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蘇醒

第50章 蘇醒

第50章蘇醒

「李含沙,你足足睡了三天三夜才醒來,我們都以為你已經坐化。」

房間內,王塵,魚北瑤,還有李沉沙都在心急如焚的等待著,希望李含沙從睡夢中清醒過來。

他們已經等了很久,要不是李含沙在睡覺中,氣息悠長,呼吸有聲,節奏穩定,他們都認為此人已死。

都不敢靠近他,以他身軀為中心,似有一股威嚴之氣場,讓人望而生畏,是敬畏,不是畏懼。

本來沉睡了三天的人,身上全部都是灰塵,但李含沙卻光潔如新,不惹塵埃。

終於,在第三天的關口上,他雙目睜開,身軀坐起,雙目炯炯,讓人不可對視,任何看見他目光的人,都不由自主滑開,自慚形愧。

「李含沙!你突破了金剛不壞之境界?此時此刻,已是陸地神仙?」王塵試探著問,她覺得眼前的李含沙和以前的李含沙大不相同,卻又說不出哪一點不同,只覺得人好像換了一個靈魂。

以前的李含沙雖然拒人於千里之外,但總有一股人氣,但現在,他再也非人,就如毛毛蟲破繭成蝶,雖然美麗,卻不屬於同類。

不知道怎麼的,魚北瑤突然想哭。

「再也回不去了啊…..」李含沙緩慢站立,檢查自己身軀,「不錯,我已突破金剛不壞,可惜色身還在紅塵,不得解脫,緣分纏縛,雖心有利刃,仍不能斬,解鈴還須繫鈴人。」

「含沙。」李沉沙是他大哥,已經知道了很多事情,他聽不懂李含沙在說什麼:「老爺子讓你一醒來就立刻回去。」

「稍後再回,我在等一個人,她應該很快會來,你們迴避一下吧。」李含沙打開門走了出去,外面淅淅瀝瀝,是深秋的雨,秋風席捲,落葉在雨中,一片蕭瑟和肅殺。

秋風秋雨愁煞人。

他出門,還是一身運動服,站立在秋雨之中,雨水根本不能夠沾染他的身軀,連腳下都乾淨清爽,在沒有踏入金剛不壞之身以前,他就練成了沾衣十八跌的最高境界,道家分水,現在更是神妙莫測。

他很快走過一片樹林,前面是一條河流,他踏水而過,神乎其技,絲毫不在意人的目光,在以前,他還顧忌一些手段被世人知道,引起驚恐,但現在卻就無所謂了。

高層會自動為他遮掩事實。

他金剛不壞的消息,在高層傳播,高層深深知道這種力量的恐怖,只要他不做出來天怒人怨的事情,高層不會對他怎麼樣,反而是要拉攏,或者敬而遠之。

渡過小河,他站在岸邊,就看見一輛車行使過來,濺起大量的水花,就要潑他一身。

但他身軀稍微一動,手臂一拂,好像道家之高手掃除塵埃,嘩啦之間,罡風大起,把水花都吹了回去。

砰砰砰砰…….水花在罡風作用之下,速度極快,打得那輛車連連搖晃,居然出現坑坑窪窪的痕迹,等於是大鎚在接二連三的敲擊。

車門開了,花傘撐開,走下來一個女子,身材無可挑剔,身穿披肩,神色幽怨,高貴淡雅,氣質出塵。

是秦潔。

她的未婚夫忍先生被道士用劍殺死,已經過去了半個月,消息雖然被封鎖,但已經傳了出去,本來她應該立刻出國彙報這件事情,但國家不准她出境,甚至有關人員都一一的暗中監視。

現在的她,還處於監視之中。

「含沙,你把我的車都弄壞了。」她聲音幽怨,語氣哀鳴,如黃鸝泣血,如泣如訴,讓人心聲愛憐。

「秦潔,忍先生死的事情,已經傳遞了出去,不日之中,他父親就要來到國內了吧。」李含沙不理會這件事情。

「你已突破金剛不壞。」秦潔語氣有些飄渺和憂傷,似乎看錯了某件事情,有些後悔:「這一關,古往今來,不知道多少人卡在上面,不得寸進,你這麼快就突破,我實在是難以想象,但忍先生的父親不會回國,他知道國家已經布置了天羅地網等著他,人在紅塵,難免要被世俗束縛,就算是仙人也有貶下凡間的時候。但他在等待,再度突破。」

「再度突破?」李含沙一笑:「我踏入這個境界,就明白了很多道理,人力有窮,從極限到無限,那才是真正的天人阻隔,無人可以打破,我看清楚了未來的一些道,不過這些東西和你說也說不清楚,今天你來找我,是為了什麼事情?」

「我沒有來找你,是你突然出現在這裡,攔住我的車好不好。」秦潔反駁。

「我可以看穿你的一些想法,可以遙遠的感應你存在,在我面前,你不覺得說這些話都沒有意義么?」李含沙不動聲色:「你處心積慮,接近金剛不壞之人,應該知道這種人有什麼能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蛇演義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蛇演義2 龍蛇演義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章 蘇醒

3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