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燃燈

第19章 燃燈

紅牆黃瓦,筆挺軍人,深深大院,海子湖泊,古老園林,幾位老人,構成了至高無上的權力。

李經龍,王源這兩位將軍在幾位老人面前站著。

而王西歸,還有幾個身材挺拔,如槍如劍的年輕人,隨時警惕的看著四周,遠遠巡邏,注意一切可能發生的動靜。

這些都是一等一的格鬥天才,就算是遇到十多個特種兵,都可以赤手空拳放倒,有他們的保護,來自一些國外勢力的斬首行動就無法對首長進行襲擊。

「經龍啊,我這裡接到一份報告,是關於你兒子李含沙和境外勢力的勾結,你解釋一下吧。」一位老人抬抬手,身後的警衛員走過來,把一疊資料給了李經龍觀看。

李經龍雙手捧著,逐一的看完,這才合上,恭恭敬敬讓警衛遞了回去。

「老首長,我…..」李經龍思考了一下,組織語言,剛剛要開口,遠處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又是一個警衛,手上遞過來一封信,讓老人親自拆開。

老人拆開之後,就看見上面的字跡筆筆如劍,凌厲鋒芒,瀟洒出塵,飄逸如仙,是任何書法大家都比不上的。

「逸飛老弟的信。」他看完之後合上,似乎在感慨曾經的歲月,「好了,這件事情到此為止。」

「首長。」在旁邊,一個中年人急忙發言:「這件事情關係到我們破獲那個神秘組織的關鍵點,如果能夠破獲,在國際上可以占很大主動。」

「那個組織如果真的容易抓到,那也不會橫行這麼多年了。」老人拍拍資料:「你如果想要詢問一些東西,就對李含沙客氣一些吧,還有,在中秋之前,不要打擾他。他不是你們能夠對付得了的。」

「可是!」中年人還是不甘心。

「沒有可是,這是命令。」老人的語氣加重了一些。

「是!」中年人立刻身軀筆直,行軍禮,轉身退了出去。

「經龍,你兒子很厲害。」老人嘆息一口氣:「逸飛老弟來信了,說在中秋之夜,在我這裡借個地方,和你兒子一戰,能夠被逸飛老弟看得上的年輕人,都是天之驕子,更何況能夠與他一戰的人?」

「我也不知道他的人生經歷。」李經龍知道,這個時候最好不要多說。

「我想見見你兒子,你能安排一下不?」老人再次打開那封信:「逸飛老弟的本領我知道,已經是神仙中人,不受任何束縛,不知道你兒子是什麼樣的人?」

「他根本不聽我的話,我也說他不動。」李經龍連忙勸解:「而且他十分之危險,老首長最好不要和他見。」

「也是,能夠和逸飛老弟平起平坐的人,又怎麼能被世俗所羈絆?那就不見了。反正中秋之夜,我能夠大飽眼福。」老人擺擺手:「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我看了一下資料,你的兒子其實也沒有什麼出格的事情。」

「那我就放心了,哎…中秋之夜,我兒子會不會…………」李經龍突然問。

「這個我也不知道。」老人感慨:「逸飛老弟和你兒子已經約定好了,他們的世界不是我們能夠理解的,這是他們的選擇,到時候就聽天由命吧。逸飛老弟的性格你們不知道,我是知道的。」

「那好吧。」李經龍和王源也退了出去。

離開這裡,李經龍突然停住:「老哥,你知道首長口中的逸飛是什麼來歷?」

「我多少知道一點,此人在很早之間,是軍隊中的戰士,對外戰爭,殺人無數。後來突然一朝頓悟,看破紅塵,上山修道,和老首長交情很深,屬於忘年之交吧,他曾經幾次救過老首長。」王源坐上軍車:「不知道為什麼會和你兒子有瓜葛?」

「中秋之後,不知道我兒子是死是活。」李經龍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說些什麼,事情已經脫離了他的掌控。

魚北瑤家的莊園。

李含沙的面前有一盞熄滅的油燈,他雙目直視燈芯,集中精神,似乎要用目光把燈點亮。

這是古老的佛門修行,「燃燈法」。

傳說以精神點燃一盞燈,那就代表著你的修行到了極至。

當然,這是不現實的,只在佛經中記載,釋迦摩尼從燃燈佛那裡得到的修行秘法。人的精神是不可能憑空點燃一盞燈,修行取的是這股意境,武學之道,燈火相傳,永不熄滅。

武者要點亮自己心中的那盞燈。

有一口氣,就有一盞燈。

古老的武道,從不斷絕,無論世事如何變化,總有一批人,恪守本心,不動不搖。

李含沙知道,自己並不孤單,在求道的路上,前赴後繼,心心相印,燈燈相照,那十步無常就是其中一個。

「李含沙,陪我去約會。」魚北瑤闖了進來:「我要去見男朋友。」

「好。」李含沙長身而起,根本不多問。

「你就不覺得尷尬,我帶你一個相親的對象去見男朋友。」魚北瑤十分奇怪:「難道你真的是鐵石心腸?」

「我暫時是你的保鏢。」李含沙把油燈用布罩上。

「你知道我這次去見男朋友要說什麼?」魚北瑤提著包:「我是去和他說分手的,怕他糾纏,所以帶上你。」

「無所謂。」李含沙說了三個字,絕不多話。

「那我說我有了相親要結婚的對象,就是你,所以和男朋友分手,你還無所謂么?」魚北瑤試探著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蛇演義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蛇演義2 龍蛇演義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章 燃燈

1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