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遠行(包子兄弟)

番外 遠行(包子兄弟)

初一和十五十八歲的時候,孝景帝宣布退位了。

這實在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孝景帝正值壯年,身體康健,正是好時機,怎麼說退位就退位了。

可是這麼多年,孝景帝和沈皇后二人,可真真實實的坐實了「任性」二字。縱觀歷史上,斷然沒有這般隨意的帝后,沒有後宮三千佳麗,就只有皇后一人,群臣不是沒想過法子,不過最後除了自己討得沒趣兒,還真是沒法撼動沈皇后的地位。

況且沈皇后還有個強有力的娘家,一來二去,群臣也就隨了去了。反正沈皇后誕下兩個兒子,大涼後繼有人。

可即便是後繼有人,也不能這麼早就讓其登基啊。

初一和十五的名諱,一個叫謝淑,一個叫謝舞。只因為在孩子們滿周歲不久之後,正要取名字的時候,赤焰道長不知從哪兒冒出來,說著兩個孩子的出生很是艱難,要平安長大,得取女孩兒的名字壓一壓。於是謝景行就給兩個孩子娶了這麼個名字。

謝淑和謝舞年紀漸漸長大懂事後,因為名字的原因沒少和謝景行吵架,可便是好說話的沈妙也不肯給他們改名字。漸漸的也就習慣了。

謝淑肖似沈妙的性子,穩重懂事,少年老成,謝舞活脫脫就又是一個謝景行,每日走街串巷,看著倒是個玩世不恭的貴公子,不過熟悉的人都曉得,謝舞那一肚子壞水,比謝景行有過之而無不及。

不過兄弟二人感情倒是極好的,如今謝淑為太子,即將登基,謝舞為滇王。

群臣倒是一把鼻涕一把淚的上書,俱是指責謝景行不應當這麼早就離開,謝淑年紀尚輕,壓不住陣勢,處理朝事的手段稚嫩,只怕是不太平。

但是群臣的話,謝景行怎麼會聽呢?謝景行的性子霸道,群臣這些話在他眼裡就是個屁。況且他已經下定決心退位,九頭牛都拉不回來的決定,又怎麼會因為幾封摺子就改變主意?

沈妙更是淡定,做皇后這麼多年,起初多少人想要拿她的小辮子,結果人自立后以來,過的四平八穩,說句奇怪的話,倒像是做過皇后許多年似的。處理的乾乾淨淨,讓人挑不出一點兒錯處,還一不小心賢名滿天下,那些個老頑固也找不到毛病。

這會兒,謝景行正在與兩個兒子說話。

時光似乎十分優待他,即便是兩個兒子都已經長成了英俊美貌的少年,他還是那般倜儻俊美。只是相比較十幾年前的驕狂,如今的謝景行更多了幾分內斂的霸氣,看著更比從前危險。

他漫不經心的教訓兩個兒子:「老大,老二,你們倆就在宮裡好好守著。你爹我就把這個江山交給你了,好好做,別讓我中途又回來收拾爛攤子。」

私下裡,他從來不在兩個兒子面前自稱「朕」什麼的,這在外人看來沒有尊卑,最是大忌,不過謝景行本來就不在意禮法世俗,更不想因為這些等級而和兒子間有隔閡。或許是經歷過家族的不幸,才會對這些事情更加小心敏感。

謝淑沉著應了,反倒是謝舞,懶洋洋道:「放心吧,我們兄弟二人,可沒那麼蠢。」

「話說的簡單。」謝景行挑眉:「你可別小看了這宮裡的人。當初你爹我登基的時候,可也不是那麼簡單容易。現在換人,他們自然是要找茬的。崽子們,你們還太嫩,對方可都是老狐狸。話不要說的太滿啊。」

「爹放心,」謝淑對自家老爹的這番恐嚇面不改色:「兒臣應付得來。」

「老狐狸到底也只是狐狸,大哥可是老虎。」謝舞嗤之以鼻:「再說大哥要是真不行了,這不還有我嗎?」

「你真敢說,」謝景行眯起眼睛:「老大,給我看好這崽子!」

謝淑從小便不需要人操什麼心,小小年紀沉著的很,倒是謝舞,讓人頭疼不已。不知道自小到大在隴鄴捅了多少漏子,活脫脫又一個謝景行。只是當年的謝景行有個同他一樣混的臨安侯罩著。現在的謝舞老爹卻是帝后,一個不小心,那是要惹來御史彈劾的。

幸而有謝淑每每在後面替謝舞擦屁股,給他收拾了多少爛攤子。只是後來謝淑漸漸長大,太子的言行也要被人注意,倒是不好如同小時候那般幫著謝舞。謝舞乾脆就自食其力,每天要做的事情幾乎是闖禍,彌補,再闖禍,再彌補。

可以說,這隴鄴官家的小輩,沒有不受過謝舞的荼毒的。謝舞那壞心眼兒,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現在謝淑上任,謝景行即將帶著沈妙出去遊歷,謝景行閉著眼都能想的謝舞打的是什麼主意。估計謝舞在想,好啊,小輩們都收拾的差不多了,是時候去殘害隴鄴官家的老傢伙們了。

謝舞無辜道:「爹,你怎麼能這麼不相信我?我是那樣的人嗎?大哥要真當了皇上,若是有人找茬,好多事情不方便出面,這不還得用些特殊手段。是不是,大哥?」他沖謝淑眨了眨眼睛。

謝淑面無表情的撇過頭去,避開了謝舞的暗示。

謝景行勾唇一笑:「你這麼說,我倒是覺得應該讓鐵衣和莫擎看著你。」

「爹,你可不能這麼做啊!」謝舞立刻道,不過他想了想,又釋然了:「不過您要這麼做就這麼做吧,反正莫擎和鐵衣兩個人加起來也打不過我一個。」

謝景行一拍桌子:「小崽子,你是不是想造反?」

話音剛落,就聽見門外有人說:「誰要造反啊?」

沈妙自門口走了進來。

她看起來實在不像是兩個孩子的娘親,倒是經過這麼多年,彷彿玉石被打磨的更加光潤圓滑,芳儀天成,沉靜威嚴,讓人看的目不轉睛。

謝淑和謝舞忙喚了一聲娘親。

沈妙走過來,瞪了謝景行一眼,道:「你又胡說八道些什麼呢?」

謝景行道:「我胡說?你相信這崽子是嗎?」復又對著謝舞罵道:「白眼兒狼,你爹我當年給你換尿布餵奶算是餵了狗了。」

謝淑、謝舞、沈妙:「……」

說起來,當年沈妙沉睡的那段時間,謝景行的確是對謝淑和謝舞很好的。親自把屎把尿,換奶娘,夜裡抱著一起睡,簡直事無巨細,旁人都說謝景行這樣的性子,能對小孩兒這般溫柔,實在是不可思議。但謝景行的確就這麼做了。

謝景行在那段日子表現出來的,的確是一個溫柔體貼的慈父。

不過自從沈妙醒了之後,他再看這兩個小子,就怎麼看怎麼不順眼了。老說要讓孩子早些長成男子漢,那個磨礪,外人看著都心疼。

也是謝淑和謝舞意志堅強,他們二人小小年紀全然沒長歪,論起才華品行,都是大涼數一數二的。而二人的相貌也繼承了父母的優勢,英俊美貌,氣質天成。謝淑冷峻,謝舞風流,隴鄴多少官家姑娘都暗中傾慕。不過這倆孩子也曾在外人面前說過,此生要與爹娘一般,只娶一位女子,與她恩愛白頭。

於是乎,官家父母都覺得這也太難了,官家小姐,或是平民少女反倒是更加傾慕這雙兄弟。這般出類拔萃的男兒還有情有義,當是世間僅有。如謝景行和沈妙這對帝后多年在大涼都有如此賢名,除了本身極會治理國家之外,還因為謝淑和謝舞實在是很得人喜歡。

謝淑和謝舞對待這個嚴父自然沒有對慈母來的親切,是以謝景行時常憤憤,說兩個小崽子還沒有他養的那頭「嬌嬌」識情識趣。

沈妙道:「阿淑,阿舞,剛開始的時候,勢必有許多朝臣會針對你們。倒不是他們不好,只是最開始的時候,都會經歷這些。不必與他們計較,阿淑,你只需做好你應該做的事情就行。若是真的有那冥頑不靈的,阿舞,你向來機靈,知道怎麼做才是最好。」

竟是鼓勵謝舞去用些「特別手段」。

謝舞果然興奮起來:「果然知我者莫如娘親!」

「夫人!」謝景行道:「你也要跟著他們胡鬧嗎?」

「阿舞的手段比起你當年來可算是溫柔多了。況且這世上做事不可死板,適度的圓滑起來自然不錯。阿淑,你的本事娘不擔心,娘也沒什麼好交代你的。要交代的……若是遇著了喜歡的姑娘,就別猶豫了。」

謝淑:「……」

謝舞道:「不錯,大哥早該為我尋個大嫂了!」

「還有你。」沈妙盯著他:「你給我好好收斂些。別以為我不知道,這隴鄴里多少姑娘都被你撩撥的不行,若是不喜歡,就別去撩撥,平白誤了人一生。」說起這個,沈妙氣不打一處來,又瞪了一眼謝景行,什麼樣的老子就有什麼樣的兒子,一個德行!

謝景行無辜的摸了摸鼻子。

謝舞見話頭轉到自己身上,連忙扯開話頭道:「娘,也別這麼說嘛,說起來,你們究竟要去遊歷多久?」

「等你娘有了妹妹我們就回來。」謝景行插嘴道。

「不是吧?」謝舞誇張開口:「你們都這麼大把年紀了……」剩下的話在沈妙嚴厲的目光中晏息旗鼓了。

「見過了好的風景,去過了好的地方,自然就會回家。」沈妙道。

那是年少時候的夢想,在過去的時日里,因為種種原因不得已將它擱淺,所幸的是如今還有機會,這一生還很漫長,過的如此充實和滿足。

謝淑微笑道:「爹娘放心出門,兒臣不會有負所託。」

「還會找個媳婦兒的!」謝舞補充道。

------題外話------

謝淑:高冷boy謝舞:逗比boy

毒后寫到這裡,正文和番外就正式完結啦!不知不覺一年也都過去了,感謝大家的陪伴!開坑的時候其實是很衝動噠,但是到最後也堅持下來了。和禍妃的角色們不一樣,沈皇后是一個比較溫柔善良的人,因為爹娘大哥都很暖,所以性格其實並不壞。謝哥哥則是我想創作的一個角色,身上有江湖人有的俠氣和義氣,背景複雜但卻很真性情。

總之就是一個大家閨秀和霸道侯爺的故事!

希望你們喜歡!

順便提前祝大家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生之將門毒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重生之將門毒后目錄 重生之將門毒后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番外 遠行(包子兄弟)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