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所有事情真相大白

第288章 所有事情真相大白

宋承峰說道:「你是不是很好奇2C我為什麼會這麼做?」

「你想要告訴我的時候2C自然會告訴我。」陸卿琰也是想過宋承峰的身份2C就在宋承峰剛才出現的時候2C陸卿琰就在心裏面想過幾次他的身份2C卻沒有一個身份可以符合得了。

因此2C陸卿琰也就不費心去想了2C只是淡淡得看著宋承峰。

宋承峰本來是想看見陸卿琰震驚的模樣的2C但是沒有如願2C他有些急切的對陸卿琰說道:「我本來不姓宋2C我姓陸。」

「繼續。」陸卿琰卻聳了聳肩肩膀2C示意他可以繼續。

「你難道一點都不好奇?」宋承峰說得有些焦急。

「你可以選擇不說。」即使陸卿琰的臉上的傷痕很明顯2C卻絲毫沒有影響他的淡定2C彷彿剛才挨打的不是他2C而他臉上的傷也不是真的。

「你……我告訴你2C我的父親2C和你的2C是同一個。」宋承峰說道。

「哦2C原來是這樣2C我還以為有什麼更加讓我值得關注的消息2C如果我是你2C我會選擇永遠隱藏這個秘密。因為我覺得2C成為那個男人的兒子2C是一件令人噁心的事情。」

「你一點都不好奇?或者生氣?」宋承峰顯得有些不能夠接受這樣子的結果2C這和他預想的好像不太一樣。

陸卿琰卻笑道:「我為什麼要在意2C我為什麼要生氣2C就為了那個男人找了你媽?算了吧2C我根本就不當他是的我爸。只是一個仇人2C而你2C這是在告訴我2C其實你是我仇人的兒子?」

「你……」宋承峰不可置信的看著陸卿琰。

「你不要告訴我2C你一點都不知道2C我和你爸爸之間的事情。」陸卿琰故意用你爸爸2C這三個字2C來刺激宋承峰。

「好2C既然你覺得我的身份不足夠讓你震撼2C那麼2C我這就將顏念揚丟到海里去2C看看你還能不能保持這麼一個令人厭惡的神情。」宋承峰說道。

「我以為2C你只是求財。」陸卿琰淡淡的說道。

「我不但求財2C我還要你的命2C憑什麼同樣是陸寧邦的兒子2C我卻要見不得光2C什麼都沒有2C窮苦的過日子。而你2C卻能夠坐擁這麼大的公司2C成為人人敬仰的琰少。」宋承峰朝著陸卿琰怒吼。

「你覺得2C是因為陸寧邦的關係?」陸卿琰覺得這個宋承峰簡直是可憐可笑2C不過2C就是這麼可笑的一個人2C居然讓他綁架成功了他的兒子2C陸卿琰覺得2C他自己更加讓人覺得可笑。

「要不是陸寧邦2C你陸卿琰能夠今天?你騙鬼去吧。」宋承峰喊道。

陸卿琰卻是淡淡的笑著2C搖了搖頭2C表示對宋承峰有些可憐:「看來你還不了解你爸爸。」

「那也是你爸爸。」

「不2C我從來不當他是我爸爸。順便告訴你2C你的計劃其實成功不了2C即使你成功了2C以你的本事2C你根本就沒有辦法經營得了陸氏2C你不是這個塊料。」陸卿琰諷刺得道。

「陸卿琰2C你以為全世界就只有你會?」宋承峰果然被刺激到了2C朝著陸卿琰吼道。

「看看你2C一點沉著冷靜都做不到2C你不會以為2C你綁架了果凍2C然後把我弄到這裡來打一頓2C你就可以成為人人敬仰的大少爺?在東市呼風喚雨?」

「陸卿琰2C你儘管得意吧2C你也只能夠得意這麼久了2C我們不會放過你2C你今天會死在這裡。」宋承峰兇狠的看著陸卿琰說道。

「哎2C你還真的很愚蠢。」陸卿琰搖頭。

「你說什麼?」宋承峰瞪著陸卿琰。

「你們?你們商量的時候2C的確有你們2C但是2C辦事的時候2C怎麼就只變成了你了2C那個人不方便出面吧2C很好2C我倒是想知道2C這麼對待一個一直疼愛的孩子2C他的愛情2C真的和可笑。」陸卿琰說道。

宋承峰被陸卿琰的話弄得蒙了2C似乎猜測到2C陸卿琰其實知道了一些事情。

突然2C這個時候有一個男人跑了出來2C對宋承峰說道:「老大,那小孩子不見了。」

「你說什麼?」宋承峰當然知道2C這個小孩子指的是誰2C除了顏念揚2C還有誰?

「怎麼?果凍不見了?」陸卿琰卻一臉淡定的模樣。

宋承峰即使再單純2C此刻也是明白過來2C陸卿琰的樣子說明一件事情2C果凍是被他弄走的。可是2C陸卿琰一直都在原地沒有離開2C他是怎麼辦到的?

「孩子真的被你帶走的?」宋承峰再一次問道。

「不是我2C難道是你嗎?你還真的很自信2C只派了一個人就跟在了果凍的身邊2C還有2C你居然真的以為2C我是一個人來的。」陸卿琰笑道。

話音剛落2C從周圍突然竄出了一大批武裝人員2C他們的手中2C都拿著槍2C這和宋承峰的人只拿著鐵棍一類的東西形成強烈的對比。

勝負在這一瞬間無比清晰。

「爸爸。」從倉庫的外面2C響起了果凍的聲音。

陸卿琰轉身2C對著顏念揚笑了起來:「你可真頑皮2C跑到這裡來做客2C讓爸爸找得那麼辛苦。」

「爸爸2C你抓到壞人了嗎?」顏念揚的心裏面清楚的很2C知道有人抓他去威脅陸卿琰2C剛才沈特助已經和他解釋過了。

沈特助不是第一次和顏念揚接觸2C因此很清楚顏念揚的聰明2C他知道2C這事情要和顏念揚解釋清楚才行2C並且2C沈特助覺得2C顏念揚是很能夠理解的。

「還沒呢2C你要看抓壞人嗎?」陸卿琰問道。

「好啊2C我還沒有看過抓壞人呢2C當然2C電視機裡面的不算。」顏念揚很感興趣的說道。

「在看抓壞人之前2C你還是打一個電話給你媽咪2C她因為擔心你2C都哭了好久了」陸卿琰說道。

「啊2C媽咪那麼傷心2C都怪那個壞人2C不管人家不願意2C還強行將我帶到這裡來。」顏念揚責備的看了一眼宋承峰。

「要是爸爸說2C其實2C這裡也有你乾爹的一份呢?」陸卿琰問道。

「乾爹?乾爹也做了壞事嗎?」顏念揚問道。

「果凍是不是很喜歡你的乾爹?」陸卿琰問道。

「爸爸2C乾爹沒有傷害過果凍2C他也不會傷害果凍。」顏念揚說道。

陸卿琰聽到顏念揚的話2C心裏面多少有了一些計較2C雖然說程浩陽並不是主謀2C主謀是宋承峰2C但是程浩陽提供了很多線索給宋承峰2C這一點便不能夠得到陸卿琰的饒恕。

本來他就對程浩陽看不順眼了2C因此2C這一下2C完全給了陸卿琰打擊程浩陽的借口。

陸卿琰知道2C要是他將這個事情和顏采夕說上一說2C怕這輩子2C程浩陽都不要想見顏采夕了。

這不就是他的期望?

陸卿琰心裏面笑了。

「其實2C你的乾爹就在那倉庫裡面。」陸卿琰說道。

「乾爹2C真的做了壞人?」顏念揚問道2C笑臉已經垮下來2C顯得很是不開心。

「陸卿琰2C你為什麼對孩子胡說八道?」程浩陽急匆匆的跑了出來。

「難道我說錯了?」陸卿琰諷刺的看著程浩陽:「你沒有參與綁架果凍的事情2C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地方?」

「程浩陽2C你還要狡辯什麼?你不是恨死了陸卿琰2C想要弄死他的么?怎麼?現在不敢承認了?」宋承峰已經被拿住了2C可是2C他的嘴巴卻沒有封住。

他現在已經失去了希望2C他只想要將程浩陽也拉下水。

「卿琰。」一輛車子停在了遠處2C從車子裡面下來的顏采夕飛奔了過來。

程浩陽看見顏采夕之後2C一張臉瞬間失去了生命力2C毫無光彩的目光看著顏采夕。

「采夕2C是沈特助帶你來的嗎?」陸卿琰問道。

「是的。」沈特助派了車子到陸卿琰的家裡將顏采夕接過去2C顏采夕在上車之前2C沈特助還特地讓她聽了這裡的現場2C顏采夕便毫不猶豫的上車到這裡來。

本來沈特助和她解釋的時候2C她還是很不願意相信的。

沈特助說:「其實2C我們在五年前就已經調查過宋承峰這個人2C當時是因為顏小姐你的緣故2C但是2C宋承峰的資料太過於乾淨了2C這就已經是一個疑點了。宋承峰這個人不簡單2C琰少讓我將這個人記錄下來2C只不過2C這五年來2C琰少一直在找顏小姐你2C一直都找不到2C因此這五年來2C就沒有再去調查宋承峰。」

「……」顏采夕不知道沈特助為什麼要說這個。

「我們會再一次的將目光放在宋承峰的身上2C是因為我們發現宋承峰和程浩陽走得很近。琰少特地囑咐過2C要注意他的行蹤2C因此我便讓人跟著他了。結果2C卻發現2C宋承峰是陸寧邦的私生子2C陸寧邦有留給他一些錢2C卻沒有辦法給他身份。

這中間的東西2C不用我解釋2C你也應該很清楚了。所以2C宋承峰一直懷恨在心2C以為有琰少的存在2C他才見不得光2C一直想要對琰少取而代之。」沈特助說道。

「是2C我知道的。」顏采夕可是想不通的是:「那麼2C我的師兄呢?」

「當初你離開東市2C除了程浩陽2C還有宋承峰在暗中幫忙2C這才導致琰少一直沒有你的下落。誰都不會想到2C一個宋承峰在暗中擾亂視線。」沈特助說道。

其實沈特助特也是覺的很無語的2C宋承峰根本就沒有什麼本事2C居然可以擾亂他們的視線2C幫助顏采夕躲了五年2C沈特助只覺得是他自己的本事不夠2C才讓宋承峰鑽了空子。

「師兄在這場綁架裡面2C起到了什麼作用?」顏采夕只關心這個。

「他給宋承峰提供線索2C並且2C果凍是跟著他走的2C否則2C以果凍的聰慧2C不可能強行帶走他而不讓忠叔發現。」沈特助說道。

顏采夕深深的閉了閉眼睛2C對沈特助說道:「那麼2C他們現在都在那裡?」

那裡2C指的是倉庫那邊。

「那我們過去吧」顏采夕心裏面很沉重2C卻還是決定要到現場去。

她擔心果凍是其一2C想要親口問問程浩陽為什麼這麼做是其二。還有宋承峰2C想到當初那個乾淨如陽光的男孩其實是個假象2C顏采夕就覺得胸口被壓抑的喘息不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霸道專寵:豪門帝少請溫柔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霸道專寵:豪門帝少請溫柔 霸道專寵:豪門帝少請溫柔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8章 所有事情真相大白

99.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