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該殺

第41章 該殺

「她的未婚夫,那此人的父親,就是傳聞之中,金剛不壞之高手。」李含沙知道秦潔的公公,是一尊突破生死玄關,幾乎成古時傳說陸地真仙一流的人物,也正是因為如此,這位大小姐才心甘情願的和他兒子結婚。

秦潔含笑不說話,靜靜看著兩個男人之間的對話。

不過李含沙也就是點頭:「忍先生,今天你是來談生意的,我和生意無關,請你繼續。」

「今天主要是來看看你,生意還是次要。」忍先生背負雙手,身軀挺立,寧靜如深淵,但內部蘊含著可怕而偉岸的力量。

此時,他的氣質又是一變,是深潭古井,在裡面封鎖著可怕的孽龍,隨時都要騰空而出,行雲布雨。

「難道你想和我交手?」李含沙不用看,光憑感覺就知道這忍先生戰意澎湃,但他絲毫不為所動。

「那是當然。」忍先生眼神看穿他,刺入他的心中:「我見獵心喜,你是一個值得交手的人。」

「也好,中秋之後吧。」李含沙來者不拒,絲毫不因為對方父親的身份而有忌憚。

「我知道你中秋之夜,要和十步無常李逸飛決戰。」忍先生收回目光:「不過我覺得你和我戰鬥比和他戰鬥價值要大很多,他不如我。」

「這麼自信?」李含沙倒是目光凌厲起來:「難道你見過他?」

「曾經見過,未曾交手,但我認為他不如我,他就真的不如我。」忍先生語氣有一種淡淡的不可違逆。

李含沙對他的語氣也不評價,垂下眼瞼:「那好吧,你定個日子,今天還是明天?或者後天?還是現在?」

「痛快!三天之後吧,那是黃道吉日,夜晚,亥子相交,天狼星大盛,符合殺伐之意。」忍先生似乎精通天文,這種天文,不是天文學,而是人和星空,天和地一種冥冥之中的精神聯繫和感應。

「好吧,隨便你,時間地點都由你定。」李含沙對這個無所謂,似乎就是別人邀請他吃飯一般簡單。

看見他這淡淡然的情況,忍先生知道此人心中無所畏懼。

秦潔本來有很多東西想和李含沙交談,但看見他的態度,居然什麼都說不出口。

當下無話。

入夜,在郊外,又一處莊園中,不是魚北瑤的莊園,而是秦潔的財產。

這個莊園頗為古老,青苔斑駁,只有幾個看守的人每天稍微打掃一下,似乎常年沒有人來居住,離市區更加偏僻,更沒有像魚北瑤家莊園那樣周圍全部都是保安和監控系統。

不過,以秦潔和他未婚夫的修為,什麼保安都是多餘。

「你為什麼今天向李含沙挑戰?因為嫉妒?我和他的關係?」昏暗的燈光下,寬敞而古典的大廳中,忍先生換了一身寬鬆的衣服,盤膝而坐,秦潔在盤問他。

「我見到他的第一眼,就知道你們之間沒有什麼。」忍先生閉目回答:「他追求的東西和我一樣,在大成之前,精氣不能夠外泄,心一動,先天元精就漏了,我父親也是金剛不壞大成之後,才結婚生下的我,所以你我之間,必須要等我更進一步,也破生死玄關,才可以完婚,現在你走吧,三天之內不要出現,我要把心和肉體都調整到一個最佳狀態,李含沙這個對手難得,在不壞的道路上,每遇到一個這樣的對手,都是天大的機緣,不能夠錯過的啊。」

「那好,我走了。」秦潔面無表情,默默離去。

而忍先生則是繼續閉上眼睛,最後連燈都熄滅了,黑暗的靜室中,就剩下他一個人。

「李含沙的武學,精神,有希望成就不壞,在他大成之前,我也要扼殺他啊………..」

淡淡的聲音,傳遞出來,了無聲息。

砰!

突然之間,整個靜室的門開了,準確的來說,是飄飛出去,如風中的一片樹葉。是一股大力生生拍飛的。

一道劍光,奔走如雷霆,刺殺到了忍先生盤膝端坐的地方。

忍先生猛的睜開眼睛,身軀后移,背部已經靠上了牆壁,他雙目精芒大盛,藉助星光,就可以看到來人。

是一個道士,手持長劍。

「十步無常,李逸飛!」忍先生認出來人。

「不錯,是我。我已知道你和李含沙的決戰,所以今天來殺你,免得你破壞我和他之間的決鬥!」這道士手中的劍鋒利無比,如靈蛇一般顫抖,又如握著一道閃電,隨意顫抖,就有龍吟之聲。

夜夜龍泉壁上鳴。

道士有劍,忍先生手無寸鐵,房間中也沒有刀劍之類的武器。

「你帶劍前來,三尺青鋒,不怕勝之不武么?」忍先生雙拳緊握。

「我不是來和你決戰的,是來殺你的。殺人還顧忌什麼?」道士長劍直指:「決鬥講究光明正大,殺人則是百無禁忌。你!身為國人,卻在海外排除異己,殺國人之武術家,該殺!」

「你!藏身海外,為一己私慾,欺瞞富商,以武圖財,該殺!」

「你!看見有望衝破生死玄關之人,立刻下毒手,無容人之量,該殺!」

三個該殺,從道士口中吐出,氣勢陡然之間到了頂點,劍氣龍蛇,迸發而出。

一劍在手,鬼神不留。

................................

{因為公眾賬號粉絲破十萬,所以今天星河大帝十更,大家速速去縱橫中文網投票,打賞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蛇演義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蛇演義2 龍蛇演義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章 該殺

3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