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正文完結

第116章 正文完結

大理寺天牢中,地面上異常的潮濕,一些鼠蟲在地上串來串去的,惹來一陣的驚呼聲。

位於地字型大小的天牢中,兩個女子牢牢的靠著牆壁,一直在瑟瑟的發抖。

聽到開門聲想起來的時候,其中一個才抬起頭來,赫然是前朝皇后薛氏。

薛子凌滿臉蒼白的抬起頭來,看著牢獄外面站著的鄭瑛娘,頓時臉上一片的凶光。

「是你!」

「是我。」鄭瑛娘雙手放在腰間,身上的環佩輕輕的作響。

「你沒料到,你也有今天吧,薛子凌。」

「你這個賤人!」薛子凌咬牙切齒的看著鄭瑛娘,話剛出口,就被人從牢房外面抽了一鞭子。白嫩的臉上瞬間就多了一條血痕。

薛子凌吃痛的捂著臉,眼中滿是不甘。她兩輩子,都沒有受過這樣的侮辱。

鄭瑛娘笑了起來,「你如今也已經是階下囚了,竟然還敢這樣的態度。莫非,是被薛子燕給氣瘋了?」

「你少得意,總有一天,你這個村婦也會被嫌棄的。男人怎麼靠得住,當初劉旭對我何嘗不是言聽計從,後來怎麼樣。我都得不到的東西,你鄭瑛娘這樣的普通你,怎麼能得到。」

薛子凌邊說著,指甲也狠狠的陷入了手掌心中,一陣陣的刺痛刺激著她的神經,提醒著她,現在的一切都是真的,她是真的敗了。

經營了這麼多年,精心挑選的男人一朝之間背叛了她,和她的妹妹攪合在了一起。原本準備離開宮去找江疑,卻不想半路竟然被人埋伏,抓到了這暗無天日的地方。還未等到有人救她,劉旭竟然敗了。

瑛娘輕笑,「那又如何,我有自己的兒子,便是我丈夫不再愛我,我也會安安分分的養育我的兒子。薛子凌,你知道你怎麼會敗嗎,你太自以為是了。要不是因為你,劉旭的親信也不會四分五裂了。我倒是不知道你有這樣的本事,把劉旭麾下那麼多人迷神魂顛倒,為了尋你,竟然都無暇顧及他們的主上了。」

薛子凌聞言,氣的渾身顫抖。「你不得好死!」

瑛娘臉色冷了下來,「你作惡多端,不得好死多人是你。薛子凌,當初你為了害我,故意泄露消息讓人追殺我,結果害死了我的兄長和視若親姐的姐妹,今日,我便也來親自送你一程,讓你有機會下去給他們賠罪。」

她說完,旁邊的太監已經端著毒酒進了監牢中。

薛子凌見著毒酒來了,頓時嚇得渾身顫抖,「不可能,不可能,我不會死的。我怎麼可能死。你不能殺我,我不是你么你這個世界的人,我是從天上來的,你不能殺我。」

瑛娘抿嘴露出一個冷笑。

想裝瘋?便是瘋了,也不會讓她活著。

梅娘,還有阿哥、毛九、林林,這些活生生的人,都被這個人害死了。她便是活吞了這薛子凌,也難下心頭之恨。

薛子凌本想掙扎,還沒來得及動,就被灌下了毒酒。

喝完毒酒,她痛苦的對著瑛娘伸手,許是太痛苦了,她又捂著肚子轉身要去抓剛剛還和她靠在一起的紅英。手還沒伸過去,紅英已經躲開了。

「放我出去,求你了,放我出去。」紅英立馬跪在地上給瑛娘磕頭。

薛子凌見狀,氣的伸手指著她,「紅,紅英,你這個叛徒。」

紅英哭道,「小姐,我只是一個奴才,這些年對你忠心耿耿,便讓我一條活路吧。」這些年,她對小姐也已經是真心耿耿,掏心掏肺的了。如今都這個局面了,她自然也要尋自己的活路了。

薛子凌瞪大了眼睛,她想要說話,腹中的疼痛卻讓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狠狠的瞪著在地上磕頭的紅英。原來這些年的姐妹情深,都是假的。

瑛娘冷笑著看著紅英,「放心,你也有份。當初你做過的那些事情,你以為旁人都不知道嗎?」

在紅英的滿臉驚懼下,大太監終於將酒水灌入她的嘴裡。

看著已經在地上垂死掙扎的二人,瑛娘總算出了心中一口惡氣,但是又湧起了一股失落。

當初那樣艱難,都陪在她們身邊一路走來的人,終究是沒了。

出了天牢之後,早有人在外面等著。

薛超興沖沖的走了過來,「娘娘,大喜,剛剛城門口侍衛來報,說是有人自稱是鄭大郎和宋梅娘,另外還跟著一對父女。

「果真?」瑛娘聞言大喜,激動的踉蹌了一下,差點兒就絆到了。好在旁邊的宮人手腳利索,將人扶住了。

瑛娘顧不得旁的,激動道,「快,快去看看。」

原來當日宋梅娘和鄭大郎的馬車摔下了山崖,兩人傷得很重,奄奄一息。好在毛九和毛林林趕到了,又找了醫術高明的人幫忙資料,所以才僥倖活了一命。

毛九本來想去京中報信,結果發現京中都在傳寧遠將軍夫人和老夫人回鄉途中摔下山崖的事情,知道旁人是以為馬車裡坐的是鄭瑛娘和李劉氏,他又擔心被人發現了蹤跡壞了事情,所以趕緊回來,領著他們在山中躲著。

期間毛九也曾出來打探消息,一直沒趕出來。直到鄭大郎和宋梅娘的傷口養好了,幾人才出了村子。只沒想到,才幾個月的時間,變化實在太大。當初以為已經戰死的李大鎚,竟然當了皇帝了。

危險解除,天下已定,所以幾人就來了建康城了。

「這次我們之所以能獲救,也多虧了江先生。」

毛林林突然道。

瑛娘和李先詫異,「怎麼會幹他的事情?」

江疑當初在英王大軍入主建康的時候,突然消失無蹤。當時的皇帝劉旭當時令人找過他,竟然都沒找到。後來無法,便也沒人去找。

李先倒是準備報仇之後,好好的將這人找出來千刀萬剮。但是瑛娘回來之後,他便也沒了這份心思了。再加上新朝剛剛建立,百廢待興,他也沒有了旁的心思。

毛九道,「當初我們是得了江先生派過去的人幫忙,才能救活大郎和梅娘的。要不然,我和林林也沒有這麼好的醫術。」

鄭大郎從衣襟里掏出了一封信來,「這是江先生走的時候,讓我給你們的。說日後世上再無江疑此人,前塵往事,也讓你們莫要再追究了。」

李先接過了信封,從裡面逃出來一張信紙。

上面密密麻麻的,整整寫了兩張紙。看完了之後,他閉上了眼睛,臉上帶著幾分沉重。

「枉我還以為當初那計策天衣無縫,沒想到……他竟然都猜到了。難怪當初劉旭對安國公和秦驍都深信不疑,沒有急著斬草除根,原來,江疑在裡面做了手腳。」

瑛娘聞言也大驚,「他竟然都知道了?」

「嗯。」李先將信紙塞到信封。

「他的師傅,是江維。」

「江維?」毛九面露驚訝,「那是大將軍,不,武皇帝當初的軍師江先生。當初武皇帝頗為信任此人,後來竟然不見了。」

瑛娘道,「難不成,這江先生一開始便是幫著咱們的?」

李先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如今大局已定,到底如何,誰又說得清楚。

只不過,既然是故人之舊,這江疑,不管也罷。

經過這一番生死,宋梅娘和鄭大郎也算認清了自己的心意,兩人終於決定結為夫妻。

瑛娘知道后大喜,請李先為二人賜婚。

*著兩人當初救了瑛娘的情分,再加上鄭大郎是自己的大舅子,也不好薄待了。乾脆下旨,封鄭大郎為安樂侯,宋梅娘為貞敬夫人。

選了一天好日子,李先為二人在侯府中主持了婚事。帝后二人直到晚間才回了宮中。

「今日可真是累壞了。」瑛娘趴在床上一動不動的,任由著李先給她捏肩膀。

她舒服的哼唧幾聲,「昀兒睡了沒?」

「這個時間已經睡了。」李先面上柔和的笑了一下。「這孩子還這樣小,倒是比咱們都會享受,整日里吃飽了睡,睡飽了吃,如今倒是長的好。」

「娘都說了,隨了你了,我小時候可不是這樣的。」瑛娘撇了他一眼,對這人說自己兒子壞話感到很是不滿。

她心裡眼裡,自家兒子可是旁人都比不了的。

李先輕笑了一聲,又問道,「那薛永安和柳氏如今怎麼處置?」

聽到這兩人的名字,瑛娘嘴角忍不住提了提,眼神也冷了幾分,「薛永安如今這樣很好,就讓他躺在床上一輩子,口不能言,眼不能見的,我倒是看他能挨到什麼時候。那個柳氏不是已經瘋了嗎,便送到瘋人所去便是。」

李先知道瑛娘對於這兩人深恨不已,自然都應了。他當日便承諾過瑛娘,只讓她對旁人惡,不讓旁人欺她一分。

瑛娘回頭,見他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忍不住道,「我這樣的壞心思,你便不擔心我日後不是個好皇后?」

李先笑著將人擁入懷中,「我素來便知我娶回來的是個惡婦。如今擔心豈不是晚了?」

「這可是你說的,日後,便是我做的不好,你也不許嫌棄我。以後後宮我也不許有一人,若是有人,我一定鬧他個雞犬不寧。這樣,你還讓我做你的皇后,給你管理後宮?」瑛娘帶著幾分試探,亦是帶著幾分挑釁。

李先笑著點頭,伸手將綉著飛龍的床帳落下。

「便是惡婦當家,我也甘之若飴。」

《大寧史書》記載,太~祖高皇帝,於龍潛時娶妻鄭氏。鄭氏善妒,且惡,故太~祖一生未納一嬪一妃。

正文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當家惡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當家惡婦目錄 當家惡婦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6章 正文完結

9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