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易叔和含沙

第90章 易叔和含沙

「天賦異稟,生來就有大成就,集神力,靈異於一身,不過正因為如此,心障就多,非要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才能夠登峰造極。」

李含沙看著蘇昊,立刻就知曉他身體每個部分的結構,甚至大腦之中精神的濃度,在他的面前,這個少年沒有任何秘密可言。

他已經不是最初晉陞為金剛不壞境界的人了。

中秋之夜,衝破生死玄關,到達現在已經近乎於半年時間,他日日夜夜悟道,鞏固修為,服用金剛丸,身軀中的血脈和筋骨早就改變,近乎於「琉璃玉身」。

更關鍵的是,他和其它金剛不壞人物不同,他是在冠弱之年就晉陞了,身軀潛能巨大,氣血旺盛,有可塑性,於是感悟就比別人多了一份天道和長生。

其它的人,都是不惑之年晉陞,那個時候,氣血開始衰落,過了壯年就很再度推到很高的巔峰。

所以,比起半年前,李含沙的實力提升了很多,在尋求天道的路上越走越遠,遠遠甩開了眾生。

「生而為神,為武出世,此人的氣質,我永生難忘。」蘇昊在真正打量李含沙,在他的眼裡,此人氣質根本不屬於人間,隨時都要破空而去,只是因為人世間緣分牽扯,使得他勉強留下而已。

他的腦海中,就出現了四個字「破碎虛空」。

沒有錯,就是「破碎虛空」,哪怕是他師父,都沒有這種味道。

當然,他師父是另外一種味道,龍蟠大地,吞吐山河,養育萬物,守護蒼生,笑看改朝換代,風雲變化,我自巋然不動。

這就是龍脈。

所以,他師父創立了龍脈系。

他雖然天賦異稟,對於武學的領悟也深刻,但沒有養出這種大勢來,一切都是枉然。

這種大勢才是最可怕的。

「含沙先生,我師父讓你過去一敘,共同推算國運。不知道您何時有空?」他恭恭敬敬的行禮。

「好。」

李含沙微微點頭,「我是個散淡的人,在世俗中沒有什麼羈絆,可以隨意行走,咱們現在就去吧。」

「我來準備車。」蘇昊連忙要安排。

「步行吧。」李含沙已經走在了前面,「我和你聊聊。」

蘇昊求之不得,連忙跟隨上去,李含沙就隨意詢問他修行的事情,他認真聽著,認真的回答,同時也詢問自己心中的疑惑。

兩人交談起來很快,那紅牆黃瓦的「大內」就在眼前,崗哨森嚴,但看見兩人走入其中,都不阻攔,似乎事先就得到了命令。

這一次不是決戰的小院,而是在海子湖泊中央的涼亭。

天氣雖然漸漸暖和,冰凌卻還沒有化開,那湖泊上光滑如鏡,陽光照射,精芒燦爛,別有一番風味。

易叔穿了件風衣,就一個人在涼亭中觀看風景,周圍沒有人,幾位大首長也不在。

李含沙對他並不陌生,不過上次乃是心靈交鋒,面對面還是第一次。

「上次匆匆交手,未能盡興,實在是遺憾。」易叔看見李含沙來到這裡,站立起身,「不過這次請你來,不是為了比試,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等我們去做。」

「你實際上已經出手了。」李含沙站在通向涼亭的浮橋上,「這個風水格局,是巽風逆八卦,涼亭是風眼,聚風而藏氣,而我在這裡,處於風口漩臂,大風如箭,吹之則散。此消彼長之下,你的氣愈來愈盛,而我則愈來愈弱。」

高手較量,一舉一動,暗合天道自然,站立的方位,四周的環境,磁場變化,都有微妙感應,失之毫釐,差之千里。

「哈哈哈」易叔笑了起來:「既然如此,就請你過來一敘。」

李含沙身軀一動,掠過浮橋,腳步就要踏入涼亭之中。

這時,易叔的手已經到了他胸前,鐵門栓,把他拒之門外。

兩人較量,拉開序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蛇演義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蛇演義2 龍蛇演義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0章 易叔和含沙

7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