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葬在明月里

第44章 葬在明月里

「月亮真圓啊。」

一輪明月,高高掛在枝頭,清寒逼人,夜露如珠。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李含沙看著這輪明月,臉上出現笑容,這笑容有歡喜,有寂寞,有解脫,似乎一個在外多年的遊子,終於回到了家鄉。

今天是中秋之夜,合家團圓,老天爺也挺爭氣,沒有一點烏雲,月光皎潔,銀霜灑落大地。

家家戶戶都在吃月餅,賞月。

燈火闌珊。

但是,李含沙卻享受不到家庭美好氣氛了,今天是他的大日子,和十步無常李逸飛的決戰。

他要去紅牆黃瓦的最高權力機構深處,大內之中,一決雌雄。

不為分出勝負,旨在超脫。

到了他們這麼境界,意氣之爭早就沒有,有的是求道之激勵。

李含沙並沒有坐車,而是漫步行走,看似很慢,實際上速度極快,大約一個多小時就來到了紅牆之外。

他並沒有翻牆,而是從正門而入。

正門有警衛,內部有荷槍實彈的高手巡邏,層層防護,密不透風,不過這些人並沒有阻攔他,任憑他進入了「大內」之中。

但是,在他的身後跟著上百人的特種精銳,遠遠的吊著,腳步嘩啦嘩啦。

但他充耳不聞。

在這裡,年輕首長曾經帶他散步,輕車熟路。

他轉過一座座廣場,走過一條條走廊,到處都是精銳,這種戒備,別說人,就算是蒼蠅都飛不進來。

金剛不壞之高手,也難以跨越雷池半步。

上次那金剛不壞高手進入這裡,削髮留紙條,是戒備不森嚴的時候,今天的陣勢比較大,任何人都不可能闖入其中。

不過,這種陣勢不可能每天都進行,千日防賊,難上加難。

國家之力,排山倒海。

李含沙走在庭院,海子湖泊之邊,舉頭望明月,隨意一看,許多角落中都是高手雲集,其中不乏有和王西歸一樣的厲害人物,甚至有衛子龍那種高手在其中。

他左右旋轉,拐入了一個僻靜的院落。

這院落在整個「大內」的西邊,符合庚金殺伐之氣,適合談論兵家之事,很多國家軍事都是在這裡進行最初的布局。

而在院落的外面,是一片湖泊,水波蕩漾。

這是金水激蕩的格局。

古老五行之中,金生水,相互激蕩,天下大局,盡在掌握。

金,乃是兵家殺戮之氣,水乃是柔韌仁德之力,以兵威懾天下,以水懷柔蒼生,國家安定,一片祥和。

家國天下,就在一座小小院子的風水格局中。

突然,李含沙看見了天,看見了地,看見了眾生。

見天,見地,見眾生。

不在一葉障目。

最後,他看見了一個人,這是個道士,手持長劍,通體金屬。一般的劍是木柄,或者牛角柄粘連在一起,但對於高手而言,稍微一捏就會碎裂,通體都是金屬,那是道家煉製飛劍的式樣。

院子中,除了道士,再無其它人,雖然李含沙知道今天的決戰,許多大人物都通過各種手段參觀,但他已經不在乎,此時此刻,任何人都沒有眼前的這個道士重要。

十步無常,終南劍仙,李逸飛。

「你來了?」道士轉過身來,長劍一拋,化為銀蛇,釘在院子中央的一顆古樹上,劍身映照月光,似乎要活過來,沖霄而去。

微風吹拂,道袍飄飄。

「來了。」李含沙穿著一件運動服,很平常,腳下是跑鞋,好像一個夜晚出來跑步的青年,沒有任何特殊之處:「事隔數年,你還是這樣。」

「當年我就知道你非同一般,你的身上有天道氣質,難能可貴,現在終於化為巨蛟,是龍是蛇,就看今晚了。」道士向前三步:「我殺了忍祭天的兒子,不管今晚誰勝誰負,在將來,必要殺了他,消除後患。」

「多謝你。」李含沙抬頭望月:「緣起緣滅,此時這輪明月,不知道多少人在觀看?」

「家國天下事,事事在我心,我和你不同,身在世外,心在紅塵。我的拳,是蒼生之拳,我的武,是人間之武。」道士也賞月,看見月亮之上那些環形山峰,似乎精神融入了夜空深處。

「國,家,天下,都是轉瞬即滅,萬年之後,可有痕迹?我的拳,是蒼天之拳,我的武,是天道之武。」李含沙語氣緩慢:「雖然身為人身,妄求天道,必有橫禍,但我輩前行,縱然路途多劫難,仍漫步前行,人間蒼天,本無分別,道不同,卻有緣。」

此兩人,一個身穿道袍,卻承認自己是世俗中人。一個人身穿平凡的運動服,卻是天生求道,心無他物。

「是我要謝你。」道士似乎遇到了人生知己:「酒逢知己千杯少,我們就以拳代酒吧,拳如醇酒,越陳越香,月落之後,不知道下一個滿月,我們兩人誰能夠看到?」

「其實已經足夠。」李含沙一點也不為生死考慮:「我輩求道之人,朝聞道,夕可死,求仁得仁,又有何遺憾呢?」

「說得好,求仁得仁。」道士臉上出現了喝醉酒一般的紅暈,氣血上涌,頭頂上煙雲繚繞,居然是蒸氣,隱隱約約,這蒸氣聚而不散,似乎三花。

三花聚頂。

「來吧,李含沙,月落之前,我們分出勝負,誰死,誰就埋葬在這明月之中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蛇演義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蛇演義2 龍蛇演義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章 葬在明月里

3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