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甘拜下風

第七章 甘拜下風

拳勁四面濺射,空氣如水花。

這是兩大絕頂高手的對拼,一個是橫練之王李含沙,一個是「大內高手」王西歸。能夠為首長做貼身保鏢的人,那絕對是百萬軍中第一人。

李含沙把虎嘯金鐘罩,龍吟鐵布衫練成,當之無愧是橫練之王。

誰也沒有料到,一個紈絝子弟,居然是這等武學大師?

拳和拳對撞在一起,肌肉搏殺之聲遠遠傳遞出去,這就是純粹比拼肉體強度,骨骼的堅韌。

李含沙的身軀微微晃動了一下,腳下紋絲不動,似乎已經紮根在了地下。

他上身晃動,帶著整個院子的大地一起晃動。

風吹大樹百枝搖。

他寸步不移,他就是大地,大地就是他。

安忍不動如大地,這是地藏王菩薩。

而王西歸則是身軀連連後退,全身骨骼都發出來爆鳴,好像一串鞭炮爆炸,這是在化解剛才對撞的一下肌肉拉傷和骨節錯位。

李含沙的一拳對他的衝擊不亞於被飛馳而來的小汽車撞了一下。

整個院子已經滿目瘡痍。

地面大片大片的地基翻了起來,磚石散亂。

李經龍和李沉沙,王源早就避開,站立在走廊上,幾個警衛走來,穩穩的護住他們。

這些人看著院子中間,不敢相信人有這麼大的破壞力。

李經龍好像第一次認識李含沙,目光犀利,他是軍人,參加過戰爭,自然可以保持鎮定,本來以為自己的兒子是個紈絝,現在看來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好!」王西歸深深吸了口氣,氣血平靜下來:「你的武學修為已經到了如此地步?不動,神變。怎麼修鍊成功的?還有你的身上有殺氣,這是千錘百鍊的戰鬥,手上沾染了許多人命才能夠培養出來這種大勢。」

「我意如刀,人命如草…….」李含沙氣息漸漸平息下去,似乎不願意想起那段血腥的歲月。

「我想看一看,你到底有多強。」王西歸突然一晃動,撲了上來,疾如鬼魅,掌如刀,走偏鋒。

八卦掌,八卦步,游龍身法。

李含沙搖搖頭,閉上眼睛,身軀突然大了足足一圈,氣到之處,膈膜充盈,皮囊鼓盪。

他身上的肌肉筋絡一條條如蟒蛇纏繞,而且變得鮮活起來。

似乎他這個人不是血肉構成,而是一條條大蟒組成的形體。

啊……..

他一聲長嘯,聲音如鋼絲高高拋上天空,穿金裂石,院子之中四面窗戶的玻璃全部都震破。

然後,他的手臂揮出,二變四,四變八,八變數十,最後拳影重重,四面八方都是他的拳頭。

砰砰砰砰砰…

無論王西歸從哪方面進攻,都被他的拳法籠罩,這種拳法沒有破綻,純粹是體能的激發。

王西歸連續幾拳對撞,氣血翻滾,臉色大變,連連後退。

但是,拳影一收,李含沙已經到了他的身邊,拳尖點在他的胸口,一震,力如大錐推山。

吧嗒!

他偌大的身軀憑空飛起,如一片薄紙貼在牆上,然後緩慢的滑落下來,身軀居然沒有受一點傷。

本來,這一拳李含沙可以把他打得血肉橫飛,身體都直接打穿,但是現在卻沒有讓他受傷,這就顯現出來讓人可生可死的控制能力。

王西歸站立起來,整理下軍裝,對著李含沙深深鞠躬:「含沙大師,我現在明白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的武學已經打破極限,如果首長身邊有你這樣的人,足足比得上一個警衛連。」

他是武學高手,深深知道李含沙在剛才爆發出來的實力有多麼強大。

「我輩之人與天爭雄,名利富貴都是煙塵,我不會向任何人卑躬屈膝,在我的眼裡,只有沒有斬斷的因緣,所以有些事情我要去做,其它的事情我不會沾染。」李含沙擺擺手:「今天和你一戰,其實我也是在斬斷某些因緣,讓人知道,我究竟在做什麼。」

隨後,他轉過身軀對自己的父親和大哥面對面:「你們給我安排的相親,我現在就去,爸,你從小就說,再強的人也是血肉之軀,遇到槍炮也不行,其實不然,這個世上,也許是真有奇迹的。你的兒子,想要的事情就是在平凡之中,追求那不可能發生的奇迹。」

說話之間,他身軀一閃。

咔嚓咔嚓。

幾個警衛的槍到了他的手中,然後成了一堆廢鐵。

鋼鐵鍛造的槍,在他的掌中,就如泥團。

而他消失不見。

「這就是你的那個不成器的紈絝兒子?」王源雙目放射出奇光,「經龍老兄,我看這種能力,首長身邊還真的需要這樣的人。」

「俠以武犯禁,非他之福,非國家之福啊。」李經龍愣了半刻,才說出這樣一句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蛇演義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蛇演義2 龍蛇演義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章 甘拜下風

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