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約戰中秋

第18章 約戰中秋

{兩個練雙截棍的書友MM。弘揚國術,強身健體。看龍蛇演義。大家多多推廣微信公眾賬號【mengrushenji1984】}

.........................................

這一頓飯吃得很是無趣。

飯桌上,魚書城不停的勸酒,但李含沙滴酒不沾,而且面對一桌子菜肴他就動了幾筷子。而葉飛不上桌,還是站在後面五步邊緣,一動不動,是在站樁。

此樁名叫「神龜浮水」。

他行止坐卧都是在練功。

和他相反的是李含沙,已經脫離了這個階段,不練功,一舉一動,蘊含天趣和自然。

「李公子…..」魚書城終於忍不住。

「不要叫我李公子,叫我李含沙。三個字。」李含沙語速很緩和:「我叫人都是直呼全名,沒有什麼稱謂在面前,表示眾生平等。」

「好一個眾生平等。」魚書城讚歎一聲,也不知道是發自內心還是恭維:「像你這樣的絕頂高手,國內外到底有幾個?我曾經見過終南劍仙十步無常,來無影去無蹤,簡直超人,難道還有比你們更高境界的人么?能否長生?教我一點養生技巧如何?」

「世界之大,卧虎藏龍,當然有比我更高境界的人,至於養生技巧不用我教,你身邊的葉飛就懂得不少,我的東西一般人練不來,就算是高手也很難模仿。」李含沙直接拒絕,當然他說的也是實話。

他搬運氣血,通行經脈,鼓盪臟腑,接引骨髓,氣充膈膜,開竅通明,每一樣都必須要有千錘百鍊的意志和強大的精神,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刀斧加其身而談笑風生。

這一點就不是商人和政客所能夠做到的。

要有大義大勇,捨棄一切之信念,才可精細入微,操縱肉體每一個細小的地方。

一頓飯吃完,魚書城開出一張支票,「這是你給小女作為保鏢的預付金,從現在開始,你就是小女的保鏢了。」

李含沙看了看支票上的數字:「多了。我有一拿一,有二拿二,不會多拿,也不會少拿,按照約定的價格給吧。」

「我喜歡你這樣的人。」魚書城收回支票重新開了一張,「你是個有原則的人,可惜了,你如果走正路,憑你的家世,絕對青雲直上。」

唰!

李含沙突然雙眼爆出刺目之精芒,魚書城一驚,感受到對方狂風巨浪一般的殺氣,他身軀亂顫,把碗拂到地上,打得稀爛。

身後的葉飛也大吃一驚,搶奪數目,來到他的面前,以為李含沙要出手殺人。

這股殺氣簡直濃烈得要把空氣凝結成水分,把肺部的氧氣一點一滴的擠出來。

「什麼是正路?我走的就是正路。帝王將相又怎比得上我輩?」李含沙殺氣一收,氣息平和:「如果你在十步無常李逸飛面前說這樣的話,已經橫屍當場,武道修行是我等之信仰,絕不可辱。」

魚書城不愧胸有城府,連忙舉起酒杯:「是我失言了,我自罰一杯。」

夜晚。

卧室中。

魚書城和魚北瑤父親說私房話,這個時候葉飛李含沙都不在。葉飛在另外一個卧室中,而李含沙則是在鄰近的一棟樓上。

「爸,你看走眼了吧,李含沙可不是紈絝,不過你真的想我嫁給他么?」魚北瑤神色複雜,她崇拜強者,交方恆為男朋友也是這樣,但李含沙的出現,使得她覺得這個世界上還有更優秀的男子。

方恆是高手,而李含沙是仙。

「不,我現在改變主意了,你嫁給他不會幸福的。」魚書城搖搖頭:「相對來說,方恆還好一點。」

「為什麼!」魚北瑤不理解,「原來你認為他是紈絝,覺得我不幸福,現在他這麼優秀,你還是認為我不會幸福,到底為什麼?」

「如果他是紈絝的話,年紀大了,還能夠慢慢改變,李家家教很嚴,不會做出來什麼出格事情。」魚書城嘆息一聲:「可他不是人,別說李家,就算國法也不能夠威脅到他,而且他根本沒有半點兒女私情,根本不會娶妻生子,還有一點,他這種人,遲早會闖出潑天大禍。」

「還好吧,我看他很正常,下手也有分寸。」魚北瑤辯解。

「那是他還沒有到他所說的那個境界,十步無常也在追求那個境界,一旦到了,那更加非人。帝王一怒,流血漂櫓,神仙一怒,地覆天翻。」魚書城看著女兒:「記住,不要對他產生感情,否則你不會有幸福的。」

「是嗎……..」魚北瑤也在沉思。

寬敞的靜室中,李含沙坐在正中央的太師椅上,雙手而扶,正襟危坐,一動不動,養氣煉精,脊椎中正,氣息灌頂,上接夜空,進入一種天人感應的狀態。

他並沒有凝聚氣血,衝擊生死玄關,因為他知道,這一點還需要機緣,人在天地之間,一舉一動,都是緣。

因緣和合,組成色相。

修鍊到了他這種境界,肉體已經上潛能都到了極限,接下來就是精神方面的修行,這是無止境的東西。

整個莊園有十多畝,只要他放開精神,哪怕是老鼠都在他的感應之中,更別說是人進來。

「進來吧。」

他陡然睜開眼睛。

嘎吱,門開了,葉飛身軀一閃,站立在江離面前:「我已經和我師父通了電話,他會在中秋之夜來到這裡,對你很有興趣。」

「很好。」李含沙仍舊不動:「這麼看來,你師父也最終沒有突破生死玄關,想尋找旗鼓相當的高手一戰,以戰激發氣血,生命濃烈。」

「從來只有戰,才可以突破境界。不知死,哪來生?」葉飛語氣有一絲激動:「想不到師父對你也那麼重視,看來你真的是和他一個級數的人仙。」

「你師父已經四十多歲了,如不突破,此生無望,他自然要找一個和他旗鼓相當的人來戰,我是最適合的,因為我敗過。」李含沙沉默良久才開口:「既然他找上我,也是我的緣分,那就中秋之夜吧,誰能金剛不壞,誰又永墮無間,就看各自的命。」

葉飛行禮,躬身退了出去。

三言兩語,兩大絕世高手就要在這京華一決雌雄,不為名,只為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蛇演義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蛇演義2 龍蛇演義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章 約戰中秋

1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