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這也算武功?

第95章 這也算武功?

砰!

手肘搏擊。

在空曠的大練功房中,一男一女正在對練,男子身材魁梧,女孩身材中等,不高不矮。

體型嚴重不對等,看起來就好像是豹子在撲殺狐狸。

但女孩卻氣勢兇猛,招招擒拿,力大雄渾,出拳帶風,腳步行走,地面震動。

而男子看起來肌肉結實,步法也靈活。踢腿和出拳都是散打套路,正常人他一個可以打三五個,但是遇到這個女孩,卻就施展不開,每次拳腳碰撞,他的手上就出現淤青。

嗨!

這魁梧男子終於忍不住了,連環拳擊兇猛的朝著女孩攻擊。

但女孩五指如勾,閃電搭上就彈到了對方手臂麻筋,頓時魁梧男子如遭雷擊,全身酸麻,被女孩進步就是「鷹摔兔」,直挺挺的甩出四五米開外。

「好,不愧是鷹王徒弟。」玉小龍拍拍手。

「師父,難道傳統武術這麼厲害?我居然打不贏一個小女孩?」魁梧男子爬起來,恭恭敬敬走到李含沙面前。

「不要喊我師父,我不收徒弟,你我只是淡薄緣分而已,我天人感應,和心魔爭鋒,你把我拍醒,我就喊你找我學習一段時間的武功,等緣分完畢,就兩清了。」李含沙擺擺手。

魁梧男子是劉猛,學散打的大學生,上次在路上,拍醒了天人交感的他,他就讓此人來元辰集團來學習拳法。

而女孩子就是沈櫻,鷹王的徒弟。

雖然劉猛學習散打的,體型更是高大,但在沈櫻面前根本沒有還手的機會。

昨天,李含沙和易叔見面,相互交手,又暢談了很久,然後離開,對於那次交手,他也獲益良多,是第一次與同樣級數金剛不壞的人物,面對面較量。

易叔的拳法風格,穩穩和山河大地,最深處的潛能結合,能蟄伏能飛騰,這就是龍脈。

龍脈轉移到哪裡,哪裡就會出帝王將相。

如此拳法,恐怖至極。

不過,李含沙本身的風格,乃是「破碎虛空」之道,拳意壓迫,也不屬於易叔,兩人秋色屏風,也奠定了他真正的江湖地位。

這一戰傳出,再也沒有人覺得他資歷淺薄。

在以前,雖然他晉陞金剛不壞,但很多人不相信,懷疑他的實力,現在就沒有人再打其它的心思了。

「你當然不是沈櫻的對手,她修鍊鷹爪十年,每天用藥物浸泡,生命力雄渾,筋骨強壯,力量比你大得多。」玉小龍道:「沈櫻,你抓一下那個牛皮沙袋?」

「好!」

沈櫻身軀翻轉,乃是「鷹盤旋」,又是進步沖,「鷹俯擊」,最後腳步往地面猛沉,出爪,乃是「鷹落沙」。

撲哧!

前面牛皮沙袋被抓出大窟窿,鐵砂冒出,嘩嘩啦啦墜落一地。

這牛皮沙袋哪怕是剪刀都未必可以一下剪開,居然就被手抓破,看得學散打的劉猛連連寒顫。

「散打在武術中叫散手,最高階段的實戰。現在的散打,上來就訓練實戰,效果是有,也可以打贏一般的武術家,但也就僅此而已。」玉小龍笑著:「如果沈櫻練個四五年,倒不如你練個散打一兩年的對手,但是現在她根基已成,厚積而發,你就遠遠不是對手。」

「那我現在應該怎麼訓練?」劉猛問李含沙。

「很簡單,看著我的眼睛!」李含沙突然目光凌厲,所有的人心靈在剎那之間,如被刀割。

而劉猛整個人就痴獃了,行屍走肉一般,似乎被心靈控制,也不說話,只是做出來許多動作。

這些動作,柔軟,是瑜伽,又是運氣丹道,古老而有韌性。這根本不是他能夠施展得出來的,而是李含沙通過催眠,把自己的一些訓練方法給了他。

密宗金剛上師灌頂,禪宗以心傳心。

大約做了十幾分鐘一套動作,李含沙斷喝:「去吧,我已經把一套瑜伽氣功和藥水浸泡傳給了你,緣分了斷,從此之後,你不記得我這個人。自己修行吧。」

劉猛就直挺挺的走了出去,頭也不回,明顯不是自己的意志,而是被人控制了心靈。

「我靠!」玉小龍長大了嘴巴,和她同樣發出聲音的是剛剛從門口進來的「鷹王」:「這也算武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蛇演義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蛇演義2 龍蛇演義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5章 這也算武功?

7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