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蛇2 第59章 龍脈系

龍蛇2 第59章 龍脈系

李含沙腳一挑,如大犁掀開土地,積雪就飛了起來,成三個雪團落入掌中。

他抖手打出,手法是暗器中一花開五葉的絕頂發勁,雪團被他在手中捏住,堅若金剛,打出之時劃破長空,連石頭都可以擊裂。

他這種人,抖出水滴,都可以穿石,更何況擲出堅冰?

在他擲出三個雪團之後,三聲槍響,在這雪原林海之中出現,子彈朝他激射過來,卻都撞擊向了雪團。

他先擲出雪團,然後槍響,但雪團卻準確的撞擊到了子彈,這就是第六感強大,預先判斷,槍還沒有出膛,就知道要射向哪裡,軌跡計算之精確,已到匪夷所思之境。

子彈擊破雪團,余勢已衰,不過依舊朝他射來,但他手掌又是舞動,三枚子彈已經落入手中。

「手抓子彈……」

三條人影從雪地遠處劃過來,站立在百米開外,為首的是個女子,身穿軍裝,英姿颯爽,行走如龍,蜿蜒騰挪,如龍隱雲霧,氣質很是神奇。

她身邊的兩個男子,也是虎背熊腰,目不斜視,踩踏在深深的雪地中,雖然陷落,但隨時都可以跳躍起來,一鶴衝天。

但比起李含沙的踏雪無痕,還是要差了一些。

「玉小龍?」李含沙手鬆開,三枚子彈落入雪地。

「是我,我已經接到消息,說你要前來軍事基地,也知道你肯定會翻山越嶺而來,就此守候。」軍裝女子就是五條龍之一的玉小龍,「果然名不虛傳,剛才三槍對你沒有殺意。」

「有殺意也無所謂,我若不能抵擋,死了活該,擅闖軍事禁區,也應該要被擊斃。我若能夠抵擋,你的子彈也無用,所以你無需解釋有殺意還是無殺意。」李含沙擺擺手:「今天我是偶爾臨時起意,想會一會五條龍之一,五條中斷戰龍被我殺了,衛子龍我也見過,其它的都素未謀面,卻久仰大名。」

「曾經你默默無聞,突然之間一飛衝天,我對你知道得不多,只知道你屬於北斗系的殺手。」玉小龍也站立在一棵樹旁,手扶大樹借力,人就站立在雪地上,也做到了踏雪無痕的效果。

「北斗系…..」李含沙聽見這三個字,勾起來回憶。

「我們暗武術界,大約是三大派系,北斗系的那位不壞,還有忍者系的那位,另外就是國內的龍脈系。北斗系是純粹暗殺,雇傭兵,黑拳,而忍系則是以生意,研究,科學,政要為主,龍脈系就是國內的軍人和隱者了。」玉小龍侃侃而談:「對於這一點,其實你和我一樣清楚。」

「你是屬於龍脈系的?」李含沙看看天色:「其實對於這些,我只是略知一二,因為我一心求武,不管俗事。」

「我,衛子龍,甚至還有那位狂人,聶狂龍,都是屬於龍脈系。」玉小龍收起槍:「走吧,我們回去軍事基地,邊走邊聊。」

「客隨主便。」李含沙無所謂,他跟隨玉小龍三人一步步走向崗哨,然後下山,到達山谷的軍事基地中。

軍事基地很大,營房密密麻麻,卻和安靜,顯然都就寢了,紀律森嚴,沒有嬉戲打鬧的情況出現。

行動一致,就軍威雄壯。

一間大的營房,處于軍營偏僻的角落,並不奢華,但很空曠堅實,古樸,石板地面,沒有暖氣,在這深山的夜晚中,寒冷足可以凍死人。

這是專門為高手準備的修行室。

四周窗戶開著,寒風呼嘯,冰冷如鐵,四周樹影搖曳,夜深人靜,在這深山老林之中,有讓人毛骨悚然的意境。

「這營房的風水,陰氣森森,如墳墓葬之地,在這裡修鍊,精神特別容易緊張,高度集中,久而久之,就會氣質沉靜,目光犀利,行動如鬼魅。」李含沙打量四周:「這抓功的一種,難怪,你的功夫有一種詭異。」

抓功,是練功的方式之一,就是選擇危險之地,比如懸崖峭壁,瀑布激流,比如夜深人靜之墳場,深山老林陰森恐怖之地,藉助環境的危險來激發心靈潛能。

這種練功方式見效快,但危險性極大,一個不好就會神經錯亂,或者墜落懸崖,又或被瀑布激流沖走,死不見屍,只有大勇氣的人才會去修鍊,曾經有段時間,這被武術界稱之為魔道。

「果然是武道中的大宗師,一眼就看見這裡的風水。」玉小龍微微讚歎,身穿軍裝的身軀一陣陣暖洋洋的氣息傳遞出來,而她身邊的兩個軍人高手也穿著單薄,但寒風根本影響不到他們。

都已經到了寒暑不侵的地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蛇演義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蛇演義2 龍蛇演義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龍蛇2 第59章 龍脈系

4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