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第81章

人家做親,都是婆家給新媳婦下馬威,換到他們這裡不是。閨女即便不嫁,也絕不答應任人欺負。老太太和容老太太自金墨許給容緒起就不對付,沒有具體的原因,純粹相看兩相厭。容老太太嫌他們老太太匪氣,他們老太太閑容老太太聒噪,因此到一起說不著三句話就要對掐。這回不得已親上加親,原該是上輩子結下的緣分,可在老太太看來是冤家路窄,不吵不服。

述明往東指了指,「王府花園後頭有個茹園,前身是金貝勒買下養姨太太的地方。後來因犯了事,園子也丟了,一個江南客買下改建成園林,供京里達官顯貴們包圓兒會客。園裡景緻好,唱戲的,唱大鼓書的,都有。兒子先打發人去邀時間,看看哪天排著空,定下了來回老太太。」

老太太點頭,「緊著點兒心辦,我如今最放不下的就是二妞的婚事,女人不管多有能耐,總得找個男人依靠。容實是好孩子,打著燈籠也難找的女婿。虧得頌銀當初沒答應晉位,要不現在也和讓玉似的了。兩個孫女砸在裡頭,我也活不成。」

佟家是特別注重孝道的人家,老太太年輕的時候很能幹,述明的阿瑪死得早,那時候述明剛進內務府當差,兩眼一抹黑,是她整夜挑燈替他合賬,勉強把家業傳繼下去的。熬過了最艱難的關口,往後就順遂了,現在佟家越來越昌盛,老太太是主心骨,說一不二。

頌銀知道家裡都為她著急,她心裡也明白,先前難嫁不過是因為她女做男官。後來出了圈禁弘德殿的事兒,一傳十十傳百,畢竟名聲難聽。人家情願取個小門小戶的姑娘,也不羨慕她身上積累的頭銜。還好有容實,不管經歷多少挫折他都堅定不移。人家爺們兒是山,他是蒲草,有他那股韌如絲的嚼勁兒。

老太太吩咐下來,家裡就照著辦。阿瑪讓人上茹園問過了,東家一聽是佟容兩家要用,巴結都來不及,把別人的預定延後,先盡他們家。結親不光看家世門楣,還得看誠意。老太太定準了後天,不管颳風下雨,約定了非得來,不來就作罷。

對於老太太的執拗,頌銀拿她沒辦法。和容實說了,容實一拍胸脯,「別說下雨,下刀子也得去。咱們好不容易有今天,不能再錯過了。」

頌銀低頭揉搓宮絛,遲遲道:「我就怕你們老太太和太太對我有成見,回頭叫你夾在裡頭難做人。」

他自發矮了三寸,「有了媳婦兒,我還在乎做不做人?」說著靦臉笑,「對付她們二位我有招兒,說什麼都裝聽不見,她們拿我沒轍。眼下事雖忙,婚事不能耽擱,即刻就要籌備起來。豫王府那主兒還沒死呢,雖說等同圈禁,可他會跳牆,萬一又出幺蛾子怎麼辦?所以我得快著點兒,娶回了家我就安生了。要不我也怕,你不進我家門,到底還不歸我。」

頌銀笑話他,「你就這點能耐,怕他來,不會放臉臉咬他?咱們臉臉再長半年就是大姑娘了,看家護院比狗強多了。」

說起臉臉,她本來想留下自己養活的,可後來進了宮,家裡太太們又怕,只得讓小廝裝在籠子里給容實送去了。這回事畢出宮,頭一件事就是去看它,沒好意思進容家門,等戈什哈牽出來放風的時候見了一面。小豹子長得快,三四個月沒見,有叭兒狗大小了,看見她還認識,撲上來就舔臉。她把它抱在懷裡好一通揉搓,她小時候養過一隻貓,後來誤食吃了砒/霜的耗子給毒死了,那回傷透了心,就再也沒碰過那些小玩意兒。臉臉不一樣,是容實救回來的,爹不親媽不愛的小可憐,又比貓狗稀罕,她很願意伺候。它小得站不穩的時候,她半夜裡爬起來喂它喝羊奶,花的心思比對容實還多。

他在那兒低頭掰手指頭,一二三四五,數得分外仔細。頌銀問:「你算什麼呢?算要辦幾桌席?」

他說不是,「我算算咱們孩子落地的時候臉臉有多大,等到會走路,還能讓臉臉背著上街,那可太威風了。」

頌銀怪不好意思的,「連個影兒都沒有,哪裡來的孩子?你別整天瞎琢磨,叫人笑話。」

「這有什麼可笑話的,我就想著那夜……」他看了她一眼,「那什麼,我也挺勤勉,怎麼後來一點信兒也沒有呢?」他把兩手按在她肩上,彎下腰仔細打量她,「會不會已經有了,你不知道?」

頌銀聽他這麼說,忙前後張望,唯恐叫人聽見。打了他一記,低聲道:「這都多長時候了,要有早顯懷了,你還盼著呢?」

他頓時失望了,愁眉苦臉說:「我別不是不行吧?我八成是不行,當初在粘桿處的時候,臘月結了那麼厚的冰,拿鑿子鑿開了,一溜人站在水裡練耐力,肯定是那時候凍壞了……」他越說越恐懼,「真要那樣那怎麼辦?我們家千頃地一根苗,還指著我開枝散葉呢!」

頌銀也惶惶起來,「泡在冰水裡就能長本事?這是什麼怪招兒?你別著急,興許那天沒籌備好,誰家也不是今兒成親明兒就懷孩子的。」

他歪著脖子思量半天,舔了舔唇呲牙一笑,「也是,一回不成還有二回三回呢,成了親夜夜不落空就成了。」

他那張臉瞧著就欠揍,爺們兒家人前了得,人後簡直提不起來。頌銀瞪了他一眼,「別瞎說,看叫人聽見!明兒茹園,請你們家長輩都來。還有那位舅老爺,當初是他幫著過定的,露個面,請他說句話。」

他說好,偷偷在她手上薅了一把,「我今兒夜裡過去。」

「不成。」她說,「沒頭沒腦的,來幹什麼?」

「我再試試我行不行……」

他說得太直白,被她一腳跺在腳趾頭上,嗷地一嗓子嚎起來,再抬頭,她袍角翩翩,已經走遠了。

次日茹園裡擺宴席,佟家陣仗頗大,家裡人口多,聚起來有小半個牛錄1。反觀容家,只有四五人,但輸人不輸陣,容老太太談笑風生,很是悠然自得。

女眷們在花廳里閑坐喝茶,窗外是玲瓏的假山和九曲迴廊,風吹過時敲響了窗口垂掛的竹制風鈴,托托的聲響,古樸又纏綿。

東拉西扯了半天,最終還是不耐煩。不過老太太是個極有風度的人,不管背後怎麼不待見,當面絕對笑臉相迎,這是滿人的禮數。

老太太說:「今兒請您來,是為了商談兩個孩子的事兒。」

容老太太哦了聲,「是說容緒和大姐兒?金墨的陰壽快到了,我和容實他娘都籌備好了,從紅螺寺里請女師傅回來做法事,放焰口超度超度,兩個孩子在底下不知道好不好。」

老太太原還帶著笑,聽容老太太這麼一答,頓時就不痛快了。金墨和容緒雖也是自己家的孩子,到底死了好幾年了,他們有點什麼事兒,犯得著外頭包園子說話?可見這容家老太太是揣著明白當糊塗,有意的觸人霉頭。

老太太放下了臉,「孩子都是爹媽的心頭肉,提起總捨不得的。不過死了的人再大的牽挂,也不能和活著的比。您瞧這園子里景緻還好?」

容老太太說好,「到這兒我就想起蘇州老家來了,一樣的山水布局。我們有三十多年沒回去過了,在這兒能解思鄉愁。」

誰有空聽她談老家!老太太撇了下唇角,「好山好水,咱們應該聊點兒喜興的。我說的兩個孩子是容實和頌銀,親家老太太,這事兒按理原不該我們著急的,也怪我性子哏,不愛拐彎抹角。上回實哥兒從熱河回來,託了舅老爺給家送聘禮,指天誓日說要娶我們頌銀。後來遇著點坎坷,兩個孩子心連著心,頌銀要退婚,容實也不答應,可見他們倆感情之深。你們漢人說話文縐縐的,不像咱們滿人直來直去。我就想問一問親家老太太,這事還算不算數?要算數,就早早置辦起來,免得夜長夢多;要不算數,東西還給您家還回來,咱們兩不相欠。」

容老太太和容蘊藻夫人交換了下眼色,遲遲道:「原來是為這個,其實壓著不提也不是事兒,您知道的,我們喜歡二姑娘,那會子和容實還沒定的時候我們就疼她,拿她當自己閨女看待。後來他們倆處上了,我得了消息不知怎麼高興呢!在我們眼裡,滿北京城沒有一個姑娘比得上她,我們哥兒能娶頌銀,是他的造化。可後來……」她皺了皺眉,「事情一樁接一樁,都不是好事兒。我們容家是本分人家,不敢招惹勛貴,加上遜帝時期二姑娘進了後宮,所以您瞧……婚宴辦是得辦,我們的意思是暫緩一緩,等過程子事情涼了,大伙兒都忘了那茬,再過門不急。」

老太太聽了不稱意,當即就發作了,手裡茶盞砰地往桌上一撂,幾個陪同來的媳婦兒惶惶站了起來。

滿屋戳腳子,容太太左右看了看,坐著不是,站著也不是,只聽佟家老太太寒聲道:「這叫什麼話?我們姑娘丟你們容家的臉了?她被遜帝圈禁,不是她的錯。她又不是面搓的人兒,別人想怎麼就怎麼,清清白白,說得響嘴。你們容家是書香門第,怎麼心思那麼齷齪?緩一緩?好啊,咱們不急,只怕你們哥兒急。」

容老太太也放下了臉,「這回是擺鴻門宴?什麼話不能好好說,我聽著怎麼股子子興師問罪的味兒?你們姐兒叫遜帝圈禁是事實,清白不清白的,咱們自己知道,外頭人不知道。您也說漢人文縐縐的了,漢人臉面要緊。況且兩個爺們兒都在朝里做官,叫人背後議論,折了他們的官威。您心疼二姑娘我知道,可您也得替我們想想。要是換個個兒,您處在我這位置上,能一點兒不思量?」

老太太哼哼一笑,「我還真不思量,有什麼可思量的,家裡兩個一品大員是不假,再娶這麼個位比公侯的媳婦兒,臉上有光。你們容家了不得,輔政大臣,我們家姑奶奶還是皇上乾媽呢,誰也不輸誰。再說了,您這不是難為咱們……」邊說邊朝外瞧了一眼,兩個孩子坐在涼亭里,頌銀低頭盤弄著什麼,容實給她打扇子,滿臉的溺愛之色。老太太舒了口氣,轉頭冷笑,「是難為你們哥兒。孩子好,你硬作梗,萬一出了變故,你們家只這一根獨苗兒了,您可得想明白。」

容老太太一時弄得騎虎難下,心裡恨容實有了媳婦忘了爹媽,又恨佟老太太這咄咄逼人的口氣。雖然她說的都是實情,可自她嘴裡蹦出來就叫人難受。她沉了嘴角,「這麼的,家裡要籌備,怕來不及,等到明年開春,擇個好日子叫他們完婚。」

老太太別開臉哂笑,「明年開春,黃花菜都涼了。你們家來不及,我們家來得及呀,不就是場婚宴嗎,三天之內佟家就能辦好。您要捨得,全由我們家承辦,招上門女婿。不瞞您說,我早有這個意思了,就怕您家不答應,一直沒好開口。」

這下子容老太太急了,「您說笑話呢,這麼著可有點無理取鬧,誰家獨子當上門女婿,又不是窮家子沒飯吃。」說著霍然站起來,「話到了這份上,沒什麼可說的了。」

佟老太太也站了起來,拂袖道:「我也正有此意呢,既這麼,回頭把東西給您家送回去,我們也不稀圖您那一點半點兒。」

兩路人馬不歡而散,從花廳出來分道揚鑣。容實和頌銀見了忙招人來問,一問之下束手無策,頌銀哭喪著臉說:「怎麼辦呢,就這麼散了?」

容實拉上她就往外,「咱們進宮,找說得上話的人。」

那個人自然是太后。

後宮外男不得擅入,頌銀獨自進了儲秀宮,委委屈屈把事情經過告訴太后,太后聽了義憤填膺,「夏天等到明年開春,開了春呢,還有沒有旁的說法?年紀都不小了,是該成家了,我還比你小兩歲呢,兒子都有了。這容家老太太倒是個慢性子,不著急抱重孫子。說到根兒上,就是不願意結這門親。」想了想說別著急,「我發道懿旨,給你掙面子。可著四九城找,王公貴族裡頭隨意挑,瞧上誰我給保媒,我看那容老太太還有什麼話說。」

太后是真說到做到了,懿旨一出驚動了整個京城,好姐妹情深,太後為皇乾媽的婚事著急了,要保媒,給皇乾媽找如意郎君。

其實人心都一樣,雖然佟頌銀的名聲有損,畢竟地位和家世在那兒。沒結親的酸溜溜說閑話,真落到自己頭上,高興還來不及。畢竟這麼了得的媳婦難找,藉此平步青雲,至少少奮鬥五十年,誰不願意?

皇乾媽的選擇還是如此,就認準容家兒子了。於是太后召佟容兩家女眷進宮,當著面撮合,即便再不情願,太后的面子總要讓的。

太后眼看事成了,笑道:「我讓欽天監看過,說下月初六是上上大吉的好日子。橫豎兩家早就過定了,請期做個樣子,就把事辦了吧!他們倆不容易,兩位老太太瞧在眼裡,心疼心疼他們。世上最難得的就是這一片深情,別為一點兒不痛快耽擱他們一輩子,您二位說呢?」

當然無話可說,都諾諾答應下來,開始盤算剩餘的時間——還有二十來天,緊著點兒辦,應該能趕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世家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世家目錄 世家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1章

9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