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915 一群狼

番外915 一群狼

接下來,眾人傻眼了。

在下來幾十個俊美無邊的男人之後,那車上,又下來幾個女人。

不多,真的就幾個。

艾勞看了一眼,四個。

三個洋妞,一個黃皮膚黑眼睛的,不知道是中國人還是日本韓國貨。

艾勞看了林源一眼。

林源示意他看楊立成。

艾勞看過去——嚯!那男人臉色可真精彩。

又青又紅又白的,最後,黑了。

跟個調色板差不多了。

林源安撫地拍了拍艾勞的手。

艾勞忍著笑白了他一眼。

四個女人前前後後地來到楊立成面前。

三個叫達令的,一個叫歐巴的,眾人一看,就明天他們是什麼關係了。

楊立成那模樣,看上去是咬牙切齒,惱羞成怒,那怒意,卻一點也不敢散發出來。

這四個女人,是他在國外時候不同時期交往過的女朋友,當然,不止這四個,但這四個,*是來往關係最密切的,也就是說,即使分手以後,他們也偶爾會去酒店開房,解決身體的需要。

這種事,他自認做得隱秘,可那些人是怎麼知道的?竟然還同時把這四個人帶來了中國!

楊德山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指著楊立成半天,才吐了一句:「你這個孽障!這是怎麼回事!」

楊德山不吐血已經算是耐力不錯了,那四個女人,一下車奔了楊立成,立即就把他圍起來了,抱著楊立成的手臂,整個身子都往他身上蹭,關係之親密,一眼就能看出來。

事情到了現在這個時候,艾青搖搖頭,對著楊德山說了一句,就離開了。

其他人見狀,紛紛離開了。

這場以相親為名義的聚會,就這麼不歡而散。

但楊立成在這些人心裡被定義成了一個什麼樣的人,以後還有沒有門當戶對的女人願意和他交往,那就見仁見智了。

楊德山算是丟了大臉,這時候哪裡還有空去計較林源等人把大門弄壞的行為,只顧著生氣了,萬萬沒想到自己認為的優秀的孫子私生活竟然這麼爛!

當然了,這些高高在上的太子爺們,私生活都不怎麼檢點,但這些事,有本事就別讓人家揪出來,不然,這家人的臉,算是丟盡了。

這事,楊德山只能吃啞巴虧。

林家他對抗不起,更何況,來了幾十個男人,打眼看過去,其中二十多個都是正兒八經的太子,一個他都惹不起啊。

艾勞直接挽著艾青的手臂出去了。

以林源為首的男人,就在後面跟著。

那架勢,就跟太上皇出巡似的,至於艾勞,那當然就是女皇了。

男人們既然做了這樣的事,那肯定就是提前做好準備的,他們也沒想特意地去讓楊家難堪,只是想借這個機會告訴那些打著艾勞主意的人,艾勞不是誰都能隨便肖想的。

還別說,這法子挺奏效,之後的日子裡,再沒人敢打艾勞的主意了,當然,這是后話,暫且不提。

就說現在,一群男人跟著,艾勞倒是沒覺得有什麼,她習慣了,可艾青不習慣啊。

艾青站住了,拍拍艾勞的手:「他們老跟著是怎麼回事?到咱家去做客,一時半會兒的,也招待不了這幾十口子啊!」

艾勞噗嗤笑了:「爺爺,您什麼時候這麼小氣了?咱家沒這麼小吧?」

艾青回頭看一眼——嚯,一個個的,跟狼似的,都盯著他看呢,就指望他說點好聽的出來。

艾青沒轍了:「你去吧,跟他們聚聚,晚上早點回來。」

身後的男人們兩眼放狼光。

艾勞回眸一笑:「爺爺,您放心么?」

男人們一個個差點倒地身亡——這女人這話難道是在擔心貞操不成?這幾十個男人,哪一個不是她先去蹂躪人家的?

艾青肯定不知道啊,一聽艾勞這話,回頭看了一眼身後四十多頭狼崽子,覺得這事兒真有點不靠譜,大手一揮:「回家!」

男人們欲哭無淚。

艾勞格格地笑:「爺爺,我逗您玩呢!哥哥們都是從小和我一起長大的,還能欺負我不成?」

一聲哥哥,叫的男人們骨頭都酥了。

就這麼著,艾青才走了。

艾勞抱著胸,目光一一落在眾男人身上,一身高貴禮服更襯得她氣質出眾,尊貴務必。

「勞兒,去我那裡。」縱使林源如此定力的,也忍不住口乾舌燥——想了多少日子的美味就在眼前,誰能忍得住?

艾勞勾唇一笑:「去幹什麼啊?我怕你們欺負我。」

男人們嘴角直抽抽。

艾勞一眨眼,一挑眉,風情十足:「啞巴了?」

這二十一個是見慣了她這個模樣的,可憐了一直在天上和古代呆的那些男人,什麼時候見過這般風情的艾勞,就那身衣服,足以讓他們血脈噴張,慾望高漲了。

老大走過來,想拉艾勞的手,又有點不敢,就那麼死死盯著艾勞,眼睛里都噴著火,冒了一句:「勞兒,我們,都想你了,想死了……。」

其實艾勞就是逗逗他們,她能不想他們嗎?這都是自己身上的血啊,跟自己骨血相溶的男人們啊,哪一個不是她心頭的肉?

老大這句話說的,直接就勾了艾勞的魂兒了,二話沒說,上前挽了老大的手臂,下巴一抬:「走吧!」

去哪兒啊?

廢話!

後面的男人們趕緊跟上來。

肯定不會坐公交車了,私家車都跟著來的,一長溜的,全是限量版豪車,開出去,真是讓街上的人都開眼了,不知道的,以為哪個大戶人家結婚的婚車呢。

老大肯定和艾勞一輛車,除了司機,那車上還能坐兩個人,結果,齊懇那小兔崽子跑得最快,哧溜就鑽到後座去了,凌顯慢了一步,只能坐副駕駛。

其他男人那個恨啊,後悔怎麼沒開加長型的出來。

車子啟動,齊懇那手就開始不老實,整個人往艾勞身上蹭:「勞兒,勞兒,你就這麼狠心,捨得這麼多天不見我們?」

老大眼睜睜看著齊懇那爪子到處亂摸,心裡也痒痒得很,身子緊,呼吸急,卻不敢動一下。

艾勞輕輕地笑,也不阻止他的動作:「什麼事也沒爺爺大啊。再說了,我這不是來了?」

凌顯從前面扭著半個身子使勁兒往後面看,那幼稚的動作,那噴火的表情,怎麼看也不像是一個軍區的首領能做出來的事:「齊懇你給我輕點!輕點!」

齊懇就跟他示威:「有本事你來打我啊!」

艾勞看一眼那個司機,知道凌顯布了結界,一把把老大的手拉過來:「傻樣!有便宜不佔等下還有你的份?」

老大立即傻笑了。

凌顯不幹了,大手伸過來,摸得到艾勞的膝蓋,順著膝蓋往上,夠不著了:「勞兒……」

「丟人!」艾勞把腿稍微抬高點:「就這麼點定力啊!」

凌顯嘿嘿地笑,大手順著往上:「勞兒,在你面前,哪兒有什麼定力啊。」

在車上都這麼迫不及待,回了家,這群男人是怎樣的如狼似虎熱情似火,那真是沒法形容了。

一個接一個的,艾勞心想,得虧這身子夠結實,這要是換了一個人,早死了不知多少回了。

爽死的。

要不說她不願意來呢,就知道來了會是這個下場。

縱使她神力驚人,可也架不住這麼輪番折騰。

晚上給艾青打了電話,肯定是回不去了,第二天晚上又打電話,到了第三天晚上,艾青不幹了,直接對著電話吼,不回來他就親自來抓人!

這叫什麼事兒啊!他孫女正當大好年華,連著兩三天都夜不歸宿,讓他怎麼放心啊?

男人們意猶未盡,都沒吃飽,奈何艾青在艾勞心裡那就是太上皇,他們再眼巴巴地裝可憐,那也阻止不了艾勞要回家的事實。

說到誰送艾勞回家這個事,男人們都爭著去,艾勞看著頭疼,都要去,這陣勢太大了,索性自己走。

她這一說回去,高興的,就一個人。

歐陽瀾。

別提了,歐陽瀾覺得這兩天就是自己的噩夢。

男人們爽了,那女人也爽了,就他自己,可憐巴巴的受著煎熬。

以前的時候,還能靠右手自力更生,可你見過一頭豬打灰機嗎?

這得是多麼高難度的技術活啊。

歐陽瀾做不來。

所以,他覺得自己早晚得憋出病來。

還好,艾勞要回去了。

歐陽瀾想,艾青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啊。

回去的時候,歐陽瀾撒著歡地在艾青腳底下蹭了一晚上。

這是后話,現在,先說說男人們的依依不捨。

一個個都含情脈脈柔情似水盯著艾勞,不捨得他走。

林源說:「勞兒,找東西的事,我已經在安排了,有線索,我就會告訴你。你,沒事就出來唄,老爺子還經常出來溜達呢,你一個人在家,多無聊啊。」

艾勞覺得自己來了三天,就這句話是點正事,她可沒忘下來是幹什麼的,找靈藥啊:「抓緊點。這事兒沒頭緒,盡量往寺廟這些地方去打聽——啊?老爺子出來溜達的時候,我就不能有點自己的事?天天被你們纏著,估計床都下不了!這點出息!趕緊給我找靈藥!找不著一個個都沒肉吃!」

艾勞要走,歐陽瀾跳得歡快。

男人們一看,羨慕嫉妒恨。

歐陽慕白一把把弟弟提溜起來:「勞兒,小瀾就留下吧,我跟他好長時間沒見了。」

歐陽瀾奮力掙扎——他哥好狠的心!故意的!絕對故意的!

艾勞打個哈欠——三天沒怎麼合眼,這幫狼崽子差點把她折騰死,回去她還得指望用歐陽瀾撒氣呢:「你這裡沒豬糧,下次吧。」

她話音剛落,歐陽瀾就撲棱下來了,小尾巴搖得歡,在她腳邊打轉。

男人們齊齊看他一眼,下一秒,集體變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妖孽太多情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妖孽太多情目錄 妖孽太多情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番外915 一群狼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