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貴族和暴發戶

第16章 貴族和暴發戶

2014-06-03夢入神機夢入神機

{這是昨天神機營那位書迷MM,又發來了照片。還有好多MM的照片,我明天研究下多圖。微信公眾號mengrushenji1984,大家多多轉發宣傳,拜託了。}

...........................................

「你這是在襲擊國家公務人員,起碼要判刑十年以上。」王塵看著一臉無事,好像剛剛散步回來的李含沙。

「開車,該幹什麼幹什麼。」李含沙身軀一抖,身上的灰塵都彈射開來,衣服光潔如新。

「好……..帥!」魚北瑤小嘴張成了O型,憋了半天就憋出來這麼兩個字。

就算她父親是首富,遇到這種調查也只有乖乖的俯首聽命,任憑對方施為,她從小就耳濡目染,北冥集團的發展,那是各種對部門卑躬屈膝才走到今天的。

王塵搖搖頭,發動汽車一鑽,絕塵而去。

半小時后,在路上躺著的這些人果然都一一爬起來,檢查身體,居然沒有半點傷痕。

「剛才是怎麼回事?」一個身材一米九,精壯彪悍的男子揉揉腦袋,「我只感到人影一閃就不省人事。我可是特種兵出生,連續兩屆搏擊冠軍,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事情。」

「膽大包天,肆意妄為。」這群人之中的隊長也清醒過來,他的太陽穴微微鼓起,五指粗壯有力,肩寬胛厚,皮膚如老牛堅韌,隨時可以擊倒任何強者,但他也在李含沙的手中走不出一個回合:「這次你們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高手了吧,在出來之前,你們說想要把他帶回去試試成色,現在如何?」

「隊長,怎麼辦?立刻報告上面,說他襲擊公務人員?」幾個男子很不服氣。

「笨蛋!」隊長目光一睜:「這種人就算要抓捕,也要出動數百人,選擇最好的機會,用槍炮一起上,而且稍微走漏風聲,後患無窮,你想想剛才,就算有槍又如何,他下手稍微重些,我們都已經死了。且不說他的背景擺在那裡。」

「那我們就活生生的吃了這個虧?」

「回去再想辦法,他參加過那個組織,必須要從他的口中得到消息,如果我們挖出來有用的東西,這個功勞可以讓我們每個人都連升三級。」隊長始終很平靜:「這個組織對於國際刑警來說是頭號大敵,更是美利堅聯邦調查局的最大敵人,不知道多少聯邦調查局的高手死在那個組織手中,我們挖出來秘密,讓國家和美利堅做利益交換,能夠佔多少便宜?這已經關係到國家利益了,我會詳細寫一份報告給上面,上面通過之後,李家也要做出來讓步。當然,最好是李含沙和我們合作,那樣對他有百利而無一害,我們要說服他。」

一輛跑車駛進了大莊園,可以看到許多退役后的士兵充當保安,在這莊園四處布控,24小時都有人巡邏。

「有錢人就是好。」王塵停下車:「你看這裡的保安系統,每個月花費都是200多萬,他們的衣食住行,工資,獎金,還有培訓,這和古時候的王爺貴族已經沒有什麼兩樣了。」

「這裡的保安系統遇到真正的高手,不堪一擊,只能夠預防一下蟊賊。」李含沙搖搖頭:「歐洲那些真正的貴族,幾代,甚至十代以上都有忠心耿耿的貼身護衛,甘願為主人犧牲的家臣。也許他們沒有北冥集團有錢,但這種人心的培養,是需要跟多代沉澱的。」

「這些保鏢的待遇極好,他們遇到事情也肯定會賣命。」魚北瑤反駁著。

「如果你爸犯了什麼事情,隨便來幾個人就抓走了,這些保鏢不敢阻攔的。」王塵對李含沙的話深以為然,「而貴族的家臣,會不顧一切的保護主人安全,哪怕和政權發生槍戰。有沒有許多代為你奉獻生命的家臣才是貴族和暴發戶的區別。貴族在人心而不在錢。」

「其實我爸也不算首富,如果算上隱形的富豪,我爸還排不上號。」魚北瑤沿著自家院子的小道走到花園裡面,是環境優雅的花梨木座椅,古色古香,立刻就有茶藝師上來泡茶。

「你爸是個偏重享受的人,很多富豪其實都很吝嗇,穿著和普通人一樣,吃工作餐,和團隊一起奮鬥。」李含沙看了看四周。

「我爸是個很大氣的人,千金散盡還復來,他每年賺的錢起碼有一大半都散了出去,自己享受,和朋友一起享受,人脈才是最重要的,所以走到今天這個地步。」魚北瑤坐下來喝茶:「等下我爸過來,大家一起吃午飯。」

話音剛落,莊園門口數輛車開了進來,開始下來一排保鏢,隨後眾星捧月的捧著一位中年人。

中年人身材很好,沒有一般老闆的大肚子,反而有一身的書卷氣息,而且面目和善,給人一種親切的感覺。

「爸!」魚北瑤遠遠的喊。

此人就是北冥集團的董事長,魚書城。

「李公子來了,怎麼才通知我?」魚書城讓那些保鏢都散開,只留下一個年輕人跟隨在後面。

李含沙的身份非同小可,將門之後,而且是實權派的將門,魚書城自然要竭力拉攏,他找了很多關係,才讓李含沙和自己的女兒魚北瑤相親。

「我是作為魚北瑤保鏢的身份,不是和她相親。」李含沙也淡淡打招呼。

「不敢不敢。」魚書城連忙搖頭:「李公子缺錢說一聲就是了,怎麼敢讓你當保鏢。」

「我不缺錢,不接受別人的饋贈。其實當魚北瑤的保鏢,我還有另外一層意思,那就是了斷恩怨,你得罪的人還會來找你的。20億美金的投資,不是小數目。」李含沙的目光不是放在魚書城的身上,而是看向他背後那個保鏢年輕人。

他的保鏢,年紀很小,只有17歲的樣子,一般高中都沒有畢業。

但這個少年如老僧入定,眼瞼垂下,鼻息悠長,心臟緩緩蠕動,若有若無,似乎冬眠的烏龜。

外界的一切和他無關。

他就跟始終跟隨在魚書城後面五步的地方,魚書城停下來,他就停下,五步不變,精確如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蛇演義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蛇演義2 龍蛇演義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章 貴族和暴發戶

12.03%