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1章 番外選秀(泰國首發)

第1161章 番外選秀(泰國首發)

謝淑謝舞十歲的時候,朝中的一些臣子蠢蠢欲動,上奏孝景帝,說是後宮應該添些新人了。

按理說,謝景行這個皇帝,做的應該是有史以來最為肆意的皇帝了,沒人管得了他。從前是因為沈妙身為皇后,既然已經有了兩個兒子,群臣不好說什麼。但時間隔得長久,旁人總覺得兩個皇子都已經十歲了,帝王之心,未必還如當初那般堅固。見縫插針的人大有所在,尋思著如今再請新人入宮,也許皇帝也就沒那麼抗拒,說不準正合他意。

於是這一回,又是群臣聯名,指責沈妙身為皇后,應當想著多為皇家開枝散葉,而不是妒忌心胸狹窄。羅潭聽到此事,怒氣沖沖的帶著馮安寧殺到宮中來,道:「這些人是要造反不成?人家家裡的事,管那麼多作甚?也不知道把自家後院管好,手伸的也太長了吧!」

十多年過去,羅潭風風火火的性子仍然沒變。這大概得益於高陽對她的縱容,人能保持多年的脾性不變,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羅潭自己也有了兒子,比謝淑謝舞還要小兩歲,高子澄,高子澄生的和高陽一個巴掌拍下來的,性子也肖似高陽,看上去溫柔乖巧,卻極愛和謝舞鑽在一起做壞事。可見是個面白肚黑的。羅潭平日里在屋裡收拾這一大一小父子二人,早已成了習慣,當下便道:「表妹,不如找人把這些使壞的人揍一頓算了,看他們以後還敢多舌。」

「事情哪有這樣簡單?」馮安寧反而勸道:「皇家的事,根本不是自己能決計的了得了。依我看,這件事源頭不在皇後娘娘,還是在皇上。那些臣子賊心不死,還得讓皇上表態,才能讓他們徹底打消念頭。」

馮安寧如今比起少時驕縱的富貴小姐,變得溫柔多了,說起話來頭頭是道。當年因為馮家的變故,一夕間讓馮安寧成長不少。而和沈丘生活在一起生活的久了,自然也會變得相似。

她有個女兒,如今才六歲,叫沈姝,平日里總是跟在謝淑謝舞和高子澄身後,「哥哥哥哥」的喊個不停。沈姝的性子不像馮安寧,也不像沈丘,溫柔的教人心疼。

「你說的容易。」羅潭道:「我看皇上妹夫已經做得很好了,可奈何那些人總覺得自己家的女兒貌若天仙,是個男的都得撲上去。表妹在皇后這個位置上,做得多好,沒生出什麼是非來吧。簡直是賢后啊賢后,可那些人呢?就是雞蛋裡挑骨頭,見不得人好。喂,表妹,這麼重要的事,你怎麼一句話都不說,還有心情喝茶?」

沈妙神情未動,依然捧著茶,氣定神閑的抿了一口,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有什麼辦法?」

她真是一點兒也不著急。

時隔多年,沈妙不見衰老,反而更加美麗了。像一尊玉器,被人精心呵養著,越發的瑩潤瑰麗起來。她的性子也越來越平和,鮮少有動怒的時候。彷彿從前那個一言不合就給人使絆子的少女,已然消失。但究竟有沒有消失,只有沈妙自己心中清楚。

羅潭見她如此,泄氣的道:「你還真是心大,就沒想過萬一皇上妹夫被人蠱惑,真的給你納個什麼妃子回來,後宮里三天兩頭見著,不知道有多堵心。要是高陽敢這麼做,我便立刻跟他和離,管他勞什子,可你不一樣,你又不能輕易和離,難道要白白把氣悶在肚子里,真討厭。」

馮安寧搖了搖頭,覺得羅潭說的太簡單,但又找不出別的辦法,憂心忡忡。

沈妙自己卻沒當回事,笑道:「他要真要納美人進宮,我便去找幾個面首。世上美人眾多,男的也不少。這樣才公平一點嘛。」

她說的輕描淡寫,羅潭和馮安寧卻聽得目瞪口呆,馮安寧道:「你……」

「好哇小表妹!」羅潭一拍大腿,「我就知道你不是個逆來順受的。你這樣做得好,日後我也這樣對高陽。高陽要是敢在外面給我納勞什子小妾,我便去找他幾個姘頭。又不是找不到,再不濟,拿銀子砸唄。反正我現在賬上有錢!」

馮安寧哭笑不得,羅潭竟還跟著胡鬧起來。

「放心吧,」沈妙看出馮安寧心中所想,寬慰道:「我沒事的,那些臣子動心思也不是一日兩日了,哪一次有成功過?誰說女子到了年紀便該人老珠黃,沒有的事。不過是世人徒給女子的枷鎖而已。他待我好,我就傾心相待,若是待我不好,我也不是甘願奉獻的活菩薩。」

「那倒是。」羅潭點了點頭。

她們二人與沈妙說了陣話,見沈妙果然沒有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的模樣,這才放下心來。等羅潭和馮安寧走後,謝淑和謝舞來找沈妙。

「母后,姨母和舅母找您,可是為了臣子給爹後宮納新人一事?」謝舞一進殿劈頭蓋臉就道。他性子跳脫,小小年紀已經把謝景行的一肚子壞水學了個十成十。

謝淑斥道:「二弟,不可胡說。」

謝淑比謝舞可就穩重多了,沈妙問謝舞道:「是又如何?你又打什麼歪主意?」

謝舞道:「母后冤枉!兒臣只是想為母後分憂。此事母后可不能答應父皇,讓後宮進人。」

沈妙簡直要被他逗笑了,就問:「我倒是沒有聽過做兒子的,管起做爹的後院來。」

「可咱們是皇家,要是那些奇奇怪怪的女人進宮,旁的不說,兒臣是不擔心母后啦,母后這樣厲害,那些女人都不是母后的對手。可要是那些女人用什麼手段得了兒子,日後生出不該有的念想,萬一對大哥起了歹心,陷害大哥怎麼辦?母后也知道,大哥性情正直,不屑於這些陰私計謀,到時候吃了虧,可不是一件小事。」

謝淑無奈極了,「二弟,你不要再胡說八道了。」

謝舞這個做弟弟的,此刻一本正經的教訓謝淑,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才是大哥。

「你倒是為你大哥想的長遠。」沈妙笑了,道:「淑兒自己還什麼都沒說呢。」

「母后,」謝淑道:「雖然二弟胡說八道,不過兒臣也以為,若是可以,還是不要讓人進宮來。並非是為了自己,母后當年為了和父皇相守,吃了多少苦頭。父皇也答應了母后一生一世一雙人,若是旁人橫插進來,豈不是違背誓言?兒臣不希望母后傷心。」

沈妙看著兩個兒子,已然有了俊俏少年郎的意氣,心中不禁感懷。當年生下謝淑謝舞后,她沉睡了一年,大約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懂事後,謝淑和謝舞反而和她更加親密。無論發生什麼事,總是站在她這一邊。

「我知道,這件事我會處理的。」沈妙笑了,「你們也不用擔心,很快就會沒事的。」

「可是父皇到現在還沒有明確表示不願意納人哪。」謝舞道:「母后,您就一點兒也不擔心?」

「舞兒,你如此不相信你父皇這件事,我會告訴你父皇的。」沈妙微笑著回答。

謝舞輕咳兩聲,「這個嘛……兒臣自然是相信父皇的。母后,那兒臣和大哥就不打擾您了…….您慢慢坐…….有什麼難題不好出手的,再叫兒臣們。」謝舞拉著謝淑,一溜煙跑了。

沈妙看著他們二人的背影,不覺按了按額心。此事她自己真沒放在心上,倒是旁人替她操碎了心,這幾日,沈信、羅雪雁、馮安寧、羅潭包括季羽書都來找過她,一本正經的告訴她此事不可姑息。天知道,她才懶得管這些事,要是謝景行真要納美人進宮,又哪裡是她攔得住的。當然了,她雖然攔不住,也可不會任其發展。

到了晚上,沈妙坐在坤寧宮裡看書,秋日的天十分涼爽,看著看著,便覺得有人站在自己身後。不必回頭,沈妙都知道是誰來了,果然,下一刻,謝景行的聲音就從耳邊響起,「沈嬌嬌,這麼晚了,你還在看什麼書?」

沈妙回過頭。

燈火下,他容顏俊美,穿了一身紫金長袍,他們私下二人的時候,他身上的帝王之氣就消失殆盡,彷彿還是當年那個風流少年,面上掛著頑劣笑意。

「聽說今日你說,倘若我在宮中納美人,就決定養幾個面首?」

沈妙挑眉:「誰告訴你的?」

「高子澄。」

沈妙默然,高陽的兒子果真唯恐天下不亂,今日和馮安寧羅潭說話的時候,大約他是躲在哪裡偷聽去了。居然還在背後告狀。

「他說的不對。」沈妙道。

謝景行滿意了,道:「我就說……」

「我想來想去,幾個面首大約不足以平憤,還是多選十來個,免得來來去去都那幾人,膩得慌。」

謝景行臉上的笑容消失了,他惡狠狠的看著沈妙,道:「沈嬌嬌!」

沈妙淡定看他:「怎樣?」

「你真是長本事了!」他咬牙切齒的回答。關於養面首一事,讓他回憶起了某個遙遠的記憶,那時候喝醉了酒的沈妙,可不就是把他當做了面首。他還記得當時沈妙對自己挑肥揀瘦的模樣,她的心裡莫不是一直藏了個面首夢,時機一到就會迫不及待的鑽出來?謝景行的心中閃過一絲警惕。

他拉過沈妙,低頭吻上她的唇。

這個吻帶著賭氣,不悅和懲罰性的,但到了最後,竟然也變得纏綿溫柔了起來。

一吻完畢,他才鬆開沈妙,道:「養面首的事你想都不要想。」

「這算什麼?」沈妙故意板著臉,「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放心,明日起,朝臣都不會再提選秀了。」

這一下,沈妙倒是真的有些好奇起來,詢問:「為何?」

「我告訴他們,再過不久,我就要立太子了。長幼有序,咱們家裡人口簡單,也不會有什麼奪嫡之事發生。等老大老二成年之後,我要退位讓賢。與其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不如去找老大,哪家有水靈靈的小姑娘的,好好培養成大家閨秀,給老大做夫人不是正好么?何必在我這裡做個妾。」

「那些老頭聽我說完,覺得很有道理,立刻就回去挑孫女了。」

他說的漫不經心,聽得沈妙目瞪口呆。這人禍水東引的辦法都想得出來,她道:「淑兒才十歲!」

「那又如何?為他爹娘犧牲一下,又有什麼不可以。總好過你去找面首吧!」他又回到了最初的話頭。

這人不管在外面看起來如何,骨子裡的惡劣和不正經卻是無論什麼時候都改不了,簡直十年如一日的狡猾。

沈妙簡直無言以對,難免謝舞老是在她面前抱怨謝景行了,哪有當爹的如此坑兒子的,偏他做的還十足順手。

「無賴。」她道。

無賴歸無賴,但謝景行的這個法子,實在是真的很好。因為自從那天起后,群臣果然再也不提給後宮添新人的事了,沈妙一時也清凈了許多。不過倒霉的就成了謝淑,莫名的,他身邊哪裡都圍繞著小姑娘。丞相府上的外孫女,將軍家的小小娘子,太傅的小孫女……應有盡有。謝淑苦不堪言,卻不知到底是怎麼回事,知道內情的沈妙,又實在不忍心將罪魁禍首的名字告訴謝淑,否則謝淑知道原是自己親生父親在背後不遺餘力的坑自己,只怕要氣的吐血。

如何整治這些不懷好意的「外孫女」們的這些重任,於是就落在了謝舞的身上,不過,那都是后話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生之將門毒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重生之將門毒后 重生之將門毒后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61章 番外選秀(泰國首發)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