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家國天下

第43章 家國天下

「忍先生昨天死了,被人用劍割破脖子。」

王西歸手上拿著照片,第二天中午匆匆忙忙和李含沙見面,臉色無比凝重,照片上面是忍先生死亡的現場。

天花板上鮮血淋漓,地面更是星星點點,如桃花瓣散落,而忍先生站立不倒,現場有打鬥的痕迹,還有劍痕和木屑。

「十步無常果然專橫獨斷,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李含沙稍微看了一下現場拍攝的照片,已經瞭然於胸,「我要和他決戰,但是忍先生提前找我,破壞了他的計劃,於是提劍殺上門去。可惜啊可惜,忍先生太過自信了,身邊居然沒有武器,否則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你就看一眼,居然知道是誰做的?」王西歸愕然。

「武學到了高等境界,講究的是心靈感應,有些事情心血來潮靈光一閃的猜測,就八九不離十。」李含沙道:「你的臉色很不對勁,是不是因為忍先生死了,他父親那邊不好收場?」

「就是這個事,上面大為惱火。」王西歸手掌都有些顫抖:「他父親是金剛不壞之奇人,而且還海外有龐大勢力,坐擁現金流水,固定資產是一個驚人的數字,更能夠影響很多富豪,如果一怒,沒有人抵擋得住。」

「那又如何,殺了就是殺了。」李含沙絲毫不在意:「十步無常是在為和我戰鬥積蓄大勢,殺了此人,他的大勢更強,攜萬夫不當之勇,已經真正無所畏懼,他在表明自己根本不怕金剛不壞之強者。」

「你們是不怕,但這會給上面造成巨大影響,現在你知道有多少部門的領導焦頭爛額么?」王西歸心急如焚:「都在積極調動高手,封鎖消息。你也和此事脫不了干係。」

「和我有什麼關係?」李含沙微笑:「難道,上面在想,忍先生的父親一旦報復起來,讓我去抵擋?」

「和你是間接的關係,最重要的是十步無常李逸飛。」王西歸道:「殺人償命,按照一般規矩,就是把他交出去。但他和一些首長交情很深,而且就算要抓住他,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不過我想這個時候,他已經去找首長了,也不知道要如何商談。」

「我和他的決戰,不可動搖。」李含沙站立起來:「反正沒有多少日子了,中秋大約還有個九天,不急不急。」

紅牆黃瓦。

一座院子裡面。

四周無人,一個道士,一個老者,相互痛飲。不是在飲茶,而是在飲酒。

「好久沒有這麼痛快過了。」道士身邊一口金屬長劍,銀白色,插入地面,微風吹來,劍身顫抖,錚錚有聲,他一碗酒吐下去,道袍御雲乘風,隨時都要乘風而去。

「你昨天做的事情,麻煩不小。」老者眼睛微眯。

「無妨,我在蓄勢。」道士一按桌子,劍從地面拔出來,沒有一絲血跡,他撫摸劍身,「忍祭天此人野心極大,機緣巧合,金剛不壞,就開始攪亂風雲,他娶了東洋財團女子為妻,憑藉自己的本領,以武圖財,對國家也造成了威脅吧,我殺掉他兒子,就是為了引他回國,到時候布置下來天羅地網,把他擊殺!他要殺人簡單,但是要殺我,卻也不是舉手投足就可以辦得到的。」

「你真有信心突破金剛不壞?」老者問道。

「以前五五之間,殺掉忍祭天兒子之後,我有了九成把握,那個時候,就算忍祭天不來找我,我也會出國找他,在當年我們戰友出國執行任務,他悍然出手,殺掉了我們五人,這個事情一直埋藏在我的心裡。」道士長長噴出一口酒氣:「那件事情之後,我就上山修道,知道在世俗中,再也不可能超過他,只有捨棄一切,才可以放下自我。」

「我知道這件事情。」老者道:「那李含沙呢?我看你現在的狀態,大勢已成,豪情萬丈,家國天下,都融入拳法武道之中,勢不可擋,你雖然出家,但心繫國家,心繫蒼生,可謂是到了大乘佛法的境界,救世渡人。」

「我的拳,我的武,早就和蒼生,國家聯繫在一起,出世是為了更好的入世。」道士把劍放在膝蓋上,「李含沙不同,他天生就是出世的料子,隨時隨地都可以放下一切,從某種程度上,他更接近天道,不是人道,正如陳家溝的一些人對楊露禪說,你就是張三丰。其實有些時候,你不得不承認,有些人就是因為天道而生的。」

「你對這個年輕人評價如此之高?」老者震驚了一下:「難道以現在的你,都沒有把握戰勝他?」

「有把握,我就不和他決鬥了,那沒有意義。其實我不出手,他也會殺死忍先生。」道士突然神色變得漠然:「不過你放心,緣分糾纏,哪怕我死了,他也會幫我完成一些事情的,因為這次決戰,我的緣就是他的緣,哪怕他是天,也逃脫不了緣起緣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蛇演義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蛇演義2 龍蛇演義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章 家國天下

3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