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蛇2 第62章 感覺如何

龍蛇2 第62章 感覺如何

玉小龍,周白川,馬子午三人兵器被瞬間擊落,李含沙不出手則已,出手就是驚天動地,陰陽戮妖刀法超越普通的武功,近乎於妖術和神通。

三人倉惶後退,潰不成軍。

李含沙站立不動。

玉小龍看著地上的劍,也不動手,良久之後搖頭嘆息,「金剛不壞果然是金剛不壞,已經非人,不可戰勝,國家對此種人物畏懼如虎是有原因的,如果在古代,這種人三五百年只出一個,倒無所謂,撼動不了大局,但是現代物資豐富,這樣的人物開始多起來,非國家之福啊。」

「國有國運,人有人命,操這份心也無用。」李含沙又坐下去,剛才他不過是小試身手,贏了理所當然,否則的話金剛不壞又怎麼會讓高層可怕到那種程度?

而且,踏入金剛不壞的時間越久,人越是可怕。

心靈潛能被逐漸開發出來,一舉一動都如妖魔,如真仙,不知不覺對人就有感染力,這才是最恐怖的。

馬子午也沒有去撿自己的刀,因為那刀已經成了碎片,到處都是鐵渣。

百鍊精鋼刀,被李含沙掌拍,就和玻璃似的,由此可見那最後震蕩有多大,擊在人身軀上,恐怕也會和刀一樣。

「我和金剛不壞之境界,只有一步之遙,想不到居然和你差別這麼大?」玉小龍小心翼翼把劍拾起來,上面並沒有損壞的痕迹,知道對方手下留情,這劍是她伴隨十年的東西,早就灌注了心血,損壞半點都心疼。

「相差一步,就是天壤雲泥,太子和皇帝也就相差一步。」李含沙道:「悟道和未悟道,也就是一個念頭,但這差別就是凡人和佛陀。」

玉小龍深深吸口氣,頓時體內有東西鑽來鑽去,是氣血搬運,到了腦後玉枕穴,就再也無法衝上去:「如何才能破生死玄關?」

「生死玄關,天地之橋,卡在六陽魁首和軀幹之間,必須要以意念溝通,氣血搬運不過是形式而已,心意不破生死,氣血到了也無用。心意破了,氣血水到渠成。」李含沙簡單評點下:「這就要看各自的機緣,來來來,坐下喝茶。」

馬子午和周白川的修為還是弱了很多,境界不如玉小龍,自然觸摸不到生死玄關,但他們見多識廣,也坐下來:「我們見過聶狂龍,他的修為也深不可測,不知道和你比起來,誰更甚一籌?」

「聶狂龍是天生神力,他還沒有突破金剛不壞,不過他太可怕了,整個人就是一頭亂世狂龍,和金剛不壞之高手比起來,誰輸誰贏,還真的說不一定。」玉小龍眼神中有些期待:「但他現在在國外,也無法趕回來。」

「我也想見見這條狂龍,天生神力的人國外有,國內倒是少見。」李含沙知道,天神神力的人對於普通人來說算得上恐怖,哪怕是不練武功,在小時候都可以降服牛犢,玩弄大石,敏捷如猿。

在古代赫赫威名的大將軍,多數都是天生神力之輩,如項羽,呂布這些人。用現代的科學來講,就是基因突變了,不過這種人歷史上出得更少,不是修鍊得來的,完全靠老天爺。

這種人練武,就是萬中無一的武學奇才。

「我今天見識到了真正的武功,得回去好好修鍊,你們繼續聊。」坐了一會兒,隨便聊幾句,周白川和馬子午就起身告辭,顯然是留給玉小龍和李含沙私人空間。

不過,兩人在走的時候,各自給了李含沙名片,上面有私人電話號碼:「含沙先生,你雖然是神仙中人,但畢竟要在世俗中行走,你家族勢力龐大,但有些時候遇到問題,不方便動用家族的力量,我們就可以幫上小忙。」

李含沙也不客氣,收了下來,自己倒是沒有名片,就報了電話號碼:「所謂是善緣善果,你們以後如果遇到解決不了的事情,找我也無妨,如果值得我出手,那我很有興趣。」

兩人對望一眼,欣喜若狂。

得到李含沙這隨口一說,簡直就是護身符。

看見兩人離去,玉小龍道:「這兩人都是軍中實權派,交遊廣闊,出生是武林門派,他們的門派從三十年代就輔助革命,現在深深紮根入軍中,倒是不可小視。」

「你才是真正的實權派。」李含沙望著飄散的爐火,「玉家比我們李家地位還要高,不過你選擇了正確的道路。」

「一般的大家庭,子女都是出國學習,廣交人脈,回來之後做生意,富可敵國,享受人生,但這的確沒有意義。」玉小龍深以為然:「我一點都不會自己的選擇而後悔,本來我以為是大家庭中的異類,卻沒有料到,你才是真正的異類。」

「異類算不上,我覺得是智者吧。」李含沙思緒似乎回到了幾千年前,那個享盡榮華富貴的太子,也拋妻棄子,出門修行,最終證道,成就無上正等正覺,威能至今不衰。

生死道路上,庸人碌碌無為,平淡一生,無論帝王將相,千秋功業,都是塵土,因為他們都逃脫不了。

智者則是竭力掙扎,求那不可能之事。

「我們今天算不算是相親?」玉小龍突然笑了起來:「貌似我父母,你父母都在牽線搭橋,我知道你今年已經25歲,我其實年齡比你小一歲,都到了該談婚論嫁的年齡,你覺得這次相親的感覺如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蛇演義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蛇演義2 龍蛇演義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龍蛇2 第62章 感覺如何

4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