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七日長談

第24章 七日長談

凡是都分為陰陽兩面。

武術界也是如此,有人開宗立派,揚名立萬,創下不朽之功業,比如太極宗師楊露禪,八卦掌董海川,形意拳李洛能。

但也有人隱藏在暗處,做刺客,做殺手,做軍中勇士,做隱世高人,不留名在世間。比如古時刺客,紅線娘,聶隱娘,精精兒,空空兒,這一類的人。

李含沙屬於後者。

前者生榮死哀,後者默默無聞,但論武學境界,後者未必比前者弱,甚至在殺傷力方面,還要更甚一籌。

「全球頂尖殺手界,五條龍,斷戰龍,聶狂龍,玉小龍,金真龍,衛子龍。」李含沙心中回憶起來一個身穿紫衣青年,在非洲叢林中來回穿梭,收割一條條的生命,殺掉的那些人是非洲特種部位的戰士,全副武裝,但在這個紫色身影面前,連看清楚對方的機會都沒有。

頂尖殺手五條龍,不是同一個組織的人,而是隸屬於不同的機構。

斷戰龍已經死了,準確的來說,現在還剩下四條龍。

不過,在衛子龍赫赫威名的時候,李含沙還武功還沒有練成,那個時候面對五條龍只能夠仰望。

而現在,他就無所畏懼。

殺掉斷戰龍,他已經超越了一個境界。

那天和斷戰龍一戰,感悟頗多,雖然沒有能夠立成金剛不壞,但使得他的氣,神,意,心,精,都上了一個台階。

現在每天參悟鍊氣,都有一種全新的感覺。

「你似乎見過我徒弟?」張元辰見李含沙沉思,陷入了回憶,不由發問。

「有數面之緣。」李含沙回過神來:「你是龍虎丹道的傳人,我們不結孽緣,但可以結個善緣,倒是有些丹道方面的問題和你探討一二。」

李含沙稱呼人並沒有任何的敬語,不是你,就是直呼姓名,但從他的口中說出來,卻給人一種平等加理所當然的味道。

而且,他不是覺得自己天下無敵,相反非常善於學習。

眼前張元辰是龍虎山丹道傳人,對於丹道修鍊精妙,張家屬於天師一脈,千年道統不可忽視。

張元辰知道李含沙是絕世高手,將來只要不夭折,成就不可限量,也樂於和他結個善緣。

兩人就這樣聊天起來。

這聊天,就一發不可收拾。

從白天到晚上,再到白天,兩人交換意見和修行的經驗,精神奕奕,根本沒有半點疲勞。

兩人從道家聊到佛家,從佛家聊到各個宗門,再衍生到古往今來的武學門派,經脈,元氣,元神修行,風水,天地,星象,氣運,國運…………..

李含沙本身的知識也很淵博,一老一少相互交流之間,各有所得。

這一聊著,他就發現龍虎山張天師一脈千年道統的積蓄實在是可怕,各種見解精妙,尤其是風水方面,隨意的小擺設,都可以影響磁場,對人的心理和身體造成好處,或者害處。

風水可以給人造福,也可以害人。

武學修行到了一定境界,心靈敏感,對於天地磁場的感應就非常強烈,更能夠預測吉凶,冥冥之中,任何事情都化險為夷。

兩人這一聊天,足足聊了七天七夜,在這期間,兩人只喝水,不吃飯,偶爾上個廁所。

本來魚北瑤和王塵還在旁邊停著,方恆也在虛心學習,但幾個小時過後,魚北瑤忍不住了,找地方休息去了。

在這個高檔的健身中心,有專門的休息地方,訓練,按摩,葯膳,養精蓄銳,簡直是調養身心的絕佳之處。

方恆堅持了兩天兩夜,也實在是疲憊不堪,只有告退,也去休息,王塵還堅持到了第三天,也終於受不了。

七天過後,清晨第一縷陽光照射下來,在房屋之中,張元辰李含沙兩人同時住口,心滿意足。

「七天七夜,奠定道基。」李含沙沉默良久,直到光線滿屋,整室光明,他才站立起身:「我們都沒有到真正服氣辟穀的境界,七天七夜剛剛好,服清水,調身心,驅濁氣。再下去就傷身了。」

「服氣辟穀只是一個傳說,這世上還沒有人可以斷五穀。」張元辰活動下筋骨,氣息寧靜悠遠,並沒有絲毫疲勞,反而好像經過了七天休養,精神抖擻。

體能到了他們這個境界,偶爾辟穀服清水,反而有好處,殺三蟲,清血管,排雜質。

「今日善緣,來日必有善報。」李含沙也在隨意活動,額頭映著陽光,似乎凝結了一枚金剛珠。

全身血氣涌動,怒髮衝冠,不過他按捺下去,歸於丹田,靜靜調養。

這一陣暢聊比他和斷戰龍一戰益處還要大,打量四周,看世界的角度發生了質的變化,各種風水擺設鮮活了起來。

人和天地的聯繫更加緊密。

這是精神上的一種感受,非到他這種境界,休想有此領悟。

武學更進一步。

「天人交感,大道莫測,你有你的路,我有我的法,從你的見解之中,我也脫胎換骨。」張元辰一拱手:「中秋之夜,你和逸飛一戰,我不希望兩敗俱傷,而是兩兩超脫,都成不壞之身。」

「不壞之身,談何容易…………」李含沙眯著眼睛,抬頭看紅日,一縷陽光攝入瞳孔,給人一種在吸收日月精華的味道:「古往今來,也屈指可數,鳳毛麟角,當今天下,我也就見過一人而已。」

「我倒是見過兩三人,都驚鴻一瞥,神仙中人。」張元辰看著李含沙望日的模樣,內心波瀾,知道這是極高境界,導光入體,調和元神,和肉體無關,只煉精神,他都沒有到這一地步,想不到七日長談,對方就掌握了龍虎丹道深層奧秘:「你居然這麼快就掌握借日月煉神之技,我從未見過這樣的絕世人物,但有些時候,人力有窮,修為還要看命和運。」

「若得我命皆由我,始能火里種金蓮。」李含沙深吸一口氣,噴射而出,白虹一閃即逝,長達三尺,如道家之飛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蛇演義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蛇演義2 龍蛇演義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章 七日長談

1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