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暗殺

第25章 暗殺

一氣在丹田,噴吐落人頭。

凝氣成劍,是鍊氣之士修鍊到氣如九曲珠,行走五臟,奔騰雷鳴才有的現象,如此就表明,武道氣功已經登峰造極,在世俗之中顯出奇迹。

「你將來之成就,不可限量。」張元辰已經不再驚訝,甚至有些理所當然,七天七夜聊天,他已經徹底了解這個年輕人。

意如天刀,能斷流水。

高手求道,意如金剛,能斷一切,卻無法斬斷流水,抽刀斷水水更流。

只有求道之心,如天刀莫測,才可斷流水。

「此人雖然殺伐果斷,卻知善緣,恪守本心,卻專橫獨斷,有大智慧,卻願和人分享,孤立於世間,卻並不脫離紅塵。不知道會走到哪一步?」看著李含沙離開的背影,張元辰心中在想:「難道,人間界會再出一個達摩,一個張三丰?」

「你們真能聊,七天七夜不睡覺。」

車上,王塵和魚北瑤觀察李含沙的臉色,氣息如常,皮膚如玉,不由都嘖嘖讚歎。

「我的確要休息一會兒。」說完話,李含沙就垂下眼瞼,氣息悠遠緩慢,心跳差不多是一分鐘就那麼八九下。

但是,他每一次心跳,都可以把血液輸送到全身每一個角落,甚至發梢之上。

發為血梢,如果鍊氣之人,可以把血氣衝到發梢,那也就永不白頭。不過,這和大丹上腦之後,衝破生死玄關不同。

衝破生死玄關,雖然也是氣血上腦,但那等於是突然開閘放水,一瀉千里,現在氣血到發梢,不過是稍微有一些漏洞,涓涓細流的滲透和滋潤,兩者不可同日而語。

「真是瀟洒。」魚北瑤非常羨慕這种放盪不羈,想幹什麼就幹什麼的生活。

「這可不是瀟洒,他們其實如履薄冰,徘徊在生死邊緣,追求強大的路上必定是艱難困苦。」王塵也是武學高手,深得其中滋味:「高處不勝寒。」

「我也要練武,你覺得怎麼樣?可以教我不?」魚北瑤突然異想天開:「我想進入你們的世界。」

「你要練武?」王塵好像看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練武要從小時候開始,堅持不懈,十年如一日,你知道要經過多少折磨,多少汗水,多少煎熬和孤獨么?我從六歲開始學習,每天都是地獄一般的日子,你現在年紀這麼大了,還是做做健身,做做瑜伽,保持身材吧,練武不適合你,武者有殺心,雖千萬人吾往矣,你是培養不出來的,放棄這個想法吧。」

「任何人都可以練武。」

睡著的李含沙說話了:「練武不需要成就如何,只要有一顆心,燈火相傳,心心相印,你如果想學,我可以教你。」

「真的?」魚北瑤以為李含沙會拒人於千里之外,卻沒有想到居然一口同意。

「我從不說假話。」李含沙語氣真誠:「武道傳承,沒有門檻,人皆可學,世上的那些武學大師收徒都看資質,各種講究,敝帚自珍,不會有大成就,真正的武學,是沒有秘傳的,也沒有絕招。」

「你收我為徒?」魚北瑤聽出李含沙的意思。

「你想太多了。」李含沙不睜開眼睛:「我不會收徒,只是在燃燈,就算是一個乞丐,有心學武,我也會教他。」

「看不出來,你雖然冷酷,但對於武道的傳承,卻十分重視。」王塵似乎對他又多了一重了解。

「武…….」

李含沙剛說了一個字,突然睜開眼睛,全身如臨大敵,一掌,車門開,兩手一抓,王塵和魚北瑤被提了起來,然後如大狸貓竄出去。

砰!

在他剛剛竄出去的剎那,刺耳的破空聲劃出氣浪,只一閃,一顆子彈就擊中了車的油箱,這子彈是阻擊槍,不知從何而來。

中擊油箱,整個車立刻燃燒起來熊熊大火。

李含沙又是一竄,已經到了十米之外的牆壁邊,他提著兩個人,卻如紙鳶,輕若無物,不是血肉之軀。

在他竄開的剎那,又一顆子彈已打到地上,爆出一連串的火花,彈頭如螺旋,鑽入水泥地深處,四周都龜裂了。

這如果打在身上,李含沙也會出現大血洞,就算是金剛不壞也是血肉之軀,不是真正的金剛,何況他還沒有大成?

嗖!

在他剛剛站穩,遠處一顆子彈再次破空,在他的精神感應中,化為一道軌跡,目標是他的眉心!

槍槍連環,連他都無喘息之機,是槍神一級的人物。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蛇演義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蛇演義2 龍蛇演義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章 暗殺

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