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退婚

第1章 退婚

武威侯府,三房。

沈靜秋站在屋檐下,挺直了背脊。一切都顯得那樣的不真實,可是此刻她的的確確是站在了沈家三房的地盤上。聽到動靜,沈靜秋冷眼的看著朝她走來的劉婆子。

劉婆子見沈靜秋擋住了去路,怪笑一聲,「還請三姑娘行個方便,前面來了客人,老夫人讓奴婢請三老爺和三夫人過去一敘。」

沈靜秋面無表情的看著對方,「來了客人?是樊家,對嗎?」

劉婆子挑眉,心道三姑娘的消息倒是靈通。劉婆子表示不能告知,等見了三老爺三夫人,自然會說明白,還請沈靜秋讓讓路。

沈靜秋冷笑一聲,「父親病重,母親懷胎辛苦,哥哥不在府上。既然是樊家來了,那就由我出面招呼吧。」

「這不合規矩。」劉婆子當即反駁。

沈靜秋眼一瞪,不合規矩?她是樊家未過門的媳婦,何來不合規矩。而且她還清楚的知道,樊家今日過府是為退婚而來。事關她的終身大事,她更應該出面。可是劉婆子卻執意不肯,一定要讓三老爺沈青康出面。

沈靜秋冷冷一笑,果然如此。上一世,樊家來退親,也是二房差人請沈青康出面。那一次,沈靜秋事先一無所知。於是劉婆子很順利的見到沈青康。沈青康不顧身體,更不顧大家的阻攔,執意要出去見樊家人。

得知樊家退婚,怒極攻心,當場吐血,三日後一命嗚呼。她的母親沈余氏遭此打擊,提前生產,結果難產,一屍兩命。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父死母亡,凄慘無比。孝期過後,哥哥離家,說是去從軍,從此後生死不知。而她成為名符其實的孤女一個,被迫進宮選秀。

在宮中,遇到此生劫難,蹉跎十年,被曾經最愛的人一杯毒酒灌下,含恨而死。

每每想到這一切的根源,沈靜秋就無法平靜。無數次的想,若是一切能夠重來,她一定要阻止悲劇的發生,一定要改變父親母親的命運,改變哥哥和自己的命運,再也不讓上一世的事情發生。沒想到,老天爺真的給了她重來的機會。就在這一刻,面對劉婆子,確定樊家到來,沈靜秋真正的確定,自己真的重生了,帶著上一世的記憶,回到一切都還沒有發生的這一天。感謝上蒼,這一世,她確信,從她重生的那一刻開始,一切都將改變。

劉婆子還在聒噪,執意要去見三老爺沈青康。沈靜秋懶得同她啰嗦,直接讓人掌嘴。

劉婆子捂著被打的臉頰,不敢置信的看著沈靜秋。

沈靜秋冷冷一笑,「這是三房的地盤,你一個二房的奴婢,誰給你的膽子在這裡聒噪。莫非你當三房的人都是死人嗎?滾。」

劉婆子被三房的婆子架著丟了出去。沈靜秋當即吩咐下人,守好院門,在她回來之前,不準放任何人進來。就是老夫人的人親來,也不准許。誰敢放人進來打擾了三老爺和三夫人休息,她扒了誰的皮。

沈靜秋霸氣十足,當即震懾住眾人。沈靜秋過往給人的感覺是安靜的,說話都是輕言細語。這樣霸氣的沈靜秋,大家都是第一次見,難免有些驚疑不定。尤其是沈靜秋身邊伺候的幾個丫頭,更是心生疑惑。

沈靜秋不管別人如何想,直接帶人去松鶴堂見樊家人。

大夏天的,又不是正日子,樊夫人頂著驕陽親來沈家,自然不是為了走親戚。

樊夫人很明確的同沈老夫人表明了態度,既然沈三老爺沈青康快不行了,樊家自然不能娶一個失去了父親庇佑的孤女回去。所以樊家要退親。

沈老夫人很意外,反問樊夫人從何處聽來的胡言亂語,沈青康只是身體有些虛弱,不耐熱,何來的就快不行?究竟是誰在造謠。

樊夫人似笑非笑,「明人面前不說暗話,事到如今,老夫人何故還要隱瞞。若是晚輩沒有完全的把握,豈敢上門提出這等要求。就因為晚輩有確切的消息,知道三老爺快不行了,趁著人還沒去,這婚事趕緊作罷吧。別等到三老爺去了,那時候再退親,我們樊家豈不是還要背上罵名。要我說,當年這婚事就不該定下。怪只怪我家老爺太實誠,同沈三老爺的一句戲言,竟然當真了。不過幸好如今一切都還來得及,我家哥兒也不用受到沈靜秋的拖累。老夫人,這婚事我們樊家是退定了,還請老夫人早做決定,不要讓大家面上難看。」

沈老夫人很是為難,對樊家也很不滿,同時對煽風點火的老二媳婦沈劉氏也是一肚子怨氣。二夫人沈劉氏暗自偷笑,退婚才好,如此她的目的也算達到了。既然沈青康都要死了,沈靜秋自熱也沒資格得到樊家這樣的好親事。如此,她的計劃才能一步步實現。最後,整個沈家都會是二房的。至於大房和三房,人都沒了,自然不用在意。

沈靜秋在門外將事情聽了個全乎,冷笑一聲,讓丫頭打起帘子,走了進去。恭敬的給沈老夫人行禮,然後說道:「父親身體不適,故此派孫女過來。因劉婆子說漏了嘴,父親已經知曉樊家的來意。父親讓我過來,就是讓我傳一句話。樊家既然要退婚,退就退。沈家從來就沒稀罕過樊家這門親事。還請樊夫人將小女子的庚帖拿出,另外這是樊家公子的庚帖,請收好。另請樊夫人立下文書,這門婚事就此作罷。」

沈靜秋動作快得不行,不等沈老夫人出言詢問,就先斬後奏,借著沈青康的名義,將這門婚事給退了。二夫人沈劉氏高興的想要拍巴掌,小丫頭,還不知道此事的嚴重性吧。等將來有你後悔的。不過二夫人表示,對此事樂見其成。沈靜秋越蠢越好。

沈老夫人想要阻攔,已經來不及了。兩家各自退回庚帖,又立下文書,退婚之事已經是板上釘釘。

樊夫人順利達成目的,不再板著臉,笑容也多了兩分。對沈靜秋說道,「是個知情知趣的姑娘,就是這性子啊,太硬了點。以後好自為之。」然後同沈老夫人告辭一聲,拿著兒子的庚帖離去。

自始至終,沈靜秋的表情都很平靜,就好像退婚之事同她沒有關係一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生之嫡女不善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重生之嫡女不善 重生之嫡女不善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退婚

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