷手。」李愚態度堅定的說道。

羅朝面無表情的說道,「那不可能。」

「那我只好不客氣了。」李愚說罷就要動手。

就在此時,湘兒卻突然出現。她緩緩的從黑暗中走出來,面無表情的看著李愚,「愚哥哥想要親耳聽到我的回答,那我就滿足愚哥哥這個要求。」頓了頓,她才繼續說道:「愚哥哥,你請回吧。」

李愚蹙眉,望著湘兒,雙手捏緊成拳,問道:「這就是你的回答?」

湘兒點頭,「是。從始至終,愚哥哥在我心中只是哥哥,絕無其他的含義。而且我也不願意離開家人去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一切都要從頭開始。愚哥哥,你能理解我,對吧。」

李愚低頭苦笑一聲,「湘兒,一切都是因為軒轅齋,是不是?」

湘兒嚴肅的說道:「就算沒有陛下,我也不可能跟著愚哥哥離開。我是大周人,我只會嫁給大周的男子。至於西涼,即便真的很美,那也不是我的家。」

李愚長嘆一聲,鬆開手掌,說道:「我死心了。」明知道是這個結果,卻還是要走這一趟,只因為不甘心。如今他依舊不甘心,不過心中卻已經釋然了不少。至少他親耳聽到了湘兒的回答。他對三人抱拳行禮,「多謝!告辭!」

三人目送李愚消失在黑夜中,羅望有些不甘心的說道:「就這麼放他走嗎?」

「他是李愚!」羅朝嚴肅的說道。那是同他們一起長大的李愚,羅望就算不喜歡這個人,也要記得這份情分,做事別做的太過火。

湘兒鬆了一口氣,說道:「他不會再來了,對嗎?」

「是,他不會再來了。」羅朝嘆氣,或許這將是他們同李愚的最後一面。卻是以這樣的方式分別,豈能讓人不遺憾。

之後,李愚再也沒有提起和親一事,倒是軒轅齋時不時的拿這件事情來撩撥李愚。見李愚有口難言的樣子,軒轅齋就覺著心頭舒服,算是狠狠的出了一口惡氣。等將西涼使團送走後,也到了同羅隱約定的一月之期。

君臣二人,一個高高在上,一個站在下首表情平靜。軒轅齋拋棄所有的私情,用著公事公辦的態度問羅隱,「一月之期已到,國公爺可有答案?」

「臣已經同內子商量過此事。」

「哦,這麼說已經有了決定,說來聽聽。」軒轅齋一臉威嚴,只有他自己知道,此時此刻他都有多緊張,緊張到手心已經在出汗。

羅隱抬頭看著軒轅齋,擲地有聲的說道:「臣同意。」

「什麼?哈哈……」軒轅齋一反應過來,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笑聲中全是暢快感。他終於等到了,功夫不負苦心人,他終於等到了這一天。「好,好,極好。」

羅隱面無表情的說道,「內子說,婚期最早也只能定在明年。」

「明年?」軒轅齋愣了一下,他本想是今年大婚,不過丈母娘都提出要求了,軒轅齋很爽快的答應下來,「好,明年就明年。」

廣明五年六月,帝后大婚。大婚後,軒轅齋順勢掌權。帝后二人共育兩子兩女,長子後來繼承皇位。在漫長的歲月中,兩人曾遭遇無數次信任危機,同天下所有的夫妻一樣,有爭吵,有懷疑,有傷害,甚至曾一度鬧到了朝堂不穩的地步。不過兩個人最終還是克服了所有困難,一起攜手白頭到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生之嫡女不善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重生之嫡女不善 重生之嫡女不善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70章 番外攜手白頭(4)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