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十步無常

第17章 十步無常

五步,是一個刺殺人的標準距離。

所謂是血濺五步,帝王難擋。

縱然是你權傾天下,被一匹夫接近五步,也生死平等,五步之內,天子和匹夫無差別。

眼前這個少年,跟隨五步,可以絕對保證魚書城的安全。

「呃,李公子,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我一位老朋友的徒弟,叫葉飛,從終南山上下來的,從小就修行,沒有正規讀過書,不過已經救了我好幾次。你可別小看他年紀小,卻是一位絕頂高手。」魚書城並沒有讓葉飛給李含沙打招呼,因為葉飛從來不理人,始終低眉。

就如廟堂中的菩薩,不想用眼光面對眾生,承受因果,所以低眉。

「葉飛?」李含沙一聽,似乎有印象:「你是終南劍仙,十步無常李逸飛的徒弟?」

唰!

這個少年陡然仰頭,睜開雙眼,整個人氣息昂藏,從菩薩低眉變成了怒目金剛,身體似乎也高了一截,開始看起來是不善言辭的柔弱少年,現在這是鋒芒不露的絕世武者。

「你認識我師父?」

他語氣冷冰冰,如劍掠過喉嚨,給人窒息,如果他來審問犯人,只要一句話,犯人神經就會崩潰,然後把自己知道的都說出來。

「十步無常,誰不認識。」李含沙嘿嘿一笑,笑聲中讓人捉摸不定,不知道是敵是友,「凡是讓他接近了十步之內,他就變成索命的無常。我的身上,還有他留下來的傷口,那次讓我足足昏迷了半個月,九死一生。」

「你是我師父的敵人?」少年殺氣隱隱約約籠罩向李含沙。

「敵人算不上,各為其主。」李含沙擺擺手:「當年的事情,已經過去。十步無常一代宗師,現在修為也不知道打通了生死玄關沒有,不過我遲早要和他一戰,倒是不是為了報仇,而是為了武道。」

「你要找我師父一戰,先過我這一關吧。」少年葉飛氣勢更勝。

「你還不是我的對手。」李含沙直言不諱:「不過你年紀還輕,前途無量。」

「廢話太多。」少年葉飛腳步一滑,魚龍遊走,八卦閃身,二指如劍,刺到檀中穴。

檀中穴,兩乳之間,道家稱之為中丹田,一身中樞之所在,練武之人被擊破檀中穴之後,不能提氣,武功全廢,稍微運動激烈就胸悶氣短。

這一出手,以指代劍,快如閃電,認穴之准,手法之穩,至少十年苦功。

這種凌厲,可以洞穿牛腹。

李含沙還是坐著,手掌一叼,如蒼鷹撲兔,捏到了少年葉飛的手腕。

葉飛手腕如蛇,左右擺柳,突又一竄,劍指化為二龍搶珠,插眼挖目。招招兇狠,致命傷殘,心狠手辣。

砰!

就在葉飛手到李含沙雙眼幾乎只有半寸距離的時候,整個人飛了出去,似乎被一股大力所撞,跌到草地之外。

誰都沒有看清楚他是怎被李含沙打飛的。

不過葉飛並沒有受傷,他一個翻滾,身軀如貓,彈射起來,穩穩站立,看著肚子丹田上一個腳印,苦苦思索,想不明白自己是怎麼中招的。

「你這一腳從何而來?為什麼我沒有半點感應和徵兆。」他冥思苦想,百思不得其解。

「無意之中是真意。」李含沙給自己倒了一杯茶:「這一腳不是我的功夫,而是你師父,十步無常的腿功,是他用古老的禹步結合現代武學,自創的一招殺手鐧,追魂索命,我當年也是中過招,現在拿他這一招還給他的徒弟。」

「你沒有震破我的丹田?」葉飛運轉氣息如常。

「那是因為你我差距太大,我可以留手,如果你的武學更進一步,那我這一腳你就已經死了。」李含沙說話一點都不客氣,「不過以你的武學保護魚書城是足夠。」

葉飛不說話了。

他依舊低眉,跟隨在魚書城五步之後。

這一番的變化,魚書城看在眼裡,有一股濃濃的詫異之色,葉飛的厲害他是知道的,至於葉飛的師父,已經是神仙中人,就算他都請不動,別說是他,就算是中央首長也都請不動,前幾年他知道葉飛師父去過幾位最高首長面前表演過功夫,隨後就如雲中之鶴,再度遁世。

難道,眼前的這個李含沙不是紈絝子弟,而是和葉飛師父一樣的神仙中人?

他讓女兒魚北瑤和李含沙相親,其實內心也不願意,因為聽傳聞李家的這個公子是標準紈絝。

「這還是紈絝?」他內心陡然激動起來,無論如何,都要促成這門親事。

「好了好了,這是切磋功夫,不要動氣。」他上來打圓場:「葉飛,你去休息吧,換件衣服。」

「師父說了,要寸步不離跟著你。」葉飛發出低沉的聲音,不可動搖。

魚書城搖搖頭:「那坐下來,大家喝喝茶吧。」

葉飛充耳不聞,自己神遊太虛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蛇演義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蛇演義2 龍蛇演義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章 十步無常

1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